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际生涯》

第六部分

作者:经济类

六十一

在海滩展露肢体的大妹终于发现椰子树下的志摩,嘻嘻一笑,扎入水中,并在浪尖上向志摩招手,志摩思想上想抗拒,但双脚已着了魔地向海走去,直至身体投入水中。

大妹灵巧地游过来,一把搂住在海中僵得如木桩的志摩,说道:“尽情享乐吧!现在你我都是海妈妈怀中的bb,有什么好害臊的!”

志摩觉得自己身上接上了三个电报,真实的直实却比虚幻现实更虚幻,此间脑际转动的竟是仿佛轮回及宇宙星际的场境,灿烂的阳光下居然看到四周一看漆黑,时间仿佛在凝固,但主观意误解还希望它凝固下去。

片刻过后,黑暗中出现数个光点,而且越来越大,大到可以冲击视觉,志摩才猛然一醒,原来是自己透过怀里娇娃的发际,看到其他同伴向海滩走来。令其惊诧的是,个个都穿着“皇帝的新衣”,而自己则等同于异类了。

还好,没入水中每人只露出头和肩,志摩才未致于特别尴尬,但接下来的天体烧烤项目则令其无所适从,因为在众人要求下,他也只好脱下日高泳裤,不过经常摆出守任意球足球员的姿势“双手叉阴”。

古董对回归自然的活动大感兴奋,频频对大鸟赞评道:“哈哈!我就是说没信错人,原先这么精心挑选露营点,原来是搞露点营,痛快,痛快!”

众人兴高采烈,吃过烧烤及水果之后,围着火堆跳非洲舞,大鸟居然带来了手提cd机大播张国荣早年的跳舞歌,志摩听到“拒绝再玩”时想到:为什么素不相识的一帮女子竟会那么自愿地脱光衣服与人同乐呢,是这个世界变化快,还是自己才是真正的古董。

转眼已到午夜,志摩打算先回房间,大妹也随他回去,两人独处的房内,志摩明显自然了许多。在大妹的抚弄下,终于完成了一般男人都想去完成的事,心满意足,美美睡去。梦见自己坐上一匹白马,奔跑在辽阔的草原,正想顺口诵唱一诗,谁知马儿不听话,竟然向着一座火山跑去,而那座火山在摇晃,显然要喷发了。(

六十二

眼见火山要喷发,志摩想勒转马头,谁知马儿不依,想翻身下马,腿却被缠住,这时火山“嘭”的一声爆发了,岩浆满天飞,火红的岩浆显然溅到自己身上。咦!怎么是冰凉的,志摩猛一扎醒,眼前景象更吓他一跳:那个叫丝丝的小调皮正把他当马骑,原来自己是梦中被姦,那?大妹呢?

丝丝显然明白他的疑问,竖起手指吹了一下,示意不要作声,然后兴溜溜地拖着志摩走去另一个房间;浪笑声已从窗里传出,志摩循望入去,顿时怔住了,原来古董正与大妹做着见不得人的成人游戏。原本在志摩心目中如此经典的“女神”,竟然比“金瓶梅”里任何一位女主角都放浪,令志摩顿时有种被骗的屈辱感;他马上冲去另一个房间,把同样扮“光猪”的光仔扯出来,探讨一下这些到底是群什么女子,手法如此职业。

在围墙外,乐仔将实情和盘托出,并说大鸟之意是希望他与古董成为更“亲”的朋友,日后好办事,志摩直指此人低品位,难相通,光仔干脆说:“那么你的厂就死守到被人飞出局吧!”志摩一时语塞,僵持一阵,光仔说:“风说皇帝——孤寒了,回屋暖暖吧。”

回到房间,志摩发现床上的是刚才光仔搂过的小肥妹;清晨时分,清瘦的高妹又来换班报到,简直就是一场考验体力的车轮战。无奈相对固守的志摩在心中的美感打破后,对此等色诱再无兴趣,又怕睡着被人姦,只好拿起一本现代诗词读起来,当读到同名诗人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触景生情的他竟读到:

你轻轻的走了,

她轻轻的来;

……

挥一挥被套,

不带走一件衣服。

第二天早上,大鸟单独约古董登上小岛最高处一个海军哨所,准备趁他兴致正浓时商谈一下卖厂的事宜。

六十三

简单的望海舒怀之后,大鸟问及古董的企业年内有何大计,古董表示目前等同于来料加工,无论生产的套子质量怎样好,市场占有率如何的高,也是别人的品牌,与早年由医疗系统统购统销的利润差多了,扩展业务范围摆脱纯加工类企业的形象是当务之急。

“莫非,大鸟兄有什么建议?”

“对啊!我帮你找到一个很好的门道!关键人物巳经在你身边。”

“你是说自己吗?”

“不是,我说得是志摩。”

“志摩?这人古板得要命,能有什么建树。”

“对啊!偏偏是这个人拥有一个很有前途的企业,我就是觉得这个企业换上一个更好的舵手会有更大发展。”

“什么类型企业呢?”

