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际生涯》

第三部分

作者:经济类

二十七

由于小春早巳在交易系统买卖委比做了手脚,并在即日大量放风,导致tom-g.com再现巨大买盘在下档支持的形态,当大鸟通知大功告成之后,他迅速地撤去用手头上客户在低位铺设的买单,一时间委比显示空方占强,廖彪和史塔不愧为反应敏捷的高手,一边打电话询问朴宽一边巳将买出单敲入电脑,深知中计的朴宽除了弃卒保帅之外巳无计可施,但恰恰是四大名操席位出货,刚刚跟风追涨的那一群短线客马上反手做空,导致股价在接近收盘时直线急泻,朴宽的“货”未卖出一半,tom-g.com股价巳由最高7.50元跌穿3.50元;这还未止,第二天杀跌势头仍不减,股价最低探至1.80元才止跌,但反弹时2元巳成为重压力线,两天下来,朴宽投入的资金亏损超过4成,不单导致这家中资机构财务出现问题,而且影响到其国内母公司的信誉,许多信贷业务停顿了下来,影响最大当属旗下房地产公司,而且这件事影响甚坏,牵涉的问题一大堆,据灵通人士的保守估计,不单累及这家中资投资机构清盘,而母公司的相关债务梳理起码需时5-8年,正所谓树倒猢孙散,朴宽和四大名操一周内在“江湖”里神秘失踪。

后据称:廖彪逃忘到非洲,一时大意与黑妞寻欢染上爱滋病,苦渡余生……

史塔逃到印尼遇上种族暴乱,死于非命……

周同潜入西藏,想冠顶做喇嘛,谁知走火入魔,永远“舟痛”……

江西隐身泰国,成了一名帮人“落降头”的术士,并与一名人妖同居……

至于朴宽,逃到加拿大一人烟罕至的村庄,每周只揸一趟车去80公里外的超市购置生活必需品,但那次在山间小路居然有一位金发美女扬手搭顺风车,看似迷路的游客,于是停车搭载,女郎风情万种,终于双双去了汽车旅馆。两日后,其尸体被发现在雪地的车尾箱内,死状极似“本能”里的一幕:身上布满“冰锄”插的洞,据传是俄罗斯籍中国间谍所为。

二十八

火鸟在这次翻身战中大获全胜,当然是要“镐赏三军”,手下骨干人员可吧放假十天,自选地点旅游;小春和吴笑云本来打算去瑞士滑雪,却因笑云国内的护照没办好,结果去了广东清新县滑草;也好,没几就与训练基地的女足队员打得火热,女足的腿上功夫确定不错,来了两腿之后,还真让人乐极忘返的呢?不过小春与极柔的笑云一起,总给人误认为是一对情侣。

另外一对表面上象情侣的是蓝少峰与倩蓓,他们选中的旅游是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刚到荷兰警方就向他们派发小册子,原来上面写满了持牌“黄色架步”的地址、甚至细致地用地图标出来,原来因于近年亚洲方面的游客增多,于是当地黑社会也想在色情旅游业上分一杯羹,但有“强买”成分多次被游客投诉到警局,于是一向不支持黄色事业的警局也不得不出下策,免得有意寻欢者节外生枝。

蓝少峰过来的目的是要见识一下,不要忘记倩蓓也是典型的“反转片”,他们的消费并没有具体的限制,于是决定参加当地最豪华的色情项目游船夜渡。

晚饭过后,俩人穿着考虑地出现在一个小码头,旅游章程规定上船之前一定要成为绅士涉、淑女的样子,那么上船后在有强烈的思想反差。只见码头上停靠着一艘长型密封的小游船,几个身穿燕尾西服的待应生热情地为他们打开舱门。

刚开始有导游热情地介绍沿岸的一些著名建筑,到了比较僻静的水域时,船上的窗户被完全关掉,灯光调到迷幻的程度,导游再次邀请两位到后舱去但最后补充的那一句就是不能带去任何衣服。

后舱原不是一个大浴缸,足够十个有一起洗澡,现在已有5个肤色各异的女朗用肥皂泡持满全身,这样一个“春宫图”,真叫所的做弟弟的都应该抬起头来做人。

鬼妹只是瞬时观感好,皮肤质感远不及中国人,逗留在浴缸时间长了,蓝少峰了现自已意下意识望起倩蓓全躶的身体,哎!原来就是女人,为何偏偏又要喜欢女人呢?

