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五 处理好婚姻生活

作者:经济类

处世艺术当然也包括夫妇相处和家庭生活的艺术。卡耐基曾经体验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但他最终还是获得了真诚的爱情和美好的家庭。他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总结了处理好婚姻生活的艺术。

美国一家杂志在一九三三年六月份刊出艾麦特·克鲁西的“婚姻为什么出问题”的文章。下面这些问题,就是从这篇文章中选出的。当你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你或许会发现这些问题很有意义。如果每个问题你的答复是“是”的话,一题就可得十分。

问丈夫的问题:

1、你是否还在“追求”你的太太?如偶尔送她一束花,记住她的生日和结婚纪念日,或出乎她意料的殷勤,非她所预期的体贴。

2、你是否注意永远不在他人面前批评她?

3、除了家庭开支以外,你是否还给她一些钱,让她随意使用?

4、你是否花精力去了解她各方面的情绪问题,并帮助她度过疲倦、紧张和不安的时期?

5、你是否至少空出一半的娱乐时间,跟你太太共度?

6、除了可以显示她的长处,你是否机智地避免把你太太的烹调手艺和理家本领跟你母亲或某某人的太太相比较?

7、对于她的知识生活,她的俱乐部和社团,她所看的书,和她对地方行政的看法,你是否也有一定的兴趣?

8、你是否让她和其他男人跳舞,接受他们的友谊照顾,而不会说些吃醋的话?

9、你是否经常注意找机会夸奖她,表示你对她的赞赏?

10、关于她为你做的小事情,如缝钮扣,补袜子,把衣服送去洗,你是否会谢谢她?

问太太的问题:

1、你是否让丈夫有处理公事上的完全自由,并避免批评他交往的人、他所选的秘书,或他所保留的自由时间?

2、你是否尽力使家庭有品味和有吸引力?

3、你是否常常改变口味,使他坐到桌上的时候还弄不清楚会吃什么?

4、对于你丈夫的事业,你是否有适当的了解,以便跟他做有益的讨论?

5、在金钱拮据的时候,你是否能勇敢地、愉快地面对这种情形,并不批评你丈夫的错处,或把他跟成功的人做不利于他的比较?

6、对于他的母亲或其他亲戚,你是否尽特别的努力和他们融洽相处?

7、你选择衣着时,是否注意到他对颜色和样式上面的爱恶?

8、为家庭和睦,你是否牺牲一点自己的意见?

9、你是否尽力学学丈夫所喜爱的爱好,以便和他共享休闲的时间?

10、你是否阅读当今的新闻、新书和新技术,以便在智慧兴趣方面,配合你的丈夫?

对这些问题,可能每个人的回答不尽相同,但却可以多少反映出夫妇之间的相处状况和感情状况,这对我们进一步发展良好的夫妇关系是有益的。

卡耐基认为,在夫妇生活中,应当特别警惕一些对夫妇关系破坏性最大的因素,他首先谈到了唠叨问题。

卡耐基说,在地狱中,魔鬼为了破坏爱情而发明的总能成功的恶毒办法中,唠叨是最厉害的了。它永远不会失败,就象眼镜蛇咬人一样,总是具有破坏性,总是致人于死命。

托尔斯泰伯爵的夫人也发现了这点——可是太晚了,在她逝世之前,她向几个女儿们承认道:“是我害死了你们的父亲。”她的女儿们知道她的母亲说的不错,她们知道她是以不断的埋怨、永远没完的批评和永远没完的唠叨,把父亲害死的。

从各方面来说,托尔斯泰伯爵和夫人应该是幸福的一对。

两本巨著《战争与和平》和《安娜·卡列尼娜》奠定了托尔斯泰在世界文学上的地位。

托尔斯泰真是太出名了,崇拜他的人日夜跟随着他,把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速记下来。包括“我想我要上床睡觉了”诸如此类的话。

除名声以外,托尔斯泰和他的夫人还有财富、社会地位、小孩。天下从来就没有象这样的婚姻,在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幸福似乎是太完美了,太甜蜜了,一定会白头偕老。因此,两个人跪在一起,祈祷全能的上帝,永远不断地把幸福赐给他们。

