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59、是谁泄的密

作者:经济类

由于近期股市阴跌不止,玩股的人情绪都较低落,股评文章也显得无精打采。程兴章正想放下报纸去开启电脑,因为马上就要开盘交易了。这时,电话铃响了。

是“南方舰队”证券部经理王建城打来的。

王建城告诉程兴章道:“听说有些机构联合起来造市,这几天要狠砸大盘,不知你听说了没有?”

程兴章听了,有些惊讶。昨日下午他们聚会,今日一早消息便传开了。他不从正面回答,故意问道:“消息可靠么?来源是何处?”

王建城道:“应该是可靠的,是我们老板得到的消息,具体是何方,我不清楚。”说着又以不信任口吻道:“程总助,你会没听说?你的消息一向很灵通的。”

程兴章笑道:“现在消息满天飞,哪是真,哪是假很难分辨。”他曾约过“南方舰队”的老总参与联合行动,但对方谢绝了。他怀疑今日王建城或许是奉其老总的旨意来向自己求证的,他自然不会上其当。“随它砸不砸盘,”程兴章口吻轻松地道,“落花流水由它去,反正我们早清场观望了。”

王建城不无称赞道:“程总助总是棋高一着,此番砸盘对你来说,不啻是次捡便宜的大利好。”说着,不由又叹气道:“我们可就没那么轻松了,我们手头被套的筹码还有不少哩,不知今日的接盘如何?”

程兴章安慰他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股市风云莫测,谁知道哪天算黄道吉日。”

挂了电话,程兴章打开电脑,股市已开盘了,大盘低开二十点,从盘口看,抛盘沉重,接盘稀少,对此,程兴章并不奇怪,然而他对于方才的电话,却有几分不安。他认为此次消息的外泄有两种可能:一是联合体内部有人不顾保密原则,向外泄密;二是金董事长故意向外放风,以求无成本砸盘。他慾证实一下,便拨电话给余小姐的办公室。但无人接,慾打她手机,但一想,昨夜可能太晚了,她兴许还在睡,反正消息已经外传,也不用太急于证实。

他点了一支烟,眼望着急剧下滑的指数,心里却毫无感触,他在思忖对策,两种可能性都存在,但他担忧的是第二种可能性。保密原则是金董事长率先提出的,倘若他不与人商量,便自作主张外泄,不管出于何动机,都是难以容忍的。这是一个联合体,各家代表只代表各家的利益,金董事长一旦凌驾于各机构之上,联合体就会分崩离析,后市则变幻莫测。至于第一种可能,他不太害怕,因为操作权在自己手里,他可以变化操作手法,令消息假作真来真亦假,令人不敢信,亦不敢不信。

他打算下午给余小姐打电话,问个明白。

胡志刚兴冲冲地来找他,望着大盘直泻而下,有种幸灾乐祸的快意,他对程兴章道:“兴章,机会来了,咱们快进仓抄底吧?”程兴章却道:“还不知是不是底哩。”他又故意问胡志刚道:“胡总,今日猛跌,原因何在呢?不知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