“汽车密封胶厂。”

“挺普通话行业嘛,现在不是时兴那些什么.com,什么“渔网”吗?”

“那些企业就象时下的明星,红得要命却五音不全,烧钱烧得很厉害呢。密封胶厂是普通,但如果它是“笨田”的供货商,你说普不普通?”

“笨田,就是国内与‘必思’及‘傲爹’齐名的三大汽车品牌之一的‘笨田’?”

“对啊!也就是前身的‘标屎’!”

“哎!他怎么这样有本事打进这个圈成了供货商。”

“这跟‘标屎’倒闭有点关系,运气吧!”

“大鸟兄跟我谈这个,难道叫我‘吃’了他的厂不成?”

“不是吃!是收购,正常的企业投资行为。”

“他本人同意吗?”

“同意,还委托我找合作方呢。”

“那是不是企业内出了致命问题啊?”

“不是,是运作十分正常,不过是指按目前的供货量,但笨田车产量正不断提高,志摩的厂是小厂,扩大再生产,资金转不过来。”

六十四

古董虽是粗人,毕竟也是上市企业的董事主席,对大鸟有关密封胶厂前途的赞许仍存疑虑。

“笨田产量增加,或者是短期现象,不单其他有实力车厂正在引进更新的车型形成竞争,就怕哪天加入关贸,外来品牌一冲击,笨田则再无优势。”

“此言差矣,首先中国入世还有一段时间,而且入世后也有5年保护期,其次笨田在中国生产的车型是全世界同时发布的车办,并不象其他厂特别是‘傲爹’那样引进过时生产线,再者笨田车车身轻,省油,配件便宜更适合中国国情,说过分一点,名字也起得比较好,起码对于国内其他著名车型来说。”

“有这样的区别?说来听听。”

“笨田嘛,老老实实的名字,款式却绝对现代,无论是从种田农民发家,到终老解甲归田的官员,都比较适合,相对于此,‘必黑’和‘傲爹’总有点灰不溜秋的黑社会感觉,至于大众的新款叫什么‘怕杀的’,一听就叫哪些偷税漏税的,贪污受贿的人毛骨耸然,还有谁敢买去。”

“哈!说得也对,说得也对。”

“言归正传,现在投资一个项目,如果有5年的连续扩张空间,足够向股东们交待的了,作为你们这些上市公司,还可以利用这些题材让市场资金主动去炒作,大幅提高流通市值,届时将法人股去质押又好,申请配股也好,总之低成本融资渠道便不断拓宽,何乐而不为呢?”

“大鸟兄的想法很有见地,我首先是要探明志摩本人的意愿,然后需将志摩的财务报表拿回去研究,至于有了肯定的结果时,就要再劳烦大鸟兄帮忙制定一个计划。”

“这方面的法律手续就由光仔去处理,也是一字生意,他会认真对待的。”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找志摩谈一下呢?”

下午四点半,太阳偏西热度下降,沙滩上一排四堆人,男的统一趴在那,女的统一坐在他们背上,做什么?按摩呗!泰式或是中式?都不是,是“蟹式”,何为“蟹”?问你妈去。志摩一反讨厌色情的常态,原因是他刚得知大鸟帮他找到了买主。

六十五

大鸟将相在间的情况更为详尽地解说一番,为了让古董增加对密封胶厂的投资兴趣,志摩预先得到光仔的指点,专挑优点来讲,比如订单充足,产品在品种规格上仍有很大拓展空间等等,而且强调,要不是自己融资能力差,绝不会出让的;尽管出让,自己仍要保留受薪管理者的地位,因为该厂是心血之作,不想因他人管理不善而导致任何闪失。

古董在潜意识里是看不起志摩,主要是针对他的性格方面,于是挪谕道:“若果你本人坚决认为自己是该厂发展的关键,也不致于落到寻求合作的地步,大鸟见一直与我谈的是收购,既然我是收购方,人事任命权自然掌握在我手上,如果你把这一点作为条件,我看这事谈不成了。”

大鸟见到两人斗嘴可能马事情搞砸,连忙打圆场;“我看为了一个良好的企业继续状大,大家都不必抱死一种观念;志摩能从前老板手上接下一个烂摊发展成这样的规模,确有其独到之处;但至于扩大再生产,恐怕少了古老板的魄力也不行,我看大家就不必太多针对人事问题上的处理,如果收购计划运作起来,应组成新的监事会,让能者上任,厂长无论是志摩做还是其他人接手,由监事会决定,唯一的宗旨是让企业发扬光大”。

听了一番颇具领导人风范的劝解,令双方都十分信服大鸟,随后的谈论就主要集中在企业随过上市公司引进更多资金铂的产品拓展方向,在此时此地的局部世界来看,几个人正在构造一张美好的蓝图,无论知情不知情,都非常投入。而世界的另一个局部:推士机正在把上万亩耕地填士推产,承建商正受马来西亚一家大型橡胶企业委托,建造东南亚最大型的车用橡胶件生产厂房,与志摩的小厂相比,对方起点高,后台硬,竞争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只是巨人诞生尚要时间,让志摩有了脱身的机会,至于失败转嫁给谁,就看大鸟的魔术手。

