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73、写了三张纸条

作者:经济类

午饭时,余小姐接到金董事长的电话,她离席到一无人处向金董事长汇报上午操作之事。金董事长道:“看来程兴章在独干,他没准备通知我们的合伙人,这样做不太好。我上午接了不少电话,询问我今日有什么行动,我说一有行动会立刻通知大家的。我想打电话给你,但怕影响你们的操作情绪,所以现在才打电话给你,程兴章的情绪如何?”

余小姐认为程兴章今日很可能先砸盘、下午便启动行情,金董事长同意余小姐的观点。但告诫余小姐,不可忘了提醒程兴章,我们的合作者还在等候我们的通知,不能失信于同盟者。

下午开盘,大盘依旧缓缓下沉。程兴章只是不停地抽烟,关注大盘,却未发一语。余小姐有些心焦,但她耐心很好,亦不发一言。收盘前半个多小时,程兴章要余小姐通知所有合作者进货。余小姐立刻与合作者联系。程兴章在余小姐发通知时,已将需进的筹码等要求写在几张纸上,交给三个姑娘,让她们根据纸上要求分别接通各席位,买入所需股票。眼见大盘止跌企稳,不一会儿,大量买盘又涌入,大盘急剧上行,尾市成交量剧增,发生了抢盘。大盘一举收复失地,并以阳十字星报收,长长的一根下阴线,撑着一颗红十字星,令股市升起了巨大的希望。

程兴章显得颇兴奋,他在今日大盘的底部吸入大量的筹码,大行情启动已具备了基础,从明日开始,他将施展手段,控制大盘搏杀一阵了。他胸有成竹,结束这场战役他便可回家与妻子团聚了,然而余小姐似乎并不高兴,脸色阴郁。她虽为程兴章启动行情成功,舒了一口气,但对程兴章的不满却明显占了上风。是他们请程兴章来操盘的,但程兴章对她却并不信任,操作计划密不透风。

程兴章察觉余小姐有情绪,便去看她,道:“大姐,我觉得你今晚好像心情不好,不知为什么?”余小姐道:“你今日断然启动行情,我心情岂会不好,只是身体不舒适罢了。”程兴章听了,心里微微一惊,原来余小姐心里果不舒服,是因他突然启动行情而未与她商议。程兴章直言道:“大姐似乎对我今日的操作有意见?”余小姐道:“你今日尾市前的杰作,让我大开眼界,一睹你的操作风范。不过我感到有些遗憾,你连我都不信任,风声一点不透,我好像是个外人,这感觉能舒服么?”

程兴章解释道:“其实我也未计划好,昨日我还考虑先把大盘打压下去,但今日一开盘,大盘已经溃不成军了,显然消息已泄露出去。我观察盘口,抛盘量巨大,绝不是一般中小散户所为,是些大机构,可能就是我们的对手抢了先机。这时我们若再联合出货,大盘非砸出个大窟窿不可,而且我们的价位跑得低,对方在高价上已跑了,万一他们此时突然开仓吸筹,岂不是增添我们以后操作的麻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