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爸爸,穷爸爸》

第四课:税收的历史和公司的力量

作者:经济类

我还记得在学校里曾听到的罗宾汉和他的绿林好汉的故事,我的老师认为罗宾汉是一个典型的浪漫英雄、一个劫富济贫的“大侠”。但我的富爸爸却认为罗宾汉不是英雄,他称罗宾汉为窃贼。

罗宾汉已经死了很久了,但他的门徒甚多。我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让富人来承担”或“富人应缴更多的税让穷人得益。”

而今,罗宾汉劫富济贫的想法却成了穷人和中产阶级最大的隐痛。由于罗宾汉的理想,中产阶级现在承担着沉重的税负。富人实际上并未被征税,是中产阶级尤其是受过教育的高收人中产阶级在为穷人支付税金。

要讲清这个道理,我们需要回顾一下历史——税收的历史。

我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爸爸是历史学方面的专家,而富爸爸则使自己成为了一名受欢迎的税收历史方面的专家。

富爸爸告诉迈克和我,早期的英国和美国是不须纳税的,只有一些为战争而临时征收的税,国王和总统称之为“纳捐”。英国在1799年到1816年间为了与拿破仑作战而征税,美国则在1861年到1865年间为了应付内战而征税。

1874年,英格兰规定纳税是国民的长期义务。1913年,美国通过了宪法修正案(第16条),规定了所得税的征收合法。美国人曾经反对纳税,过重的茶税引发了波士顿港的茶党成立和独立战争的爆发。英国和美国花了几乎50年来培养公众的所得税纳税意识。

这些税最初只是针对富人,这一点富爸爸希望迈克和我明白。他解释说纳税的方法是由大众制定的并经多数人同意,它要让穷人和中产阶级看到税收是为了惩罚有钱人,因此,大众投了赞同票,并将依法纳税写人了宪法。而初衷是惩罚有钱人的税收,在现实中却惩罚了对它投赞同票的中产阶级和穷人。

“一旦政府尝到了钱的滋味,它的胃口就变大了。”富爸爸说:“你爸和我在这一点上是对立的。他是政府官员,而我是资本家,我们都得到了报酬,但我们对成功的衡量标准却相反。他的工作是花钱和雇人,他花的钱越多和雇的人越多,他的机构就会越大。在政府中,谁的机构越大,谁就更受尊敬。而在我的组织中,我雇的人越少,花的钱越少,我就越能受到投资者的尊敬。这就是我为何不喜欢政府官员的原因,他们与大多数生意人的目标不同。随着政府规模的扩大,政府需要征收更多的税以维持政府的运营。”

我受过教育的爸爸真诚地相信政府应该帮助人民。他热爱并且崇拜约翰。肯尼迪,尤其推崇肯尼迪的和平队计划。他是如此推崇这个计划以至于他和妈妈都在和平队工作,培训去马来西亚、泰国和菲律宾的志愿者。他总在寻求拨款和增加预算以便能雇更多的人为他所在的教育部和和平队工作。

从我10岁起,我就从富爸爸那儿听说政府人员是偷懒的窃贼,而穷爸爸却说富人是贪婪的强盗,富人应该交更多的税。我相信双方都有其正确的地方,然而,为镇上最大的资本家工作和生活在作为杰出政府官员的爸爸家,这两件事绞在一起显然变得越来越难以协调了。

然而,当你研究税收历史时,一个有趣的现象产生了。如前所述,税之所以被接受是因为大众相信罗宾汉的经济理论,即劫富济贫。问题是政府的社会保障体系及各项开支越来越大,以致于中产阶级也要被征税,且税收水平不断攀升。

另一方面,富人则看到了机会,他们不按同一套规则来运作。正如我所说的,他们非常了解公司的魔力,而公司在商品经济时代正变得日益普遍。富人创办了公司来限定其资产的风险,就像用一条船去航行,富人把钱投人到公司这条“船”去航行,公司则雇一批职员(船员)把船驶向“新世界”去寻宝。一旦船沉了,船员会丧生,但富人损失的仅限于他投资的金钱。

