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60、以不能告之详情

作者:经济类

胡志刚摇摇头道:“没听到什么,但总有什么利空消息,否则不会这么个跌法。”他反问程兴章,有否听说什么了。

程兴章道:“外面传闻不少,令人真伪难辨。”

胡志刚追问有哪些传闻,程兴章便告诉他道:“前段时期便有不少传闻,说什么要紧缩银根,又要提高银行利率,今日还传有些机构联合砸盘。”

胡志刚听了,有几分不安,讷讷地道:“这样看来,还要跌。”他转而对程兴章道:“这事你看着办,不过那些资金总得要做一番事情的,否则就不好向总部交待了。”

程兴章道:“胡总信得过我,不妨放宽心,三个月内会令你和总部满意的。”他本想对胡志刚提出,他将外出一段时间,潜心操盘,但因想到有可能金董事长擅自向外露消息,就得考虑是否退出联合体的问题,因此他在未证实之前,不想先与胡志刚说。

胡志刚走后,程兴章又看了会大盘,大盘在深跌后,开始反弹,但反弹力度不足。程兴章估计,还要有波下探,今日他无意介入,对大盘的动态,他并不在意。

屋里的烟气是太浓了些,他便打开窗子,通通气。自己离开办公室,去营业大厅看看,了解一下今日散户对大盘的反应。

大厅里,鸦雀无声,大多数股民的脸像刷过浆糊一样,硬邦邦的,不见一丝笑容。他们被今日的走势震呆了,只是怔怔地望着大盘下跌。少数几个人,脸露得意之态,看来他们在深跌前已顺利逃亡了。

几个认识程兴章的股民见他在大厅,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经理,你看看这大盘,难道真完了?”

程兴章见众人沮丧、失望的表情,颇为同情,但又不能告之详情,只是淡淡地道:“按此波跌势,还有些惯性,但是,就像弹簧一样,压紧了,反弹的力度就大了。”

众人琢磨他的话,似乎有些领悟,但心里没有着落,还想细问,他却走了,他不愿再呆下去,心里有些内疚。

他路过中户室慾返回自己办公室时,却被一客户拉住,请入中户室。

程兴章一进中户室,就感觉有一对特别的目光朝他射来,令他心头一震,那是李丽娟柔和、明亮的目光。他忙避开。众人围着他,想听他解释股市的暴跌以及大市的趋势。李丽娟也凑了过来,忧郁的脸上似乎有些开朗起来,程兴章好像给股市、给她带来了希望。

程兴章并不想先表示对大盘的看法,先征求众人对大盘的看法。

大多数人认为这波跌势是可能有大利空。但究竟有何利空,却谁也说不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