二十九

蓝少峰与倩蓓选择荷兰游,并在阿姆斯特丹的小河流享受“帝王之旅”,其核心环节是与五名各种肤色的美女共游船上的大浴缸共浴,其间更可随意享用美酒及水果,并有一小天使打扮的小女孩不断向浴缸撒各式花瓣,投入其中有如坠入仙境,不过少峰总觉得鬼妹有观感无质感,反而全躶后的倩蓓那典型的东方女子身材引起他丝丝冲动,但一想到她的性取向,便马上将心情平复下来。

半个月后,大鸟向众人发出集结合令,地点在广州,又是中国大酒店那到某投资公司广告牌的咖啡室。

这次集合,是要开展一个新的计划,小春负责香港事务,吴笑云在上海的工作亦不能停顿,因此没有到会;倩蓓本来亦可功成身退,但她那好性的性格让她发现从事这项工作比设计时间更有乐趣,主动地要求留下来,大鸟鉴于她知道的内幕较多,前期工作足够投入,便将她收编,另外专程从泰国将江西请回作主力操盘手,因为这样的人才难得;当然亦有原先广州方面的人员,包括有:

旺雨——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珠园肉润,擅于交际,可以连续六个小时讲话不停顿,虽然作为其丈夫会好烦,但请她打工的老板会省回不少口水和时间。

黄链——财会出身,精通电脑,对市场咨询的运作了如指掌,特别擅长在互联网散布消息又不让人抓到把柄,兼做多家股市声讯台的主讲。

阮雄诞——花名浣熊胆,人如其名,胆大包天,曾在某著名券商内任职时挪用保证金被识破,革职后当起散户英雄,此人煽情能力强,能在短时间内说服对方跟其买股,被大鸟相中收编。

吴西桥——期货出身,名校毕业,社交能力强,处事能独当一面,当年创立的期货公司巳经转营为一家规模不小的股市投资咨询公司。大鸟这个新计划的内容归纳为五个字:空手套白狼。

三十

第一步,旺雨到珠江三角洲富庶地区生员较好的地方物色一间学校来收购,并将它粉饰成“贵族”学校,当然,这并非完全出于济世普渡的目的,为了带旺生员,大鸟除了投资5千万作为收购款,更在校舍附近投资2个亿盖一个高住宅区,名曰:《必贵国》,学校自然又叫必贵学校,不过国家明确规定办教育不能以盈利为目的,那么大鸟为何出此大手笔呢?稍后再表。

第二步,吴西桥通过关系更改了自己的投资公司的营业范围,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涉足网络通信科技业务的高科技投资公司,将原名“三角投资”改为“安泰信息科技投资公司‘,简称’安息科技”,注册专利的宽频网技术,作为公司的核心课题,那些在学校搞研究的书呆子没什么生意头脑,大鸟通过吴西桥的安息公司向他们提供30万元一个月的经费,他们的主营竟然连空调器也是到南海大沥买110伏点的日本旧机,然后内月份他们一箱可乐作为清凉饮料,却也开心得晚上与老婆对着月光象电视上谢挺疯做得广告一样,在床上将可乐辘来辘去,直到累了才揭起拉环想喝,谁知剧烈的摇晃令内二氧化碳急剧膨胀,“砰”的一声连眼镜也炸裂了,气得纷纷向消费者委员会投诉改饮品误导消费者,但可乐公司说已经在月球上做过试验,绝对安全。书呆子倒一时语塞,但这样一班人却是我们国家科研力量得支柱,千万不要小视。

哎!大家可能奇怪,不是说“空手套白狼”吗?为什么未见收益就已作出了几亿元人民币得投资呢?大做事一向是按部就班得,他思考问题时,喜欢到极端嘈杂得地方,比如解放北路一处叫showbar得酒廊,就留下他不少“脚色”。这不,今天又一个人拿了半打百威冰酒,不过今天他是在等一个人,他叫“范长舟”,是在深圳宝安区地产发家得大户,这不懂炒股的人做起股票来非常牛b,他去年听人说某电力股“州州电力”有人吸筹,便疯狂强货,结果做了人家第三大股东,行内人笑称干脆将该股改名叫“长舟控股”算了。

