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十七、“顺势而为,无为无不为”,是处世之道,也是股市取胜之法

作者:经济类

电脑显示屏上,“驼方”的股价,一片绿,掐得出水来的绿……

杭伟根本不想看它,他坐在电脑前的转椅上,将久未梳理的脑袋搁在椅子靠背上,朝天花板吐着烟圈。烟圈里,朝着他挤眉弄眼的,竟是曾经海!

他冷笑一声:这瘪三,原来是这样一只股票,捣浆糊竟捣到我头上来了!

事情都是海泫告诉他的。

曾经海也曾经被一些券商请去作技术解盘,但他并不了解海泫他们那一个圈子里的关系。他不知道以笔名“石点头”行世的赵某是海法的徒弟,海泫和石点头他们是抱成团的一伙,海泫是头,都称他为海老师。他们经常一起赶场子,到一些证券公司的股市沙龙去作股市解盘,周末,则不时被外地券商请去,分析股市大势,推荐个股,帮股民寻找黑马,逃避灰熊。他们或分或合,或离或散,却随时互通声气的。所持观点,对一些现象的评价,对一些个股的推荐,基本上是一致的,起码不至于抵牾、拆台。在这股市低迷的时日,这么重要的消息和计划,海泫第二天就知道了。海泫心里老大不痛快,一顿饭无所谓,可是这个曾经海,最早结识的是他海泫,拉去做技术解盘的也是他海泫,如今有了甜头可尝的机会,却偏有意撇开他,太那个了。所以立刻打电话给杭伟,很有点兴师问罪的味道。杭伟一听这事儿怎能不动肝火?马上破了口:这只股票,居然忘记他是怎样认识海泫的了,居然想绕开我独自发大财!不仅独自发大财,而且居然拿我当葱头,想斩一刀。可以肯定,曾经海出卖的消息,就是这个消息!尤其面对这一只“驼方”的时候,气更不打一处来!上次,这一只股票帮他赚了个罐盈钵满,这一次暴跌,跌得躺在地上了,于是重新杀进,却被套牢了,套得不是很深,但从技术指标上看,在短时期内却很难解套,买的数量又多,多得把第一次赚的全部还给股市了。石点头将曾经海打算炒“飞天”的消息传给他之前,他只求解套,听到消息以后,他心里的怨气,就一起发泄出来了:如果曾经海早把消息告诉他,他怎么会钻进这只股票里捱套?!

这股怨气是这样难以忍受,他终于抓起电话直拨曾经海。“喂,你好呀!”他没头没脑的就是这么一声。

曾经海正处在高度兴奋状态。那晚,在和石点头、言中的触筹交错中,他知道了美国十分重视东南亚金融风暴,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表示不能坐视不顾。运用得好,倒真是一次牟取暴利的机会。这使他全身轻松。此刻,一听是杭伟,高兴地说:“啊呀。老阿哥,是你呀!”

“上次说的事,怎么没得回音?”杭伟半真半假地绕圈子摸底。

曾经海谨慎地回答:“对不起,看来谈不成功。”

杭伟笑起来说:“不是没成功,是你独个享用了吧?”

曾经海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杭伟大笑:“你让我掏钱购买的,不就是‘飞天股份’的消息吗?”

出其不意,正是这个流氓的拿手好戏。曾经海知其为人,事到临头,一时间倒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了:“你……你说啥?……”

杭伟继续大笑着:“想不到你对自己老阿哥也来这一套,可不太像你老阿弟所作所为吧?一个铜板就遮住太阳,我兄弟当中没有这样的人!”

曾经海说不清是气是恼,只觉得粘糊糊的汗液,从所有毛孔里冒出来。

“老阿哥还是你的老阿哥的话,就请过来详细谈谈,”杭伟学着广东腔,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别太见外啦,我等着你!”

“老阿哥,”他想作点解释,“老阿哥!”

