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79、认真考虑一下措词

作者:经济类

邓总恨恨地道:“老金,你不要与他们合作,让大盘压他们。”金董事长哈哈一笑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咱们耐心地等着,看好戏吧。”他又对邓总道:“明日我们出清存货,跟你结账,不过这次有点对不起你老弟,赚的与预计相比,差了好大一截。”邓总忙道:“咱们兄弟还讲那个客套。”

邓总边夹菜边问金董事长,这事是否外线的盟友们都知道了。金董事长摇摇头道:“没通知他们,他们若知道了,跑在我们前面,我们出货就麻烦了。”邓总道:“是不能让他们知道,那班龟孙子,心怀忌心,背生反骨,只会坐享其成,让他们也尝尝苦头。”

金董事长笑道:“这事出乎意料,也怨不得我们顾不了他们,明日我们出完货,便通知他们。”他又对余小姐道:“认真考虑一下措词,不要让他们觉得我们言而无信。”

余小姐思忖会儿道:“我想这么通知他们,不知你意下如何?”邓总催余小姐说出措词来,余小姐道:“由于我方资金力量不济,难以维持大行情的需求,请诸位谅解,各主沉浮。”邓总听了,颇赞同:“各主沉浮,说得好,不说解散联盟,那样太俗了。”邓总赞誉余小姐一番。不过金董事长却以为前句措词不妥,有损金氏集团的形象,他要余小姐再考虑一下。余小姐思忖会儿又道:“形势变化无常,我方独木难支,希诸位谅解,各主沉浮。”邓总听了,叫起好来:“把事情说得模糊一些,这样谁也捉摸不透;‘独木难支’,又把责任推给别人。他们难以了解真相,也就不会怪我们失信了,不错。”

对这个措词,金董事长认为比前面的好,但他要求余小姐再考虑,余小姐思忖半天也没想到更绝的措词。

余小姐回到宾馆,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又考虑措词,想来想去,没想出更好的来,迷迷糊糊也就睡着了。早上起床,也有些昏沉沉的感觉。中午她本想休息会儿,但金董事长要她回集团去一下,一是将王行长的贷款及利息全额划还,二是取些现钞给程兴章作酬劳。

吃完午饭,余小姐将自己房间的钥匙交给程兴章。

他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忙去看大盘走势,大盘在盘整,基本上是在昨日箱型整理的上轨。金董事长告诉他,他们已经全部清仓了,应该说这次操作已经结束了。三位姑娘忙着统计数据,程兴章一下子感到索然无味了,看大盘的兴趣也消逝了。

金董事长见他神情黯淡,便道:“走,我们去喝咖啡。”他招呼余小姐一起去,但程兴章不想去,他黯然一笑道:“结束了,我该走了,我要去处理我自己的事情。”余小姐劝他一起去喝咖啡,他坚持要走。两人亦无奈,金董事长将他送至电梯口,让余小姐驾车送他,他谢绝了。金董事长让余小姐将酬劳给他,余小姐便将一只小包给程兴章,程兴章不愿要,金董事长笑道:“按劳分配,你应该收下。”余小姐也劝他收下,他因盛情难却,便收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市操盘手--迫害散户的方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