有关企业的法律知识给予了富人超出穷人和中产阶级的极大优势。由于有两个爸爸在教我,一个是政府官员,另一个是企业家,我很快便认识到企业家的哲学对我积聚财富更有意义。看起来大多数人是在惩罚他们自己,由于他们缺少财务知识,无论“劫富”的呼声多高,富人总有办法从中脱身,这就是为何税最终总是落到了中产阶级头上的原因。富人胜过那些聪明的受过教育的人,只因为他们明白钱的力量,这是学校不曾教过的科目。

有钱人是怎样胜过某些有专业知识的人的呢?一旦“劫富”

的税法被通过,钱便开始流入政府。起初人们很高兴,可钱却被政府分配给了雇员和富人。税金通过工作和养老金的形式发放给了政府雇员,通过政府采购的形式付给了富人。

政府成了一个巨大的钱库,但问题是还有预算管理,这不是一个自动循环重复的系统。换句话说,政府的政策是,如果你是一个政府官员,就应避免拥有过多的钱;如果你没有用完预算资金,在下次预算中你就有被削减掉这些钱的风险,你不会因为有节余而被认为有效率并得到奖励;为避免被削减预算资金,政府雇员会大量花钱和雇人,虽然这很可能是在浪费。而商人,则因为有节余而被认为有效率。

随着政府支出的不断扩大,对钱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于是“劫富”的想法不再适用,税赋也落到了中产阶级和穷人头上。

真正的资本家则利用他们的财务知识逃脱了。他们借助于公司的保护逃避税收。公司的确保护富人,但是许多从未建立过公司的人却不明白这个道理,因为公司并不一定是一个真正的实体,公司可以只是一些符合法律要求的文件,在政府注册后就被放在了律师的办公室里。公司并不意味着要有刻着公司名称的大楼、厂房和雇员,它可以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法律实体,但富人的财富在这里得到保护。一旦所得税法被通过,成立公司就会流行起来了,因为企业所得税率低于个人收人所得税率。此外,公司的某些支出可以在税前获得抵减。

有产者和无产者之间的争斗已经进行了几百年了,它是劫富的人与富人之间的斗争。

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制定法律,就会发生这种斗争。斗争还会持续下去,吃亏的人一定是无知者,即那些每天起来勤奋工作并不假思索地付税的人。但是如果他们明白了富人玩的游戏,他们也会来玩,这样他们就可以实现经济自立。每次当我听到父母劝说孩子去学校以便找个安定的工作时,我就会感到忧虑,因为一个有着稳定工作的雇员,若没有财务头脑,仍无法躲开财务上的陷阱。

今天的美国人每年要为政府工作5—6个月,他们得挣出足够的税钱。在我看来,这真是太长了。他们工作得越努力,付给政府的就越多,这也使我更加确信“劫富”想法的人到头来是对付了他们自己。

每当人们想惩罚富人时,富人不仅不会接受反而要进行反击,他们有钱、有能力、有愿望去改变处境。他们决不会坐视不管,付出高税,他们会想办法把税赋降至最低。他们雇佣聪明的律师和会计师,他们说服政客们改变法律或是钻法律的漏洞,他们有能力扭转乾坤。美国的税法允许人们采用合理的方法避税,任何人均可运用这些方法,但也只有富人才常常使用这些方法,因为他们关心自己的事业。例如,(国内收入法)第1013款,就允许销售者对“为购买更贵的房地产而卖出现有房地产时”所获得的资本利得推迟纳税。

按照该规定房地产成了具有税收优惠的投资工具,只要你不断进行上述价值交换,你就无须纳税,直到你将房地产变现。不利用这些合法避税手段的人会失去很多增加他们资产项的机会。

穷人和中产阶级的能力不同,所以他们只能坐在那儿上他们该上的税。现实情况令我深深震惊:竟有如此多的人在支付高税的同时却很少想到要使用合理合法的避税手段。我有些开公司的朋友,他们发现要面对各式各样的税种,深感恐惧,于是放弃了各自的事业。

尽管我知道这些,但也只好一年到头从1月到5月中旬都在为政府打工,这价码太高了。

穷爸爸对此从不反抗,富爸爸也不反抗——但他做得更聪明,他利用公司——富人的最大秘密,来达到他的目的。

你可能还记得我从富爸爸那里学到的第一课,那时我只是一个9岁的孩子,必须乖乖地坐着等他决定什么时候与我谈话,我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叫我,可他却故意忽视我。

