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06、老板的底细

作者:经济类

那位金董事长的目光深沉又颇敏锐,透过眼镜,注视着程兴章,像要把程兴章从里到外剖个透,令他浑身不自在。余小姐先笑笑道:“程先生今日晚聚,是否向新婚不久的夫人请过假?”

程兴章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余小姐笑道:“这是上海男人优良品德的一大表现。”

金董事长笑道:“小余呀,莫非你想嫁个上海男人?不过你可要当心,上海男人太多甜味,就像上海的菜肴一样,甜得难以下咽,你能受得了么?”

三人都笑了,气氛亦轻松了。

程兴章忍不住问:“金董,我有个疑问,不知当问不当问?”

“饭桌上,无拘无束,畅所慾言,想吃就吃,想说就说,不用顾忌。”

程兴章便道:“您跟我老板好像关系密切,不知是否?”

金董事长轻蔑地道:“你那老板,算什么玩意,不学无术,不值一哂。”

余小姐道:“你老板的底细,你可能不太了解吧。他在深圳混了几年,花钱买了张文凭,在一个小公司做销售员,成绩不佳,因与你公司总部老总沾些亲,便派往上海来任职。”

程兴章不解地问道:“按人民银行规定证券公司及下属业务部的法人及总经理,必须有在金融行业三年以上的工作经历。”

余小姐道:“他那份简历是伪造的。”

程兴章道:“简历居然可以伪造?”

余小姐笑着对程兴章道:“你真是个书生,这年头什么东西不能做假,买个学历,伪造份简历那算什么事呢,你跟他做助手,居然没有察觉?”

程兴章道:“我是觉得不对劲,他说他是国际金融专业出身,但他外语一窍不通,金融知识也知之甚微,语言浅薄,知识缺乏,本来以为他在学校只是混张文凭而已,没往其他方面去想。”

金董事长道:“年轻人,不去多想是明智的,多想多添烦恼,现今世道,已不像我们年轻时那样单纯了,现在正应了过去的俗语:有钱能使鬼推磨。”

余小姐笑道:“你看,咱们金董事长放了教授不干,下海来捕钱。”

“没错,”金董事长道,“我下海捕完钱,再上岸搞研究,说实在,现在教授、高级工程师也太不值钱了。”金董事长不无感叹地道:“有权、有钱者搞个高级职称实在太容易了,不过,”他又对程兴章正色道:“年轻人,知识是用权夺不到的,用钱也买不来,只能下苦功才能得到,要尊重知识,尊重有知识的人。”

余小姐插嘴道:“程先生,咱们金董对你很欣赏,也是基于你是个人才。”顿了顿,余小姐又道:“你们的老板是个混混儿,上海业务部如果没有你撑着,恐怕状况便糟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