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五、股市被称为股海,不仅因为其深难测,还因为它拒绝所有单一与重复

作者:经济类

宫经理果然是一位重情分、讲义气、有眼光的女性,她原以为曾经海的太太提走所有余款,撤消了账号,从此不会再有交往了。今天见曾经海突然登门拜访,意外的高兴。不说别的,先是连声为没有上医院探望自咎,然后便为“催促尊夫人平仓”道歉,说她迫于规定不能不那样做。曾经海说,那是你忠于职守,哪能怪你,只怪内人不懂规矩。这一来,双方的感情马上缝合如初。曾经海的要求一提出,马上得到她的首肯,说你拉过来的客户,每月成交额只要超过三百万,就可以从手续费中提取百分之零点二到五的回扣,“尽我努力,帮你东山再起。”

曾经海当天就去找“乌骨鸡”。舍不得花钱进饭店,就在开泰证券公司的大户室走道上说话。只抽了两根卷烟,便把调子扳过来了。他说:“我昨晚给你想了想,你还是该留在股市。单位白给你这种赚钱机会,丢了可惜。”

“乌骨鸡”说:“我也想过了,在股市混了这许多年,要退出也难。下过几次决心,清仓还不到一个礼拜,手又发痒了。就像瘟君子戒烟,戒掉很难。我可以不挪贷款给厂里做,可是不给同事们操作,我开不了口,开口了大家也不会同意。”

曾经海说:“是呀,我对股票市场也看清楚了。这几个月的回调,都是管理层怕泡沫经济泛滥,限制过度投机,让市场规范化、法制化所做的努力,归根结底是为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对我们中小散户是有好处的,就看你怎么做了。”

“乌骨鸡”说;“不错,以后要请你多出点主意。”

“这当然。”水到渠成,曾经海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乌骨鸡”果然是位感恩图报的男子汉,一听他的要求,满口答应。当天就到海发证券公司重开了一个沪股账号,除了不能任意转户的深圳股票之外,悄悄地都转了过来。他在股市泡得久了,自有一大批股友,有的破落了,在股市成了散兵游勇;有的成了拥有数百万资金的大户。因为他心热重义气.不耍小聪明,所以虽然没有发大财,却始终拥有这批朋友。他对曾经海拍胸脯:“我不吹牛,在我们区,少说也有一半证券公司营业部有我的朋友,给你多拉几个过来,不要一年半载,保证你重新回到大户室。”

“乌骨鸡”到海发证券公司来了。为了能达到月三百万成交额,曾经海不断地给他送来信息,快进快出,做短线。虽然累,可是也略有增长。为了及时获得信息,曾经海置办了一架寻呼机。

可惜“乌骨鸡”拉来的其他朋友,却没有这么驯顺地听他调遣。好在有些人曾经听过他的“股市解盘”,其中有一位是在城市证券公司中户室的叫丰乐诗的女士,儿子高中毕业就到美国念书去了,丈夫姓蔡,是改革开放最早的一批得益者,十多年来,始终在外走南闯北经商,生意很红火,成了一家物资公司的总经理,自然,花天酒地的,把她晾在家里独守空房。她请人打听过他的“金丝鸟”,闹过几次,闹到非跟他一起去经商不可。蔡老板火了,丢给她一百万,说你把这笔钱变成二百万的时候,我听你的。要不,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守在家里,或者就此分手。她答应了。她听从弟弟的主意进了股市,据说做股票是最能见效的。可惜弟弟对于股票买卖是只三脚猫,屡买屡套,一百多万资金,如今只剩下一半了。她甩开了弟弟,留在股市害怕,割肉离场却又心不甘。自从在股评家解盘会上结识了“乌骨鸡”以后,她才对股票稍稍入门。可去拉她转换地盘的时候,她却又一个劲地摇头。她对男人具有一种天生的警惕,生怕搬来搬去的搬进了圈套。她说,“我倒是想请曾先生给我出点主意,帮我解套,最好能帮我赚回来,我给他提成吧,百分之十,要是亏了……”

“乌骨鸡”说:“他很稳的,不大会亏!”

“他自己都被打穿了,成了‘塌底户’,谁不知道?”车女士断然反驳,“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人是很难预料的。这样吧,我先给他十万,让他帮我操作试试。要是行,我照你说的办。”

“乌骨鸡”把话捎给曾经海,建议见面谈谈。

曾经海摇着头说:“算了吧,有一颗平常心才能炒得好,这样一块千斤石头压在头上,不输也要输。”

“乌骨鸡”笑着说:“话是对的,不过真正的高手,是不受心理影响的。在任何条件面前,都怀有一颗平常心,这才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

曾经海想不到“乌骨鸡”会说出这一番富于哲理的话来,他睁大了眼,像第一次认识这位朋友。

“乌骨鸡”问:“怎么样?我说得不对?”

