《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第79节

作者:经济类

在日记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又萌生了创作的慾望。我觉得我同日记中的人物一样激动紧张,几乎成了里面的一个角色。我不由又去了鸡鸣寺,走遍了树林、古塔、寺庙,都没见着梦呓者的影子。在我遇见的一些长得很福相的人中间,也不知道有没有老赵。我特地问摆画摊子的人,有没有一个叫老郑头的。他们说,有一个老黄头,还有一个老陈,就是没听说老郑头。我讷讷离去,疑心这也是一个化名。

他们都到哪里去了,难道正像大水退潮时一样,把一切都冲得干干净净?

        剧本:《我要回家》

人物:袁鹏,男,期货大王,又是企业界的成功人士。40多岁。

         妻子,30多岁,一个医护人员,但早已在家,不上班了。

         女儿,16岁,中学生。

         母亲,70多岁,早年丧夫,含辛茹苦养大袁鹏。

         有袁鹏的女秘书、助理、司机。

         有律师、医生、精神病医生、两位检察官。

         有乡党委书记、镇长等多人。

上午10点,在一间豪华的办公室,是一个套房。助理匆匆忙忙走到外间,神色慌张:今天怎么啦,袁总经理不对呀!

女秘书气愤地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袁总是什么样一个人物,你可以说他不对?

助理:我也是这么想的呀。可是,他,他……我简直不知怎么说好。

女秘书:你不要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助理缓过一口气:你听我说,上午袁总跟一家银行的老总会谈,向银行贷一笔款,谈得差不多了,马上要签合同了。可是他站起来走到门外,我跟了出去,一会儿他从洗手间出来,对我说:“我要回家。”这可叫我糊涂了,我说:“袁总,他在屋里等着,等你回去签合同。”你知道的,为了贷这笔款,我们作了多少工作,好容易成功了……

女秘书:这事我知道。

助理:可是袁总像没有听见我的话,又说一遍:“我要回家。”我没有办法了,只得紧急叫来司机,让司机先送袁总回家。我再回到谈判室内,对银行老总说:“非常抱歉,袁总突然身体不舒服,先回家了。我们是不是下一次……”那银行老总一脸的不相信。

女秘书眉尖蹙起,说:这倒有些反常。这样吧,你立即给银行的老总再打一个电话,多说好话,请他拖延到明天,袁总身体好些了立即来签约。一定要稳住他。我立刻通知保健医生,去给袁总作检查,是不是他太累了,需要休息。

助理:好,就照你说的做。看你多麻利,不亏是一个好管家。

女秘书:你说废话。

袁鹏在家中,坐立不要,躺在沙发上,一会儿跃起。点上一支烟,吸一口就掐灭。中午了,女儿回来了,进门见袁总很惊奇,说:爸爸,你在家里?

袁鹏:很意外?爸爸在家不好吗?

女儿:不,当然好。爸爸,我一点没想到,你可是从来没有中午在家的。

袁鹏:是啊,爸爸从来不在家,不好。

女儿:爸爸是工作太忙,我知道。

袁鹏:不好。

妻子回家了,惊喜地:你们两个都在家,太好了。大鹏,你怎么有空回家的?

袁鹏:你知道我是不会回来的?

妻子:你呀,从来没有在家吃中饭的,晚饭也难得一次在家里吃。一个月中能陪我们吃三顿饭就算不错了。

袁鹏似听非听,似乎在想别的事。

妻子:我刚好买了半成品菜,你们等等。我马上去烧出来。

袁鹏:我要回家。(他觉得声前不像自己的。)

妻子已经走开,回过头吃惊地问:你说什么,你要回家?

袁鹏:是的,我要回家。

妻子:这不是你的家吗,你不是已经回家了么?

袁鹏:我说的不是这个意电。

妻子紧张地说:那你是什么意思?

袁鹏:我的意思你们都不明白。

有人按门铃,女儿去开门,来的是女秘书、助理、医生。

袁鹏:你们来干什么?

助理:我们……

女秘书抢过话:我们向袁总汇报工作,银行老总表示贷款不会有更动,随时等候您签约。另外,公司内照例进行健康检查,医生想袁总太忙了,就上您的家来。

袁鹏:我可是没有一点病。

女秘书向医生使一个眼色,医生上前说:袁总气色很好,不过还是应该做些检查。(医生替他量血压,听心脏)笑着说:确实一切正常。不过,我想问一句,袁总的情绪,就是说您的自我感觉怎么样?现代医学是非常注意人的主观精神的。

袁鹏:我忽然觉得干什么都没意思,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叫我烦躁,叫我不好受,我要回家。

医生:袁总,你现在就是在家里呀。

袁鹏:什么,我在家里?那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大笑起来)你们都能来的还是我的家吗?

医生觉得束手无策,看女秘书。后者不动声色。

妻子上前:大鹏,你今天怎么啦,你就是在家里呀!这套红木家俱就是你和我一起去订的,这架钢琴也是你买回来的。

袁鹏:不错,我就是在家里,谢谢你的提醒。

妻子觉得不妙,到一边和女儿私语,把她推上来。女儿拉住父录的手说:爸爸,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我不应该晚上出去跳迪斯科,和男孩子一起抽烟。妈妈也不应该天天打麻将,和一些游手好闲的人摆四方城。她应该去上班。

袁鹏:你们都说什么呀,你们没有不对,是我要回家,跟你们没有关系。

妻子:大鹏,你还说回家,不是骑驴找驴么?(她偷偷地流泪了)

女秘书在一旁都看在眼里,她把助理叫过来,说:看来这个“家”各人指的不一样。

助理:对,你说到节骨眼上了。

女秘书把妻子叫到一边:袁夫人,有句话不得不问你,非常抱歉,可是为了袁总,为他的事业和公司的远景,我不得不把话讲穿。袁夫人,请问一下,袁总是不是另有一个家,我知道我这么说非常不礼貌,可是我没有办法不说。

妻子胜赤红了:不可能,他不是拈花惹草的人。你有什么理由这么说?

