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二、没有一个好心态,“股海”就是无边的“苦海”

作者:经济类

“滕百胜”的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证券之家”。

“滕百胜”叫滕仲景。原是中学数学教师,围棋爱好者,退休以后,整天迷在棋局上。可是随着物价的不断上调,再迷下去,代价太大了,于是去给人做家庭教师,辅导数学。那一年,碰到了一个学生的家长是纺织厂厂长,正为企业“三角债”所困扰。闲聊时,他居然运用《围棋十诀》中一些战略和战术,帮着出讨债的主意。厂长病急乱投医,竟恳请老师助他一臂之力,“指点指点”他们厂的“讨债小组”,自然也欢迎亲自出马,可以从中提取回扣。出于将围棋中的战术到实际中去检验的好奇心,他竟一回答应了。讨债业绩不太理想,却意外地碰到了一个人生大机遇。真可谓财运到时,逃都逃不了的。有家个体户赊了该厂纺织品,请一家服装厂加工,谁知那服装厂经营不善,竟拿他提供的原料加工成服装卖给了别人,致使他无法按时与厂方结账。滕老师登门不仅仅讨债,盯着钱转,他踉负债人谈经营,谈人生,都是从围棋之道引伸出来的,像“攻彼顾我”,“弃子争先”,“舍小救大”,“势孤取和”等等,给了这位个体老板不少启发,和他订了一个还债计划。债务终于逐渐归还了,到最后一期,所剩不多,不愿让滕老师功亏一篑,竟拿了一沓什么有价证券一类的东西作为抵押,并说定赎回的期限。不料到期不见老板来赎,再上门时,方知老板因商务纠纷,被几个湖南人绑架了去,在一场冲突中失手致死。他这才仔细考虑这沓有价证券该怎么处理。翻开仔细看看,多是国库券,还有些是企业债券,其中竟有一百五十张叫什么“认购证”的票证。他听说过,这是认购股票的凭证,听说买的人并不多,原因是要摇号中签,不中者,当作福利捐助“报销”了。他想,这事麻烦了,一起交给厂里,对他讨债的业绩怎么算,怎么提取回扣呢?和老伴商量以后,算是自己买下了,就垫上一笔钱,和厂方结了账。没有想到,一个多月以后,这一百五十张认购证竟使他发了财,从此进了证券市场,成了一名“职业投资家”。善于动用围棋诀窍计算与运筹的他,居然赢多亏少,显得颇为顺利,几年中,从那垫付的四千五百元起家,增值到上千万,并获得了一个“滕百胜”的雅号。而且传播甚远。他的一子一女,早已成家,而且都在机关工作,儿子是某工业局干部,女儿在一个国家机关上班,两个单位自然也知道他的神通,纷纷向他们打探生财之道,包括部分当家的头头脑脑,也来寻访他们,总是说:“我的儿子向你请教,最近买什么股票好?”“我的亲戚,想向你爸爸讨教讨教证券行情”……这既是一种与领导搞好关系的门径,但也是一种风险。弄得不好,让他们亏了,那真叫偷鸡不着蚀把米,把前程都葬送了。后来不知是谁的主意,省得大伙分心,索性把想炒股的职工的资金集中起来,交给一个人来操作。这个人选自然落到他儿子身上。无独有偶,不多久,女儿也成了单位的操盘手。证券之家就这么形成了。

别看他经常穿一身半旧的夹克衫,戴一项窄边灯芯绒咖啡色礼帽,拎一只半新不旧,伴他上过课堂。吃过不少粉笔灰,又进过千家万户的老式皮包,也不备手提电话寻呼机,他的住房却是自己购买的,在沪两西的一幢高层,整个楼面全买下了,和儿子、女儿同住,形成一个门户既相对独立,又每日相聚的大家族。每日晚上,除了来几局围棋,便是交流信息,交换行情,研究战术,探讨操盘之道。俨然一个证券沙龙。因为儿子女儿分别在不同的机关工作,管理层的消息也相当灵通。可是一离家,他却一改以往的作风,在股票买卖上,绝不帮人出主意,既不推荐股票,也不太愿意分析行情,道理很简单:他赚的钱多,就意味着影响大,一句话,可能影响一家子的安危,帮人出了主意,就给自己增添一份责任,一份心理负担,到该脱身的时候,瞻前顾后地脱不了身。尤其是那些被套牢的朋友,如果是他自己,他随时可以换筹码,将套牢的股票卖出,买入价位跌到底部而有可能很快上涨的股票,可是帮人拿主意,他就不敢叫人家这样处置了,弄不好,会“两面吃耳光”的,也就是说,刚割了肉卖掉的却涨了,买进的反而下跌了。不过他知道,和气生财,股市犹如商场,不仅不能得罪人,而且必须给人以一个平和可亲,智慧含蓄的前辈和哲人的印象。这就是曾经海第一次见到他的那种只教点金术,不推荐具体股票的独特作风。他认定,这也是在股市太太平平发财致富之道。

