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二 顽强地抵御忧虑

作者:经济类

卡耐基认为,一个人内心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好的想法考虑到原因和结果,可以产生很合逻辑的、很有建设性的计划;而坏想法通常会导致一个人的紧张和精神崩溃。

卡耐基曾去拜访过亚瑟·苏兹柏格,他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纽约时报》的发行人。苏兹柏格先生告诉卡耐基,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烧过欧洲的时候,他感到非常吃惊,对未来非常担忧,使得他几乎无法入睡。他常常在半夜下床,拿着画布和颜料,望着镜子,想画一张自画像。他对绘画一无所知,可是他还是画着,好让自己不再担心。苏兹柏格先生告诉卡耐基,最后,他用一首赞美诗里的一句话作为他的座右铭,终于消除了他的忧虑,得到了平安。这一句话是:“只要一步就好了。”

指引我,仁慈的灯光……

让你常在我脚旁,

我并不想看到远方的风景,

只要一步就好了。

大概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当兵的年轻人也同样学到了这一课,他的名字叫做泰德·班哲明诺,住在马里兰州的巴铁摩尔城,——他曾经忧虑得几乎完全丧失了斗志。

“在一九四五年的四月,”泰德·班哲明诺写道:“我忧愁得患了一种医生称之为结肠*挛的病,这种病使人极为痛苦,若是战事不在那时候结束的话,我想我整个人都会垮了。

“我当时整个人筋疲力尽。我在第九十四步兵师,担任士官的职务,工作是建立和维持一份在作战中死伤和失踪者的纪录,还要帮忙发掘那些在战事激烈的时候被打死的、被草草掩埋在坟墓里的士兵。我得收集那些人的私人物品,要确切地把那些东西送回到重视这些私人物品的家人或近亲手里。我一直在担心,怕我们会造成那些让人很窘的或者是很严重的错误,我担心我是不是能办好这些事,我担心是不是还能活着回去把我的独生子抱在怀里——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十六个月的儿子。我既担心又疲劳,瘦了三十四磅,而且担忧得几乎发疯。我眼看着自己的两只手只剩下皮包骨。我一想到自己瘦弱不堪地回家就害怕,我崩溃了,哭得象个孩子,我浑身发抖……有一段时间,也就是德军最后大反攻开始不久,我常常哭泣,使得我想放弃还能再成为一个正常人的希望。

“最后我住进了医院。一位军医给了我一些忠告,整个改变了我的生活。在为我做完一次彻底的全身检查之后,他告诉我,我的问题纯粹是精神上的。他说:‘我希望你把你的生活想象成一个沙漏,你知道在沙漏的上一半,有成千成万粒的沙子,它们都慢慢地很平均地流过中间那条细缝。除了弄坏沙漏,你跟我都没办法让两粒以上的沙子同时通过那条窄缝。你和我以及每一个人,都象这个沙漏。每天早上开始的时候,有成千上万件的工作,让我们觉得我们一定得在那一天里完成。可是如果我们不一次做一件,让它们慢慢平均地通过这一天,象沙粒通过沙漏的窄缝一样,那我们就一定会损害到我们自己的身体或精神了。

“当军医把这段话告诉我之后,我就一直奉行着这种哲学。‘一次只流过一粒沙……一次只做一件事’这个忠告,暂时在身心两方面都救了我,对我目前在印刷公司的公共关系及广告部中的工作,也有莫大的帮助。我发现在生意场上,也有象在战场上的同样问题,一次要做完好几件事情——但却没有多少时间可利用。我们的材料不够了,我们有新的表格要处理,还要安排新的资料,地址的变动,分公司的增开和关闭等等。我不会再紧张不安,因为我记得那个军医告诉我的话:‘一次只流过一粒沙子,一次只做一件工作。’我一再对自己重复着这两句话。我的工作比以前更有效率,做起事来也不会再有那种在战场上几乎使我崩溃的、迷惑的和混乱的感觉。”

