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06章 论静止状态

作者:经济类

第一节 著作家们所惧怕和嫌恶的财富和人口的静止状态

前面几章阐明了有关社会经济进步的一般理论。所谓社会的经济进步通常指的是资本的增加、人口的增长以及生产技术的改进。但是人们在思考任何一种有限的前进运动时,往往并不仅仅满足于探索运动的规律,而会不由自主地进一步问道,这种运动会把我们带向何方,产业进步正在把社会引向什么样的终点?当进步停止时,人类会处于何种状况,

政治经济学家们肯定已或多或少清楚地意识到了,财富的增长并不是无限的,在所谓进步状态的尽头便是静止状态,财富的增长只不过延缓了静止状态的到来,我们每向前迈进一步,便向静止状态逼近一步。前面的论述已使我们知道,我们随时都看得见并且非常接近这一终点,而之所以一直没有到达终点,只是因为终点总在移动。如果生产技术不进一步改良的话,如果资本停止从最富裕和最繁荣的国家流向尚未开垦或未得到很好开垦的地区,那么最富裕和最繁荣的国家很快就会达到静止状态。

对于上两代政治经济学家来说,最终不可能避免静止状态,即人类工业的水流最终将不可抗拒地汇入表面静止的大海,肯定是令人不愉快的、叫人感到沮丧的前景,因为他们在论述中总是把经济上美好的东西同进步状态联系在一起,而且仅仅同进步状态联系在一起。例如,在麦克库洛赫先生看来,繁荣指的不是财富的大量生产和良好分配,而是财富的迅速增加;他检验繁荣的标准是利润的高低;由于他所谓的繁荣即财富的增加具有降低利润的趋势,因而在他看来,经济进步必然趋于消灭繁荣。亚当·斯密始终认为,在静止状态中,人民大众的生活虽然也许并不是绝对贫困的,但必然是很桔据的,只有在进步状态中,人民大众的生活才会是令人满意的。一些人认为,不管人们的不懈努力会把人类的末日推迟多久,社会进步都必然会“搁浅而落得悲惨结局”。这样的学说并不象许多人仍然认为的那样,是马尔萨斯先生的罪恶发明,相反,这一学说是马尔萨斯之前的一些最著名的学者明确提出或默认的,只有依据马尔萨斯提出的原理才能对其加以有效的驳斥。在人们尚未把人口原理看作是决定劳动报酬的能动力量时,人口的增长实际上被看作是常量,总之,人们认为,在自然和正常的人类事务状态下,人口必然是不断增长的,因而生活资料的不断增加对于全体人类的物质享受是至关重要的。马尔萨斯先生的《人口原理》的出版开创了新纪元,使人们对这一问题有了较为正确的看法。尽管该书第一版有许多世所公认的错误,但在后来的几版中,马尔萨斯所作的预言却要比任何其他作家所作的预言都更有根据,更令人充满希望。

即便是在古老的国家,在资本不断增加的状态下,也必须使人们出于良知和远虑对人口加以限制,以防止人口的增长超过资本的增长,防止社会最低层人民的生活状况进一步恶化。如果全体人民或很大一部分人不下决心阻止生活状态的恶化,不下决心维护已经确立的生活水平,则最贫穷阶级的生活状况,即使在进步状态下,也会降到他们不得不忍受的最低点。这种决心在静止状态下会同样有效地维持最贫穷阶级的生活状况,而且似乎只有在静止状态下,人们才有这种决心。的确,现在在人口控制方面表现得最有远见的国家,常常是资本增加得最慢的国家。哪个国家有可能为增加的人口提供就业机会,哪个国家就会感到没有必要限制人口。而如果人们看得很清楚,新增加的工人要就业,就得取代已经有工作的工人,那么人们所具有的远虑和社会舆论就会在某种程度上发挥作用,限制未来一代人口的增长,使其刚好能补充这一代人。

第二节 静止状态本身并不可恶

所以,我不能以老派政治经济学家普遍表现出来的那种朴素的厌恶心情来看待资本和财富的静止状态。我倾向于认为,整个说来,静止状态要比我们当前的状态好得多。一些人认为,人类生活的正常状态就是生存竞氧认为相互倾轧和相互斗争,是激动人心的社会生活,是人类的最佳命运,而决不是产业进步诸阶段的可恶象征。坦白地说,我并不欣赏这种生活理想。这种状态也许是文明进步的一个必要阶段,那些至今幸运地没有经历这一阶段的欧洲国家,最终可能也逃不过这一阶段。这种状态是增长的伴随物,而不是衰落的标志,因为它不一定会使人丧失崇局的志向和英雄品质,正如美国在南北战争期间以其全体人民的行动和许多杰出人物的行动向全世界证明的那样,也正如人们期待英国在某一同样富有检验意义而令人激动的时机也将向全世界证明的那样。但是,这种状态并不是未来的博爱主义者们想要帮助实现的那种完美的社会状态。固然,在财富就是权力、人人都渴望发财的时候,发财致富的路应向一切人公平地敞开。但是,对于人类的本性来说,最良好的状态终究是,没有一人贫穷,没有人想比别人更富有,因而谁都不必担心别人抢先而自己落在后面。

