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四 寻求生活的快乐

作者:经济类

卡耐基曾以两百美金的赏金,征求一则以“我如何快乐起来”为题、对人最有帮助也最能激励人心的真实故事。

这次征文竞赛的三位评审先生是:东方航空公司的董事长艾迪·雷肯贝克,林肯纪念大学的校长史都华·麦克柯里南博士以及广播新闻评论家卡谭波恩。他们收到两篇非常好的故事,使三位评审委员没有办法在其中选出第一名来,于是让两名应征者平分了奖金。下面就是得奖的故事之一——

执笔者是住在密苏里州春田镇的波顿先生。

“我九岁的时候失去了母亲,十二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波顿先生写道:“我父亲死于车祸,我母亲在十九年前的某一天离开了家,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以后我也没有见过她带走的我的两个小妹妹。她一直到离家七年之后,才写信给我。我父亲在母亲离家三年之后死于一次车祸。他和一个合伙人在密苏里的一个小镇买下一间咖啡店,合伙人趁他出差的时候把咖啡店卖了,得了现款之后潜逃。一个朋友打电报给父亲,叫他赶快回家,在匆忙之下,父亲在堪萨斯州沙林那城车祸丧生。我的两个姑姑,她们又穷又老又病,把我们五个孩子中的三个带到她们家里去。没有人要我和小弟弟,我们只好靠镇上的人来帮忙。我们很快被人家叫做孤儿,或者被人家当做孤儿来看待,但我们所担心的事情很快发生了。

我和一个很穷的人家在镇上住了一阵子,可是日子很难过,那一家的男主人失了业,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再养我。后来罗福亭先生和他的太太收留了我,让我住在他们离镇子十一哩的农庄里。罗福亭先生七十岁,他告诉我说,‘只要我不说谎,不偷东西,能听话做事’,我就能一直住在那里。这三个要求变成了我的圣经,我完全遵照它们生活。我开始上学,其他的孩子都来找我麻烦,拿我的大鼻子取笑,说我是个笨蛋,还说我是个‘小臭孤儿’。我伤心得想去打他们,可是收容我的那位农夫罗福亭先生对我说:‘永远记住,能走开不打架的人,要比留下来打驾的人伟大得多。’我一直没有和人打过架。最后有一天,有个小孩在学校的院子里抓起一把鸡屎,丢在我的脸上。我把那小子痛揍了一顿,结果交上了好几个朋友,他们说那家伙活该。

“我对罗福亭太太买给我的一顶新帽子感到非常得意。有一天有个大女孩子把我的帽子扯了下来,在里面装满了水,把帽子弄坏了。她说她之所以把水放在里面,是要‘那些水能够弄湿我的大脑袋,让我那玉米花似的脑筋不要乱爆。’“我在学校里从来没有哭过,可是我常常在回家之后嚎啕大哭。有一天,罗福亭太太给了我一些忠告,使我消除了所有的烦恼和忧虑,而且把我的敌人都变成了朋友。她说:‘罗夫,要是你肯对他们表示兴趣,而且注意能够为他们做些什么的话,他们就不会再来逗你,或叫你“小臭孤儿”了。’我接受了她的忠告,我要用功读书。不久后我就成为班上的第一名,却从来没有人妒嫉我,因为我总在尽力帮助别人。

“我帮好几个男同学写作文,写很完整的报告;有个孩子不好意思让他的父母亲知道我在帮他的忙,所以常常告诉她母亲说,他要去抓袋鼠,然后就到罗福亭先生的农场里来,把他的狗关在谷仓里,然后让我教他读书。

“死神侵袭到我们的附近,两个年纪很大的农夫都死了,还有另一位老太太的丈夫也死了。在这四家人中我是唯一的男性,我帮助那些寡妇们过了两年。在我上下学的路上,我都到她们的农庄去,替她们砍柴、挤牛奶,替她们的家畜喂饲料和喂水。现在大家都很喜欢我,而不再骂我,每个人都把我当做朋友。当我从海军退伍回来的时候,他们向我表露出对我的真正感情。我到家的第一天,有两百多个农夫来看我,有人甚至从八十哩外开车过来。他们对我的关怀非常真诚,因为我一直很忙也很高兴地试着去帮助其他的人,所以我没有什么忧虑,而且十三年来再也没有人叫我‘小臭孤儿’了。”

