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十、人生如股市,随处都埋伏着陷阱,随处也蕴藏着机遇

作者:经济类

天底下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下决心不想与曾经海再见面的邢景,还是身不由己地和他见了面,而且有可能比过去更为密切。

她离开了职业学校不久,凭她对英语、日语的纯熟,很快被聘为飞天商贸股份有限公司经济信息部的资料员,专门负责电信资料的收集与整理。这是一家区属上市公司。总经理常无忌原是一位行政干部,以胆大心细,勇于创新,勇得有点野而在政界出名。每有出奇制胜的招数,从没有触过礁,搁过浅,所以有“福将”之称。高度近视眼,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鼻梁上,并不显得潇洒;头发稀疏,皱纹不少,但都像刀刻在紫檀木上,每一缕沟渠都是皮肤弹性的反衬,突现处无不光光亮亮的,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和使不完的精力。上任伊始,他就雄心勃勃,要把公司办成第一流的公司,对外与各方疏通,将贸易范围扩大到全球,对内不断地提高公司的业务水平与管理水平。不到三年,竟在上海进出口行业中,成了一家举足轻重的股份制公司。当今世界贸易竞争激烈,差不多每天都有新技术、新产品、新的贸易手段问世。邢景每天要把新到的技术资料看一遍,发现有参考价值的,就要尽快地翻译整理出来,分别提供给有关的各部门。工作繁重得差不多把她锁在书案上了,一般年轻人都望而生畏的,她却乐此不疲。

然而,不多久,生活又给了她一个“身不由己”,让她离开了信息部资料室。那天,公司与几位外商谈判一笔生意,原定的翻译因心脏早搏住院检查,匆忙中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总经理便要她去代替。两位美商外,还有一位是日本商人。她以中、日、英三国语言,在三方的交流中,准确的表达,熟练的应答,灵活的沟通,不仅使几位外商满意,更使常无忌震惊而自傲。打发了外商以后,常无忌立刻要她到总经理办公室担任秘书,工资也连翻两倍。一般说,秘书,给人的印象,总是老板的影子,一个对她拥有直接权力的男人的附属物。她最怕的便是这个。但婉言拒绝无效。她不能不坦率地说:我不善与人打交道,更怕与男人打交道。如果在这方面不会叫我为难,秘书可以做。常总爽然答应,声明她只管内勤而不对外。也就是说,她仍然可以把自己封锁在办公室以内。常无忌基本上信守诺言,人手实在安排不过来的时候,才破破例。这一天,常无忌请了一位曾经帮他审批一笔外贸商品的朋友吃饭。她知道这位朋友叫连胜,是常无忌的老同学,是属于外省驻上海协作部门的实权派,邢景曾经为了业务和他接触过几次,那是外销一种国际市场缺口较大的农副产品,在连胜的帮助下飞天公司成了独家经营者,赚了不少钱。所以常无忌请她一起去,她自然无法推辞。地点就在“醉乡酒家”最豪华的“芙蓉厅”ktv小包房内。除了连胜,还来了另外两位,其中有一位客人,因故提前离席,邢景送他下楼来的时候,却见对外营业厅里几个保安人员,还有几个服务员,在殴打一名流氓无赖。不知保安拳脚过重,还是那“流氓无赖”醉得太厉害,居然躺在地上失去了反应。一个服务员慌了,说:“要真死了,麻烦了!”一个保安说:“慌什么,我们可没有打他,是醉的!快打110,交给公安局处理!”她不想干预,顾自往电梯口走。那服务员转身跑出人圈打电话的时候,她突然在地上发现了那只皮包,很熟悉的一只棕色皮包,在拉链上挂着的是一条尼龙丝编织的小金鱼!她心里猛地一抖。立刻蜇过身子去仔细一看。

躺在地上捱打的“流氓”,果真是曾经海!