毫无疑问,在头脑较清醒的人能说服人们关注更美好的事物以前,与其让人的精力无处发挥而生锈,还不如让人们为发财致富而忙碌,就象人们从前为战争忙碌那样。如果人是粗野的,则他们需要的刺激也将是粗野的,那就让他们接受这种刺激好了。但与此同时,如果有人并不认为当前人类改良的最初阶段是最后阶段,对普通政客感到欢欣鼓舞的那种经济进步、即人口和资本的单纯增长不那么感兴趣,则这些人也是有道理的。固然,对于国家的独立和安全来说,一国在人口和资本的增长方面不大大落后于邻国,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如果人民大众从人口或任何其他东西的增长中得不到丝毫好处的话,则这种增长也就没有什么重要意义。我不明白,那些已经比他人富有的人钱财增加一倍(这几乎不会或根本不会增加他们的快乐,而只是使他们能炫耀自己的富有),或每年有一些人从中产阶级上升为有钱阶级,从有事可干的富人变为无所事事的富人,这一切究竟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只有在落后国家,增加生产仍是一项重要目标。在最先进的国家,经济上所需要的是更好地分配财产,而要更好地分配财产便离不开更为严格地限制人口。单靠消除差别的各项制度,无论这些制度是公平的还是不公平的,都做不到这一点;它们只能降低社会最高层的生活,而不能长久提高社会最底层人民的生活。

另一方面,我们则可以想象,财产的这种更好的分配,可以通过个人的远虑与节俭以及一套有利于公平分配财产的法律制度的共同作用来达到(不过这种法律制度必须确保个人享有自己的劳动成果,不管这种戍果是大还是小)。例如,根据前面某一章 提出的建议,可以利用法律来限定人们通过赠予或继承所能得到的财产不得超过维持中等自立生活所需的数额。在这种双重影响下,社会将表现出以下主要特征:大多数劳动者工资较高,生活富税人们除了自己挣得和积累的财富外,不拥有其他巨额财富;比现在多得多的人不仅可不再做繁重的粗活儿,而且还可不再做机械琐碎的工作,而有充足的闲暇,可在身心两方面培养高尚的生活情趣,为贫困阶级树立生活的榜样。这种比现在好得多的社会状况,不仅与静止状态是完全相容的,而且似乎可以和静止状态最为自然地结合在一起。

毫无疑问,如果生产技术进一步得到改良,资本继续增长的话,整个世界的人口,甚至古老国家的人口就仍有大大增长的余地。但说实在的,即使人口增长是无害的,我也认为没有理由再让人口增长。现在,在所有人口最为稠密的国家,人口密度都已达到了使人类能够从合作和社会交往中得到最大利益的限度。即使每个人都能得到充足的粮食和衣物供应,人口仍然有可能过分拥挤。人挤人、人憧人的状态是不好的。孤独,即人能经常一个人独处,是思想深刻和性格沉稳所必不可少的条件,而一个人面对大自然的美和壮丽,则是使人产生思想和抱负的摇篮,具有思想和抱负不仅对个人是有益的,而且对整个社会也是有益的。一想到世界将丧失其生机盎然的景象,变得一片光秃,每一寸能为人类种粮食的土地都将被耕种,每一块长满花木或青草的荒地都将被翻耕,所有野生禽兽都将因为与人争食而被灭绝,人工栽种的每一棵灌木或多余的树木都将被砍除,野生灌木和野花都将在农业改良的名义下被当作野草而予以铲除,想到这样的世界,就叫人不舒服。如果仅仅为了使地球能养活更多的而不是更好、更幸福的人口,财富和人口的无限增长将消灭地球给我们以快乐的许多事物,那我则为了子孙后代的利益而真诚地希望,我们的子孙最好能早一些满足于静止状态,而不要最后被逼得不得不满足于静止状态。

不用说,资本和人口处于静止状态,并不意味着人类的进步也处干静止状态。各种精神文化以及道德和社会的进步,会同以前一样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生活方式”(art of living)也会同以前一样具有广阔的改进前景,而且当人们不再为生存而操劳时,生活方式会比以前更有可能加以改进。即使是工业技术也会同以前一样得到悉心培育,不断得到改进,同以前的区别只是,工业改良不再仅仅为增加财富服务,而会产生其应有的结果,即缩短人们的劳动时间。到目前为止,机械方面的各种发明是否减轻了人们每天繁重的劳动,仍很值得怀疑。这些发明使更多的人过上了同样艰苦和贫困的生活,使更多的制造商和其他人得以发财致富,并提高了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但这些发明却至今未按其性质和未来的发展趋势使人类的命运发生重大变化。只有当不仅有公平的制度,而且人口的增加也因为人类具有远见卓识而受到控制时,科学发明者的智力和活力对自然力量的征服,才会成为人类的共同财富,才会成为改变人类命运的手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政治经济学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