曾经海说:“让我想一想。”

曾经诲脑子里翻江倒海了一整夜。他把“滕百胜”说的话倒出来细细咀嚼了一遍。“滕百胜”就是要他“磨练”。属于自己的资金,需要磨练,这只是初级的磨练,“乌骨鸡”提出的,是高层次的磨练。这种磨练不仅为了赚钱,更要紧的是怎样赚到自我!也就是说,怎样真正当生活的主人,主宰生活,主宰人生!对“乌骨鸡”的热情介绍,不仅应该应承,而且要在这个变幻莫测,风险最大的风口浪尖,给自己施加压力:保证只赢不亏,这才是真正能够“胜己”的“强者”!

他答应了。

丰乐诗正如她的姓,丰腴得颇性感,四十开外,可以当他的老大姐,却仍不失女人风韵。正像她拥有的这笔巨款,一般男人都会对她驻足睇视的。可她对男人,却处处设防,给曾经海的十万,不是现金,而是一大堆被套牢的股票。十万,算一算,共有十五只。按买入价计算,该是二十三万,时值还不到十万。

曾经海问:“可用的资金一点都没有?”

丰乐诗说:“我不是说全给套牢了嘛!我请你来,就是先帮我解套的嘛!”

不错,“乌骨鸡”是这样说的,他却忽略了。这分明是一块火炭,曾经海动摇了,想趁早抽身,无奈这个弯很难转过来。想了想说:“你让我研究一下再做最后决定,好不好?”

丰乐诗说:“当然可以。”

曾经海细细排了队,这十五只股票多半是曾经风光过一阵,甚至至今仍有股市“领头羊”之称的绩优股,也有少量的“垃圾股”,套得都很深。如果按照以不变应万变的长“捂”法,那些绩优股自然会解套。可要立马见效,他真有一筹莫展之感。他阅读了好多书,什么差价自救法,什么寻找相同价位的或低于被套价位的更换筹码法……权衡利弊,都觉得没有充分把握。第三天,才带了一个稳扎稳打,给自己保险系数打得很大的办法,去找丰乐诗,说;“蔡太太,暂时不签合同,让我先做你的参谋。我给你出主意,你自己操作。报酬嘛,看着办吧。”

为了这些股票,丰乐诗有过病急乱投医的经历,花过钱,上过当。这一回,既不破费,而且如何操作掌握在自己手上,完全是“宝大祥”之举,她自然答应。

“不过,”曾经海说,“你尽可能地按照我的主意办。”

丰乐诗想了想说:“可以。”

在交换了电话号码以后,曾经海说:“希望我们合作成功。”

“好,我不会亏待你的!”丰乐诗再说了一遍。

这位阔太太以为这位炒手马上就会开出一张张葯方来的,不料,曾经海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蓝皮小本子,把她这一堆股票全部抄了下来,名称、数量、买进的价位等等,然后留下一句“你等我的电话吧”就告辞了。

这一等,等了一个星期。开头,她还认真地等着,可是三天一过,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是因为她这一摊子“垃圾”太棘手,借口脱身,便是这个男人手法老到。男人钓女人,用的都是这种手法。根据经验,她绝不能主动打电话去,只要略微显示一下离不开他的样子,他就可能成为一团湿面团,叫她甩不掉,然后成为他的猎物。在这方面,她丈夫的消息灵着哩,她可不能给这个死鬼以口实,让他用这一百万出局了结。反正,这堆股票正如她的婚姻,套着也就套着。

第八天,电话却突然来了。她有点说不明道不清的意外惊喜。曾经海直截了当,叫她在九元三角的价位上立刻抛掉所有的“东风百货”。她问买进什么?他说什么也不买,把资金抓抓紧。她说,不是换筹码,跑掉干什么?正在涨呀!他说马上要跌了,你赶紧抛!她还不相信,说这价位抛可是割肉的呀,而且,这一刀割得很惨,每股净亏七元。曾经海说我知道割得惨,我不是要你听我的吗?割,赶紧割!她问,别的要割肉吗?他说就这只“东风百货”,别的什么时候割,等我的电话。她想了想这是他的头一道指令,不能不先听他的,否则合作就算吹了。说真的,对他这一只未免让人失望的电话,她还不敢不听。

她照办了。果然,刚抛掉,“东风百货”股价就开始回落,而且一路回落!