这使她吃惊不小。想不到会这么巧!想不到他会变成这样子!酒气刺鼻,一双皮鞋,差不多半年没有擦过了,和挺括的西装极不相称。倒不是他这副形态,只想到自己正在逃避着他,应该赶紧离开。然而,抓起电话听筒正待拨号的姑娘,好像第一次遇见这事,正用浓重的四川口音问领班;“对公安局怎么说?”领班说:“吃饭不付钱,还装酒醉打人!”就为这事送他进公安局?她不禁又转过了身,对正待拨号的川妹子说:“等一等。”因问领班:“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领班知道她是楼上“芙蓉厅”的贵宾,便将详细经过说了一遍。

“哦,”邢景回过身,看看曾经海真醉了,断然地说,“这个人我认识,不是流氓。……让我代他买单吧。”

领班见店家不受损失,自然一口答应。等她付清账单,领班说:“他醉成这样子了!能不能送他回家?”

邢景并不知道他住在哪儿。想了想说:“你们找个地方让他酒醒了走吧。”

领班进去和当家人商量了一下。出来回话:“问题不大,只是不晓得他什么时候醒,我们也没有办法一直守着他。”

她说:“不要紧,找个空着的ktv房给他睡下,索性锁上门,让他明天走吧。需要多少钱,我照付。只是到他醒了以后,随便你们怎么解释都可以,就是不能告诉他是我要你们这样安排的。”

领班全部照办,请保安背了曾经海,随她一起上楼。将他安排在“芙蓉厅”隔壁的一个ktv包房内。她转身出门,却碰到了刚从盥洗间出来的常无忌。他显然已经看到不少,便问她刚刚背进去的这位先生是谁,怎么回事?她淡淡一笑,说:“碰到一位熟人,喝得烂醉,回不了家啦,我请酒店让他醒醒酒再走。”

常无忌赞叹道:“你这位朋友一定很潇洒!”然后便朝她笑。

这笑,这赞叹,不能不使邢景心里一阵慌,解释说:“什么潇洒不潇洒的,证券市场的职业炒手。我们是上市公司,说不定哪天会和他打交道的。”

“证券市场的炒手?就是炒股大户罗?”常无忌问,“你也炒股?”

“那是过去的事,也谈不上‘炒’,”她笑了笑说,“为了存款增值,打算买一点试试的时候,向他咨询过。”

“哦,很有水平罗?”他好像有些启发。

“还可以。”她笑了笑,“怎么?”

“没什么。”他说着,就带她回到了“芙蓉厅”,连胜和几位朋友,正手握话筒,运用ktv的设施尽兴,见她们回来,也就曲尽宴散。常无忌却让老连的车子专送她回家,他则亲自送送老同学。

按说故事就这样过去了。她回家,盥洗罢,正准备每晚的功课:随意静坐,以期神气交合,坐见乾元面目,忽然接到了常无忌的一只电话,竟是刚才“芙蓉厅”门外话题的继续:“老连那点东西,我没有给他。看来还是请你帮他操作稳妥一些。”“那一点东西”指的是飞天公司送给连胜的一张存有十万元资金的股东代码卡,是她取了连胜夫人的身份证代办的。可没有想到要由她来操作,“不不不!只认识一个职业炒手,哪就会炒股,你真会开玩笑!”常无忌笑着说:“那就请你和那位朋友商量一下,能不能请他帮帮忙?”她一怔,但马上领会常无忌指的是曾经海:“那位炒手吗?”“对。”这就是说,她还要和曾经海见面?她老大不情愿地推辞:“可我跟他……”

常无忌截住她说:“不必解释了。凭今晚你对他这份关心,便足够了。”紧接着,就像以往一样毫无通融地拍了板:“就这样。请你尽快落实,然后给老连一个回音。有什么问题,你找我。”便收了线。

她依然握着话筒怔着。在这个常无忌手下工作,就是这样。说他武断,可无人不佩服他的眼光,往往在对方吞吞吐吐的时候,凭着他的直觉判断,便将任务压了下来,使你不能不接过来试试。这次又碰上了。真不该去“醉乡酒家”,去了也不该给曾经海多操这份心。

罢罢!就再打一次交道吧!与其让他离开了“醉乡酒家”,然后七弯八绕地再去寻访他,何不趁他没有离开“醉乡”之前,就去探探口气呢?

