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十、做多可以赚,做空也可以赚,惟有贪心不足者除外

作者:经济类

这位邢景,是跟着曾经海买进卖出的“追星族”中的一个。

说实在的,邢小姐并没有光彩照人的外貌,甜甜的脸蛋,没有如雪的肌肤,只是额头长得很是光洁,长发垂肩,牙齿很白,可惜左边的门齿长歪了一点,于是怕笑。其实她笑起来是极妩媚的,或许她知道这点,爱笑,一笑就用小手掩住双chún。她在“海发”出现,总是股市大涨或者大跌的时候,自然是在散户所拥挤的大厅里,和几个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士同进同出。她们总是聚成了团,盯着液晶屏交头接耳,指指点点。站的位置,正好是他在窗口所能见到地方,这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大户们早给了这种成团成伙来看行情的女士们一个颇具邪念的诱称:“收购板块”,或者“收购概念”。自然,偶尔也和她们有了企图“收购”的行动:和她们搭上了嘴。话题是现成的,就是股市行情,对所选股票的评价,自然也有颇具分寸的戏谑。见他们是大户,便要他们推荐,于是有了饭店的聚会,有了卡拉ok里的合唱与对唱。那是真正的放纵之夜,除了不能当众肌肤相亲之外,什么挑逗性的语言都不禁忌的。不仅海发证券公司的大户室的“股友”。还邀请了杭伟一起参加。他们经常去的,就是东海渔村。对都茗,借口是参加有著名股评家出席的股市沙龙,了解行情,听股市解盘。入场门票高达百元,花百元而能赚上成千上万,自然是上算的。

原来;邢小姐她们都是海发证券公司对面技工学校的教职员工,利用课余时间和地理优势“小异弄”,赚一点油盐酱醋费来的,属“菜篮子工程”。她们对人民币也赋予了特殊名称。赚了一百元叫“赚了一根葱”。曾经海的左邻右舍,都有自己倾心的对象,各自为伊神魂颠倒;殷勤如奴仆。曾经海呢,看中的就是这个邢景。使他“一见钟情”的,不是她那掩口而笑的风韵,而是因为她的姓名,还有她那种不慌不忙。和他们保持距离的矜持,以及对于股票买卖无可无不可的随和、淡泊、跟着来玩玩的神态,这是这个“收购板块”中唯有她才有的。这种恬淡、宁静。平和,完全与都茗相反的气韵,竟使他如此神往,神往得都有些儿着迷了;便克制不住地想和她亲近。一知她的姓名,就越发着迷了。连名带姓一起喊,就有“赢进”之吉而避“输掉”之祸。一位受过高等教育,并在三资企业呕翻过几个跟斗的干部,居然会倾心于此,大概是股市变幻莫测,太难于掌握自身命运之故吧。都说,进了股市,买进需要长一百眼睛,卖出只需要一只眼睛就够厂,意思是说。买过哪种股票,需要拿出一百个人的注意力来留心选择,卖出的时候,只要有一人的注意力就可以了。从来没有想到,股市法则,与寻找妻子和情人的道理如此相通:要找老婆,需要一百只眼睛;要找情人,只需要一只眼就够了。

曾经海就这样盯住邢景不放,有什么消息,总是主动告诉她,周到得什么价位买进、什么价位卖出都不忘指点,很有点当年在机关做“好鱼”的遗风。有时很准,让整个收购板块都沾光;有时山尔反尔,朝今夕改,简直像给她“吃葯”,给自己招来了不少思想负担和烦恼,自然;他的善意是让她们感觉得到的。于是“精诚所至”,终于有了单独的约会。尽管四目相对,但一触及她自身的话题,总是被巧妙地避开,至于肌肤之亲,就更谈不上了。她守身如玉,却应付自如,十分得体,既保护了自己,又不使他难堪,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使人想到她的身上笼罩着一团迷雾,像一个相当纯洁的少女,又像沾着不少与男人周旋而得的风尘。这越发使他着迷了,尤其是她身上和都茗绝然相反的那种气质。随着交往的增多,他证实自己需要的正是这种女人,而把姓名带来的“口彩”丢得一干二净。他相信有朝一日她会投进自己怀抱的。他相信男人一旦有了钱,而且有一套赚钱的本事,找什么味道的女人都不难,成打地找,用不着偷吃窝边草,所以,也暗自为猜疑杭伟对都茗有非分之想而好笑了一阵。

