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经商之道》

一 别吝惜自己的同情

作者:经济类

同情在中和酸性的狂暴感情上,有很大的化学价值。明天你所遇见的人中,有四分之三都渴望得到同情。给他们同情吧,他们将会爱你——卡耐基你想不想拥有一个神奇的短句,它可以免去争执,除去不良的感觉,创造良好意志,并能使他人注意倾听?

这句话就是:“我一点也不怪你有这种感觉。如果我是你,,我的想法也会跟你的一样。”

象这样的一段话,会使脾气最坏的老玩固软化下来,而且你说这话时,可以有百分之百的诚意,因为如果你真的是那个人,当然你的感觉就会完全和他一样。以亚尔·卡朋为例。假设你拥有亚尔·卡朋的躯体、性情和思想,假设你拥有他的那些环境和经验,你就会同他完全一样——也会得到他那种下场。因为,就是这些事情——也只有这些事情——

使他变成了那种面目。

你目前的一切,原因并不全在你——记住,那个令你觉得厌烦、心地狭窄、不可理喻的人,他那副样子,原因并不全在于他。为那个可怜的家伙难过吧。可怜他,同情他。你自己不妨默诵约翰·戈福看见一个喝醉的乞丐蹒跚地走在街道上时所说的这句说:“若非上帝的恩典,我自己也会是那样。”

每天你所遇见的人中,有四分之三都渴望得到同情。给他们同情吧,他们将会爱你。

卡耐基有一次在电台发表演说,讨论《小妇人》的作者露易落·梅·艾尔科特。卡耐基知道艾尔科特住在麻州的康科特,并在那儿写下她那本不朽的著作。但是,卡耐基竟不加思索地说他自己曾到过康科特,去凭吊过她的故居。如果卡耐基只提到一次,可能还会得到谅解。结果很多人愤慨不平,有一些人则侮辱卡耐基。一位名叫卡洛妮亚·达姆的女士,她从小就在麻州的康科特长大,当时住在弗城,她把心中的怒气全部发泄在卡耐基身上。信中所说的话曾让卡耐基对自己说:“感谢上帝,我并没有娶这个女人。”最后卡耐基决定试着把她的敌意改变成善意。于是,卡耐基决定同意她的观点。于是到费城的时候,他就打电话给她。他们谈话的内容大致如下:

卡耐基:某某夫人,几个礼拜以前您写了一封信给我,我希望向您致谢。

她用很有深度、很有教养、很有礼貌的口吻说:是哪一位,让我有此荣幸和您说话的?

卡耐基:您一定认识我。我名叫戴尔·卡耐基,在几个星期以前,您听过我的一篇有关露易莎·梅·艾尔科特的广播演说。我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竟说她住在麻州的康科特。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我向您表示道歉。您真好,肯花那么多时间写信指正我。

她:卡耐基先生,我写了那封信,很抱歉,我只是一时发了脾气。我必须向您道歉。

卡耐基:不!不!该道歉的不是您,而是我。在那以后的第二个星期日,我在广播中抱歉过了,现在我想亲自向您道歉。

她:我是在麻州的康科特出生的。两个世纪以来,我家族里的人都会参与麻州的重要大事,我很为我的家乡感到骄傲。因此,当我听你说艾尔科特小姐是出生在康科特时,我真是太伤心了。不过,我很惭愧我写了那封信。

卡耐基:我敢保证,您伤心的程度,一定不及我的十分之一。我的错误并没伤害到麻州,但却使我大为伤心。象您这种地位及文化背景的人士很难写信给电台的人,如果您在我的广播中再度发现错误,希望您再写信来指正。

她:您知道嘛,我真的很高兴您接受了我的批评。您一定是个大好人。我乐于和您交个朋友。

最后由于卡耐基向她道歉并同意她的观点,使她终于抛弃前嫌,与卡耐基言归于好。

每一个入主白宫的人,几乎每天都要遇到棘手的做人处世问题。斯虎脱总统自然也不例外,而他从经验中学到,“同情”在中和酸性的狂暴感情上,有很巨大的化学价值。塔虎脱在他的《服务的道德》一书中,举了一个例子,详细说明他如何平息一位既失望又具有野心的母亲的怒气。