她主意拿定,但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安稳。尊敬、怀恋、怨恨、后悔和恐惧交织,把她固有的恬淡、宁静与安详都打得七零八落。仿佛是一次重聚,又仿佛是在完成老板所交的一项差使,想交代完就分手,可又怕过于冷漠会令老板失望……到天一亮,便匆匆赶来,希望曾经海走了,却又怕曾经海走了……

此刻,曾经海跟邢景出了“醉乡酒家”。她喊了一辆出租汽车。一上车,他就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她笑了笑说:“昨晚,我和几个朋友在这里吃饭,看见你被人扶到这个房间里来,醉得一塌糊涂,所以一早就来看看。”

“谢谢!是你帮我买的单吧?”

她故作茫然:“什么单?”

“账单。”

“什么账单?我不明白。”

曾经海倒不知该怎么问下去了,想了想,转过话题,问道:“你就是来看看我的?大清早的,恐怕还有什么事吧?”

“有一点事。我马上告诉你。”

出租车停住了。已经来到一家规模宏大、装修豪华的“明珠广场”。她付了车资,带他径自到楼上的餐饮部,只见都是吃早茶的客人。她选了一个相当雅静的题为“云水居”的小间坐定。服务员推着小车子进来,她叫他点点心。他却怔怔地朝她脸上看。她扑哧一笑说:“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不认识了?”

曾经海微微摇着头,叹息说;“我实在想念你。真的。我怕在梦里!”

她chún间挂着的那缕淡淡的笑忽然消失了,想说什么,却又转过头去,不再征求他的意见,顾自点了一客烧卖、水晶肉包、春卷、鸡粥……

曾经海的心被她这神情猛地一牵,感到一见面就说这些未免太突兀了,愧疚地说:“我一直在找你,想向你道歉。真的,我那婆娘太没有教养了,让你蒙受了很多委屈。为了你……我对她的耐心,也到了极点,分手了……”

她猛然转过脸,正视着他:“为我?离婚?”

曾经海点了点头:“为了你,我不惜一切代价!”

她淡淡一笑,笑断了他的话:“就是为了这,到‘醉乡’消愁的吧?”

“不不不!”曾经海连忙否认,“脱了这件湿布衫,我有的只是轻松。开始我弄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失踪,到我弄清底细,我越发想找到你了。”

又触及那个敏感区,她忙拿起筷子点着面前的一碟虾仁水晶包说:“快尝尝,这里的特色点心,别让它冷了!”见他不动筷,便夹了一只放到他面前的碟子里,趁他说出一声“谢谢”,并把目光转到水晶包上去的时候,便笑着问:“你知道我今天把你请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吗?”

曾经海挟着水晶包,笑着反问:“不见得是和我同一个目的吧?”

对这种挑逗,她只不以为然地一笑,放下筷子,取出一张名片,直奔主题:“眼下我在这儿工作。我要请你帮个忙。”

“哦,恭喜!”曾经海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爽然地说,“尽管说!反正只要是你的事,我都照办。”

“谢谢。”她牵动了一下双chún,露出一缕苦笑,“说是我的,其实……不说了,反正我说出来了,你就当成我的事,答应我。”

“我明白了。你说吧!”

“不。你不答应,我不能说。”

“你不说,我怎么能答应?”曾经海突然觉得自己对她太见外了,立刻转了过来,“好!凭着你在我心里的特殊地位,我答应!”

她妩媚地一笑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笑着,用半真半假的口气说,“为了你,我可以赴汤蹈火,真的,我……”

她眉梢一跳,不露痕迹地把他刻意渲染、步步进逼的气氛拂开,说:“其实呢,对你,如实地说出来也没有什么。这是公开的秘密……”她走过去将门掩上。“说来事情很简单。我们公司得到了一家兄弟单位的很多帮助,对其中一位处长,我们老总想酬谢一下……”曾经海马上接口说:“你们老总酬谢他的是一大把内部职工股。如今要帮他把这笔股票变现,而且不留痕迹地大幅度增值。对吧?”她说:“不完全对,不过,也差不多。”“这事找到我,是你们老总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主张?”她又苦涩地一笑,说:“老总怎么会把这种事交给外人来办呢?他把这个任务压到了我的身上。”

“啊?’

