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57、还是忍住了

作者:经济类

程兴章对“北方舰队”的邓总那种完全听从金董事长旨意的态度,有些奇怪,他怀疑“北方舰队”说不准也从属于金氏集团的,至少有某种渊源,否则难得有这种默契。至于回想起自己对金董事长能很快掌握自己与人联络之事,现今一想,就不稀奇了。他曾与“北方舰队”的邓总联络,一定是邓总打电话告知金董事长的。

金董事长道:“只要依然坚持统一步调的原则,资金集中与否便不重要了,根据诸位的意愿,集中也行,各家自主处理也行。”他顿顿又道:“我们继续讨论下一个议项,就是在何指数位上启动,到什么结果撤退?”

启星集团的陈总道:“我认为大盘连月阴跌,跌幅颇深,下行空间已小,就在目前指数位上启动便可以。”陈总他们的大量筹码被套,极希望有“解放大军”杀入,就此启动行情,使他们能解套,甚至赢利。

东永信托的余总却认为就此大盘指数发动行情,上升空间太小了,应该再下探二百点左右。

启星集团的陈总讶然道:“眼下大盘只七百点左右,此番阴跌,已跌去百分之四十左右,若再砸下二百点,岂不要崩盘?”

“北方舰队”的邓总笑道:“陈总不必杞人忧天,咱们的大盘永远崩不了,随便砸到多么低,真有大资金介入,人气便会大旺,股指便会飞涨。”他赞成余总的意见,要将大盘砸出空间来,因为他们的筹码早已出空,现在应是持币伺机杀入股市。

“东方舰队”的李总也赞成,认为有必要为大盘上涨腾出更大的空间。

但前方投资的张总却道:“若我们猛砸大盘,将会引起市场恐慌。”

元都证券的曲总道:“我们只要在几个关键的技术位上轻轻一砸,就会砸出个大窟窿,看空者会竞相而逃,接着抛盘将一片狼藉,所谓墙倒众人推、兵败如山倒。”

金董事长听了,赞许地点点头,对程兴章来说,曲总的话,深得技术派的精髓。

众说纷纭,那些资金未怎么被套的代表赞成腾出空间,再砸下二百点,而被套者代表却倾向于在目前的指数基础上做行情,各打各的小九九,又不道明苦衷。

程兴章几次想开口,还是忍住了,虽然他的资金悉数在场外,但他并不赞成再砸下二百点。他对深度被套者有种莫名的同情,一旦做空行情开展,将会使很大一拨人割肉而逃,一旦反抽,他们又会追入,几个反复,便让他们输得认不得家门了。另外他也有些担心,真砸得收不住了,启动起来怕很吃力,怕是各家为各家的经济利益着想,到时联合体生变,统一调度就很难了。

最终主张砸盘诱空的人占了多数,该议项便定为向下诱空二百点,而后吸些筹码再发动反弹行情,震荡几下,吸足筹码发动大行情,目标指数定为千点以上。

后几个议项争议较小,诱空时间定为3日后,行情发动时间定为10日后,整个行情做一个半月。

金董事长提议,由程兴章主持实施具体操作,操作地点另找一家宾馆,金董事长向大家简短介绍了程兴章的情况:“小程这人,操作能力强,股德也好,诸位可以放心,我金某以人格担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