女秘书冷冷地说:夫人,请你多想想大局。

女秘书和助理在办公室,两人面面把觑,心灰意懒。

助理:已经三天了,袁总还是那样。银行贷款要泡汤了,还有好些事在等着他呢。

女秘书:这些是小事,都有办法扭转过来。关键是袁总,到底毛病出在哪里?

助理:谁说不是呢,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我们不是努力过了?

女秘书:确实是这样。袁总原来不住凤凰别墅,我们打听到到他过去住的地方,还听说那里有一个女孩子,还去袁总很欢她的。我门去打听,幸好还没拆迁,把那房子弄来了,收拾好了,让袁总去住。

助理:结果怎么样,你也不是没看到?他还是说要回家,这真叫我们莫名其妙了。

女秘书:是呀,不过,你是助理,还要对老总多操心。

助理:那当然,怎么敢不操心呢。

有敲门声,秘书说请进,进来两个人,一个雄壮,一个瘦子,两人坐下,瘦子说:我们是检察机关的,(立示证件〕有些事询问你们。

女秘书接过证件看,对助理看一眼,很务含意,随后对来客说:请你们问吧。

瘦子:你们总经理发生了小小的意外,是吗?

助理吃惊地问:你们怎么知道的?

雄壮的:这就不需要你打听了。

女秘书:哦,我明白了,有人向你们反映了,是打电话,还是写信,还可能是匿名信,对不对?

瘦子:小姐,你很聪明,但这些不重要。我们想了解的是总经理为什么突然提出回家,而且是很彻底的回家?(停顿,逼视两个)是不是他心虚,做下不该做的事,急于解脱?

雄壮的:好好的一个总经理当着,你们不觉得反常么?

女秘书冷冷地点头:是反常,你们是来替我们找原因的吗?很欢迎。

瘦子觉得她的味不对,转向助理:听说省证券公司的蔡老总和袁鹏关系密切,你是助理,你了解,他们之间是不是有超出国家法规的行为?

雄壮的:市经委主任和袁鹏是好朋友,有没有唆使主任利用职权的迹象?

助理急忙辩解:怎么会呢?

瘦子:你好好想一想,想起什么随时同我们联系。今天的谈话请你们保密。

两位客人走了。助理摊手:没想到袁总回家,还引出这些事来。

秘书:神经过敏。

俩人重新坐到自己的位子。助理掏出一支香烟抽,忽然说:你看着我干什么,眼睛发亮了!

秘书:我昨天看了一本书,书上讲,人有时对他的出生地特别眷恋,对童年有特殊的感情。很可能竞总就是这情况。

助理:对,你真是太聪明了,让袁总回老家去一次,就什么都解决了。

秘书:你打电话给他的太太,问袁总老家还有什么人?

助理忙打电话,袁总妻子来接电话。通过话后;助理说:袁总老家有一个老母亲。

秘书一拍手掌:这就对了。

司机开来轿车,助理照顾袁鹏上车,袁鹏的妻子走来,秘书劝住她:您就不用辛劳了,有我们在,您放心。

妻子趴在车窗上跟丈夫再见,车开走了。经过两整天的奔驰,晚上到了家乡。袁母已经得知消息,来接,老母见了儿子,泪流不止。众人都受感动。

秘书得意地对助理说:看到了吧,这次找对地方了。

助理:差不多。

第二天早晨,袁鹏出门,精神好了许多。老母陪着他去各处走走。秘书、助理都跟着。到一处山坡。老母说:儿啊,你还记得,你小时老是爬树掏鸟窝,我拽你回家就打屁股。

袁鹏:记得,怎么会不记得。不过那时树比现在密多了,是谁伐去了?

老母低头不语。

又到一条河边。老母说:儿啊,那时你老是下水去洗冷水浴。我怕水鬼拖了你,拿棍子撵得你乱跑。

袁鹏:记得,不会忘记。但水怎么又浑又脏,还有不好闻的味,跟城市一样哩。

一路观赏回来,秘书一直提心吊胆,但见袁鹏情绪比原先好了,心里有点放松。老母已叫人做了家常菜,采了新鲜果子,刚要摆开,却见外面进来一拨儿人,当头的是乡党委书记,见了面就叫道:袁兄啊,你回家了,也不言语一声,倒显得我做小弟的差劲。现在你是贵人了,怎么也得给我一个面子。走,走,不在家了,上大馆子去,大家一起去。

袁鹏不及推托,又走进一拨儿人,为首的是镇长,喝道:袁老总啊,衣锦还乡了,这下你可要放开来,喝酒去,听得你来,我已经派人定下了!是大炮台酒,一醉方休!

书记说:怎么可以?我已经先下请柬了。你就排在晚上吧。

镇长:晚上?我已经订下了,怎么改得了,晚上还有别人排着呢!我这次还要和袁总共做一笔大买卖呢。

书记:就你有大买卖?我这里还有一个合作大项目哩!

两边争执起来,外边又有第三拨儿人马进来。于是卷入更激列的争夺之中。

袁鹏脸上显出痛苦的神色,喊出:我要回家!

大家吃一惊,住了手,迷惑不解。

在一边,女秘书吐一口长气:我算明白了,一个西方哲学家说过,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趟过同一条河。

助理也叹气:袁总回不了家了。

女秘书:想想你我吧,我们每一个人都回不了家了。

助理:可不是。good-bye!我们的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民日记:一个梦呓者的自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