他想让我认识到他的力量并希望有一天我自己也能具有这种力量。跟他学习的这么多年,他总在提醒我知识就是力量,而且钱越多,需要的知识也就越多,没有知识,世界会牵着你走。富爸爸经常提醒我和迈克,最大的敌人不是老板或监工,而是税赋,税赋总想从你那里拿走更多,如果你允许的话。

让钱为我工作而不是我为钱工作,这是真正的力量。如果你为钱工作,你就把力量给了雇主;如果钱为你工作,你就能控制这种力量。

当我们掌握了让钱为我们工作的道理,富爸爸就希望我们精于计算而不让钱牵着我们走,此外,我们还需要了解法律。如果你对法律一无所知,你将很容易做错事;如果你了解法律,你就可以充分利用法律赋予你的权实现自己的事业。这也是富爸爸为什么要高薪雇来聪明的税务师和律师的原因了——给他们的钱要。

比付给政府的少得多。“精于计算你就不会被别人牵着转”是他给我上的最好的一课,我几乎一生都在受用。富爸爸了解法律,因为他要做一个守法的公民,还因为他知道不懂法律的代价是多么的昂贵。“如果你知道你是对的,就不会害怕受到攻击”,哪怕你面对的是“罗宾汉”和他的“绿林好汉”们。

我受过高等教育的爸爸总是鼓励我去一家大公司找个好工作。他的价值观是:“顺着公司的梯子,一步步往上爬”。他不知道,仅仅依赖雇主的工资,就永远只能是一头乖乖待挤的奶牛。

当我对富爸爸讲了我爸爸的建议时,他笑了,“为什么不当梯子的主人?”这就是他全部的话。

作为一个小孩子,我不明白宫爸爸所说的拥有自己公司的含义,这似乎是一个吓人的、遥不可及的念头。虽然我为这话激动,可我的年纪不允许我去幻想这种可能,即:大人们有一天会为我的公司工作。

事实上,如果不是富爸爸,我就准备接受我爸爸的建议了。

正是富爸爸不时地提醒,使我拥有自己公司的念头从来未曾消失,并使我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当我十五六岁时,虽然当时我不知道我将怎么做,但我知道我将不会继续走我爸爸建议的那条路了,也就是我的大多数同学要走的路,这个决定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20多岁时,才开始真正实施富爸爸的建议。我当时刚离开海军陆战队去了施乐公司,我挣了许多钱,但每次当我看着工资单时,我都感到失望,扣除额是如此之大,而且我越是努力工作,扣的就越多。当我更为成功时,我的老板们谈到了升职和加薪,此时,我仿佛听到富爸爸在问我“你为谁工作?你使谁富了?”

1974年,当时我仍是施乐的雇员,我建立了我的第一个企业并且开始“关注自己的事业”。我的资产项中的资产并不多,但我决心使它增加,这些年来挣着被扣减的工资使我完全明白了富爸爸的建议。如果我继续听从我爸爸的建议,我已经可以看到我的将来。

许多雇主感到建议雇员关注他们自己的事业对其本职工作不利。对某些人来说,可以肯定的确如此,但对我而言,关注我自己的事业,增加资产,却使我成为一名更好的雇员。

我现在有了目标,我得起早贪黑勤奋工作,好攒钱开始房地产投资。夏威夷正在开发,大有发财机会。当我意识到我们刚开始繁荣后,我决定进行房地产投资。为了积累资产基础,我卖出的施乐的机器更多了。因为我卖的越多,挣的钱也就越多,当然,我挣的越多,扣的也就越多,这可不是件振奋人心的事,但我可以通过努力工作跳出作为一名雇员的陷阱。

到1978年,我的销售业绩总是列在公司前五名,并常是第一名,尽管我一再受到公司的嘉奖,但我仍想跳出这场“老鼠赛跑”。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中,我在自己的小房地产公司里挣到的钱比在施乐挣到的更多。而且我在自己的企业中挣到的钱,是完全为我所用的,这不像我去敲门推销施乐机器时所挣的钱,富爸爸的话越来越有用了。不久我用我公司的收人买了我的第一辆保时捷,施乐的同事认为我是用工资买的,可事实上,我正在不断地把工资投资于资产项,而用资产项为我生产出来的钱购买我想要的东西。

