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十三、火爆的行情,往往产生于最难捱的冰点

作者:经济类

双手扶膝的这一深深鞠躬,这一声“多谢,让您费心了”,再加上对刘希夷名句的一字之改,在曾经海心里的震撼,远远超越了一早一晚她两次所给他的心灵震动。但要理解它,却又是这般困难,就如雾中看景,若隐若现。有一点却是肯定无疑的:她没有对自己关上感情的大门。不知为什么,这似乎就是希望,就是力量。他从飞天股份有限公司径自到了海发证券公司。

重新回到了海发证券公司,只一天,却恍如隔世。来看盘子的,寥若晨星。因为这间超级大户室另有安排,宫经理请他回到原室原位。除了那位神秘的老朱,老搭档如盖经理、老佟、“程部长”和“辜姐”都在。这几只“股票”,或许都是久经考验、没有被淘汰,对这市况,神经上仍然经受得起,室内的气氛非不低沉,竟然能够“叫化子打野鸡,苦中作乐”,面对低迷的大盘,正在打赌。孟经理说还要下探,不到一千一百五十四点不会企稳,理由是这五家受处分的券商,货还远远没有出完;“辜姐”认为,到一千一百九十五点,可以反弹,理由也相当雄辩:这五家券商要出货,必定要不断地拉高派发,没有几个反复,清不了仓。赌注是燕云楼的一顿晚饭。见到曾经海重新回来,一阵热情的欢呼以后,就乱哄哄地问他把宝押在哪一方。他笑笑说,离开了一天,还不知道行情哩,让我看看再下注。他打开电脑一看,已经跌到了一千二百零二点,比前天只下挫了三个百分点,下跌速度放缓。将翻身希望都押过去了的“岭南高新”,走得似乎与大盘同步,昨日有了小幅反弹,这时候,价位在昨日的最高点上波动,好像在试探上攻。这教他突然又想起了“上帝不那么简单,可也不是狠毒的”名言。如果这时候……

曾经海避开他们的赌注,他隐隐觉得人生的转机,正在向他靠近。“岭南高新”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张菊芬”这十万元资金,不需要另办开户手续就可以买卖的。如果在这一会儿全部买进……

也就是说,他要把宝押在孟经理这一边。这一想,心弦倒绷紧了。“有钱莫买当天跌”,“多头不死,股跌不止”,这些都是成千上万的投资者用血泪凝成的股市格言,在继续下跌的时刻,在不少投资者没有产生恐惧离场,反而一心抢反弹而不断买进的时候下单子买进,风险是可想而知的!十万元,数字虽不算大,他却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是一次机会的捕捉,可也是迈向新的深渊的一步。这次输掉的,可不是一顿晚饭!

他张大眼,注视着“岭南高新”日k线图上“买卖盘”上数字的变化:抛盘略大于接盘,就是说,卖出的人略多于买进的,价格却不再下跌……

这就是这几句格言的注解!

可他对这只股票太了解了,直感又告诉他,这只股已经探明了底部,成了游在海底的一条“好鱼”。

等一等!再等一等!……他紧张得嗓眼里几乎冒出烟来。不觉闭上眼。

伫立在沙发前、背衬着巨幅牡丹花壁画的邢景又出现了:“请细细体味这两句诗:‘年年岁岁股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这是什么意思?

他想参透她。然而,今天的她,不再是他从前心目中那个恬淡、宁静、平和与安详的女子,而是……低矮的空间,精致小巧的的木格子窗棂,雪白的窗纸映衬着昏沉的灯光,平展展的榻榻米,肥头胖脑的寻欢者,倚着矮方桌,醉醺醺的,还在一杯接一杯的狂欢,对面前一小碟一小碟的料理已不感兴趣,却把手伸向她,正手托小盘子送酒上来的中国女郎。她脱得一丝不挂,厚厚的抹得像个瓷人儿的脸上,强装着笑容……一股灰蒙蒙的阴冷之气,随着这缕笑容,悄然潜入他的心中,使他忍不住全身都颤抖起来。他说不清楚,刚刚得知她这些经历的时候,产生的是爱怜,是同情,还是同声一哭的冲动,然而此刻却是如此之冷,堕入冰川一般的冷……正从内心深处发出颤抖……

一阵欢叫声,使他浑身一振。她,还有这股冷意,全给驱赶得无影无踪。

“好啊,孟经理请定了!瞧瞧,量放出来了,反弹开始了!”