那天,儿子回家,告诉他,管理层对于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要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监控,抑制过度投机。滤去泡沫,建立一个规范化,法制化的证券市场。从当今股市恶炒狂搏的情况看来,他深信不疑。《围棋十诀》要他“逢危需弃”,碰到这种时候,他是绝对不会等待观望的。第二天他一到证券公司,就不露声色地开始陆续抛售,不管赚了多少一律清仓出局。可依然半丝痕迹不露,谁知道这个消息何时兑现呢?到证监会发言人的谈话以及传媒的评论文章公布的前夕,他基本上已经处于持币观望的状态。在满盘皆绿那几天,唯有他这儿是世外桃源。

可他每天依然准时来证券公司“上班”。这天,他接待了一位朋友,刚送走,继续拿起《围棋》杂志来浏览的时候,曾经海来了。

“啊,曾先生!”他热情地站起,握着年轻人的手,带到沙发边一起坐下来,“好久不见了。快请坐!”

是啊,是“好久”了,他已经跨越了人生暴热暴冷的几度春秋!曾经海为他这句问候,也为他这种亲切的慈祥的举止所感动,很想一开口就把自己所经历的倒出来,可话到chún边,一种唐突感使他改成了这样一句流行于股市的寒暄:“你好吧?最近在做什么股票?”

“我什么也没有买。”

“清仓了?”曾经海颇觉意外,“损失重吗?”

“我清得早,”滕仲景笑了,“在这次暴跌前几天,我就逐渐派发了!”

“你早听到了消息?”曾经海骇然。

“滕百胜”爽然笑着,回答得却很谨慎:“当时我有一种感觉,好像是到了该退出来看一看的时候了。”?

曾经海觉得有些莫测高深:“啊?感觉?”

“你知道,我们政府对于股票,是有过一段拿它同赌场、妓院一锅子端的历史的。证券买卖的投机性和高风险,的确曾经吸引了很多人,也使很多人倾家荡产。近来我们都感觉到股市过分炒作得太肆无忌惮了,弄不好,会把刚刚恢复的股市葬送掉的。我们政府怎么会不干预?……所以我先退出来看看……”

“啊?”曾经海不禁发出了一声钦佩的赞叹,“您料事如神呀!”

“不见得。发现苗头不对的可不是我一个。”“滕百胜”说,“都说股市里面的事情,说你是,不是也得是;说你不是,是也不是。光有冒险精神和投资的眼光是不够的,最要紧的是在节骨眼上要当机立断,不该恋战的时候,绝不恋战!”

曾经海深有感触:“是呀,退出来,是要有加倍的勇气和眼光的。”

“这是经验之谈。刚才,老王来了,他虽然知道苗头不对,却没有全部抛掉,一下跌,又急急忙忙地买进抢反弹,结果亏得很惨!”老人的话匣子又打开了,“这是只有呛过几口水才会懂得的道理。把预定的盈利目标,当作自己口袋里的钱,要提前抛,就像割肉,你说能下决心吗?到了抛掉以后,又怕资金闲搁着,非得打满仓不可,不知道在股市,有时候把资金拿在手里也会钱生钱,成倍成倍地钱生钱的嘛。应该说,不合站在一边看的人,就不能做股票。”他指了指电脑,“你看,我如今清了仓,还是天天来,天天在看行情,在研究个股的情况。”

曾经海感叹道:“难,要做到这一点可真难!”

“不错,难!”老人说,“知人者,智也;知己者,明也;胜人者,力也;胜己者,强也。这是一种不仅知己,还得胜己的素质。如今的股市,是到‘彼强自保’的时候,如果你也退出来了的话,我相信你能趁机培养这种素质,学会站在一边看,看得多一点,看得深一些。”

曾经海灰心地摇摇头说:“如今我是一无所有了!”

“怎么?”“滕百胜”很吃惊,“你很有悟性,做得不是很好吗?”

“什么悟性!”曾经海苦笑着叹了一口气,把发生的一切全倒给了他,“眼下我是妻离子散了。”

“哦!”“滕百胜”叹惜道,“我只听说老杭赚了不少,你也该获利的。”

曾经海笑了笑,不愿谈及杭伟,只说:“这一阵来,股票行情我都不敢听了,今天硬着头皮,头一次重新回到证券公司来,是特地来看看您滕先生的。”

“谢谢!”“滕百胜”说,“你应该回来。”

“您说应该回来吗?”

“对!”

“为什么应该?”