然而好景不长,托尔斯泰慢慢改变,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他对自己所写的巨著感到羞耻,并从那个时候开始,献身于写些宣传和平,以及废除战争和贫穷的小册子。

托尔斯泰承认在他年轻的时候,犯过每一件可以想象出的罪恶——甚至包括谋杀,他试着完全遵循耶稣所说的话,把自己的产业送给别人,过穷苦的生活。自己在田地上工作,砍柴叉草,自己做鞋,扫地,用木碗吃饭,以及试着去爱他的敌人。

托尔斯泰的一生是一场悲剧,而之所以成为悲剧,原因在于他的婚姻。他的夫人喜爱华丽,但他却看不惯。她热爱名声和社会赞誉,但这些虚浮的事情,对他却毫无意义。她渴望金钱财富,但他认为财富和私人财产是罪恶的事。

多年以来,由于他坚持把著作的版权一分不要地送给别人,她就一直唠叨着,责骂着和哭闹着。她要拿回那些书所能赚到的钱。

当他不理会她的时候,她就歇斯底里起来,在地上打滚,手上拿着一瓶鸦片,发誓要自杀,以及威胁说要跳井。

当托尔斯泰八十二岁时,他再也不能忍受家里那种悲惨不快乐的情形了,于是在一九一○年十月一个下着大雪的夜里,逃离了他的夫人——逃离寒冷的黑暗,不知道到哪里去好。

十一天以后,他因肺炎死在一处火车站里。他临死前的要求是,不许她来到他的身边。

这就是托尔斯泰伯爵夫人唠叨、抱怨和歇斯底里所得到的结果。

林肯一生的大悲剧,也是他的婚姻,而不是他的被刺杀。

布斯开枪以后,林肯就不省人事,永远不知道他被杀了;但是在此之前廿三年的每一天,他所得到的是什么呢?根据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荷恩所描述的,是“婚姻不幸的苦果。”几乎有四分之一世纪,林肯夫人唠叨着他,騒扰着他,使他不得安静。

她老是抱怨这,抱怨那,老是批评她的丈夫;他的一切,从来就没有对的。她抱怨他走路没有弹性,姿态不够优雅;她模仿他走路的样子取笑他,要他走路时脚尖先着地,就象她从勒星顿孟德尔夫人寄宿学校所学来的那样。

他的两只大耳朵,成直角地长在头上的样子,她不喜欢。

她甚至还说他鼻子不直,嘴chún太突出,手和脚太大,而头又太小。

亚伯拉罕·林肯和玛利·陶德,在各方面都是相反的;教育、背景、脾气、爱好以及想法,都是相反的。他们经常使对方不快。

举一个例子来说,林肯夫妇刚结婚后,跟杰可比·欧莉夫人住在一起——欧莉夫人是一位医生的遗孀,环境使她不得不分租房子和提供膳食。

一天早晨,林肯夫妇正在吃早饭,林肯做了某件事情,引起了太太的暴躁脾气。林肯夫人在盛怒之下,把一杯热咖啡泼在丈夫的脸上,当时还有许多其他房客在场。

林肯夫人的嫉妒,是如此的愚蠢、凶暴和令人不能相信,只要读到她在大众场合所表现出来的可悲而又有失风度的场面——而且在七十年以后——都叫人惊讶不已。她最后终于发疯了。她之所以脾气暴躁,或许是受了她初期精神病的影响。

这样的唠叨、咒骂、发脾气,是否就改变了林肯呢?从某一方面说,的确使林肯有所改变。确实改变了他对她的态度,确实使他深悔不幸的婚姻,以及使他尽量避免和她在一起。

当时春田镇的律师一共有十一位之多,要赚取生活费并不容易;因此,当法官大卫·截维斯到各个地方开庭的时候,他们就骑着马跟着他,从一个郡到另一个郡。这样,他们才能在第八司法区所属各郡郡政府所在的各镇,弄到一些业务。

每个星期六,其他的律师都想办法回春田镇,和家人共度周末。可是林肯并不回春田镇——他怕回家。春天三个月,然后秋天再三个月,他都随着巡回法庭留在外面,而不走近春田镇。