曾经海定神一看,上证指数真的在1195点上开始放量上攻了。显示资金的黄线随之密集地拉高。他心里一阵惊喜。连忙看“岭南高新”,“买卖盘”中那串数字,抛盘是五百六十多手,接盘是六百三十多手,价格随着上升了一分。也就是说,买的人开始多于卖出的!他的心中一动:真的多空力量起了变化!

“不要高兴太早,”孟经理说,“这个指数还没有经受考验呢!”

不错,要稳。然而,“岭南高新”的买卖盘中,买进的数字,比抛出的继续在增加,价格也随着在攀升。是时候了吗?

料理门前悬挂着的灯笼,榻榻米,强装笑容的赤躶的中国女郎。不不,不能想那些,“年年岁岁股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是什么意思?……

“孟经理,赶紧趁机检皮夹子、抢反弹吧,不要输了饭费,又输了钱!”不知是谁笑着嚷了这么一声,“老曾对不对?”

曾经海脑袋里的“年年岁岁”又一次飞走了,连吐出三个“是”,毫不犹豫地买进了一千股,“张菊芬”资金的五分之一。

股指继续上升。他再买进。有回调,但到了1197点又强劲地向上。他将“张菊芬”的所有资金全部买进了“岭南高新”。五千股。这才看看其他那些被套的股票,都开始了不同程度的反弹。

这一晚,大家欢天喜地一起上了燕云楼,孟经理请的客。他是个豪爽人。掏了腰包,却没有改变自己的判断,说“股市没企稳,还要下探,一定要到1154点!可是,今天总算有了一个逢高出货的机会,我高兴!请大家吃一顿!”不管怎样,有得吃总是高兴的,何况都有了一个逢高喊磅的机会?所以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那只“蓝海股份”尽管仍然没有解放复牌,因为另外八只磁卡均有所收获,给予了希望。不过,对于曾经海来说,最值得庆幸的,是“张菊芬”这五千股“岭南高新”,一天之内竟上涨了百分之八点九,如果这次反弹能延续三天,那么就不怕向邢景交代了。应该说,近期来他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这样尽兴地喝酒。

确实如料想的,因为这次跌得深,反弹的力度也大,再加上这只“岭南高新”是一只潜力股,又属强庄股,虽然有几次技术性的回调,可不到一个交易周,居然翻了百分之六十四以上!十万资金,已经成为十六万五千三百元了!或许是吸取了教训,力戒贪婪,或许,他怕继续受到“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折腾,赶紧抓住高位全部抛售出去,然后约邢景结账,揭开谜底,然后……

临近收市,过去他高价位买进的“岭南高新”虽然仍然深度套着,但是对于跃到谷底买进的‘深菊芬”那五千股,却获利相当丰厚了。

曾经海立刻给邢景打电话,他克制着兴奋:“邢景吗,今天能碰碰头吗?我还给你‘张菊芬’的股东代码卡。”

邢是正在阅读一份英文资料,很觉意外,本能地问道:“你不愿帮忙?”

曾经海说:“都帮你办好了。”

她吃惊地问:“真的?”

他不免得意地说:“你不是要求百分之五十吗?我已经超额达标。”

“啊?”她半信半疑。出于老板的差使,把代码卡交给了他以后,她将他在会客室里的态度、言行,细细琢磨了一遍又一遍,他说的做的都和以往不一样,很可能仅仅把她视作商务上的合伙人,而不再将她当作追逐的情人;可凭他这迅速找上门来的举止,凭他的眼神,又不像是虚与周旋的商务合伙人……很好,她正期望他这样,向她预期的目标推进,自然不是三天五天的事,尽可从容,想不到这么快就需要进一步接触了,她不相信这是真的。时间和股市的条件都不具备啊!莫非……,真真假假的亏,她吃得太多了,沉吟了片刻,才说,“谢谢你。只是今天我有安排,能不能请你到我公司来一趟,先把股东代码卡交给我?”

