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际生涯》

第五部分

作者:经济类

五十一

市场上的散户总认为庄家是一个人或是几个人组成的一个主体,见到个股在高位“顶牛”就认为是庄家未走,其实现代的做庄术游戏玩法与从前完全不同,比如大鸟他们的计划中,资金不是自己的,而且以三分之一资金换筹码的方式吸引游资参与锁仓,直至到完全控盘为止,在后期运作中,大鸟根本没有一股在手,只是义务地帮锁仓者造盘,这时真是说不清庄家是谁,甚至可以讲真正出资的人个个都不是做庄的人,由于他们持股成本很低,越是后来者帐面利润越大,一来可贪其稳定长线持股的信心;二来遇上突发事件时却也斩仓不手软;有一点是与其他形式的庄股一样的,就是越高价其走势的可塑性越大,向上向下皆如是。

时至今日,大鸟的“空手套狼”计划已大功告成,余下收尾工作那帮得力手下会去完成,不必再叙述了。

就象下棋的人不会满足一盘横的胜利一样,大鸟的思想也没有因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完成而停顿,他在争取时间度假放松之余,仍然不断地关注着商贸领域的信息,旧到圆明圆喷水池十二生肖兽铜头的拍卖,新到swfah表最新“括艳”系列的推出,无不一一关注。不久,朋友的一门生意取向促成他实施另一个大胆的计划。

第三章

大鸟有个多年不见的同不当上律师,在校庆那天重聚,相见一怔,谁也说不上谁的真名,最后是“光仔”、“大鸟”的绰号打破了僵局,看来花名的作用还不少。

光仔在读大学时以老实死板出名,当时班上“第二美丽”的女生(男生私下排序)刚好坐在他后面并暗恋上他,屡次向他暗示也无反应,脸子没处挂,便放弃玄虚地与同室密友说自已与光仔私下去露营,相处一夜回来还是处女,你说为哈?当然是说光仔那个东西不行;要知,好事不沾门,坏事传千里,可怜光仔屡屡觉得自己上洗间小便时总被同班男生偷窥,还不知发生什么事,后来这在受不了请教心理学的教授,教授的解释是青春期的男生有雄性攀比心理,即好奇象征性器官的形态与大小,光仔以为明白了;谁知这事又传出去后,偷窥者们更笑得前仰后翻。

五十二

难得同学相见,少不了搞些聚会,大鸟发现光仔已是“性情中人”,几乎是无女不欢,探究其转变,原来所在律师楼主要承接外资私企在大陆的法律义务,应酬多了,慢慢染上恶习,后来还与青梅竹马的老婆离了婚,从此生活更加无拘无束。近两万港元的月收入,也经常用到袋中空空。

大鸟问光仔日后怎打算,他说见步走步,反正有学历,有律师牌,应不愁失业的;大鸟表示不赞同,认为人应该进取,每个行业都有掘金的机会,看你如何把握;光仔笑道,自己资历不够,大宗官司无自己份,小宗官司提成又小,发不了大财的,机会?有个客户叫我帮他卖掉一个厂,并高额提佣,这可是个投资三千多万的大厂,叫谁买,还不是为难我?大鸟赶紧了解一下这家工厂的概况,然后叫光仔约见该厂老板。

在淘金北路一间荼艺馆,大鸟与光仔休闲地落座谈笑,未几一个衣着简便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见到光仔响亮地叫了一声陶律师(忘了向大家交待,光仔的真名叫陶清光),无论动态及形象均与荼艺馆的气氛十分之不协调;大鸟没猜错,此人是工程技术人员出身,掌握了一定技术核心项目后跳槽出来自己办厂的,与科班出身的人气质完全不同,但比后一类人更易相处。

客气一番后,自然进入主题,令大鸟意外的是此人竟拥有一个与文人徐志摩相同的姓名,而且所经营的工厂正满负荷生产,利润可观,为何要卖呢?