“一位住在华盛顿的夫人,”塔虎脱写着:“她的丈夫具有一些政治影响力,她跑来见我,缠了我六个多礼拜,要求我任命他儿子出任某项职位。她得到许多参议员及众议员的协助,并请他们一起来见我,重申对她的保证。这项职位需要具备某些技术条件,于是我根据该局局长的推荐,任命了另外的一个人。然后,我接到那位母亲所写来的一封信,批评我是世界上最差劲的人,因为我的拒绝使她成为一个很不愉快的妇人,她更进一步抱怨说,她已跟她的州代表商讨过了,将投票反对一项我特别感兴趣的行政法案,她说这正是我该得到的报应。

“当你接到这样的一封信时,你马上会想,怎能跟一个行为不当或甚至有点无礼的人认真起来。然后,你也许会写封回信。而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会把这封回信放回抽屉,然后把抽屉锁上,先等上两天——象这类的书信,通常要迟两天才回信——经过这段时间,你再把它拿出来,就不会想把它寄出去了。我采取的正是这种方式。于是,我坐下来,写一封信给她,语气尽可能有礼貌,我告诉她,在这种情况下,我很明白作为母亲的一定十分失望,但是,事实上,任命一个人并不是凭我个人的喜好来决定,我必须选择一个有技术资格的人,因此,我必须接受局长的推荐。我并表示,希望她的儿子在目前的职位上能完成她对他的期望。这终于使她的怒气化解,她写了一张便条给我,对于她前次所写的那封信表示抱歉。

“但是,我送出去的那项任命案,并未立刻获得通过,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接到一封声称是她丈夫的来信,但是,据我看起来,笔迹和上一次那位夫人的来信完全一样。信上说,由于她在这件事情上过度失望,导致神经衰弱,病倒在床上,演变成最严重的胃癌。难道我就不能把以前那个名字撤销,改由她儿子代替,而使她健康?我不得不再写一封信,这次是写给她的丈夫。我说,我希望那项诊断是不正确的,我很同情,他的妻子如此病重他一定十分难过,但要把送出去的名字撤销,是不可能的。我所任命的那个人最后终于获得通过,在我接到那封信的两天之后,我在白宫举行一次音乐会。最先向我的夫人和我致意的,就是这对夫妇,虽然这位作妻子的最近差点‘死去’。”

满古是吐萨市一家电梯公司的业务代表。这家公司和吐萨市一家最好的旅馆签有合约,负责维修这家旅馆的电梯。旅馆经理为了不愿给旅客带来太多的不便,每次维修的时候,顶多只准许电梯停开两个小时。但是修理至少要八个小时,而在旅馆便于停下电梯的时候,他的公司都不一定能够派出所需要的技工。

在满古先生能够为修理工作派出一位最好的技工的时候,他打电话给这家旅馆的经理。他不去和这位经理争辩,他只说:

“瑞克,我知道你们旅馆的客人很多,你要尽量减少电梯停开时间。我了解你很重视这一点,我们要尽量配合你的要求。不过,我们检查你们的电梯之后,显示如果我们现在不彻底把电梯修理好,电梯损坏的情形可能会更加严重,到时候停开时间可能会更长。我知道你不会愿意给客人带来好几天的不方便。”

经理不得不同意电梯停开八个小时。因为这样总比停开几天要好。由于满古表示谅解这位经理要使客人愉快的愿望,他很容易地而且没有争议地赢得了经理的同意。

诺瑞丝是一位钢琴教师。她述说了她怎样处理钢琴教师和十几岁女孩子常常会发生的一些问题。贝贝蒂留着特长的指甲。任何人要弹好钢琴,留了长指甲就会有妨碍。

诺瑞丝太太报告说:“我知道她的长指甲对她想弹好钢琴的愿望是一大障碍。在开始教她课之前,我们谈话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提到她的指甲问题。我不想打击她学钢琴的愿望,我也知道她以不失去它引以为傲,并且花很多工夫照顾,以使它看起来是很吸引人的指甲。

“在上了第一堂课之后,我觉得时机成熟,就对她说:

‘贝贝蒂,你有很漂亮的手和美丽的指甲。如果你要把钢琴弹得如你所能够的以及你所想要的那么好,那么如果你能把指甲修短一点,你就会发现把钢琴弹好真是太容易了。你好好地想一想,好不好?’她做了一个鬼脸,表示她一定不会把指甲修短,我也跟她的母亲谈到这种情形,也提到了她的指甲很美丽,又得到了否定的反应。很明显的,贝贝蒂仔细修剪过的美丽的指甲,对她来说是极为重要。

“第二个星期贝贝蒂来上第二堂课。出乎我的意料,她修短了她的指甲。我赞扬她做出这样的牺牲,我也谢谢她母亲给她的影响。她母亲回答说:‘哦,我什么也没有说。贝贝蒂自己决定的。这是她第一次听别人劝告修短了她的指甲。”

贝贝蒂知道她的指甲很美丽,要命令她把指甲修短可以说是非常困难的,但是诺瑞丝太太并没有这样做,她只不过暗示贝贝蒂:“我很同情你——我知道决定把指甲修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音乐方面的收获,将会使你得到更好的补偿。”

因此,卡耐基认为,如果你希望人们接受你的思想方式,就应该“对他的想法和愿望表示同情。”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理想主义者,都喜欢为自己做的事找个动听的理由。因此,如果要改变别人,只要能够挑起他的高贵动机,可以说一切都好办多了。

在现实生活中,可以说你所遇见的每一个人——甚至你在镜子中看见的那个人——总是把自己看得很高,在作自我评价时,总认为自己是个大好人,而且公正无私。这是人的本性。

摩根曾在分析性的著作中说,一个人去做一件事,通常是为了两种原因:一种真正的原因,另一种则是听来很动听的原因。

每个人本身都曾想到那个真正的原因。你用不着强调它。

但是,我们每一个人,在心底里都是理想主义者,总喜欢想到那个好听的动机。因此,为了改变人们,就要挑起他们的高贵动机。

要实现这一点,是否太理想化了?先让我们看看再说。我们就以法里尔先生为例子。法里尔先生有一个对房子很不满意并且威胁要搬家的房客。这位房客的租约还有四个月才到期,每月房租是五十五美元;尽管租约尚未到期,他去通知法里尔先生。他马上就要搬出去。

“‘这个人已在我的房子内度过整个冬天——也就是一年当中,房租最贵的一段时间。’法里尔先生把他的故事告诉班上的学生,‘我知道,要在秋天之前把公寓再租出去,是相当困难的。我看得出来,两百二十美元就要泡汤了——相信我,我已看到赤字了。’“现在,按照一般情形来说,我可能会面对那位房客,奋力展开挽救行动,劝告他把租约再细看一遍。我本来可以指出,如果他搬家,他房租的余款将立刻到期——我可以,也将会那样采取行动,把那些款项全部收回。

“不过,我并没有哪样激动而大闹一场,反而决定试试其他战略。我一开始就这么说:‘先生,我已经听过你的话了,我仍然不相信你打算搬走。从事租赁副业多年,已使我学会了观察人们的本性,一开始,我就仔细把你打量了,我认为你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对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因此,我很情愿来冒个险。’“‘现在,我有一个建议,把你搬家的事摆在桌上先放几天。再仔细想一想,如果你在月初房租到期之前来见我,并告诉我你仍然打算搬家,我向你保证,我一定接受你这项决定。我会给你搬家的权利,并承认我的判断错了。但是,我仍然相信你是一个遵守诺言的人,你一定会住到租期届满为止。毕竟,我们是人,或是猴子——这项选择全在我们自己!”

“好了,当新月份来到时,这位先生亲自来把房租付清。

他说,他和他太太讨论过了,决定再住下去。他们已经获得一项结论——唯一的光荣作法,就是住到他们的租期届满。”

一位从不愿抛头露面的人,有一次发现一家报纸刊登了一张他极不愿公开的个人照片,于是他写了一封信给编辑。他并没有直接了当地写,“请你不要再刊登我那张照片,我不喜欢它。”他诉诸于一项高贵的动机。他诉诸于我们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 别吝惜自己的同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卡耐基经商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