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三 培养愉快的心情

作者:经济类

大概谁都知道一个人的心情怎样对生活是无比重要的。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以好心情来度过每一天,人们常常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不愉快事情,从而破坏心情,影响生活。卡耐基看到了培养心情的重要性。

卡耐基的一个原则是:生活在完全独立的今日中。他谈到著名的加拿大医生奥斯勒,奥斯勒把生活比作具有防水隔舱的现代邮轮,而船长可以把各舱完全封闭。奥斯勒还把这种情形更向前引申一步。“我所主张的是你要学习控制(你生活的)机器,生活在一个独立的今天之中,确保航行的安全。

在你生活的每个阶段中,按一个钮,并且倾听你确实已经用铁门把过去——逝去的昨天——关在身后;你再按一个钮,用铁门把未来——还没有来临的明天——给遮断掉。关闭掉过去!把死的过去埋葬掉。关闭掉那引导着傻瓜走向死亡的昨天,把未来也象过去一样关闭得紧紧的。忧虑未来就是今天精力的浪费,精神的压力,神经的疲累,追随着为未来而忧虑者的步伐跌入深渊。把前面的和后面的大舱门都关得紧紧的,准备培养生活在‘一个独立的今天’中的习惯。”

卡耐基要我们弄清楚,奥斯勒这段话的意思,并不是要我们不为明天做准备,但是为明天所做的最好的准备,就是集中注意把今天的事在今天做完。著名的古罗马诗人贺瑞斯也这样认为。他有一首诗说:

这个人很快乐,也只有他能快乐,

因为他能把今天,称之为自己的一天;

他在今天里能感到安全,能够说:

“不管明天怎么糟,我已经过了今天。”

几乎卡耐基每一班都有学员说,他们为好几个月甚或好几年以前的事而忧虑——常常烦到精神崩溃的地步。佛罗里达州劳德岱堡的维克多丽亚·麦克诺玛拉太太说,她的心里常常萦绕着自己过去对某一个人(现在已经去世)所做的错事,而常在不安中,常常在大半夜醒来,全身是汗,而不能够再入睡,在白天里她会突然想到这件错事。她报告说:“要我忘记这件事是不太容易的,我还是会想起它来。不过,我现在学会‘活在独立的今天’,只想今天的问题和欢乐。我已经慢慢地学会了把死去的过去埋葬掉。”

旧金山一家家具制造公司的总裁詹姆士·费勒,也同样有难以入睡的问题。“做为一个高级主管,尤其是负责自己的事业,你常常会把问题带上床。自从参加了卡耐基课程,我接受了卡耐基的劝告。我认为自己每天都尽了力,如果躺在床上忧虑着明天的事而睡不好,明天就不可能有足够的精力做明天该做的事了,因此,我就在脑中把明天关闭掉,直到它到来。我现在睡得比以前好,而第二天也就精神百倍。”

出乎意料的,责任突然加在罗勃·柏兰的身上,使他由一个快乐的人变得忧虑重重。他的老板突然得了冠状动脉血栓症,他必须负起那个部门的全责。他报告说:“开始时候有些混乱,后来更是一塌糊涂。我的老板是一个把什么都放在自己的脑袋里面的人,每次他只告诉你一点点情况,让你摸索着去做。不久我就开始心烦,怕我不能承担起督导工作,而面对日渐累积成山的工作,我根本不知道该从哪一件着手。我还担心同事会不会改变他们对我的态度。而最糟糕的是我下班之后还忧虑个不停,我把忧虑带回了家。我晚上睡不好,在床上翻来翻去,第二天又面临着似乎是没完没了的工作。

“在陷入这种情况三个月之后,我参加了卡耐基的课程。

一天下午,我拿起《人性的优点》这本书,读下去,突然认识到我是多么愚蠢。我发现尽管我忧虑不停,工作还是做得好,并且还常常得到上级的夸奖。我过去那么忧虑真是太傻了。从那天开始,我决定过一段时间,就以一天的时间来过‘独立的今天’的生活。竟然非常有效。

