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经商之道》

三 期望赢得争论的误区

作者:经济类

人在短短的一生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每当遇到问题时,你首先要再三地思索;思而不明,便去请教别人,再三思考,直到明了。多思索,多请教,人生哪还有什么迷惑不解的事情。

在长远的人生旅途上,总会遭遇到各种问题,卡耐基也是如此。从他懂事到功成名就,这些年的经历很少是顺利的,遭遇过许多困难。可是当他晚年回首时,却觉得当时并不迷惑,而且还把很多事情都做得很不错。

一个人做事,总会遇到迷惑而不知该怎么办;因为人的智慧才能很有限。但在紧要关头,往往会有一股坚毅不屈的精神,觉得事到如今不进则退,只好向前冲刺。如果还是不成,也只有接受命运的安排了。

所以卡耐基认为,经营事业,一定要有始有终,以刚毅的精神推行既定计划,不可轻言放弃。结果视为困难的问题,也会雨过天晴,顺利解决,达成目的。

卡耐基觉得自己走过的大半生,迷惑的事情比较少。原因何在?就在于他拟定计划之前,总是一再地考虑它是不是适合自己的经营。肯定以后,就马上执行;如有不明白,就请教别人。被请教的第三者站在没有损益的公正立场,往往能客观的替他分析和研制;而他觉得很有道理的,就会马上采用实施。如果第三者的意见并不贴切的话,就再请教其他人士。如果请教之后,都得到同样的意见时,那就没错了,就决定做下去了。

一个人的才智毕竟是有限的,凭自己一个人,再怎么苦思烦恼,不明白的地方,还是不明白。不过自己能解决的事,要尽可能自己思索解决;想不通的地方,才去请教别人。由此来看能拥有很多可以依赖、请教的前辈,实在是很幸运的。

但如果自己有私心,对别人的良言相劝就会听不进去。所谓“忠言逆耳”,就是此意。因此卡耐基劝告青年人,当然要有梦想和希望;但对“慾望”,应该抑制到某一种程度;这样,前途才会平坦、开朗。

承认错误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愿意承认错误的人究竟很少。因此,心理学家高伯特说,人们只在不关痛痒的旧事情上才“无伤大雅”地认错。这话虽然说来不胜幽默,但到底是事实。由此,也等于证明,你要别人认错,是一件蠢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对方即便是认错了,但是内心仍旧是不服,对你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

既然认错的人如此之少,而争辩的目的也不外是想显出别人的错的,所以争辩就很不必要。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手法是“把一种面临争辩的事情暂且搁下”,你不要小看这拖延的措施,原来它可以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功效,那是让别人有机会去反省自己的错误。大多数人在感觉事情未能解决时,总要自己花点时间来想一想的,如果错误确属自己,那么下一次你就要有所纠正,即使你嘴里没有承认错误。

有一位英国某大公司的经理,这家公司下面有很多代理商,常常写信向他投诉种种有关代理商与代理商之间的待遇不公平的事,要求公司方面解释,但是他的应付方法,却是把信塞进一个写着“待办”字样的文件柜去。他说:“应该立刻予以答复,但我明白,如果答复就等于和他争辩,争辩的结果不外是对人说‘你错了’,这样不如索性暂时不理。”

事情的最后归结如何?他笑着回答说:“我每隔一段时间把这些‘待办’的信拿出来看看,又放回文件柜去,其中大部分的信在我第二次拿来看时,信里所谈的问题都已成为过去或已无须答复。”

有一位专家说:应酬的最高效果,是你绝对不使用任何强制手段而使对方照着你的意思去做。对于完全出于自愿,比你要别人“怎么怎么”是好得多了。

自然,那些专门要别人“怎么怎么”的人会提出抗议说:

“我不是有意向别人唠叨,而是对方实在是个蠢材,如我不清楚讲明要怎么怎么,对方就不能领悟。”

提出这种抗议的人,应该自己有所了解,你之所以觉得对方是个蠢材,是由于经常低估对方的理解力,还是由于你的自我观念太强,一切都喜欢自己拿主意。请注意,这两项是你做人的弱点,而不是长处,所以必须马上改正过来。