邢景总是那样,无可无不可他接受他的约请。

曾经海挂上电话,便大声地将杭伟不让他张扬的这个消息捅了出来,希望大家都出局。左邻右舍吃惊地注视着他的时候,电话铃声又响了。

原来是都茗,她代一位远房婶婶来询问有什么股票好买进。

曾经海将最新的消息又说了一遍。

都茗一听便慌了,连忙说:“那你还不赶紧卖了?”

他说:“我可不憨,你放心!你赴紧通知你的朋友也卖了!”

都茗听得出他口气里有一种化险为夷的轻松感,便高兴地说:“好的;我就通知!”便急匆匆地收了线。可是不到五分钟,电话又来了,“通知了!我们也该轻松轻松了。今晚我不打算回家汰汰烧烧了。我们找个地方去小乐惠一下!”

“啊?”曾经海没料到来这么一招,“我……”

“怎么?有安排?”

“安排嘛……”

“没有?那就定了。”

“到哪里?”

“东海渔村!”

“啊!”这个地点,却使他真正吃了一惊,舌头一下僵了。

“怎么了?看你大惊小怪的样子!”

“没有没有!”

“没有大惊小怪,就说定了。我一下班就去。”便咔地挂上了电话。

在都茗面前,曾经海毕竟还是一条游在海底的“好鱼”。慢慢地搁上听筒,也顾不上同室的朋友对他的利空消息怎样反应,任凭一颗心七上八下地翻腾。他想,刚才和邢景约定的也是这个东海渔村,莫非……不会的。一定是巧合,还是先顺着都茗,摸摸她的底再说。

他再次拨通了邢景的电话:“改到明天晚上,行吗?”

“没有关系,”邢景还是那样无可无不可,“就明天吧。”

“真抱歉!……我想,”见她这样随和,曾经海很想趁机邀她一起到上海周边的某个清静的地方,如太湖、阳澄湖之类去住上几天,借此进一步了解她,并实现临门一脚的绯愿。然而话到chún边,却变成了这样一句:“……到什么地方,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吧!”

“好吧。”还是无可无不可。

曾经海正待挂电话,却又问了一句:“你把股票都抛掉,知道吗?”

邢景轻轻一笑说:“知道。”

曾经海终于重新坐回到电脑面前。邢景的这一声“知道”,虽像平素一样淡淡的,但今天,惯有的那种并不为得失操心的神气显得尤其明显,仿佛隐藏着这个神秘兮兮女人的某种奥秘。正待细细琢磨,邻座的老朱,拍拍他的肩膀,问他刚才的消息是否可靠,他说可靠,老朱说,降温是可能的,可……他摇了摇头,一副将信将疑,不愿草率出局的样子。他扫了一眼全室.好像都已经交换过看法,都拿出一副谨慎的神色。注视着自己所关心的股价走势。这种自有一番理解的反应,使他双眼不禁盯着刚抛掉的那几只股票的日k线图。只希望它们快速地下跌。真的,平时怕下跌,可这一刻,下跌,才能让自己在邢景,在同伙面前显出分量;下跌,才能消除刚刚割爱遭损的惆怅,让心理获得平衡,使那份未到手的利润,从“损失”化成盈利。这才是胜利者的享受。尤其是接到都茗电话以后,他更需要这种享受。

然而;展示在面前的一只只股价,就是不给他这份享受,不仅不跌反而在上涨,整个股市都在上涨,“青城股份”涨得特别强劲!他后悔了,刚才割爱抛掉的股票,全部变成了损失,一笔巨大的本来可以到手的财富,包括自己在邢景、在同伙面前的声誉!随着这笔损失,一阵踏空感像洪水一般淹没了他,“青城股份”,以及刚割爱出局的所有股票,包括整个大盘,都好像在嘲笑他:你上当了,你太轻率了!你抛掉的是多好的股票呀!你的损失太大了!

