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58、这副担子不轻

作者:经济类

众人有对程兴章熟悉的,也点头称是,程兴章颇为感激金董事长对他的信任。

“不过,小程,”金董事长笑着对程兴章道,“这副担子不轻呵,这一个多月你将失去人身自由,要被囚禁在宾馆里,日子会不好过的,短时间不能与你那漂亮的娇妻卿卿我我了,能受得了吗?”众人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不足一个半小时,会议结束了。

程兴章到家时,妻子已睡了,他轻手轻脚地取些内衣裤,去卫生间洗了个澡,而后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会儿。

妻子被惊醒了,走到客厅,小声埋怨道:“这么晚回来,还不上床睡觉。”程兴章将妻子搂在怀里道:“刚洗了个澡,头发还未干,等一会就去睡。”他抚摸着妻子的腹部,问道:“孩子在里面安静么?”妻子娇嗔地道:“看你急的,有你当爸爸的日子。”

程兴章扶妻子回房睡觉,自己又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静静地吸着。

透过窗子,望着夜空。星星在夜空中忽隐忽闪,月色半明半昧,夜景颇不明朗。

望着轻柔飘动的烟气,程兴章不觉地又想起今日的聚会,止不住还有些兴奋。作为此次大行动的操盘手,兴奋之余,颇有些压力感,虽不能保证能获多大成功,但他信心还是很足的,这波行情肯定是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只是对一些不知内情的中小投资者来说,是残酷无情的。对这一点,他颇有些忐忑不安,但这种不安情绪很快化轻烟随风而去。

明日大盘便要下跌,这是他与金董的共识,至于后天,他认为可能会先跌后反弹,他打算在后天上午抄一把底,趁反弹做个短差,为公司赚些小钱,也为日后砸盘时聚些筹码,思绪方定,倦意已涌了上来,哈欠连连,摸摸头发,已基本干了,便关了客厅的灯,回房睡觉去了。

酒意、困意纷纷袭来,躺在床上不一会,便坠入梦乡。他隐隐觉得自己身处一片空旷之中,一望无边的桌子上堆满证券和现金,昏暗的天空中,一片片乌云滚滚而来。恍惚中,透出一只硕大的手来,将满桌物件一扫而光,他慾喊叫,却又被一只无形之手卡住了脖子。他使劲挣扎,突然间半空中又伸出一只灰色的巨手,将睡在床上的妻子一把抓走,卷入浓浓的云层之中……

他一下惊醒了,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昨夜睡得很晚,但六点一过,程兴章还是醒来了。他早忘了昨夜的恶梦,抖擞着精神,骑车来到公司。还未到上班时间,公司里冷冷清清的,报纸还未送来,他坐在办公室里,随意翻阅前几天的报纸,看看那些股评家对后市是如何预测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