“先交给你?”他沉吟着。

“我是受人之托,让我向老板交差以后,”她解释说,“我们再约时间,我要请老板好好谢谢你!”

尽管仍然像以往那般,在平静、恬淡里还有一种柔情,然而在他耳内,却完全是商场上怕顾客引起什么误解的延宕性声明。他有点不快,但也有着一种解脱的轻松:“好吧!我马上送过来。”

曾经海拿着“张菊芬”的股东代码卡和他书写的账单(交割单第二天由海发证券公司直接寄给她),乘出租车到了飞天股份有限公司。传达室的保安人员请他稍候,便打电话给邢景。

挂断电话以后,邢景搁下手头的英文资料,想了许久。她知道,他到底帮连胜赚了多少钱,凭一张冷冰冰的磁卡是看不出来的,如果将飞天公司暂垫的十万元资金重新划回飞天公司,而“张菊芬”户头上还留下五万元、成了连胜能放心使用的属于自己太太的资金,再跟他以酬谢方式见面更为妥当一些。因为,曾经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还有待于考察。这时候,拿定了主意的她,要保安员请他直接接电话。她说:“曾先生吗?实在对不起,我正有点事走不开。马上有一位小姐下来代我收取……”

就这样,连进会客室的机会也没有,就让她把东西取走了。说不清的一种滋味,使她在他心里的形象微微变了形,总有一种受了欺骗、愚弄的感觉。“年年岁岁股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就是这样的吗?……女人,难道都是这般冷酷无情的吗?

他不敢细想,只望股市不是反弹而是反转。他从报摊上买来几份证券报,希望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其中有著名股评家海泫的文章,说是反转,将创新高。他对这个海泫无好感,今天却愿给他打八分。他期待着这一分析和预测应验。

可惜,期待的偏不来,倒被孟经理不幸而言中。第二天股市以跳高五点开盘,瞬间便被获利者抛盘拉下,不到一个小时,就以全盘翻绿宣告反弹的结束。指数下探速度之猛,使他对海泫的好感,连同对邢景的不愉快,全部冲得干干净净!除了继续停牌的“蓝海股份”,他从“岭南高新”中获得启发,不顾一切地抛售,抛售。如果资金能够达到丰乐诗给他的那个数字,就趁机了结,以便让赔偿金减到最低的限度;如果达不到,则以此保存实力,让它们跌到底部时再全部买回来,“牛市赚钱,熊市赚股”,那时候,一百股可能变成一百二十股或者更多,不等反弹也有条件和丰乐诗她们结账;其他的解决了,梁菲那八十万,老天不会让他走绝路的。

无奈套得都太深了。还因为“蓝海股份”的封杀,到抛得差不多时,还不到丰乐诗她们所给资金的百分之六十!他无法和她们去结账。坐在电脑面前一连几个小时,轮换着将丰乐诗她们八九个账号中不同的股票仓煌“出逃”。收盘以后,他疲惫不堪。百分之二十的赔偿,还有梁菲的月息百分之三,又压到他的心上来了,只觉得整个天地都变得灰蒙蒙、阴沉沉的,头重脚轻,飘飘忽忽地走在马路上。经过酒店门前,他又想起了邢景。她是幸运的,真的。这次反弹仿佛就是上苍照顾她委托的一次例外。他想,何不给她打个电话?至少,提醒她,叫她想起应该将“张菊芬”的那一笔提成给他呢?

罢了。不管怎样,这时候打电话给她都避免不了讨账之嫌!不过万把块钱,却把她推到一个商业客户的地位上去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去找丰乐诗商量!丰乐诗有钱,也通情达理,见股市这样,对他这个“未来的巴菲特”能见死不救吗?

可是,问起她们账上那些股票,亏损到这地步,怎么好意思说出口?说出了口,她们凭什么相信你还是一个“未来的巴菲特”?

一切顺其自然吧,眼下需要的是清静……

仿佛为寻觅这片清静似的,他茫茫然地信步回到了家。是的,除了生他养他的父母亲,你曾经海还能到什么地方去获取这短暂的清静?