她惊喜得“哇”地叫起来:“这人真神了!”

过了一天,曾经海的电话又来了,同样直来直去,十分自信地要她抛掉“天韵股份”。依然不是换筹码,而是要她把资金抓在手里。她照办了。不过,这一回,这只“天韵股份”的价格却继续往上涨。她心疼,好在涨得不多,也就算了。过了三天,他的电话才来,要她同样割肉跑掉另外两只股票,还是只出不进。她心疼得想不通,这几万元什么也不买,不是资金闲搁吗,既不解套,也不帮她赚钱,算哪一章?她不禁问道:到什么时候买进?他还是说不急不急,你等我电话。

她怀疑起来了,去找弟弟商量。弟弟是个中学教师,为人忒老实,说要打听打听这个角色。既然是“乌骨鸡”介绍的,先从“乌骨鸡”打听起。据她所知,“乌骨鸡”始终是满仓的,快进快出十分顺利,有的消息还是这个曾经海提供的!于是打电话给“乌骨鸡”探听虚实。“乌骨鸡”也不知道她的用意,只说,买,怎么不买呢?我刚才还买进了一万股“银信”呢,做个短差!她挂上电话,真想跟着“乌骨鸡”来一个快进快出。但转念一想,明人不做暗事,要买,也要跟曾经海打了招呼再买。要不,刚买进,他来一只电话说要买进别的什么,还要不要继续合作?这些割了的“肉”,到哪儿去补回来?

她打电话给曾经海,只说,她想买进“银信”,听说这只股票不错。

曾经海说,谁叫你买这只股票的?你再等一等!

她克制不住了,说“乌骨鸡”建议我买的,反正不买资金也闲着。

他苦笑着说,我一听就想到“乌骨鸡”了。是我叫他买这只股票的。

她不高兴了,说你是怎么搞的?到底是在耍“乌骨鸡”,还是在耍我?

他说,你们俩我一个都不想耍,真的。我叫“乌骨鸡”买进是对的,叫你不要买也是对的。

她说你把我当成小孩子?老娘送入股市时间虽不算长,可也有两年多了!不见苗结果,也见树开花。没见到你这种神乎其神的人。

他苦笑道,我知道。可你不明白,股海所以叫做海,不仅仅因为它风急浪险,深不可测,还因为它拒绝一切单一与重复。“鸡骨鸡”善于做短线,而且他过去做过这只“银信”对它的脾气摸得很透。你不行,你没有法子跟着他跑进跑出。弄得不好,买别的股票机会倒错过了。

她的口气和缓了,说,我是因为资金闲着可惜呀!

他笑起来说,股市这地方,有时候,抓紧钱袋,也是生财之道。

她说,又摆噱头了!

他说,真的,你慢慢会懂的。我已经看中了一只股票,保证让你把割了的肉都长回来,而且能够大赚一笔的。到时候,你就别忘了请我上大千美食林就得了。

她全线退却,说好吧,我已经被你割得血淋淋的了,不听也得听你了。

当天下午刚开盘,丰乐诗就接到了曾经海的电话,叫她把前期抛掉的所有股票所得的九万八千元资金.在七元三角的价位上买进“巴山矿业”。这是一只上市不久的新股,一直不太景气地阴跌。她虽有些犹犹豫豫的,可还是照办了。

没有料到,一买进就开始上涨。到收盘时涨到了七元五角九了。第二、第三天连着上涨,都接近于涨停板,已经全部解套,再涨,便是盈利了!这位一心要在男人面前争口气的女人,早被套得无所适从了,这时全身都给松了绑似的,连喊这人真神,这人真神!只后悔当初没有拿全部套牢的股票交给他。好在已经找到了活神仙,前景一片灿烂。急急忙忙地打电话去,请他吃饭,讨教到底有什么窍门。

曾经海按时来了。这是华灯初上的夜晚。丰乐诗挑选的是比大千美食林更有派头的花园饭店。她很谨慎,特意请弟弟作陪,也顺便让弟弟学一点本事,弟弟不知为什么事耽搁了,他倒先到了。乍一见,他瘦得双颊坍陷,眼圈周围一抹灰蒙蒙的,头发蓬乱,拖着一双积满了灰土的旧皮鞋,叫她差一点把他当成了另一个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