乡下旅馆的情况常常很恶劣;但尽管恶劣,他也宁愿留在旅馆,而不愿回到自己家里去听他太太的唠叨和受她暴躁脾气的折磨。

这些就是林肯夫人和托尔斯泰夫人唠叨所得到的后果。

她们带给生活的是悲剧。她们毁坏了一切她们所最珍贵的东西。

贝丝·韩博格在纽约市家务关系法庭任职十一年,曾经审判了好几千件遗弃的案子,她说男人离开家庭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太太唠叨不停。或者如泰士邮报所说的:“许多太太们不停地在慢慢自掘婚姻的坟墓。”

因此,如果你要维护家庭生活的幸福快乐,请记住:

“绝对绝对不可以唠叨。”

上面说的是女人唠叨对婚姻生活的危害,这是针对妻子而言的。但婚姻是男女双方的事情,所以下面将谈谈对丈夫们的忠告。

自古以来,花就被认为是爱的语言。它们不必花费你多少钱,在花季的时候尤其便宜,而且街角上就有人卖。但是从丈夫买一束水仙花回家的情形之少来看,你或许会认为它们象兰花那样贵,象长在阿尔卑斯山高入云霄的峭壁上的薄云草那样难于买得到。

为什么要等到太太生病住院,才为她买一束花?为什么不在明天晚上就为她买一束玫瑰花?你是喜欢试验的人,那就试试看会有什么结果。

乔治·柯汉在百老汇那么忙,但他每天都要打两次电话给他母亲,一直到她去世为止。这些小事的意义是:向你所爱的人表示你在想念着她,你想使她高兴,而你心里非常重视她是否幸福快乐。

女人非常重视自己的生日和结婚周年纪念——为什么这样,这将是永远没有人明白的女性神秘之一。一般的男人虽然不记得许多日子,但仍然能够凑合着过一生,但有些日子他还是必须记住的:一四九二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七七六年(美国独立),他太太的生日,以及他自己结婚的年月日。他甚至可以不管前面那两个日子——但绝对不可以忘记后面这两个!

芝加哥的约瑟夫·沙巴斯法官,曾审理过四万件婚姻冲突的案子,并使两千对夫妇复和。他说:“大部分的夫妇不和,是肇因于许多琐屑的事情。诸如,当丈夫离家上班的时候,太太向他挥手再见,可能就会使许多夫妇免于离婚。”

劳勃·布朗宁(英国诗人)和伊丽莎白·巴瑞特·布朗宁(英国女诗人)的婚姻,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美妙的了。他永远不会忙得忘记在一些小地方赞美她和照顾她,以保持爱的新鲜。

太多的男人低估在这些日常而又小的地方表示体贴的重要性。正如盖诺·麦道斯在《评论画报》中一篇文章所说的:

“美国家庭真需要一些新的花样。例如,床上吃早饭,就是大多数女人喜欢放纵一下的事情。在床上吃早饭,对于女人,就象私人俱乐部对于男人一样,有很大的功效。”

这就是长久婚姻的真象——一连串细琐的小事情。忽视这些小事的夫妇,就会不和。艾德娜·圣·文生·米蕾,在她一篇小的押韵诗中说得好:

并不是失去的爱破坏我美好的时光,但爱的失去,尽都是在小小的地方。

这是值得记下来的一节好诗。在雷诺有好几个法院,一个星期有六天为人办理结婚和离婚,每十对结婚,就有一对离婚。这些婚姻的破灭,究竟有多少是由于真正的悲剧呢?真是少之又少。假如你能够从早到晚坐在那里,听听那些不快乐的丈夫和妻子所说的话,你就知道“爱的失去,尽都是在小小的地方。”

因此,如果你要维护家庭生活的幸福快乐,请注意下列规则:

“多注意小事。”

不讲理是吞食爱情的癌细胞。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但糟糕的是,我们对待自己的家人,居然赶不上对待陌生人那样有礼。

对于陌生人,我们不会想到去打断他的话,没有得到允许,我们不会想去拆开朋友的信件,或者偷窥他们私人的秘密。只有对我们自己家里人,也就是我们最亲密的人,我们才敢在他们有错误时污辱他们。

我们再引用桃乐丝·狄克斯的话:“非常令人惊奇地,但确实千真万确地,唯一对我们口吐难听的、污辱的、伤害感情话语的人,就是我们自己家里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 处理好婚姻生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