我的钱为我挣回更多的钱,在我的资产中,每一块钱都是一名雇员,它们努力工作并带回更多的雇员,而且还能用税前收人为我购买新的保时捷。我仍在继续努力为施乐工作,但同时,我的计划也在按步就班地进行着,保时捷就是证明。

通过运用富爸爸教我的那些课程,我能够在早期就走出“老鼠赛跑”咒语,而成功的原因就归功于我从那些课程中所学到的财务知识。若没有这些被我称为财商(财务智商,financial i.q.)的知识——我的经济自立之路将会困难得多。我现在在研讨班上把这些知识教给其他人,我希望别人能和我一起分享这些知识。无论何时我谈到这些知识,我都提醒人们:财商是由四个方面的专门知识所构成的:第一是会计,也就是我说的财务知识。如果你想建立一个自己的帝国的话,财务知识是非常重要的技能。你管理的钱越多,就越需要精确,否则这大厦就会倒下来。这是左脑要处理的,或者说是细节。财务知识能帮助你读懂财务报表,借助这种能力你还能够辨别业务的优势和弱势。

第二是投资,我称为钱生钱的科学。投资涉及到策略和方案,这是右脑要做的事,或者说是创造。

第三是了解市场,它是供给与需求的科学。这要求了解受感情驱动的市场的“技术面”。

1996年圣诞节的tickle me elmo 玩具娃娃大获成功就是一个受技术与情感影响的市场的最佳佐证。

市场的另一个因素是“基本面”,或者说是一项投资的经济意义。

一项投资究竟有无意义最终取决于当前的市场状况。

许多人认为投资和了解市场对于孩子来说太复杂了,他们不知道孩子们凭直觉就能弄懂它们。当父母们还不熟悉elmo玩具娃娃时,圣诞节前街上的变化就已经给孩子们带来了消息,大部分孩子都想要一个elmo娃娃,而且把它列在圣诞节礼单的头一项,于是需求巨大而供给不足的恐慌发生了。商店里没有elmo娃娃卖,投机者从绝望的父母那儿看到了发笔大财的机会,因为这些未买到玩具的父母将不得不为孩子们改买另一样玩具。于是tickle me elmo娃娃以难以置信的火爆迅速造就了一个市场神话。

虽然这一切与我无关,但它却可作为供求关系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同样的事也同样发生在股票、债券、房地产和棒球卡市场上。

第四是法律。它可以帮助你有效运营一个进入会计、投资和市场领域的企业并实现爆炸性地增长。了解税收优惠政策和公司法律的人能比雇员和小业主更快致富。这就像一个人在走,而另一个人却在飞,若从长远看这种差距就更大了。

1.税收优惠。公司可以做许多个人无法做的事,像税前的费用开支。这是一个如此令人激动的专业领域,但在你没有足够的资产或业务之前不必进人。

雇员挣钱、纳税,并靠剩下来的东西为生;一个企业挣钱,花掉它的钱,而只对剩下来的东西缴税。这是富人钻的最大的法律的空子,如果你有能带来现金流人的投资,公司便可轻松、廉价地运营。例如,若拥有自己的公司,夏威夷的董事会就是你的假期,买车以及随之而来的车的保险和修理费也特是企业支出,健身俱乐部会员费会是企业支出,大部分的餐费更是企业的支出,而且它们都在税前被合法支付。

2.在诉讼中获得保护。我们生活在一个爱打官司的社会中。

富人用公司和信托来隐藏部分财富,当一些人起诉富人时,他们经常遇到法律对富人的保护,并发现这富人其实一无所有。奇怪吗?他们控制着一切,但一无所有。穷人和中产阶级尽力去拥有一切,但最后却不得不支付给政府和那些乐于起诉有钱人的小市民们,这些小市民们也从罗宾汉的故事中学到了劫富济贫。

本书的目的并不是具体教你如何拥有一个公司。但我仍要说,你拥有的任何一种合法资产,我都可以考虑找出以企业形式拥有同等资产时所能享受到的更多的好处和保护。有很多书写过这个题目,会详细到告诉你建立一个企业的必要步骤和能享受的优惠。有一本书叫《股份有限公司和致富》,就对私营公司的能量方面提供了很好的视点。

财商实际上是技巧和才能的结合。但我仍说它由以上所列的四项技能综合组成。如果你想致富,上述的组合将大大增加你个人的财务能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富爸爸,穷爸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