卡耐基看到这样的现象:目前的生活方式中,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我们的医院里大概有一半以上的床位,都是保留给神经或者精神上有问题的人,他们都是被累积起来的昨天和令人担心的明天所加起来的重担所压垮的病人。而那些病人中,大多数只要能奉行耶稣的这句话,“不要为明天忧虑”,或者是威廉·奥斯勒爵士的这句话,“生活在一个完全独立的今天里”,他们就都能马上走在街上,过着快乐而有益的生活了。

卡耐基指出,你和我,在目前这一刹那,都站在两个永恒交会之点——已经永远永远的过去,以及延伸到无穷尽的未来——我们都不可能活在这两个永恒之中,甚至连一秒钟也不行。若想那样做的话,我们就会毁了自己的身体和精神。

所以,我们应以能活在所能活的这一刻而感到满足吧。从现在一直到我们上床,“不论担子有多重,每个人都能支持到夜晚的来临,”罗勃·史蒂文生写道,“不论工作有多苦,每个人都能做他那一天的工作,每一个人都能很甜美、很有耐心、很可爱、很纯洁地活到太阳下山,而这就是生命的真谛。”

有一位太太在克服忧虑之后说:“我成功地克服了我对孤寂的恐惧和我对需要的恐惧。我现在很快活,事业上也很成功,并对生命抱着大量的热诚和爱。我现在知道,不论在生活上碰到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害怕了;我现在知道,我不必怕未来;我现在知道,我每次只要活一天——而‘对一个聪明人来说,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生命’。”

这个人很快乐,也能够快乐,

因为他能把今天,称之为自己的一天;

他在今天感到安全,能够说:

“不管明天会怎么糟,我已经过了今天。”

以上几句话听起来好象是现代人写的,其实是在基督降生的三十年前所写的,作者是古罗马诗人何瑞斯。这种对今天生活的赞美对我们不是有很大的启发吗?

卡耐基认为,人性中最可怜的一件事就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拖延着不去生活,我们都梦想着天边的一座奇妙的玫瑰园,而不去欣赏今天就开放在我们窗口的玫瑰。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傻子——这种可怜的傻子呢?

“我们生命的小小历程是多么奇怪啊,”史蒂芬·李高克写道,“小孩子说,‘等我是个大孩子的时候,’可是又怎么样呢?大孩子说,‘等我长大成人之后,’然后等他长大成人了,他又说,‘等我结婚之后,’可是结了婚,又能怎么样呢?他们的想法变成了‘等到我退休之后’。然而,等到退休之后,他回头看看他所经历过的一切,似乎有一阵冷风吹过来。不知怎么的,他把所有的机会都错过了,而一切又一去不回头。

我们总是无法及早学会:生命就在生活里,就在每一天和每一个时刻里。”

底特律城已故的爱德华·依文斯,在学会“生命就在生活里,在每一天和每一个时刻里”之前,几乎因为忧虑而自杀。爱德华·依文斯生长在一个贫苦的家庭,起先靠卖报来赚钱,然后在一家杂货店当店员。后来,家里有七口人要靠他吃饭,他谋到一个当助理图书管理员的职位,薪水很少,他却不敢辞职。八年之后,他才鼓起勇气开始他自己的事业。可是一旦开始之后,就用借来的五十五块钱,发展成一个大的事业,一年赚了两万美金。然而,厄运又降临了——他替一个朋友背负一张面额很大的支票,而那位朋友破产了。很快的,在这件灾祸之后又来了另外一次大灾祸,那家存着他全部财产的大银行垮了,他不担损失了所有的钱,还负债一万六千元。他的精神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吃不下,睡不着,”他告诉卡耐基说,“我开始生起奇怪的病来。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担忧。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的时候,昏倒在路边,以后就再也不能走路了。他们让我躺在床上,我的全身都烂了,伤口往里面烂进去之后,连躺在床上都受不了。我的身体愈来愈弱,最后医生告诉我,我只有两个星期好活了。我大吃一惊,写好我的遗嘱,然后躺在床上等死。挣扎或是担忧都没有用了,我放弃了忧虑,放松下来,闭目休息。连续好几个星期,我几乎没有办法连续睡两个小时以上。可是这时候,因为一切的困难就快要结束,我反而睡得象个孩子似的安稳。

