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01章 财富增长状态的一般特征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绪言

在前三编中,我们已在本书篇幅所容许的限度内,详细考察了政治经济学的所谓静态理论(这一称呼巧妙地借自数学用语)。我们考察了大量的经济事实,考察了这些经济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考察了生产额、劳动雇用额、资本额和人口数量是由哪些因素决定的;考察了地租、利润和工资是由哪些法则规定的;还考察了各种商品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以什么样的比率,在个人与个人之间和国家与国家之间进行交换的。因此,对于一般认为是同时存在的各种社会经济现象,我们已有了概括的了解。我们还在一定程度上弄清了有关这些现象相互依存关系的各种原理;因而,一般地说,我们如果知道某些要素的情况,就可以由此推论出大多数其他要素的情况。然而,这一切只能使我们掌握静止的、不变的社会的经济法则。我们尚须考察易于变化的,而且实际上(在较先进的民族及其影响所及的一切地区)总在不断变化的人类经济状况。我们必须考察这些变化是什么,变化的法则是什么,变化的基本趋势又是什么;所以,我们必须在已有的均衡理论之外加上一种运动的理论,即在政治经济学的静态理论之外加上一种政治经济学的动态理论。

这种研究自然要从探讨大家知道并且公认的各种力量的作用开始。不管社会经济注定要发生其他什么变化,有一种变化实际上正在发生,则是无可争辩的。在世界上的一些主要国家以及受这些主要国家影响的其他一切国家,至少有一种向前的运动,在年复一年、一世代又一世代几无间断地进行z这就是财富的增长,就是所谓物质繁荣的增进。我们惯常称之为文明国家的一切国家,其生产和人口都在逐渐增加并且不容置疑,不仅这些国家的生产和人口将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增加,而且世界上大多数其他国家(包括某些尚未建立的)也将相继开始同样的历程。因此,考察这种发展变化的性质和结果、构成这种变化的各种要素,以及这种变化对各种经济事实(我们曾经探讨它们的法则),特别是对工资、利润、地租、价值和价格的影响,当为我们的首要目的。

第二节 社会进步有助于增加对自然力的支配,有助于增加安全,有助于增加合作能力

在文明国家的这种经济进步所具有的各种特征中,由于与生产现象密切关联而首先引起人们注意的,就是人类支配自然的力量的增加,这种增加是永恒的,而且在人类预见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是无限的。我们所具有的有关物质对象的特性和法则的知识,还没有迹象显示已经接近最后的界限;这种知识正以比以往任何时代或世代都要快的速度同时多方面地增长,常使我们得以窥见未经探索的领域,因而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对自然的认识几乎还处于初期阶段。而且这种不断增长的物理知识,现在正以比过去任何时期都快得多的速度通过巧妙的实际应用转变为物质力量。近代的各种发明中最令人惊奇的一种(不是隐喻地,而是确实将魔术般的虚构变成现实)是电报。这个发明在它所依据的科学理论确立以后不过几年就成为现实并且得到证明。最后,这种伟大的科学工作的体力部分,目前也决不落后于智力部分;在充斥于社会的大量劳动人手中,很容易寻找到或造就出足够数量的熟练工人,来完成将科学应用干各种实际用途的最精细的工作。由于具备这些条件,可以预期,节约劳动和增加劳动生产物的各种发明将大为增加并不断涌现,同时,这些发明的用途和利益也将更为广泛地散布。

另一种变化是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不断增加,这种变化一直是文明社会进步的特征,今后无疑仍将如此。欧洲所有国家(最先进的和最落后的)的国民,由于具有越来越有效的司法和警察制度可用以抑制私人犯罪,同时也由于某些社会阶段所享有的可以不受惩罚地损害其他阶级的那些有害的特权已经削弱和消灭,正一代比一代地受到更好的保护,免受彼此之间暴力和掠夺行为的侵害。他们还或者依靠制度,或者依靠习俗和舆论,一代比一代受到更好的保护,免受政府专横行使权力的侵害。甚至在半开化的俄国,对于个人(除了那些政治上不受欢迎的人外)的掠夺行为,现在也已不常损害人们的安全感。在欧洲的一切国家,赋税本身和征税方法都渐渐变得不那么专横和暴虐了。战争及战争所引起的破坏,现今几乎在任何国家,通常只发生在那些边远地区,以及远离中心的与未开化的人接触的属地。甚至不可避免的自然灾害所引起的财产损失,也由于有益的保险业务的不断扩大而愈益减轻。