母亲站在水槽边洗菜;父亲躺在藤椅里看晚报,一副小国寡民的悠闲气氛。见他带着这副脸色回家来,不安便蓦地降临了。母亲朝父亲望了一眼,好像是一暗示,使父亲慢慢地折起报纸,咳了一声,问道:“接到都茗的电话了?”

都茗来电话!轰的一下,他全身都冒汗!竟一时怔在了门口。

父母亲并不知道他和都茗间的经济协议,见他意外,父亲把话转达得完完整整的:“她说和你约定的,明天到什么地方找你。”

曾经海差点把牙都咬碎了,一屁股跌坐在那把父母亲专为贵客留着的椅子上。真想破口大骂:这只最臭最臭的垃圾股,总是在他最倒霉的时候出现的!真她妈的前世欠她什么债!真的,不是他忘了,而是把日子搅糊涂了,没有想到又是在这一刻凑到一起来,没有想到一个星期会这么快!十万元,他弄不明白当时为什么会这么轻率地答应她,如今十几个小时内,到哪儿去筹这一笔钱?丰乐诗,梁菲,陈玲玲,赵茹……一连串芳名又在他面前鱼贯而出。然而,磁卡虽然抓着一大把,资金账号也有一大串,可没有她们亲自出场,一分钱也不用想到他手中!

这一次,充斥他心脏的,只有一筹莫展的无奈,无法逃避的焦虑,以致一刀宰了都茗的怨恨,而不是死。如今,死,似乎应该留到另一个女人的表态之后。

“怎么啦,你们?”母亲不安地走到他的跟前,忧心忡忡地问。

“没什么!”曾经海说,偷眼瞥了一眼父亲,父亲一手握着老花眼镜,一手握着报纸,双眼盯着天花板,这是一副不像关注,却比母亲更投入的关注。

“可是你……”母亲张大了老花眼,注视着他的眉眼。这是只有母亲对儿子才会有的,倾注着全部爱抚、关怀、忧虑和穷根究源的审视。

他想逃避这两道伟大的,却难以忍受的目光,一个念头却从心底翻了上来:先避开几天,请母亲去对付都茗,就说我有要紧的事到外地去了。回来以后会找她的。请她放心就是了。如果股市有了转机,就按约给她十万;如果实在不行,就想另外办法了结,哪怕一了百了,先设法宰了她!

“真的没什么,妈,”主意一定,曾经海倒平静了,“我马上要出差……——

电话铃响了。他心里一紧,看来都茗追踪而来了。便急匆匆地对母亲把话说完:“你就对都茗说,我出差了。一回来,就会打电话给她的。”然后抓起电话听筒,递给母亲。

母亲将话筒凑近chún边,显得有点紧张地说:“喂,……你找曾先生?……哪位曾先生?……曾经海?”她用双眼望着儿子,讨如何应答的主意,“……你是谁?……姓邢?……什么……”

不等母亲反应过来,曾经海就一把将电话抢到手:“邢景吗?我是曾经海!什么?今晚?……让我想一想……”他将手捂住话筒,睁得大大的双眼里所射出的目光是复杂的。没有想起都茗这笔债之前,曾经在这位女士身上寄托过重新崛起的希望,可这一刻,却是沉重的负荷压出来的顾虑、忧怨和不安。

父母亲都像泥塑木雕一般,室内一片寂静,仿佛处于一个重要的转折关头。

“好吧,……我一定到……”他终于做出了答复,慢慢地挂上了话筒。

“又怎么啦?”母亲小心地询问。

“没什么,”曾经海说,“我……要洗个澡,今晚要出去办点事。”

“不出差了?”母亲问。

“出差,也得有一笔钱。……反正,晚上回来再说吧!”

母亲接受不了儿子这种忽冷忽热、一夕三变。父亲却释然地重新戴上老花眼镜,哗地将报纸展开,继续阅读起来。母亲只好回过头来问儿子:“都茗来电话呢,该怎么说?”

曾经海边脱外衣边说;“你说,我知道了。我会打电话给她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