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九、退一步是为了进三步,怕割肉的人就没有资格进股市

作者:经济类

第二天早晨,曾经海的酒还没有醒,电话铃响了。抓起听筒,就听见“扁头阿棒”没头没脑地问:“一六零七弄七号的事,你知道吗?”

曾经海一听心里就发毛。这是由他联系的地段。这幢楼里住的基本上是区内中小学教职员工,其中有一些是征集了这块建房土地的农民。教职员工往往和这些居民发生磨擦。最严重的是底层的一零四室,占用了楼梯下面的过道,搭起炉灶,开起了小饭店。不说烧菜的油烟,薰提整幢楼房到处粘腻腻的,每逢低气压还潮的日了,水门汀的走廊地板都打滑,老人不敢轻易出门;更不堪忍受的是小饭店人来人住,像食堂那样,经常把剩菜剩饭撒在门外,居民叫苦不迭。店主左邻右舍,多是同一家族,“外来”的这些秀才,都不敢当面指摘,背地里向居委会反映数次。居委会解决无效,也曾经“上交”给他,请求综合治理。曾经海一了解,矛盾棘手得远非他的能力所能承受。这家小饭店的顾客,都是附近一些没有食堂的小单位职工,一六零八弄弄口虽然有饭店,可太高档,是一家带ktv小包房的叫“豪都大酒家”的海鲜城,所有时令荤素,从活杀大王蛇到油煎蝎子,应有尽有,就是没有解决普通职工就餐的档子,自然使这家只有一份小摊的营业执照、连块招牌都没有的小饭店,五六元一份的小盒饭就显得特别实惠,生意兴隆,比千人大单位的食堂还红火。最近安排了几名下岗职工来帮忙,据说,近期内还将扩大经营规模,准备再请五名下岗职工呢。它的声势,使豪都准备改变经营方向,也有消息说,老板准备出让豪都。这样的矛盾,怎么不叫他望而生畏?原打算想出妥善办法再下手的,可一拖延,瞧!

曾经海强作镇静:“怎么啦?”

“扁头阿棒”说:“三零二室的一位老教师,下楼时,滑了一跤,跌断了脊椎骨,情况严重。说他们曾经向里委会反映过几次,里委会的严主任说,是我们没有解决,据说向你……”

这位新提拔的主任口气平和,然而落进曾经海的耳鼓,总觉得是领导在追查责任。他忍不住激动起来,劈口截住说:“向我怎么啦?啊?……不错,他们是跟我聊起过的,只是情况汇报,可并没有要我去解决!这种家长里短的事,花了力气到底有多少成效,你比我清楚,何况这场纠纷涉及很多社会问题!”

“这我知道,可我们应该尽我们的责任……”

“我不尽责?”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扁头阿棒”显然不高兴了,“电话里说不清,请你早一点到机关来,一起研究一下好不好?”

“我上午有安排!”曾经海一心希望对方更加不高兴。

“能调整一下吗?”“扁头阿棒”的确有涵养,口气放柔和了。

“没法子调整。”曾经海更加像抬杠,一夜未消的残酒,使他心里涌出满腔报复的快感,“我根本不想在机关呆下去了。我辞职!”

“扁头阿棒”很震惊:“你……”

“别你呀我呀的了,”曾经海说,“我们还会是朋友。”

人生的一个重要决定,就这样弹出了chún舌。曾经海却觉得合情合理:这和做股票一样,退一步是为了进三步,不懂得割肉的人就没有资格进股市!

曾经海醉意全无,很利索地起床写辞职申请。握笔行文时,才冷静下来:不说要都茗批准,父亲同意,但也要表示一下尊重,通个气征求征求他们的意见吧?

都茗早上班去了,他给她打电话。

都茗很意外:“你真想辞职?……我说,好不好跟你们单位领导商量商量,办个留职停薪?”

曾经海反感地冷笑一声,压在心里的那股气直往外冒:“我就是不想看这些老爷的脸色才这么做的!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

“你再想想!要辞职,麻烦多着呢,就说房子,就得退还。”

“这种仨钱不值俩钱的公房算什么?股市会让我们住公寓!”他雄心勃勃,“别前怕狼后怕虎了。详细情况回家后再对你说!”

