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十六、炒股炒的是人类的好品德:冷静、理性、耐心和坚韧

作者:经济类

曾经海全身神经都绷紧了。邢景来了电话,使他心里稍安,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有很重要的话要对邢景说。

他急需舆论的帮助。

常无忌的答复,神速得令人措手不及,虽然没有直接提供资金,却以政界、经济界有着广泛联系的老干部加企业家的纯熟调度手段,给了他一个亿。他帮他注册了一家商贸公司,不知从哪儿借来五千万作为自有资金,然后,再借此向银行贷到了五千万。双方敲定,在八个交易周内翻倍。倘若亏损,曾经海自然无力赔偿,所以达到目标后提取的回佣,也只能百分之十,一千万,加上自己趁风搭船所赚取的,也足够了,这都是一位他从未见过面的女士,代表常无忌办的,办完就消失了。至于舆论,作为上市公司的老总常无忌更不能出面了,只表示“需要的话,可以找小邢联系”,曾经海也答应了。

手头有了一个多亿资金(包括丰乐诗交给他操作的)的曾经海,明白这是一场豪赌!他开始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他希望有一家券商和他合作。他从电脑所存储的资料中,得知持股最多的大股东,是上市时的承销商黄海证券公司。他暗中寻访有无可靠关系与这家券商接触一次,试探一下有否操作意向。他向宫经理打听的时候,才知这家公司主管卫经理,就是宫经理的先生!他喜出望外,要求见面。谁知这是一位非常谨慎的“稳健派”,说眼下正在整顿证券机构,他绝不希望在这时候把自己送到枪口上去,话说得很实在:“赚到的钱是公司的,犯了法倒霉的是我卫某,你说对不对?实在对不起啦!”还说,前不久有人向他提过这个建议,他说的也是这句话(曾经海心里明白,很可能是常无忌所作的试探)。不过,卫经理很机灵,向他保证,要是有人炒作,他们这个大股东绝不趁机抛售。曾经海也明白,如果大股东减少持仓位到了标准以下是要发布公告的,弄不好,会把股价异动的责任拉到了自己的头上。所以他完全相信这一承诺。虽无实质性的成效,但摸到了这家大股东的底,使他敢于放开手来操作了。为了避免持股数量过百分之五而发公告,引起管理层与社会的注目,他将常无忌所提供的资金,化整为零,分别在进丰乐诗、包括张菊芬她们提供的十几个账号里,并把父母亲的、姐姐的,亲友的,能借的股东代码卡全都借来用上了。而且按照他们原来开户的公司去悄悄存入。算了一下,一共二十二个账号。这真正是一场指挥千军万马的战斗!

当然,海发证券公司仍然是重点。他请宫经理给他提供一个单独的小间。自己丈夫虽然没有配合,但宫经理心知肚明,这位客户交易量非同寻常了。宫经理立刻调度,让他回到那个超级大户室;为了联系方便,飞天公司又给了他一架手机。

股市处于牛皮盘整状态,曾经海开始悄悄吸纳“飞天股份”。这是千载难逢“搏一记”的机会,资金自然是多多益善。他把丰乐诗她们账号上的所有股票,除了仍然停牌的“蓝海股份”以外,全部割肉抛出,买入“飞天”,并希望她们增加投资。丰乐诗虽然有钱,对他也曾经有很高的预期,可惜,以往委托给他的都亏得不敢核算了,哪里还有这份胆量再解囊?他只好将母亲的“火烧银”投进去;给都茗的那一笔补偿,也不希望变死,取出十万元,亲自送到都茗面前,等她—一清点以后,就用三寸不烂之舌,企望她将这笔钱重新让他带回,代她投资,她冷笑一声说,别玩这套钓鱼的游戏了,你给我的苦也吃够了,我只想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下一个十万能够准时给我,要比帮我去冒这种险好得多。他苦笑着说,我犯过错误,这不假,不过,天底下最容易改正错误的地方,就是股市。我现在有经验、有机会了,就缺资金,就算借给我的罢,可以立借据。她也不愿,说他走火火魔,劝他早日离场。他无法把底细端给她,一笑而归。