曾经海张大眼暗自盘算:要不买回来?哪怕将“青城股份”买回来一半?

不不不,再看看,杭伟可不会无缘无故叫我“吃葯”的。

股价继续在上涨。再买进“青城股份”,风险就太大了。

“算了,股市没有昨天!杭伟不会瞎传这种信息的!”曾经海努力调正自己心理平衡,并警告自己,“再坐下去,谁会重新下单入场的。赶紧回机关,把文件处置一下以便办移交!”便怀着极度沮丧的心情断然离去。此刻,一个已经将十多万元平安人袋的赚家,却完全像个输光了万贯家财的“塌底户”。

命里注定的,曾经海刚到门外,便碰到了老邬。老邬是在隔壁操盘的大户,为人老成厚道,谨慎却又大胆,所提供的消息十有八九可靠。老部说“东南葯业”刚开始启动,据说可以翻一番,“关于这只股票的消息可多啦!你来看看!”

曾经海跟进了隔壁房间。股市里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关注这只股票,有关这只股票的信息就会左右前后地扑过来。只见老邹递过各种大大小小的证券报纸,包括专供证券公司和股民内部参考的、不知哪家信息台发行的《金声传真》,上面都有介绍“东南葯业”的情况和消息的文章。曾经海还没有选定该看哪一篇,老却已在电脑里打出了这只股票的日k线图,说:“你看看这走势!”只见荧屏上一根根红柱子,排列得整整齐齐的,k线正以45度的上行线扬升,“我是八元七角买进的,马上九元了!”曾经海心虽热,可还是怕,说,管理层要降温了呢,马上有利空消息出台,你还是出来吧!“要降温的说法,听得我耳朵都起老茧了,我倒听说股份制要大发展呢,瞧,大盘走进强势区,多头排列,马上要创新高呢。”老邬笑着说,“股市里谣言是很多的,真真假假的消息每分钟都有。这次说不定是空头陷阱,庄家故意诱空吸筹码!我碰到过好多次,你得小心!……瞧,这只‘东南葯业’又上去了五分!”老邬又敲了一下电脑键,打开关于这只股票的背景资料,“看看,业绩还可以,这个价位打进,肯定要比‘青城股份’上算得多,起码不会吃亏。”曾经海细细一看,想起邻座老朱他们那副山崩于前不动色的样子,便被补偿损失的心态主宰了。电脑屏幕上鲜红透亮,活蹦乱跳地往上窜的数字,好像直冲着他喊叫:你怎么吊在杭伟的裤裆上?真正没有出息!杭伟说的就算是真的吧,今天买进,明天抛出,做个短差,不就把刚才抛掉“青城股份”的损失补回来了吗?

他不再犹豫。断然把那摞资料还给老邬,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动用全部资金买进了“东南葯业”。快进快出,数量,就是填补亏损的关键。