徐生作风果然务实,毫不保留,一一道来。原来广州引理“标屎”汽车时,所订造的车窗密封胶在香港生产,当时志摩在该厂担任高级技术师,后来“标屎”车滞销,车厂倒闭,被“笨田”收购生产“笨田”车,可怜密封胶厂老板大量货款收不回,只好倒闭,并在政府指导下将设备拍卖,志摩懂行,看准“笨田”车前景比“标屎”车好,于是以低廉价拍得成套生产密封胶设备,交将香港住宅按比银行,再斥资千万奔赴大陆搞厂。果然,“笨田”车热销,零件急慾提高国产化率以降低成本,志摩的产品中标,成为密封胶主要供应商。

五十三

本来,如果志摩的投入成本大些,将整个汽车密封胶项目包下,问题是不会出现的,或者讲迟几年才会出现;偏偏志摩属于白手起家,前期投入已是大量银行贷款,追加投资有困难,而“笨田”车热卖超出预计,国家亦限令其国产化率要达40%,“笨田”车追加的订单不仅数量大,品种也扩展了不少,志摩难于应付,眼白白看着订单流入别的厂家;这还是小事,有家国际公司的马来西亚分部,看中了这门大生意,凭借雄厚的实力,已在番禺选地建厂,号称以马来西亚优质橡胶做材料,性价比高,若两三年后投入生产,必然“顶死”国内那些小厂,所以志摩自知未来对手强劲,想见好就收,趁自己厂还在满负荷生产高价卖出,免得日后倒闭收场。

初次交谈令大鸟知道了更多情况,但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具体概念,所以将话题扯开;先谈风月,发现志摩心中紧守着一份读诺:那是他与一位有夫之妇的今生之约,本来年青时双方情投意合,可惜女方父母看不起当时还只是个技工的志摩,捧打鸳鸯,成为别人新娘家的前一晚,志摩向女方承诺,当自己能够比她丈夫有钱时,再续前缘;女方为表心态,更答应将*夜献出,可惜志摩为壮胆喝下了平常从不沾的酒,结果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下午,身边人已悄然离去,留下了染有血渍的白手帕,但志摩怎么想也不觉得自己有过什么主动性的越轨行为,也不便向已嫁他人的女子询问,于是心中留下了一个谜,并发誓在未解谜之前为该女子“守节”,所以在志摩面前谈风月是自讨没趣的;话题只好往其他方面扯,大鸟发现外表尚未脱离工薪气息的志摩竟然对景德镇陶瓷及敦煌壁画有着浓厚的兴趣,内心不禁嘀咕起来:难怪在感情上这般学问超现实浪漫和食古不化。

茶艺馆的谈话终于结束,大鸟的告别语是答应帮志摩寻找买主,并说或者有更好的方法,如果想到之后再联络。

走的时候光仔与志摩同行,从光仔口中,志摩得知他们只是重新见面的旧同学,估计卖厂的事不会有什么大的希望,也就没把大鸟说的认真放在心上。

五十四

与志摩分手后,大鸟在软软的席梦丝床抱着他心爱的猫咪构思了几晚,仍然没有头绪,卖厂的事就先搁下了。

半个月后,大鸟应邀参加一个由券商主办的高尔夫球大赛,参赛者全部是那些上市公司及投资公司的头头,旨在增加投资者与投资主体之间的交流,所以报名并无球技限制,醉翁之意不在酒,许多人连球杆也没带来,报到后只是在一堆一堆的谈话,然后跟着那些打完一洞的人走向第二洞。

轮在大鸟后面的一个中年人样子憨厚,听说接触高尔夫球这是第二次,想是运动来的自然是穿运动鞋,发现人家熟手的都穿上有胶钉子一皮鞋,煞是奇怪,直骂自己的助手不懂行,然而自己打球不是打空就是吃草太深,杆子打歪了球也不知飞到哪里去,还有一次打到自己脚尖上去好在鞋子买大了一号,不然不知是哪根脚趾遭了殃;大鸟见此,不时上前提点一下,倒令其动作纠正不少,彼此熟落了,就谈笑风生起来。

“妈个b”中年人说起话来一点不憨,“这打高尔夫球跟他妈泡妞一个样!”

“此话怎讲?”