他不再到处拉钱。哪位股评家说过,股市的成功者都是孤独者,用不到拿发财的秘密去换取并不多的资金,因小失大。能把手头资金用足炒够也不虚此举了。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购入八百多万股以后,便显得困难起来,要不断“震仓”,就是故意把股价打压下去再拉上来,在忽涨忽跌的震荡态势中,“诱骗”散户们将手中的“飞天股份”割肉抛售给他,这难免不大大增加了成本,原定的资金,就显得捉襟见肘了。他想起了股评家海泫。可是刚找出海泫的名片,准备打电话联系,却又想到:此公可靠吗?如果将这些消息捅给杭伟,会出现怎样局面?

他想找一个人商量。可找谁呢?邢景病假期间与他联系的那位女上,代邢景办完该办的一切,就神秘地失踪了,自然不能找,也无法找。至于局内的,没有一个可靠,包括“滕百胜”。

他这才发现孤独并不容易,有的是势单力薄的恐慌!过去,为的是个性的自由、人格的独立,不依附于人、求助于人而进人股市的,可这一刻才发现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不求人的事不存在,想摆脱笼套的,却偏给套牢了。

只有邢景。不管是感情依傍,还是调动飞天公司的力量,他都需要邢景。

黄昏降临,夕阳还被夹在高楼的峡谷里,他就来到明珠广场。她也准时到达。服务小姐便把他俩引进了一个叫“天宝阁”的小包房里。

她化了一点妆,把这几天多病多思的憔粹都蒙在淡淡的一层脂粉里。

曾经海用欣赏的口气说:“你很漂亮!”

“谢谢,”她也欣然一笑,“看来你今天心情很好。”

“当然,和你见面,每次都像过节日。何况……”

“你对女人倒真有一套。”她啐了一口,“‘何况’什么?”

“常总对你说了吗?”

“常总出差了,”她说,“他说什么?”

“他说,这次操作,请你负责和我联系。有什么事,可以找你。”

“是的。你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劳?”

“可以说有事,也可以说没有事。”他说,“像过去一样,有你在我身边,我总感到很安全。真的。”

她报以淡淡的一笑:“很感谢,可也很遗憾,因为我不一定帮得了你的忙!”

“怎么会帮不了呢,”他抓起菜单,却先把目光转向服务员,点罢酒菜,等服务员走了,才说明他的想法。

邢景的脸色凝重起来了:“你一定要我卷进这个漩涡罗?”

曾经海得意地说:“这一次,你还想站在一边看吗?”

“是的,我确实不能再站在一边看了,”她无可奈何地说,“正是这样,所以我心里从来没有这样不踏实。我问你,你对这次炒作,到底有多少把握?”

他诧异地问:“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不,这一次,不是简单的用一个相信和不相信就可以说清的。”她说,“沉重的债务,可以让人的智能变形。不知道我这个旁观者看得对不对?”

“你是说,我是给债务迫得孤注一掷?”

“不是吗?”

曾经海想否定,可话到chún边却咽了下去。他想,对她不必讳言这一因素的驱动作用,说:“不排除这种动机,但我绝对不是‘孤注一掷’。对这次操作,我的确有把握,只要你能支持我。”

她微觉不快:如果不支持,失败了,就应怪罪于我罗?她真想说一句“你要这样想,我可承受不起”,可他双眼里的那片坦诚与祈求,却改变了她的主意。她淡淡地一笑说:“我只是作为朋友,提醒你注意这件事的难度罢了。真要搞砸了,我怎么说也逃不了责任,起码,是我把你这只鸭子赶上架的。”

“哦,所以你为我考虑得特别周到,”他说,“谢谢啦!为了你,我也要拿出全部能力和精力,办好这件事。要不,上对不起父母,下对不起你!”

她有些感动。

“你不相信我的能力,但也希望相信我这一片心!”

她真想落泪,却强忍住了,好像把话题岔开一般,问道:“你说,到底要我帮你做些什么?”

他说:“能给‘飞天股份’制造利空的消息,有哪些?最好用什么方式,通过什么渠道散布出去,最有利于继续打压股价?”

她倒抽了一口气:“这是常总叫你问我的?”