“我是怎么一块料,你清楚。要我做,不把饭碗砸了才怪呢,所以只能靠你帮我了。”

“你太谦虚啦!”曾经海欣然一笑,趁机把话题拉了回来,以调侃的语调问她:“不过,这可是你们公司的秘密,你不怕我出卖了你?”

她低下头,苦笑了一下,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怎么?你相信我不会出卖你?”

“或许是命里注定的吧!”她又像过去那样淡淡地一笑,把这次邂逅的话题撇开,“这谈不上对你相信不相信的问题。反正,为了我的饭碗吧,你就帮帮忙,代我解决这个难题吧。报酬嘛……”

“你大概看透了我的五脏六腑,”曾经海截住她,叹了一口气说,“我刚才说过了,为了你,我是可以赴汤蹈火的,别的都不用说了,邢景!”

她苦笑着摇摇头。

本来已经绝望的曾经海,此刻重新见到了她,见到了他日里、梦里思念的人,而且是她找上门来的,怎么还能轻率地对待自己的生命?不必关心她囊中丰瘠、家底厚薄吧,刚刚摆脱的那场婚姻噩梦,已经雄辩地告诉他,在家庭里,金钱并不是惟一的,那么面对着自己期待已久的精神支柱,为什么还三心两意呢?如果说股市如人生的话,那么,人生却更像股市,无处不存在陷阱,但也无处不存在机遇,如今被命运逼到这一步,机遇就摆在面前,话也说到了这地步,干吗躲躲闪闪不伸手抓取她,并和她一起拼搏呢?!

他双眼发出异样的光,炯然逼视着她的眉眼:“你不相信我的真诚?”

她慌了。为了逃避他的逼视,她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筷子上,对准一只烧卖,可怎么也夹不起来。他伸过筷子,将它挟到她面前的碟子里。问道:“我知道,我伤害了你。曾经和我一起生活了几年的那个女人,会这样当众损害你的名誉,祸根全在我的身上!请你原谅!”

她像低头注视着那只烧卖,泪水却从眼眶里徐徐流淌下来。他抓起一张餐巾纸送过去,她伸过手来接的时候,却被他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颤抖得很厉害,说道:“邢景,我向你道歉。真的,都怪我!……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不知不觉地将感情流露给妻子,是因为……”

她想把手强行抽回,喃喃地打断他:“不,不搭界的,根本不搭界的!”

“你听我说完,”他更紧地抓着她的手,索性把想说的话统统说出来,“就因为我爱你,真心地爱你!邢景!”

“你说什么呀!”她惊恐地边抽手边想站起来。

他仍然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知是按她仍然坐下,还是生怕她趁机飞了,恳切地说:“嫁给我吧!邢景!今天,我虽然一无所有,一副走投无路的样子,可是,只要有你在我身边,这个世界就会属于我,属于我们俩!真的……”

“你说什么呀,你说什么呀!”她继续猛烈地挣扎着。

然而他不松手,说:“你答应我!请答应我!”

“不,你不了解我,你不了解我!”她喃喃地说着,狠劲地将手抽了出来,抓起皮包,夺路奔出了“云水居”。

曾经海怔住了,双手空举着,仿佛仍然抓着她。这一击给他的精神打击,和股市的利空消息同样沉重!他只知道自已被拒绝了,却辨不清她说了些什么。反正她像遇到一个亵渎她的流氓一样地把他甩开了。为什么啊?是的,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在她的眼里,他不是强者,从来不是,所以渴求的并不等于能拥有,所以都茗一闹,她就远离了他,就像当年的小园,一见外资老板发出微笑,便和他“拜拜”了,我却……

他终于从羞耻,屈辱,难堪和后悔中醒过来:是的,这个世界没有人会接受你!可你偏要自作多情地表示依恋!刚才这一幕已经说明了一切!还是当机立断,从哪儿来,回到哪儿去吧!

他颓然坐下,抖抖地从皮包里取出那份揉皱不堪的给父母亲的遗书,展开来,决定继续写下去,眼泪,却如小泉一般地涌出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