那些令人疲倦的忧虑渐渐消失了,我的胃口恢复了,体重也开始增加。

“几个星期之后,我就能撑着拐杖走路,六个星期以后,我又能回去工作了。我以前一年曾赚过两万块钱,可是现在能找到一个星期三十块钱的工作,就已经很高兴了。我的工作是推销用船运送汽车时放在轮子后面的挡板。这时我已学会不再忧虑——不再为过去发生的事情后悔——也不再害怕将来。我把所有的时间、精力和热诚,都放在推销挡板上。”

爱德华·依文斯的进展非常快,不到几年,他已是依文斯工业公司的董事长。多年来,这个公司一直是纽约股票市场交易所的一家公司。如果你乘飞机到格陵兰去,很可能降落在依文斯机场——这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飞机场。可是如果他没有学会“生活在完全独立的今天里”的话,爱德华·依文斯绝不可能获得这样的胜利。

你大概还记得白雪皇后所说的,“这里的规矩是,明天可以吃果酱,昨天可以吃果酱,但今天不准吃果酱。”我们大多数人也是这样——为昨天的果酱发愁,为明天的果酱发愁——却不会把今天的果酱厚厚地涂在我们现在吃的面包上。

就连那位伟大的法国哲学家蒙坦,也犯过同样的错误,“我的生活中,”他说,“曾充满可怕的不幸,而那些不幸大部分都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我们大家的生活,也都一样。

“想一想,”但丁说,“这一天永远不会再来了。”生命正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飞快地溜过,我们在空间以每秒十九哩的速度跑过,但今天才是我们最值得珍贵的一段时间,也是我们唯一能真正把握的时间。

这也是劳维尔·汤马斯的想法。卡耐基曾在他的农场度过一次周末。注意到他摘录诗篇第一百一十八篇的句子,装上镜框,挂在他广播电台的墙上,使自己可以经常看见。这两句诗是:

这是耶和华所订的日子,

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

约翰·罗斯金在他的桌子上放了一块石头,石头上只刻了两个字:“今天”。卡耐基的书桌上没有放石头,不过他的镜子上也贴着一首诗,每天早上刮胡子时都能够看见——这也是威廉·奥斯勒爵士常常放在他桌上的那首诗——这首诗的作者是一个很有名的印度戏剧家卡里达沙。

向黎明致敬

看着这一天!

因为它就是生命,生命中的生命。

在它短短的时间里,

有你存在的所有变化与现实:

悠长的福佑,

行动的荣耀,

成就的辉煌。

因为昨天不过是一场梦,

而明天只是一个幻影,

但是活在很好的今天,

却能使每一个昨天都是一个快乐的梦,

每一个明天都是有希望的幻景。

所以,好好的看着这一天吧,

这就是你对黎明的敬礼。

所以,你对忧虑所应该知道的第一件事是,如果你不希望它侵入你的生活内,就要做威廉·奥斯勒爵士所做过的事情——

“用铁门把过去和未来隔断,生活在完全独立的今天里。”

卡耐基请大家问问自己下面这几个问题,然后写下答案:

1、我是否没有生活在现在而只担心未来?或是去追求所谓“一座遥远奇妙的玫瑰园”?

2、我是否常为过去发生的事后悔,让那些已经过去、已经做过的事使自己现在更难受?

3、我清早起来的时候,是否决定要“抓住这一天”——

尽量地利用这二十四小时?

4、如果“活在完全独立的今天里”,是否能使我从生命中得到更多?

5、我什么时候该开始这么做?下星期……明天……还是今天?

你是否想得到一个快捷而有效的消除忧虑的方法——那种马上就能应用的方法?

卡耐基告诉大家威利·卡瑞尔发明的这个办法。卡瑞尔是一个很聪明的工程师,他开创了空气调节器的制造业,现在是纽约州塞瑞西市世界闻名的卡瑞尔公司的负责人。这是卡耐基所知道的解决忧虑困难的最好办法,是卡耐基在纽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 顽强地抵御忧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