“不,常总只说,操作中有什么问题,可以和你联系,”他注视着她的眉眼,“撇开这层‘指定任务’不说,我思来想去,这种问题,除了找你,我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商量。真的。”

她再一次感动了,低下头说:“不是我怕,说实在的,这种违法乱纪,过于顶风冒险的事,我不能帮你做,也不能让你去做。”

“我理解。可我骑虎难下了。”

“我知道。”她真想说我也一样,可到底没有说,只是默默地低下头,寻思该怎么回答。服务员送上冷盘,一只凉拌马兰头,一只花生米,一只凤爪,还有一瓶啤酒和橙汁,看服务员—一摆开,将酒和饮料分别给他们倒进杯子离去以后,她的思路才清晰了一点,“只有一个办法。……也是顺势而为,实事求是的办法。这就是把我们外贸公司面临的困境以及可能存在的投资风险,请记者在上市公司介绍栏里,老老实实地公之于众。因为,这些材料,对我来说,都是现成的,也是应该告诉购买我们公司股票的投资人的。”

曾经海高兴地说:“这点子太好了!把情况介绍得严重一些,再在业绩的预测上,压低一些,是能起作用的。”

邢景摇了摇头说:“预测可不是我的事;情况介绍嘛,也没有必要夸大。”

他笑道:“你怕?这可是风险防范,就像当年的‘宁左勿右’,不会错的。”

她抬起了头,面对着他。最初让他看到的,是一缕不以为然的无奈,很快便变成了一种凝神静思,那神态,使他再一次看到了她仁立在液晶展前的神韵,恬淡,宁静,深邃,幽远以外,还有一种动中的极静,静中的极动的气韵,好一会,才听到她的说话:“还是一切顺其自然,无为无不为吧,”声音仿佛是从她心底流泻出来的,“……也就是说,对我提供的东西,拿出去时,都不要掺水,好吗?”

他不觉产生了一种穷究的冲动:“你为什么这样重视‘顺其自然’?”

“你不是要我帮你参禅悟道吗?”她气韵安详,令他想到了双手合十的圣者,“参禅修持,悟的是人怎样保持人与人、人与天、人与自我的和谐统一,人怎样才能够免除人生的烦恼,而求得真正的自由与解脱……所以,要说‘禅’,起码要求人类思想合于真理,行为合于道德。”

他怔住了,说不清是被震撼了,还是对她这一套“禅”的无可奈何,说道:“……好吧。我尊重你的信仰,更不能让你做违心的事,……你先把材料给我看一看再说吧!”便举起杯子,“来,希望我们合作成功!”

邢景仿佛感觉到他有口无心,抓起杯子,却没有举起来,淡淡地一笑说:“要说‘信仰’,这不光是尊重我的信仰,也是尊重你们股民的信仰。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吗?”

“什么?股民的信仰?”

她故作调皮地说:“是的。你们的大师巴菲特说过,做一个职业投资家,不需要很高的智商,只需要人类优良的品德,其中包括坚韧、耐心,有毅力。”

他也笑了,笑容里不能不包含着感动。他感到了她为他安危操心的一片真诚,不禁说:“好,我尊重你,也尊重这位巴先生!我先满饮这一杯,表示我接受你意见的真诚。”

她这才笑吟吟地举起杯来,往他杯口轻轻地一碰,然后专注地注视着他把啤酒喝下去。

第二天,邢景就把材料送给了他。他看了看,有价值,但是太淡了一点,估计不会让股价引起较多的波动,可是为了尊重她,就没有提出异议。邢景说有几位记者是专线与飞天公司联系的,并把姓名、联系地址告诉了他,请他亲自送去。记者倒觉得材料很有价值,第二天就见了报,而且安排在较醒目的位置。

对于东南亚的金融风暴所造成的影响,早已为一些有识之士所注意,并采取相应的措施,逐步减低类似飞天股份这些股票的持股比例。这则消息,把眼下周边的存在渲染了,严重性增加了,驱使他们再度减轻持仓量;对那些对世界经济局势不太关心,以及获利并不多而套牢的持股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六、炒股炒的是人类的好品德:冷静、理性、耐心和坚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