杭伟却已收线。

曾经海坐不住了。不需要详细询问他就已经明白,石点头、言中和海泫他们,穿的是一条连裆裤,踏着尾巴头会动。他很恼火,不过到底经过了大风浪,明白事已至此,赖也只能赖到底,在这个无赖面前,打死也不能承认他兜售的就是“飞天”的信息。

“老阿哥,”他拨通杭伟电话,声音里带着逢迎的笑,“你误会了。不搭界的事,真的。见面时我会把真相告诉你的。‘飞天股份’嘛,我是受人之托。要是你老阿哥有兴趣,不怕风险大,我马上请这家公司用八人大轿来请您!”

杭伟呵呵呵地笑起来。从石点头口里,他知道曾经海的筹码已经吸得差不多了,只是个拉升问题,这分明是被当场揭穿以后的敷衍。至于风险,哪只股票没有风险?根据石点头、言中和海泫的观察,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若真的表示干预,最有炒作价值的,倒真是“飞天股份”这个板块了。曾经海不会不知道。他很想揭穿这个赤佬的虚伪,叫他别丰满了羽毛忘了娘。可转念一想,人家到底讨饶了,何不暂且放他一码,记下这一笔债,到时候叫他加倍偿还呢?

“好吧好吧好吧,我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呢,”杭伟把口吻放缓,“以后有甜头好尝的时候,不要忘了老阿哥就得了。这一回嘛,我叫石点头他们就像我自己的事一样帮你啦,你放心吧,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打电话给我!”

这副流氓头子的派头,很使曾经海作呕,不过能够得到这样出局了结,到底松了一口气,忙说:“谢谢啦!”

“谁叫我是你的老阿哥呢?”

杭伟挂上电话,转过身子,目光投向电脑显示屏。

又是“驼方”!深度被套的“驼方”!

窝在心里的那股无名火又窜了上来。杭伟坐不住了,站起身,点燃了一支卷烟,站到窗口,抽了一阵,然后转身重新抓起了电话找海泫。一边拨号一边恶狠狠地自言自语:“操他姐的,姓曾的,你还嫩点儿!”

电话通了。

“操他的,曾经海真不是东西!”他对海泫说,“你说的一点不假,他不光想独自发大财,还想往我头上斩一刀!你说,我们就这样让他去了?”

海泫也摸到了一些“飞天股份”的情况,颇有话要说,沉吟了片刻说:“我们马上碰碰头吧!”

股市一收盘,他们就在离开泰公司不远的清波海鲜城见面了。海泫是海量,进酒家不问档次,菜肴也不求铺张,但求实惠,酒却起码要有五粮液,能尽其量便可。

三杯五粮液香醇醇地下了肚,杭伟把曾经海打算炒“飞天股份”的意图,又如何瞒住他,并想往他身上捞一票,来兜售信息的表现,一五一十地抖了出来:“你说,该不该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还是放他一码吧,”海泫自然瞧不起曾经海,可他不像眼前这位仁兄全露在面上,反而宽宏地一笑:“这位朋友,的确太那个了一点,不说恩人,也不说老师,在他困难的时候,你到底拉过他一把的嘛。真不该来这么一记。”

杭伟微微一笑,不接腔,只拿酒杯凑近对方的鼻尖,诱使前面这位以城府深出名的仁兄,把一腔主意从盘山道里弯弯曲曲地绕出来,“喝,喝!”

“商场没有纯粹的仇敌,只有利益。”海泫抿了一口五粮液,双颊泛出了青灰色,“要紧的是要研究‘飞天’是不是真值得炒作。要是真能炒作,我们为什么白白放走这个送上门来的商机,不趁风搭一回船?”

杭伟双眼一亮,说:“你的意思是……”

“我分析过,也摸过‘飞天’的底,”海泫说,“姓曾的筹码吸纳得并不太多,从向你兜售信息的时间、股票的价位来看,他没有资金了,看来就想在这个价位上拉高出局了。我说,这就像开金矿,刚挖到一铺表层就走,太可惜了。”

杭伟突然满面红光:“我也这样想过的!只是……”

“别‘只是’了.不管东南亚金融形势有没有转机,都可以把这座金矿挖到底的。这是我们的机遇,哪怕风暴再起,也不妨碍我们炒作‘飞天’的。”海泫说,“股市就是财富再分配的地方,再分配的主动权,就是掌握在那些先知先觉者的手里的。你、我,就是这种先知先觉者!”