这种安全的增进必然产生的结果之一,是生产和积累的大幅度增加。如果从事劳动和节约的人对于自己能否享受劳动和节约的成果没有很大的把握,人们就不会努力干活和节俭了。这种把握越大,勤勉和节俭就越能成为国民共有的美德。经验表明,即使劳动和节慾的成果大部分为固定的赋税取走,也无损于这些美德(它们是庞大的生产和充裕的资本的来源),有时甚至具有激励这些美德的作用。但是,这些美德却不足以抵制高度的不确定性。政府可以取走一部分;不过,它必须保证自己不干预、也不许任何人干预其余的部分。

伴随着现代社会的进步而产生的最确实的一种变化,就是一般国民大众经营能力的增进。我不是说,个人的实际智能大于过去。我毋宁相信,目前经济的发展已产生与此相反的结果。同只知道所谓文明生活方式的绝大部分人相比,在野蛮的社会状态下,具有天赋优秀才能的个人可以大致不差地做更多的事情,更有能力使手段与目的相适应,也更能使自己和别人摆脱意外的困难。对作为个人的文明人来说,他们能力上的这种弱点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补救,以及采取什么方法可以得到更充分的补救,这不是这里所要探讨的问题。但是,就全体文明人而言,他们得到的补救是充分的。每个人的能力各别地看虽然较差,但在他们共同行动时能力却大为增加,而二者相抵而有余。他们去掉了野蛮人的各种习惯,变得遵守纪律;他们能够坚持实行事前议定的计划,而制定这种计划时他们也许没有参加商讨;他们也能够抑制个人的任性,而服从事先想好的决定,并分别执行共同事业分配给他们的那部分任务。野蛮人或半开化人不能干的各种工作,各文明民族每天在完成,这不是由于实际工作者的才能增加,而是由于每个人都确定无疑地相信别人能够完成他们分别承担的那部分工作。简言之,文明人的特征是具有合作的能力;而这种能力象其他能力一样,往往可以通过实践而不断提高,并且能够不断扩大活动范围。

因此,伴随着社会进步而将发生的最确定无疑的事情,是合作原则和实践的不断发展。由个人自动以小额股本结成的社团,现在经营着各种业务(具有产业性质的业务和具有其他许多性质的业务),这些业务以个人或少数人〔的资力〕是不能完成的,或者这些业务如果由少数人完成,这些人便会得到极高的报酬。随着财富的增加和经营能力的提高,我们可以预期由许多人共同出资组织的各种公司(为了工业和其他目的)将大大扩展;这些公司或者是专门术语所指的股份公司,或者是不很正式地组织起来的社团,这种社团在英格兰很多,其目的在于为公益或慈善事业筹集资金,最后,或者是工人们为了生产或购买他们共同消费的各种货物而组织的社团,现今特别以合作社这一名称为人们所熟知。

自然科学和技术方面可能取得的进步,加上财产保障的增加和处置财产的自由的扩大(这些都是现代国家文明的显著特征),以及合股原则更加广泛和熟练的运用,为资本和生产的无限增加,并为伴随这种增加而出现的人口增长,提供了充分的余地。我们没有理由担心人口的增长会超过生产的增加;也没有理由认为人口的增长和生产的增加会保持同一速度,因为这与国民中最贫苦阶级的生活状况将真正得到改善的推测是相矛盾的。然而,很可能出现如下情况,即工业蓬勃发展,国家欣欣向荣,财富总额大幅度增加,甚至在某些方面,财富的分配也有所改善;不仅富者更富,而且贫民中也会有许多人富裕起来,中等阶级的人数和力量会增加,舒适品会被愈来愈多的人所享用;但与此同时,处于社会底层的穷苦老百姓阶级却可能只是人数增多,而其生活水平和教养都无所改善。因此,我们在考察产业发展所产生的影响时必须假定(不管我们多么不希望事实果真如此),人口的增加同生产和积累的增加一样是长期持续不断的、无限的,甚至二者的速度也相同。

以上我们初步考察了经济处于发展状态的社会发生变化的原因,下面拟着手比较详细地考察这种变化本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政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