“我对卡耐基引述的某些格言印象特别深刻。例如‘今天就是你昨天所忧虑的明天’。因此我坐下来,集中精神想忧虑这个字,因而得到了一个字头语,第二天就把这个字头语挂在我办公桌旁的墙上:

忧虑只有减少你的资源”俄亥俄州甘比尔市卡耐基课程的一名学员琴贝莉·柏格丝研读了卡耐基的这些原则之后大为感动,还写出下面这首诗来。诗的题目是:生活

生命短促,

不容徘徊于过去;

现在和未来,

也将迅速离我们而去。

不要为过去烦忧,

虽然它们永活在心中,

不抛弃我们将不懂得再捕捉。

活出生命,

掌握住每一个日子;

不要为未来忧虑,

也要把昨天忘记,

因为昨天已经逝去。

而今天却是一个崭新的日子,

如果懂得掌握,

你就能做很多新鲜的事。

每天都充满着活力,

虽然有希望也有失望,

但都不要太沉溺,

因为一切都会过去。

过去曾是现在,

而现在也会过去。

未来就要到来,

转瞬又将飞逝。

活在今日,

明天正接踵而至。

活出生命,

因为生命很快就消逝。

卡耐基征服忧虑的原则中,最常为人引述的,可能是三个步骤的程式:

步骤一:问问你自己,可能发生的是什么?我怕陷于其中不得脱身,又怕万一给开除了,全家人面子上会不好看。我懊恼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所成就了,我开始肠胃痛。医生开了葯给我,但是没有效。我只有在周末不上班的时候肠胃才不痛,可是星期一开始上班,肠胃就又痛起来。

“这样几个星期后,我在一家书店里浏览,看到了卡耐基《人性的优点》这本书,我翻到第一部第二章所列的‘万灵公式’的时候,立刻决定把这个公式用在我的情况上。

“‘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我不可能被开除,大公司很少开除人。但是我可能陷身在这无聊的工作中好几年,不能够脱身。

“‘如果无计可施了,就准备接受最坏的情况。’我首先想到,我要接纳目前的工作,因为它安定可靠,但是我很快地就专注于思考‘如果无计可施了’这句话,冷静地想办法把最坏的情况做些改善。我可以请求调职来改善我目前的情况!在今天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但是那时候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位低级职员主动要求调职的,通常调职是高级管理人员的事。不过,我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这样拖下去,因此,第二天我就去请求公司里的一个高级主管。结果我被调到南美去做一份比较有意思的工作。

“还有,我一调离那无聊的工作,我的肠胃也不痛了,而且一直没再发作过。”

应用这神奇的公式,有时候会产生有意义的影响。在纽约市面临财政困难的时候,纽约市政府被迫解雇一部分公职人员,有的资深者也在解雇之列。这些公职人员原本都以为吃政府饭是最有保障的了,现在却得面临失业,因此不免大为惊慌。

有一名消防队员威廉·鲍杰士特别感到忧虑。他处在不上不下的情况——弄不清楚自己的年资能不能保住工作,解雇与否是以年资来决定的,他的年资可能超过解雇标准,也可能低于标准。他担心如果失去工作该怎么办,但是又推想自己可能不在解雇之列。

他应用了以上神奇的公式,克服了他的忧虑。最坏的情况是:他会失去他的工作。他可以接受这种情况,他还年轻,可以重建他的生活。那么现在该采取什么行动呢?他决定再去进修,准备开创新的事业。一旦下定了这个决心,忧虑就不再主宰他的生活。就是他能保住工作,他还是要去进修,这样纵使纽约市政府要再进一步解雇人员,或者他退休了,或是他自己决定离开消防队,都对他很有帮助。

在纽约州花园市参加卡耐基课程的的文生·拉阿贝也应用这公式解决了他的问题。拉阿贝是长岛一家医院的会计,他建立了一种更有效率的发薪水办法,但是遭到医疗部门的一名主管反对,这名医生在医院院长面前说些不满他的话。拉阿贝根据过去的观察,知道当行政部门和医生有争执的时候,院长通常会支持医生而不支持行政人员,因此拉阿贝担心这次争执会对他不利。

1、我忧虑什么?怕给开除掉或遭到申斥?