“不是吗?你乍一个大男人端着长长的杆子,在拔弄,右拔弄,辛辛苦苦钻进了一个洞,却他妈的马上又去找另一洞。”

“哈!哈!哈!”在场的人都被他逗笑了。

交谈中大鸟得知,中年男子姓古,是某上市企业的执行董事,人称古董,该股票名称为欢乐科技,前身是某市第x橡胶厂,主导产品是避孕套,计划生育政策令该公司近年业务飞涨,但由于进口品牌冲击,自有品牌业绩销售大幅下降,不得不屈尊成为来料国工型企业,看着同样是自己生产的“套子”换了别人的包装卖贵几倍价钱,心里挺不舒服,所以有意向在主业上寻找突破,寻批新利润增长点。

同是橡胶制造,大鸟忽然想起了志摩的密封胶厂,当中的某些关连促动了大鸟的灵感,于是大鸟更耐心地向古董传授球技,比赛完了,俩人也成了好朋友。

五十五

离天高尔夫球场,古董盛邀大鸟一起吃饭,餐后大鸟想埋单,古董连忙制止,并乐呵呵地说,作为一企业之首,如果连区区吃饭钱也拿不起,等于是白做了,不过大鸟兄,以后有什么投资门道,可别忘了我个“徒弟“啊!

与古董道别后,大鸟一刻也没有闲住,回到自己公司马上打电话给光仔,让他详细了解关于企业收购的法律条文;之后接二连三地打出了不少电话,对心目中浮现的一个构想进行理论验证,搞到晚上十点多,许多问题都得到落实之后,才发现公司的打字员呆呆地望着自己,原来大鸟要求员工加班之后忘记叫下班了,于是叫来“莫当驴”快餐并宣布员工当日超时部计“双粮”。

两天后,光仔送来一大堆关于企业收购的文件,见到大鸟这么认真地翻阅,便打趣着:你不是想改行做律师吧。大鸟不语,未几又忽然跳出一句话;这事要办成了,你也上一个档次了。光仔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也没有多问。

再数天后,大鸟再次由忙转闲,约光仔到“路边之花”酒吧喝酒,此夜店设计独特,吧台连着一个小舞台,几个野性的“豹女”正在舞台大跳“钢管舞”,令吧台上举酒仰视的男人们鼻血四射;然而大鸟有时却喜欢在这种场合与别人谈正事,一方面周边的人注意力被艳女吸引,二方面噪音很大,说话时交投接耳并不奇怪;同时也可以测试一下受话方的定力。

大鸟同光仔讲如何帮徐志摩将密封胶厂脱手盈利的计划,光仔虽然中年迷上女色,但一转入正事还算相当认真,男人以事业为重的惯性思维令他当晚定力十足,再不象以前那样死盯着艳舞女郎的神秘三角区猛吹口哨,而且也不得不佩服大鸟构思计划的创意与周密性。

大鸟此次计划的大概内容是“设法让志摩与古董成为朋友,甚至是“褴兄弟”,然后要求古董的企业收购志摩的厂。其实这只是计划的上半部分,由于下半部分大鸟只需向古董交待,也就不用向光仔说得太明白,容后再表。

五十六

广东省西南面沿海对出有一个小岛曰中川岛,以前是出海渔船的补给站,后成为军事基地封闭多年,冷战结束之后,这里发现成为旅游区,改革开放后,这里更加开放,后来终于成为台湾旅游团最热的热点之一,而且多是单身团,其中原因不讲不知。

古董坐着公司新购入的英国陆虎越野车,跨省入粤,直奔西南沿海,沿途每每经过那些湖南饭馆,总有那么几个小姐扭腰挥手,招呼就餐,搞到心里痒痒的,但作为一企之董,总要顾及形象,于是一面把流到嘴里的口水往肚里咽,一面摆出一副非常正义的面孔:“这些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已经消除的暗娼肿瘤,为哈会死灰复燃呢?”

司机也知道古董的德性,却不便揭穿,只好随言就说:“那就要靠你们这些领导干部带头抵制啦。”古董自讨没趣,便又打起瞌睡来。

十多个小时的车程,满身斑迹的“陆虎”终于傲然地停泊于往中川岛班船停靠的小咀码头。大鸟与光仔自驾“笨田”牌雅阁车早已在码头恭候,与大鸟商量之后,古董吩咐随行人员和司机折回头就近的台仙市住宿,并长开手机保持联络,然后与大鸟、光仔及志摩四人乘船出海,直奔中川岛。

快艇行进近一个小时,到达中川岛码头号,但到“旺夫海”旅游区,还有半个小时空调中巴车程,经过连续奔波,古董已疲倦不堪,竟然在中巴上睡着了,而且发了一个梦;作为一名好奇的游客,他走到一座长满绿树的小山上,再进入一座天后庙,突然庙门一关,四周富丽堂煌起来,正中天后像来个180度旋转,现出一张龙椅,两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部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际生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