“对对对!海兄,我算没有白交你这样的朋友!”杭伟说,“你说,眼下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联手,把‘飞天股份’的天时地利人和夺过来!”海泫说,“我已经告诉石点头和言中他们,推荐的文章不仅慢慢发,而且针对这些外贸企业的股票,还要发表一些劝告提高风险防范意识的见解,把股价继续往下打压,让我们筹码收集得差不多了,再顺势往上拉升。”

杭伟兴奋异常:“好好,股市就是强者的天下!就这么办,来来来,让小弟敬您大哥一杯!”

第二天,好几家小报上同时出现了以谨防国际金融风险为话题,分别署以闻风、莫申、先见等作者名字的文章,提到了外贸上市公司是首当其冲的一个板块,井都刻意提到了“飞天股份”,特别提醒:“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表示将予以干预,然而,其前期的消极影响,即将在近期反映出来;即便获得世行的帮助,其负面影响,也不是在短期内可以解决的。买股票就是买未来,这一板块的未来,无疑会成为风险最集中的区域,广大投资者不能不做预防。”

本来止跌反弹的“飞天股份”立刻继续下跌。

杭伟不顾一切地将“驼方”全部割肉了结,和海泫他们一起趁机大肆吸纳。

请石点头和言中吃了饭的翌日,曾经海放手将所有资金,全部买进了“飞天股份”,只等待着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支持东南亚国家克服危机的消息。

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派员前往东南亚,与当地政府协商解决的消息,如期刊登,却不见石点头他们的文章,反而见到了闻风、莫申们所唱的反调。“飞天股份”抛盘数量不大,却一路下滑,活像恐慌地借利好消息出逃!

曾经海手中的股票再次回到了建仓的平均价位的下方!他冷汗如注。抓救命稻草似的,打电话给石点头。回答是评介文章写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冒出来闻风这些人的文章!

“可能管理层有什么意图吧?让我打听打听再告诉你”。

石点头消息没有反馈过来,“飞天股份”却继续下跌,而且破了位!

吃中饭时,碰到了孟经理和“程部长”,不知他们是否已经知道了他在炒“飞天”,还是“飞天股份”的反常,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当他们习惯性地谈起行情时,马上说到了它,说起东南亚金融风暴不可能在短期内平息,因为这是东南亚国家经济结构弊端的一次总爆发,当今股市里风险最大的,就是这个板块。“持有这种股票,倒霉了!”曾经海听着这些议论表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急如火燎。情急间,他依旧想从邢景身上获得支撑。

“飞天股份”每一分涨跌,都敲击着邢景的心弦。这根心弦几乎要绷断了。然而禅定修持,在这时日,却让她对自己生命经历有了更深层次的反思,越加把这次与曾经海的共同经历,视作对自身参禅悟道功力的检验,并获得了检验的切入点。她想起禅宗大师道一的“平常心”,“平常心是道”,“平常心即是本来具足的圣心”,眼下,曾经海肩上负担这样重,只能具有一颗平常心,才能承受,而这颗平常心,需要她的平常心来浸染。这一悟,股市的大起大落,在她眼里,顿时像大海无垠的怒潮狂涛,都在她对人生的希望、爱情、父母的责任的叩问中踏平了,化淡了,淡得如一片平绒,她的心境也随之回归到了自然中,平静、恬淡、幽深而安详。朦朦胧胧的不成为对策的对策,如轻柔的风,吹拂着她如水的心境。

她接到了他的电话。他惊慌失措,要求立刻见面。

“我暂时分不开身,”她平静地说,“有什么事,请在电话里说好吗?”

曾经海把“飞天股份”的变异告诉她:“要是不增加资金,只能减仓……”

“别慌。请多想想我那两句诗。”

“年年岁岁股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是的。”

“唉,你呀!我要的是具体办法!”

“具体办法有的是,”她说,“媒体上有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的消息,是可靠的,请你注意。‘无为无所不为,一切顺其自然’。”

“什么意思?真是我在火里,你在水里!”

“你错了。我们一起都在火里,但也一起都在水里。”她想了想,补上一句,“我愿意和你同生死,共命运,一起在水与火之间寻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七、“顺势而为,无为无不为”,是处世之道,也是股市取胜之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