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65、赶到操盘地点

作者:经济类

其实前个月王建城便建议许总出货离场观望,但许总未采纳,因为从许总的信息渠道来的消息得知未有利空,许总认为大盘会企稳上攻,然而大盘却是阴跌绵绵,不知底在何处。但许总却不为“熊气”所惧,让王建城逢低吸纳,越跌越深。原先他们的筹码并不多,但是每日吸一点,日积月累,几近大半仓,今日急跌,虽斩了一部分仓位,但大部却被牢牢套住,损失惨重。

王建城还不失理智,认为今日大盘放量急跌,超卖严重是大势逆转的信号,而机构造市砸盘,目的也一定是震仓吸筹以便做行情,他提议不再出货,而应进货抄底,等待反弹。许总经此打击,不敢贸然介入,以为还是以静制动,手边的筹码捂住不动,资金也不动,待探明方向再说。他与王建城始终盯住大盘,几番与朋友们联络,却依然探不明方向。最后决定亲自打电话邀程兴章一谈,却被程兴章谢绝了。这时他坚信,程兴章他们一定参与了此番行动,他不由感到愤懑,想自己联合一批机构与之抗衡。许总联络了西方舰队的何总、黄江证券的许总,后来又联络了胡志刚以及另外几个机构,但黄江证券的许总在第二天便被金董事长收买了。

胡志刚与“南方”“西方”舰队结盟,喜之不尽,本答应程兴章,由程兴章外出与他人联合操盘之事,也取消了,他让程兴章回公司,而且言词毫不客气。这倒激怒了程兴章,他不愿在此节骨眼上失信于人。胡志刚勃然大怒,扬言要开除程兴章。程兴章亦是吃软不吃硬之人,但最终还是提醒胡志刚,不要盲目做多。他挂了电话,便按时赶到约定的操盘地点——金都饭店,余小姐已在那儿了,并派了三位姑娘充当报单员。余小姐给他安排了一间豪华套间,工作室安排在他的里屋。

第二天开盘,大盘跳高近十点,程兴章观察了两分钟,便将三张写着抛售股票具体代码及数量的纸分别给了三位姑娘,命令三位姑娘按纸上的要求投入场内。程兴章自己拨通另一席位,不时指示场内交易抛售一些指标股,眼见得大盘上冲受阻,程兴章批示进行低抛。大盘呈跳水态势,直线下滑,引起盘口抛盘蜂拥。

“南方舰队”的许总也在观察盘面,指挥操作。大盘跳空高开,令他十分得意,然而没多久,大盘便扭头下窜,他开始以为是昨日的获利盘回吐,并不放在心上。但很快大盘呈跳水态势,瞬间便将跳空缺口补了。他下令场内交易员用资金去托大盘,无奈抛盘太沉,他一下子也托不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