在孤岛最后一晚的娱乐项目是“踩波波”,每人都要单脚站立并绑汽球在脚后跟,然后用手扣住另一只脚步,空闲的手作平衡,目的是踩破别人的汽球,每成功一次获胜者就有权要求失败者为自己做一件事,这种学生时代的游戏,在天体状态下的玩法更为刺激,因为男女身体上都有容易晃动的器官,害羞的人碍于情面不敢努力去跳,结果自己的“波”被踩爆又不得不应对方要求做更难堪的事。

六十六

两天三夜,各人都有自己的收获而离开孤岛,收购意向的初步达成对大鸟、志摩和光仔来讲是最不枉此行的,于是又见志摩望岛发诗:

啊!小岛,

你是警犬的嗅觉,

站在祖国南疆的前沿,

为海防立下汗马功劳;

你是母亲的怀抱,

敞开丰腴滋润的胸脯,

让孩儿无拘无束嘻戏。

啊!小岛……(下文被浪声淹没)

对于古董来说,破禁式的放松是此前从未有过的,以他本人的话说:“真他妈的爽,大鸟这朋友算没白交”。收购的事自然不在话下。至于那几个妞,几天挣到的钱等于台湾佬包一年的了,从此就没有了大陆客不够台湾客大方的说法,未几都各自回乡村、下找处男结婚去了;新婚之夜,憨厚的新郎哥问处女膜哪里去了,小姐们怒目一瞠:“董个啥,还不让那些有本事的男人花大价钱买去呗,难道还让你这个不识宝的免费去捅,俺告诉你,还不给我争气点,我还在网上卖卵子呢,到时你没后代可别求我。”

一个月过去了,志摩的企业收到来自欢乐科技的公函,正式拉开了收购的序幕。

半年之后,所有程序宣布完成,欢乐科技正式入主,厂长是古董亲自任命的亲信,志摩全身而退。收购期间,欢乐科技的股价窜升,累计升幅达120%,大鸟当然是当中的赢家,当三大证券报同时刊登收购消息的当日,大鸟把手中持股分三次抛出,最后一次将股从打至跌停,至于关联庄家怎样利用股价被动去找新的接货人,这次不属大鸟运作范围之内。

暂时来讲,这次收购可谓三方收益,因为密封胶厂满负荷生产,使欢乐科技的财务数据有明显改善,令庄家有足够信心将其股价炒高,古董称赞大鸟够朋友又有眼光,使企业摆脱了纯加工型的状态,大鸟却心知肚明,这种局面不会长久,其实收购只是计划前关半部,如果事情有变,大鸟已想出了另一着。

六十七

先放下古董与大鸟不表,先看一看志摩的归宿,自从工厂被收购之后,他就将巨款存入渣打银行,考虑怎样渡过今世无忧的生活,当然他还没有能力拥有半山豪宅,但在铜锣湾购置一个高层望海单位总是可以的,代步嘛,以其平实的性格,买辆旧牌volvo是最适合的;安顿好自己,就雨花一点钱请私家侦探打听一下初恋情人“小小”的情况。很快得知,她老公原来经营的生意失败,转行卖鱼旦,竟两次风生水起,现在已在全港拥有六家分店,但总资产与志摩相比,显然尚有距离,而且他们夫妻只能住到沙田屋村。

掌握一切信息后,志摩信心十足地约“小小”吃饭,地点在一家格调高雅的意大利餐馆。

久未见面,略显陌生,咬chún思考,终于发话。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放在心上?”

“久吗?还不是十年光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那么渺小,又怎能与我对你的爱相比呢?”

“算啦!大家做朋友不是很好吗?”

“你担心经济问题吗?我告诉你,我不再是以前的打工仔啦!我民经查过,你丈夫的所有资产相加还不到我的一半哩。”

“做什么生意?”

“前几年办汽车配件厂,在大陆,现在功成身退,回来找你。”

“哎呀!你还年轻,怎么就算退休呢?有什么新的打算呢?这样下去会坐吃山崩的。”

“小小,你有没有想过重新找一个依靠,或者后悔当初坚持跟着我呢?”

“没有,要知道这些年来我丈夫对我千依百顺,而且我们一同经历了生意的起跌,现在这盘鱼旦生意,我已经当成自己的生意,又怎么能轻易放弃呢?喂,想起来,你有今天的成功,也该谢我呢!要不是当初我选择跟他,你可能还不会去努力挣钱吧!”

“你选择的,你当时不是说父母逼你的吗?”

“哈哈,当时见你的痴情样,不这么做你肯放弃吗?”

志摩一听大感诧异为了唤起旧人昔日情缘,他决定使出杀手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股际生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