2、我能够做什么?一条路是希望院长根本不重视这件事情。另一个办法是向医生道歉,并且让步,容许他不遵从新的发薪办法。第三个办法就是向自己的直属主管财务主任报告这件事。

3、决定该做什么。拉阿贝选择了向他的直属主管报告。

4、什么时候去做?立刻。第二天早上他就去和财务主任讨论这件事,财务主任完全支持他,院长也认为他的办法很好。

运用这个公式,拉阿贝解决了问题,同时也消除了不必要的忧虑。

马里兰州汤生市的玛格丽特·柯妮,一天早上醒来,发现她刚刚装修好的地下室被水淹了,她惊慌得不知所措。“我第一个反应,”她报告说,“是想坐下来大哭一场,为自己的损失号啕。但是我没有这样,我问自己,最坏的情形会怎样?

答案很简单:家具可能全泡坏了,嵌板可能给泡得弯曲不平,还留下水渍,地毯也报销了,而保险公司可能不会赔偿这些。

“第二,我问自己,我能做什么来减轻灾情?我先叫孩子把所有可以拿得动的家具搬到没有水的车房里去。我向保险公司经纪人报告,并且用电话请地毯清洁工带吸尘器来。我动手洗了所有能用洗衣机洗的东西,象沙发椅套这一类。然后我和孩子向邻居多借些除湿机,使地下室能加速干燥。等到我丈夫下班回家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整理就绪了。

“我把在卡耐基课程所学的都用了,而且非常有效。我考虑了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形,想出怎样做些补救,然后动手忙起来,做了我必须的事。我根本没有时间忧虑。”

忧虑引发的疾病要比生理上的疾病还多。有些医生指出,医院里一半以上病人的毛病都是忧虑引起的,或者因忧虑而加重了病情。但是在事情过后,我们会发现过去所忧虑的事情真是小题大作、荒谬可笑。很多忧虑只是为了琐碎小事,只消几个小时后,我们就会奇怪当时怎么会那样的不痛快。一项广为人知的法律事务上的格言说:“法律不管琐碎小事。”我们如果要心平气和,就不该为琐碎小事烦忧。

人不但会为小事自寻苦恼,也会为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操心。我们会为几乎不可能得的病、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变故、几千件交易中才可能发生一次的问题以及不计其数的其他事情忧虑。如果我们看看我们所忧虑的事,实际上可能发生的统计数字,我们可能就不会那么杞人忧天了。

亚瑟·罗勃兹在纽约市卡耐基班上说出他为儿子瞎操心的故事。一九六0年代和一九七0年代早期,很多美国青年背上小背包云游四方,他的儿子也这样做。“他才十八岁,要去寻找自己,他决定要靠搭便车跑遍美国。我和我太太给吓糊涂了。我们在报上看到年轻人在路上遭到攻击的事。我们想象他拦便车的时候给大卡车撞倒,沦入吸毒、太保帮派,或受到其他坏影响。我们怕他会被关进牢里、送到医院,甚或是一个偏远市镇里面的陈尸所。每次电话铃响起,我们就吓得要死——深怕可能传来什么可怕的消息。

“我记起了戴尔·卡耐基的忠告:‘我们要看看记录。我们要问问自己:根据平均率,我所忧虑的事发生的机会有多少?’“我到纽约市警察局请救,他们的记录显示,出走的青年中只有极小部分遇到过麻烦。我在美联社工作的朋友也证实离家云游的青年,只有极少数闹出新闻来。太太和我就不再过度紧张,接受了当前的情况。他在三个月以后回来了。如果我们不把卡耐基的原则应用到这个问题上,我们可能早就精神崩溃了。”

常常使我们忧虑的另一种情形是:我们期盼一件快乐的事,但是又害怕会发生另一件事来破坏这种快乐。新娘子怕结婚当天下雨,孩子们担心会发生什么事使他们不能去野餐,父母恐怕他们去度假的时候孩子会生病。但是发生这些情况的机率真是太微小的。

纽约州花园市卡耐基课程的最后一堂课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 培养愉快的心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