三十一

范长舟做了“州州电力”国家股法人股之后的第三大股东,实质他持有人家在外流通盘的比例市最大的,导致原来想建仓的庄家都打消了念头,反而将手上持股悉数抛出,小盈离场,却苦了这边厢的范长舟,负责帮他买卖的两个助理分别市来自东北和陕西的女子,虽然都是名校财经系毕业的,实质都是他的姘妇,一点时机经验都无,看见股票天天在跌,不好意思向长舟交代,四处打听解救办法,后听说千国证券的数据员刁元松可从龙虎榜上截获庄家活动信息,便双双前往求助。

刁元松在办公室接待了两位女子,问明来意,不禁推一推眼镜一斜大量起来,发觉东北籍女子丰满白皙,性感可人而陕西籍女子瘦削高挑,怯生缅典,不禁心猿意马,于是以泄露交易秘密为犯法作为理由,索要代价,两女子虽未涉足欢场,也明白个中道理,本着为长舟作少许牺牲的心态答应下来,却又心存恐惧,相约姐妹做伴,结果刁元松也乐得个“一箭双雕”。“交足货”的刁元松做事毫不含糊,两天后将州州电力的近期完整交易数据呈上,很明显,“主庄”在9394这个席位上出没,而这个席位还是姐妹俩代范长舟开户的券商席位,于是两女子磨破嘴皮,给予在券商的内部数据查得,所谓暗藏得“庄家”正是范长舟。信息确认以后,两女子几乎同时眼前一黑,昏倒过去,真是白给人干了。

范长舟此回陪了夫人又折兵,却毫无办法,于是不断在上层渠道放风:谁能将其资金有盈无损地从州州电力解救出来,可获套现后总资金的三成作为酬金。大鸟正是冲着这事与范长舟接上头,为怕事成后长舟反口,找了个双方都较信赖的中间人作保(尽管这些交易在法律上无保障);至于showbar的聚会,只是大鸟想在花天酒地的环境里探索一下范长舟的人品,以便决定日后与其合作的疏密程度。

十一点过后,范长舟挟着一只鳄鱼皮的小皮袋进入showbar,他那几乎光头的留青发式加上中年人少见蓄有的山羊胡子令形象颇为突出,喜出位的人多要面子,跟要面子的人合作会比较顺利的,大鸟对长舟的形象非常满意,今晚相约是要观察他对女人的态度。

三十二

三杯过后,舞台上的人妖表演亦结束,换上一群青青亮丽的啤酒小姐上台跳劲舞,男人们的性情一下子调动起来,虽然没有多少人愿意再花钱买小姐们促销的牌子酒,但眼光还是十分贪婪地在少女的胴体上停留,拼命地想象那些性感广告衣服下的人体构造,即使是经常与人体打交道的医生,也是如此,因为这始终与病态下的人体相关差远。

靠近舞台的吧台边,坐着一位如“宫雪花”般的丰满女子,这种有埃及妖后的味道的女人向来是男人们推崇的“快餐”对象,但谁都不敢娶这种女人为妻,总怕供求失衡时“绿帽”产量过大,结果恶性循环导致这种类型的女人虽面貌身材姣好,却得不到平凡女子都会有的情感满足,只好留连夜店,取长补短,吸精索钱。

就是这样一位女子,正不断向大鸟这边抛媚眼、放生电,大鸟亦以微笑作为回应,于是该女手举一杯红酒,大胆地坐到大鸟的大腿上要求对饮,大鸟亦如其所愿;色盅、猜枚、智力棋,直饮得女子面泛春光,笑声如浪,大鸟有意顺水推舟,将该女转给长舟,就说:“饮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怎称呼,来,我先介绍,我叫大鸟,这位是范老板……”“哈!哈!哈!大鸟、长舟哈!哈!看来今天是找对人了,好!我介绍自己,我叫lili,喝酒多急都不怕,只要有缘莫问出处,嘻!嘻!我还有一个小秘密告诉你,我最喜欢男人在我大腿内侧签名写字,当然不是用一般的园珠笔。”一席话逗得一直扮矜持的范长舟也开怀大笑;结果长舟当夜做了一件他这辈子头一次做的事,跟一个不是老婆的女人过夜不用付钱,应该说是对方不肯收钱,但出于君子之礼,他还是很体面地请对方吃一顿饭,整体事都没有逃过大鸟“线眼”,结论是对女人有交待的人可以放心合作。

于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际生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