“发展证券业,是我们中国人的一次大机遇。”“滕百胜”老眼里射出睿智的光,“再说,进过股市的人都会上瘾,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会把你往里拉。你今天来看我,不去看别的朋友,就有这只无形的手在起作用。刚才你说这种丧气的话,是因为你还留着后怕,加上没有资金。过了几天,你会觉得生活空落落的,平平淡淡的,活像刚戒了烟那样子。一旦有了资金,你又想进去了。”

“很可能。”曾经海不能不佩服老人对他心理审视的准确。

“再说,到了这一步,你退出来太可惜了。可惜是因为你已经有了一笔付出了高昂的学费取到的经验,应该让它发挥作用的时候,你却离开了。”

“啊!”

“有一些人,我不想劝他入市,对你,我建议你重新入市。”这位老教师认真地说,“要紧的是,你应该揣着什么心态入市。”

“心态?”

“对,心态,有了经验要紧的便是心态。”老人说,“进入股市,心,一定要平,心态要宁静。就是要拿出平常心来对待,不要借人家的,也不要透支,不要一夜之间就想成为百万富翁,标准打得低一点,只要有银行利息的收益就行了,这样就会活得轻松,活得自在,把风险化到最小最小。要不,进入股海,就活像进入了苦海,而且苦海无边,抬手动脚都苦不堪言!为什么这样说呢?套牢就别说了,哪怕只套几毛,就像马上要破产的样子,吃不下睡不着;涨了呢,只恨自己买得少了,一心想补进,结果总是在高价位补进,把赚到的钱冲掉;抛掉以后股价下跌了,那当然是运气好,心里像吃了蜜糖,继续上涨呢,不管你在这只股票上已经赚了多少,都会后悔得眼睛发直,就像被人扒走了钱包,要比赚到了钱还要痛苦十倍。这一来,天天在吃后悔葯,天天在怨这个,怪那个……你是不是有这种体会?”

曾经海听得呆住了,“滕百胜”的话活像在描绘自己,他竟忘了点头。

“所以,《围棋十诀》中,把‘贪不得胜’摆在第一诀,”“滕百胜”说下去,“贪婪,是股票买卖最残忍的敌人,也是人的最大敌人。要立于永远不败之地,先该克服这个贪字。能战者不败,能败者恒胜。我相信你能够东山再起!”

曾经海听得心旌激荡!真像胜读十年书,把自己进入股市以后的体验全部总结出来了。不不不,把自己近十年来的人生体验都总结出来了。心态!对极了,是心态!我和合资企业那位老板对立,自然没有把人生看淡;和“扁头阿棒”较劲,根子还是没有一颗平常的心;我在“罗湖股份”上的失足,根子何尝不是在这儿呢?能不能当生活的主人,不是你有多大的能力,也不是你有多强的家庭背景,更不是有多少钱财,多少前呼后拥的支持者,而在于你对生活的态度,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心态。在这方面,你,在进入人生大舞台之前,父亲用最世俗的语言指点了,就是甘做一条游在海底的鱼,进入风急浪高,凶险难测的股市之前,除了几条不是来自切身体会的规矩之外,却什么准备也没有,怎么会不碰得头破血流?……

对,应该抓住这个机会,磨练自己的心态。

怎么磨练?一大批亲友的身影在眼前排开了:都茗,杭伟,宫经理,小魏,孟经理,“辜姐”,老佟,老朱,老贺,章先生,黄女士……自然,还有邢景和“收购板块”。都茗是自己妻子,你却无端怀疑她会趁机抓回财权,把账号上的密码偷偷改了,她怎能不从这一点怀疑到其他,怀疑你对结发妻子的忠诚?可她一走,你居然也回到了父母家里,连电话也不给她一个!杭伟呢,并没有骗你,他的“背叛”行为,正是你自己体验过的那种无奈,你却视作仇敌。“滕百胜”不是一再说“股市里的事情”,是“说你是,不是也得是;说你不是,是也不是”的吗?“要紧的是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你却全忘了,到了节骨眼上,却希望请一个自己都来不及逃命的人帮你逃命,这对人要求不是太高了吗?至与于宫经理逼着都茗平仓,是按照规矩办的,你有什么资格叫一个小小证券营业部的当家人,在这风急浪高的时日,为你承担破产的风险?

曾经海心头风起云涌!慢慢站起来,感激地说:“滕老师,多谢你指点,能战者不败,能败者恒胜。我一定不负你的希望,磨练自己心态,争取东山再起!”

他出了超级大户室的门,就改变主意,马上到杭伟的房间。杭伟清了仓,没有来。贺先生依然在盯着四只股票,做着差价;章先生则一如既往,在万绿丛中寻找那几点亮色,虎口拔牙般地高抛低吸;黄女士没有来,据说,她近期追跌炒底很有成效,建了仓,就等着反弹时收获了。他没有多说什么,留下了几句对抗伟的问候,就告辞出来。

眼下,他急需找的是妻子都茗。为了表示对她的感情未渝,他凑了一笔钱,跑了好多家珠宝商店,特地给她买了一条价廉物美的珍珠项链。这是她曾经想要而未如愿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