华盛顿州西雅图已故的佛兰克·陆培博士也是一样。他因为风湿病在床上躺了二十三年之久。但是《西雅图报》的记者史都华·怀特豪斯写信告诉卡耐基说:“我去访问过陆培博士好几次,我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人能这样不自私,这样地好好过日子。”

一个象他这样躺在床上的废人,怎么能好好过日子呢?他的做法是:把威尔斯王子的名言“我为人服务”做为座右铭。

他搜集了很多其他病人的姓名和住址,写充满快乐、充满鼓励的信给他们,使他们高兴,也激励他自己。事实上,他组织了一个专供病人通信的俱乐部,最后,成为一个全国性的组织,称之为病房里的社会。

他躺在床上,平均每年要写一千四百封信,由别人捐赠的收音机和书籍,为成千成万的病人带来了快乐。

陆培博士和别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呢?陆培博士有一种内在的力量,有一个目的,有一个任务,有知道自己是在为一个比自己高贵得多也重要得多的理想服务所得到的快乐,而不做一个象萧伯纳所说的“以自我为中心,又病又苦的老家伙,一天到晚抱怨这个世界没有好好使他开心。”

下面是一位伟大的心理治疗家所说出的最惊人的说法,这句话是阿佛瑞德·安德尔说的。他常常对患精神忧郁症的病人说,“如果你遵照我的处方去做的话,你的病会在十四天之内治好:每天要想一想你怎样才能取悦别人。”

安德尔在《生命对你应该有什么意义》第258页中说:

“忧郁症就象一种长年不息的怒气以及对别人的反感,虽然患者的目的是得到照顾、同情和支持,但是患者似乎只是因为他的内疚感而抑郁不乐。忧郁症患者对早期的记忆通常都是这样的:‘我记得我想躺在长沙发上,可是我的哥哥却躺在那里,结果我大声哭,使他不得不走开’。

“忧郁症患者通常会以自杀作为报复自己的手段,而医生对我们的第一个治疗方法就是要避免他们有任何自杀的理由。我用以解除他们紧张情绪的办法——也是这种治疗方式中的第一条规则——就是建议他们‘绝不要做任何你不喜欢做的事’。这句话听起来似乎非常简单,可是我相信已深深触及到此病的根源。如果一个忧郁症患者能够做到所有他想做的事情,那他还能怪什么人呢?他对自己还有什么好报复的呢?‘如果你想去看电影,’我告诉他说,‘或是出去度假,就去吧。如果你走在半路上发现你不想去了,就回来。’这是任何一个人所能要求到的最好情况,这可以使他满足他所要追求的优越感。他就象一个神一样,可以随心所慾。而从另外一方面看来,这却不是他所要求的生活方式。他想要控制别人,想要责怪别人,如果大家都同意他的话,他就没有办法责怪别人了。这种做法可以放松人的紧张情绪,我的病人之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自杀事件。

“通常那些病人都会回答我说:‘只是我没有什么想做的事’。对这个问题我已经准备好了答案,因为这个问题我听得太多了。‘那就不要做你不想做的任何事,’我说。不过有时候他也会回答说:“‘我想整天躺在床上。’这种事我也晓得。

如果我说这样很好,他就不会再想这样做了。

“这是一种做法,另外一种做法则更直接地打击到他们的生活方式。我告诉他们,‘你们可以在十四天之内把病治好,只要你照着我的话去做:就是每天要想怎样才能使某人高兴。’你知道这对他们来说是什么意思?他们满脑子只是想到‘我怎么样才能让某些人担忧’,他们的回答都非常有意思。有的人说:‘这对我来说太容易了,我这一辈子都在做这种事。’其实他们从来也没有做过这种事。于是我要求他们仔细考虑一下,他们也不会去想这点。我告诉他们说:‘睡不着的时候,你就把所有的时间花在思考怎样可以让别人高兴,这可以使你在改善健康方面向前跨一大步。’第二天我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就问他们说:‘有没有想过我的建议?’他们有人回答:

‘昨天晚上我一上床就睡着了。’当然,跟他们讲这些话的时候一定要很诚恳,很友善,一点也不能露出优越的神情。

“还有些人会回答说:‘我永远也没办法做到。我太担忧了。’于是我告诉他们:‘你可以继续担忧下去。不过,有时候你也可以同时想想别人。’我希望他们总能够对别人有点兴趣。很多人对我说,‘为什么我该让别人高兴呢?别人从来不想让我高兴。’‘你一定得考虑你自己健康。’我回答说:‘别人以后会受苦的。’我很少碰到病人说:‘我曾想过你所建议的事情’,我的努力是希望能让病人对这个社会发生兴趣。我知道他们的主要病根是缺乏合作,而我也要求他们能够看出这一点。一旦能和其他的人在平等而很合作的地位上接触的话,他们的病就好了……宗教上最重要的信条一直都是‘要爱你的邻居’……那些对别人毫无兴趣的人在生活中遇到最多的困难,对别人所造成的伤害也最大。人类的各种失败也就来自这一类的人……我们对一个人所要表示的,以及我们所能给予的最高赞美,就是希望他是一个很合作的人,是其他人的朋友,也是爱情与婚姻中很真诚的伴侣。”

安德尔医生要我们每天做一件好事,可是好事是什么呢?

“好事,先知穆罕默德说,‘就是能使别人的脸上露出欢乐微笑的事。”

为什么每天做一件善事就能给这个人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呢?因为在试着使别人高兴的时候,就会让我们不再只想到我们自己。只想到我们自己,就会产生忧虑和恐惧以及忧郁症。

在纽约市主持孟氏秘书学校的威廉·孟恩太太,通过思考怎样让别人高兴治好了她的忧郁症。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五年前的十二月里,”孟恩太太说,“我正沉溺于一种悲伤而自怜的情绪中。在多少年的快乐婚姻生活之后,我失去了丈夫。当圣诞节快来临的时候,我的伤感愈发沉重起来。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单独度过圣诞节,我真怕这次圣诞节的来临。很多朋友请我和他们一起度圣诞,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我能够感受到任何快乐。我知道不管在哪一个宴会上我都会变成一个让人讨厌的人,所以我拒绝了他们很仁慈的邀请。快到圣诞夜的时候,我愈觉可怜自己。不错,我应该觉得我还有很多值得感谢的事,就象我们所有的人都有很多值得感谢的事一样。圣诞节的前一天,我在下午三点钟离开了办公室,开始无聊地在第五街上走着,希望可以治好我的自怜和忧郁。大街上挤满了开心的人群——这些景象使我回忆起那些已经流走的欢乐岁月。一想到要回到那个又孤单又空虚的公寓,我就受不了。我感到非常迷惑,不知道该怎么办,忍不住地流下眼泪。漫无目的走了大约一个钟头之后,我发现自己站在公共汽车站前。我记起以前我常常和丈夫随意搭上一部公共汽车,只是为了好玩。于是,我就走上靠站的第一部公共汽车。当车子过了赫德逊河,又走了一阵之后,我听到司机说:‘终站了,太太。’我下了车,不知道这个小镇叫什么名字。那是一个很安静的小地方,我走到住宅区的一条街上,走过一座教堂,听见里面传来‘平安夜’的美丽曲调。我走了进去,教堂里空空的,只有那个弹风琴的人。我偷偷地坐在一张椅子上,装饰得非常漂亮的圣诞树上的灯光,使整棵树看起来象很多的星星在月光下舞蹈,悠扬的乐声——再加上我从早上起就一直没有吃东西——使我觉得头脑发昏。我觉得虚弱而沉重,结果昏然地睡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我吓坏了,看见我的面前有两个小孩子,显然是进来看圣诞树的,其中之一是一个小女孩,正指着我说:‘不知道是不是圣诞老人把她带来的。’当我醒过来的时候,那两个小孩子也吓坏了,我告诉他们我不会害他们。他们的衣服很寒酸,我问他们的父母在哪里?‘我们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他们说。原来他们是两个小孤儿,而且比我以前所见过的境况更差得很多。他们使我对自己的忧伤和自怜感到惭愧起来。我带他们去看了那棵圣诞树,然后带他们到一个小饮食店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 寻求生活的快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