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62、很想知道原因

作者:经济类

程兴章接着说:“看今日下午走势如何,如果依然沿此下降通道运行,则明日还有惯性下挫的可能。下挫若深,便可以接一把,再下挫再接,直到接满自己百分之八十的仓位。若下挫后,又反弹,反弹力度很大,便出货,做短差。就像弹簧一样,压到底,反弹便有力,一下子弹到顶,它还得下压才有反弹动量一样。真正的大行情启动要有两个因素,一是特大利好消息出现,会展开突发性上涨,二是经过充分盘整而不是连续阴跌,主力吸筹完毕,方会启动行情。”程兴章正说着,他的拷机响了,拿出一看,是余小姐打来的,这时离上午收市没几分钟了,他便借故离开了中户室。

他回到自己办公室,给余小姐打电话。他本来就想给余小姐打电话证实事情,现在余小姐来寻他,他正好借机问问她。

余小姐道:“金董已将账号、资金等列出了清单,准备交给你。另外邓总的账号、席位电话资金等也已传真给我们了,到时都交付你操作。”

程兴章道:“今日外面有传闻,说是有机构联合造市,这是怎么回事,我很想知道原因。”

余小姐听出程兴章口吻中带有质问的意味,心下明白,便道:“你大概怀疑是我们放出的消息吧?”

程兴章暗自冷笑,道:“你们手段一向很高明,向来喜欢干无成本的买卖,捅出消息,由别人仓皇出逃自然形成砸盘,这就达成目的了。”

余小姐哑然失笑,她并不怪程兴章的猜疑,反而喜欢他的直率,她问道:“你何时听到了传闻?”

程兴章不无得意地道:“我消息也不太封闭,今天一早,在大盘开市之前。”

余小姐笑道:“你的消息确是不很封闭,不过我们在昨晚便听到了传闻。”余小姐便将昨晚金董事长接到一个电话之事告诉了程兴章。

程兴章抱歉地道:“对不起,是我瞎猜疑。不过总有人走漏了风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家伙会是谁呢?”

余小姐道:“这事、这人都费猜想,好在就是有人做姦细也不怕,金董事长对你的操作技能十分赞赏,对你的办事认真和忠诚更是放心。他对联合体中出现个把离异者并不在意,虽然他们知道了计划的概要,然而以你的操作技能,会让离异者和市场人士如坠云雾之中,摸不清方向。金董认为,由你具体操作,咱们会大功告成的。”

程兴章告诉她,他还未向总经理及自己妻子请过假哩。余小姐笑道:“那就快向他们请假,我等着接受你的领导和指教哩。”

挂了电话,正打算去找胡志刚申请外出操盘,李丽娟来他办公室找他,他请李丽娟在沙发上坐下,问她有什么事。

李丽娟似乎又瘦了,她坐在沙发上,有些拘谨,又带有歉意,她对程兴章道:“程总助,真不好意思又来打搅你,我对这行情实在看不明白,刚才你在我们中户室说的话,我还吃不透,不知应该如何操作是好?”

程兴章思忖会儿问道:“你现在仓位怎么样?”

李丽娟告诉他道,她基本上是满仓,只有极少量的资金退出了股市。她有些后悔道:“那次你要我半仓为宜,但是考虑到都是被套筹码,割肉心疼,总期望会来行情,会解套,哪想到天天阴跌,越套越深,今日又暴跌,我许多筹码的价位只剩下一半还不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