有四五位朋友组合而成的“小圈子”,一有空暇,他们就在一起玩。不久以后,其中一位很少参加了,原来大家都没有再约他,究其原因,就是大家都嫌他太喜欢拿主意,太喜欢要别人“怎么怎么”。表面看来,在一个游乐的场合,谁要拿主意都无所谓,但日子久了,彼此内心会产生一种莫名的阴影,觉得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玩,毫无乐趣可谈,所以索性不再约他。

世界上很多杰出而又伟大的人物,都不是要人“怎么怎么”的。他们的本事,多半出于“使别人自愿听从他”。

人类从个性方面分析,可分为三种类型,即“计算型”、“感情型”、“理智型”,但阿理斯的一本著作则认为,“人全是感情动物”。

照他的见解,人类一般是带着感情的成分去做事的,问题只在于他的感情成分多少而已。

感情是人类的优点,也是弱点,利用这种优点也是弱点去进行应酬,可以说事半功倍,因为通常一件事情大多数人都用三分理智七分感情去判定的。但有些专家说,当你主动地为了某一件事去进行应酬时,你自己如果充满感情用事,就会失去应酬的正确性,并且不能控制应酬场面了。

阿里斯德里斯主张,主动地进行应酬时,应该用七分理智,三分感情,这样多半是属于成功的。

某银行的推销员,成绩超过其他老资格的同事,大家都感觉奇怪,后来研究结果,知道他专向原已认识的朋友入手,这样他可以利用三分朋友的感情去衬托那本来是百分之百的理智性应酬,因为一买一卖本来谈不到什么感情的,好就买,不好就不买,需要就买,不需要就不买。应酬不是讨论,所以有些推销员硬要纠正顾客的见解,那是不必要的。

许多人说话时所常犯的语病是语言的杂音。虽然一些人谈话风度很好,但是在他语言之间,却有许多无意义的杂音。

这样的举止极易引起我们的反感,对彼此之间的沟通不能产生任何效果。

例如鼻子总是一哼一哼的,或是喉咙里好像老是不通畅,轻轻地嗽着;或是在每句开头常用一个拖长的“唉”声,好像每一句都要犹疑一阵才讲出;或是说完一句,总加一个“嗯”,好像每句都怕人没听清楚的样子。

这些杂音使你本来很好的语言,好似玻璃蒙上了一层灰尘,大大减少了原有的光彩。

有人喜欢在谈话中,用许多不相干、不必要的套话。例如什么地方都加一句“自然啦”或“当然啦”这类的词句;有人喜欢加上太多的“坦白地说”、“你听清楚了吗”;有人喜欢老说“你说是不是”、“你觉得怎么样”;也有人习惯性地在每一句话的语尾加上一句“我给你讲”等等。

像这一类的小毛病,可能你自己平时一点不觉得,要问一问你的朋友们,请他们替你注意一下,有则改之。你要多记一些词语,才能生动而恰当地表达你的思想。

在“好”这个概述下,有“精彩”、“优美”“出色”、“呱呱叫”,以及许多其他的表现方法,不要简单地说:“你是一个好人”、“这个不很好”、“这篇文章写得太好”等等。

谚语本来是很富于表现力的,不过不要每两三句话里就有一个谚语。用太多的现成说法,会使人听了觉得油滑,而且使人眼花缭乱。好像一个美丽的女人,满头满身都戴着珠宝,不但掩没了她原来的美丽,而且使人觉得累赘之极。偶然地,在适当的地方,用一二句谚语,就显得很生动很有力量。

夸张的词具有引人注意的效果,不过,如果用得太多太滥,或是用得不恰当,反而使人不相信。

你不可能每次说的都是非常重要的消息;也不可能每次都讲最动人的故事或是最可笑的笑话;你所看的书,不可能每一本都是最精采的;你所认识的朋友,不可能个个都是最可爱的。不要到处都用“最”、“极”、“非常”、“无限”等词,如果在你这无数的“最”中,有一个真正的“最”,你怎样表示呢?难道你要这样说:“这件事对我来说是最最重要的。”如果你真这样说,别人听了也无动于衷,因为他们会认为你是一向喜欢夸大的人。