他给父亲打电话。

父亲曾宏发历来勤俭过日子,从牙缝里抠下来的几元几毛,也不惜跑一次银行存入活期,积到一笔整数,便取出改成定期,电视机、电冰箱也舍不得买。可现代家电就有这种魔力,让你不买就会显得过分的落后与寒碜,就会让你明白,你不买,多年的储蓄就会越存越“少”。于是在一阵风头上将牙一咬,取出全部积蓄,抢也似的买进了电冰箱、电视机。正如买股票选错了时机,不多久,这些家电全部降价,一千块变成了六百块,五百块,等于让多年积蓄给扒手扒了,使他一想起就心疼。多亏儿子生财有道,把他拉进了股市,让存款大幅度增值,也让他多年不平衡的心态恢复了平衡。可听到儿子这个决定,他还是觉得太冒失,他指望儿子有出息,也指望钱袋饱饱的,可做“职业炒手”却不是曾家先辈的期望。赶紧劝导,想法和都茗是一样的,多的是岁月给他的处世经验:

“停薪留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最好是上班时候报个到,领导给你的工作尽量办好,让领导称心一些,印象好一些,能分给他们一点甜头的时候,就该悄悄地分给他们尝尝……反正,和领导的关系理顺了,搞好了,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给你得到国家干部和职业炒手双重好处的‘双保险’,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小葱一碟!你懂不懂?眼下哪儿不在捣这种浆糊啊?”

姜还是老的辣。父亲的主意,也一度是曾经海的主意。可一想到仍然要去演海底的游鱼的故技,心理就反感,更何况这一回顶撞了“扁头阿棒”,开罪顶头上司已成定局,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曾经海还是写了辞职申请书,到邮局挂号寄了出去,然后到海发证券公司,正式开始了职业炒手的生涯。

他坐在电脑前面,刚刚根据昨晚听到的消息分析几只股票的走势,并打算逐步买进的时候,杭伟的电话来了。他说管理层马上要采取“降温”措施了,这两天就可能有利空消息出台,要他赶紧把所持有的股票,不管赚多少,统统抛掉,而且“不要张扬,你自己出局就行”。这一点他明白,这时候一张扬,意味着股价暴跌,自身出逃的通道受阻。可是,实在太意外了,犹如正旺的火头上给浇了一盆水,令他实在无法接受。须知他手头持有的都是走势正在稳扎上扬的股票,尤其是那只“青城股份”,完全可以在短期内翻倍的!预期的二十万,就在这么一只电话之间,缩成了一二万,甚至于零,这种心理大挫折,胜似一步踏空,从万丈高楼堕下,也胜似一刀割去了他心头的一大块肉!他不想信。但股市变幻莫测,而这一次“变”,是来自于管理层的,不能因为是心头肉而心存侥幸。

曾经海紧闭双chún,双手发抖,借助电脑上帘挂式自助委托买卖系统(即不通过报单员实行买卖),一笔笔地抛售出去。然后悄悄通知亲友也清了仓。

他的额上流着油汗,坐在电脑前几乎瘫痪了。这变故虽然只使他的收入在预期上打了一个大折扣,并无亏损,然而他却心疼得像受到了一次重创。他想哭,想骂,想笑,苦笑,狂笑,傻笑;他像恨,像怨,也像怒,愤怒,恼怒,怨怒。直到连连抽了三支卷烟,心境才慢慢调整过来。他想起了股市中有这样一句警言:“在股市,做多可以赚,做空也可赚,除了贪心不足者之外”。他的心境终于从平静到轻松起来了。这以前,看着股价,算着收入,涨得再高,心里总是不踏实的,因为那都是帐面上的东西,属于纸上富贵,只有这一刻才算真正赚到了手,“入袋为安”应该轻松的时候,为什么不轻松呢?于是,昨晚顶天立地、天马行空的那种得意,又都回来了,而且这一刻就是这样实实在在的。他想,不会消费的人是不会赚钱的。趁这机会,应该像杭伟那样,不,应该像上帝那样去放纵一下,这才算和“游在海底的好鱼”永远告别。

曾经海酒后倾吐的无疑是真话。与“放纵”这个词紧密相的,绝不是守得烦腻、对他管头管脚的妻子都茗,而是一个叫邢景的小姐,属于刚才悄悄通知清仓出货的亲友中的一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赢家:一个职业炒手的炒股笔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