他坐下来,等它上涨。

个错,正如老邬所说,它正强劲地往上涨。九元突破了,九元一角,二角,三角……、日k线图上那根白线,所向披靡地扬头向上,他的心跟着膨胀起来,飞起来。他笑,笑自己刚才那种怅然若失的失落感。抛掉的“青城股份”打什么鸟紧!哪位股评家说过,股市是一个容易犯错误但也是最容易改正错误的地方。一点不错,在这儿有的是机会!瞧,失落的马上在这儿补上了!小小的一方电脑显示屏,展示的是多么美好的世界,多么神奇的变化,通过这一个个符号,一个个数据的输进,整个世界都将投进我的怀抱,不管大的小的,生的熟的,软的硬的,死的活的,水里的陆上的,天上的地下的……只要我喜欢,都可以塞进嘴里,—一咬碎咽进我的肚子里!……这不成了巨兽么?巨兽,有什么不好;人;有很多地方还比不上动物呢!笑话!…·。·他兴奋得昏昏糊糊的,伸手往口袋里摸卷烟。可掏出的是一只空壳子。他像个醉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跨着只有横行天下的巨兽才有的雄步,到海发公司门口去买烟。面对这个世界吞云吐雾,才是真正的享受!

转眼间,他依然迈着能够吞下世界的巨兽的雄步,回到了房间,刚抓起打火机,扫了一眼电脑中的“东南葯业”,日k线图上那银白线,竟然打了个税利尖角,掉头向下了!八元九角!怎么会八元九角?跌了?真的跌了!

巨兽的雄威,突然间消失了,曾经海回到了曾经海!他以为看错了,擦了一把眼睛。可哪会错呢?他把香烟丢在一旁。睁大了眼,希望它是小幅度的震荡,可是真像有哪位教训他的爷在等着他似的,那根白线在继续往下跌落。整个股市全线崩溃了似的也在下滑!管理层马上要采取降温措施的消息,从电话里一次次传进来。他蹭地跳起来,扑进老邬房间,老邬也慌了。自顾自地敲击着电脑键,抢在买入价之上抛出去。……

是的,再找老邬又有什么意思呢?股市无时不在向你微笑,可无时不给你脚下埋下绊子。白云变狗,狗变白云,苍黄反复,它的不守常态,不讲情分,浓缩了整个人生百态。它只给你经验,却拒绝重复。这一刻唯一能做的是赶紧奔回到自己电脑面前去观察动态;采取措施,将失误的改了再行改了。

他浑身油汗,睁大眼注视着电脑,真想伸出手去,抓住那条白线扭头向上提升。可他办不到,它偏加劲地下滑!刚才割爱抛掉的“青城股份”,也受到它影响似的,开始调头向下;整个大盘也继续在下滑……

是的,进了股市,买进的人需要具备一百只眼睛,卖出的人只需一只眼睛就够了。没有想到,他只看了一眼就买进了,身不由己、明知故犯的惩罚就是如此无情吗?啊啊,“青城股份”它们给他盈了多少利啊,如果心平一点见好就收,出了局快点离场该多好!……算了,股市没有后悔葯可吃。如果这次能够化险为夷,保住赚到的成果,还是退出股市吧!如今辞了职,靠这个过日子了,可输不起啊,股市太可怕了!难道说,我这个位子真的不吉利,被那个倒霉蛋的幽灵迷了心窍?

不下不,那个倒霉蛋坏在透支上,我,和他不一样!绝不透支,是我踏进股市的铁一般的自我戒律。

不过,寄给“肩头阿律”的辞职申请,却是太草率了,能不能收回呢?

不不。收回,在这只股票眼里太掉身价了,如果这时候有哪位领导上门来(‘扁头阿棒”也可以)表示挽留,那该多好,我一定表示立刻退出股市,从此金盆洗手,把所有精力放到工作上!但可能吗?……

曾经海睁着眼,双眼注视看电脑屏幕上的一片绿幽幽的“东南葯业”股价,如此这般地吃着懊悔葯,而且其味越来越普。眼见“青城股份”赚到的钱给吞掉了;“驼方”赚到的也给吞掉了;“新隆生”赚到了,也慢慢在减少……一个近百万身价的大户,像一只漏了汽的汽球,缩小,缩小,他这个机关干部变成了职业炒手的生灵,这时候也仿佛从一只大象变成了小狗,简直无法区分自己,是丝丝缕缕的白云,还是白云变幻出来的苍狗……

还有一件令他难堪的事情,就是他对都茗耍的所有手腕,都将露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