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37、依然满不在乎

作者:经济类

他又去研究部找来一叠报纸,查看一下跳水后股评界是如何评论的,再印证068的走势,心中更有些震动,对金董事长他们的能量更是吃惊。很明显,那班股评家全被金董事长收买了,或者本来就是金董事长的属下。他们鼓噪的目的,就是配合金董事长诱出自己公司的残余几百万068筹码,让自己公司彻底认赔出局。而胡志刚真是个笨蛋,被人牵着牛鼻子走,完全按别人的计划行事,于昨天将所有的筹码缴械投降了。程兴章长长地叹了口气,沮丧地倚在沙发上。

许永杰来到他的办公室,因为听说程总助回来了,犹豫了一阵子,才来探望,程兴章对许永杰颇鄙视,但出于礼貌,还是客气地请他坐。

许永杰依然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虽然他让公司赔了一亿多人民币。许永杰一瞥桌上摆着的自营数据,心中有些不安,正想借故离开,程兴章却问道:“这次068股票再次做庄,是否是你操盘的?”

许永杰点点头,忙道:“是胡总要我做的。”

“操盘前,做出计划吗?”程兴章问。“当然做过。”“那把计划拿给我看看。”

“没写成文字,只是脑子里想的。”许永杰道。

“那你说说看,事先如何规划的?”

“如何规划,反正……”许永杰支支吾吾地道,“反正一路做上去,完成既定方针。”“你的计划就是一路做上去,完成所谓的既定方针?”程兴章冷冷地道,“想听听高见,是什么样的既定方针?”

许永杰道:“既定方针就是做到20元的价位。”

程兴章有些愤怒了,他嗓门提高了:“拿公司的资金,去推出一个20元的股价,不去考虑资金的安全,公司的输赢,只是玩得痛快,还不如用这笔钱去买个导弹,看看它能放多高呢?”

“程总助,你这算什么意思?”许永杰道,“我也是为公司在打工,难道我存心要毁掉公司?”“你是以股价多高为既定方针,而不是以公司的赢利率为既定方针,这不是很清楚吗?”程兴章冷冷的目光透过眼镜,射向许永杰,令许永杰打了个寒噤。他解释道:“我们想做高些,就是想为公司多赢利。”

“好吧,就算我理解你的想法,我再问你:068股票股本结构如何?它的主营是什么?税后利润有多少?”

许永杰回答不出。“你连这些最基本的数据都不知道,就去做庄操盘,不输才怪哩。”程兴章本想还说些做庄操盘的基本原则,但一想到这一波已让他们输得这么惨了,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便道:“输已经输了,写份报告吧,总结一下教训。”

许永杰不复言语,心里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总经理?我才不写什么总结报告呢。但他嘴里却不敢顶撞,不知怎地,打他一进入该公司,他就有些忌惮程兴章。他有些坐立不安,便借故离开程兴章办公室。一回到自己办公室,便给胡志刚挂了个电话,胡志刚在家里还卧床未起,这几天他心绪不宁,寝食不安,一早感到胃部不适,便不想去上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