下面所谈的是各种类型的反问技巧,对经营者的经营活动会有很大的帮助。

反问,即反过来问,答者变成问者。在交谈中,巧于反问,可以平中出奇,一语中的,入木三分,往往使经营者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

常见的反问类型有下面几种:

机智型反问。肖伯纳的剧本《武器和人》,肖伯纳走上舞台向观众致意,一个人喊道:“肖伯纳,你的剧本糟透了,谁要看?收回去,停演吧!”肖伯纳彬彬有礼地回答说:“朋友,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但遗憾的是,我们两个反对那么多观众有什么用呢?我们能禁止这剧本的演出吗?”肖伯纳的反问,引起全场观众的笑声和掌声。

幽默型反问。有一位妈妈和儿子对话。妈妈:“你要哪个苹果?”儿子:“我要大的。”“你应该懂礼貌,要小的。”“妈妈,懂礼貌就得撒谎吗?”儿子在反问中,把礼貌与撒谎这两类不同性质的事情扯在一起,既令人发笑,又令人有所领悟。

讽刺性反问。有这样一则故事:地主在半夜催长工说:

“天亮了,还不起来干活?”长工说:“等我捉了虱子去。”地主说:“天这么黑,能看见虱子吗?”长工说:“天这么黑,能看见干活吗?”长工的反问,迫使对手处于自打耳光的窘境。

肯定型反问。贞观十五年,唐王李世民问大臣:“守天下难不难?”魏征回答说:“非常难。”李世说:“我任用德才兼备的人为官,又听从你们的批评意见,守天下还难吗?”魏征说:“古代的帝王,打天下的时候,能够注意用人和听从意见,一旦打下天下,只图安乐,不喜欢别人提意见,导致亡国,所以,圣人说:‘居安思危’,指的就是这个,能说守天下不难吗?”

疑问型反问。一九八七年《工人日报》以《这是一个什么会》标题,披露了在宁波某招待所召开的某会议的内容。从日程上看,为期五天的会议,只有半天安排正事,其余都是游览。作者问道:“国家三令五申不许借开会之机游玩,为什么仍会有这种不知被报纸披露多少次的怪事呢?”

抒情型反问。这是揉进反问者情绪和感情倾向的反问形式。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宝钗见宝玉呆呆的,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扔下串子,回身才要走,只见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绢子笑呢。宝钗道:“你又不得风吹,怎么又站在那风口里?”黛玉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的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绢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宝玉不知,正打在眼上,“嗳哟”了一声。

这段对话中的反问和动作描写,抒情性质极为浓厚。

悬念型反问。这种反问,是为了引发提问者的疑问和好奇心。

例如,张三问李四:“王五最近好吗?”李四说:“你问他?

他出事了你不知道?”张三急切地问:“出了什么事?”

引语型反问。例如,一个新战士入伍后,练了一个月的射击,仍然技术水平打不中十环,他问班长:“我为什么打不中靶心?”班长说:“你知道一句俗语吗?‘要想功夫深,铁棒磨成针。’”战士立刻明白了。

层递型反问。如《追求》杂志的内容介绍:“人人都有追求,人人都追求幸福!但是,幸福在何处?真善美在哪里?怎么追求到?追求杂志将为您导航。”

在经营活动中,得体的问话不仅仅要靠聪明的头脑,而且还需要高明的口才。

据传在某国的教堂内,有一天,一位教士在做礼拜时,忽然熬不住烟瘾,便问他的上司:“我祈祷时可以抽烟吗?”结果,遭到了上司的呵斥。其后又有位教士,也发了烟瘾,却换了一种口气问道:“我吸烟时可以祈祷吗?”上司竟莞尔一笑,答应了他的请求。

可见,问话需要口才。利害场合,问话问得巧,可以占有优势。

在会议上我们经常听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 期望赢得争论的误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卡耐基经商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