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66、获得了主动

作者:经济类

许总正想给“西方舰队”的何总挂电话商议一下,何总的电话先来了,认为大盘的走势不像获利回吐,一定有一股势力很强的做空对手。两人决定联络他人,进行托盘反击。何总与胡志刚联系,怂恿胡志刚继续做多,希望以宏光公司的资金往上打,自己伺机行动!

胡志刚早上到了公司,没见到程兴章,只得去将信息部的陈经理找来操盘。陈经理只是纸上谈兵的“军事家”,见大盘下滑,他推入的大量资金被套,早慌神了,而且技术位被击破,他不敢贸然进货。胡志刚与何总通完电话,让陈经理继续吃进,然而似乎有抛不完的筹码。陈经理见状不妙,便对胡志刚道:“胡总,我们不能再做多了,今日这番形势,不像是获利回吐。日k线又被打回下降通道之内。昨日的阳线,只是一波反弹而已,若没重大利好,则跌势还将继续。”胡志刚犹豫了,忙给何总挂电话,但何总电话始终占线,他干脆对陈经理道:“我们以静观动吧。”

“南方舰队”与“西方舰队”见态势不妙,也各出了一批货,更加剧大盘下跌。程兴章见跌势加速,便让三位姑娘在不同的席位上接了一大批抛单,不让大盘击穿下降通道的下轨线。大盘下跌获支撑后,便缓缓上行,程兴章又让三位姑娘在上轨线附近挂出大量抛单,以强迫大盘在下降通道中运行,这么进进出出,程兴章获得了主动,筹码的成本价位反而有所降低。至于“南方”等舰队的联盟却因各顾自身利益,几乎一下子便处于解体状态。

金董事长在办公室亦始终关注大盘,对不时来电的询问,他总是用同一句话回答:“立即做空。”大盘跌势不变,这也导致做空力量的加强,大大减轻程兴章操作的压力。

“南方舰队”和“西方舰队”的许总和何总正在一家餐馆饮酒,商谈如何对付股市局面,他们见市况不对头,准备开溜。在今日的高位上,他们都出了一批货,计算这两天的结果,他们还有些赢利,他们揣测空方的力量究竟来自何方,最终他们亦怀疑可能是金氏公司在作祟。两人在股海中翻腾多年,知道对方肯定还是做多。两人商议好,不管对方如何意图,大盘再下探五十点后,他们得一路吸筹下去,等待行情启动。

许总通过关系,买通了金董事长阵营中的临鑫公司的汪总。他从汪总处了解到谁是主持人,也知道参与者有多少,谁在操盘。至于目标是什么他亦清楚了,他好不得意。不过他并未将底细告诉“西方舰队”的的何总。他嫉恨金董事长,暗中计划如何扳倒对方,他认为金氏公司再有实力,亦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流动资金,定有不少属非法拆入的,他发誓要查明对方的资金来源,来个釜底抽薪,让对方计划流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