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与劝说》

序言

作者:经济类

这里收集的是一个预言者12年来的聒噪,但对事态的进展,却没能及时地发生影响。这本集子也许应该命名为“预言与劝说集”,因为不幸的是,预言相对于劝说较为成功。但是撰写其中大部分文章的主旨是在于劝说,在于试图对舆论有所影响。许多文章在开始的时候被看作是出言轻率、措辞偏激的。不过我认为,如果读者今天再阅读一遍,将会承认当初对那些文章的看法主要是由于它们通常与当时占主导地位的观点和意见背道而驰,而不是由于它们本身的特性。尽管我是一个不免带有偏见的证人,但是在我把它们重新阅读一遍之后,根据事后的判断,我感觉正相反,它们所论述的内容并不是过分夸大了,而是强调得不够。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由于当时写这些文章时的环境下的自然结果。当我在写这些文章的时候,就痛苦地意识到肯定会有许多人起来反对我,而支持我的人却非常少,因此我必须对那些我不能加以证实的东西尽量保持沉默。回顾往事,我清楚地记得,我一直保持谨慎的态度,在我能够确信和论据允许的限度内,言辞上力求谦和。

这些文章根据其内容被分成了五个部分,上面所讲的主要适用于前三个部分而不是后两个部分;也就是说,适用于近十年来的三个重要的争论——和平条约和战争债务、通货紧缩政策、回归金本位,实际上这三个争论在某些方面是相互紧密联系的,尤其是后两者。对于这些争论,我都毫无保留地参与其中。由于作者迫不及待地想对他的读者进行及时的说服,这些文章都是在匆忙之中完成的。后两部分由于在时间上间隔较远,因而少了一些令人生厌的噪音。作者的着眼点位于较远的将来,他所深思熟虑的问题,需要一个缓慢的演变过程才能得到明确的是非判定。对于这些问题,他都是以慎重和冷静的态度来加以考虑的。这里比较明显地表现出了他事实上始终坚持的一个中心论点——即确信我们所简称的经济问题,也就是短缺和贫穷的问题,以及各个阶级和各个国家之间的经济斗争的问题,只是一种可怕的混乱,是一种暂时存在的不必要的混乱。由于西方世界已经拥有资源和技术,如果能够创造出利用这些条件的组织体制,就能够把现在消耗着我们精力和物力的经济问题降低到次要地位。

因此这些文章的作者,尽管有许多聒噪,但仍然希望和相信在将来的某个时期,经济问题将退回到它应处的地位,我们的心智将用来、或重新用来对付我们真正的问题——生活问题、人类关系问题和关于创造、行为与宗教的问题;并且认为,这个时期的到来将指日可待。我偶然发现,从经济分析中可以得出一个微妙的推论,它能够说明为什么信心在这种情况下会产生作用。如果我们始终遵循着乐观的假设,那么假设会趋向于实现;否则,在悲观的假设下采取行动,那我们将会永远陷于贫乏之中而无法自拔。

这些文章是从作者已出版的作品中收集而来的,有的摘自于整书,有的是独立的小册子,有的是报纸和杂志上的文章,收集的时候未加区别。汇编时原则上对原文的任何部分,凡是对文章的主要论点来说是多余的或不必要的文字,以及只记述了现已丧失趣味的那些过去事件的部分,都毫不吝惜地加以删除(删除处本书内概未注明);但是对于保留的部分,则内容一点也没有改动。

我认为选择的这个出版日期是适宜的,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转变的时点上,它被称为国家危机。但是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对于英国而言,最主要的危机已经过去,现在是一种暂休阶段。在1931年的秋季,我们正在瀑布之间的一个安静的水潭中放松自己。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又获取了选择的自由。在今天的英国,几乎没有人会相信凡尔赛和约或战前的金本位或通货紧缩政策。这些战斗已经取得胜利——主要是由于事态变化产生的无法抗拒的压力,而固有的偏见的逐渐削弱只是次要原因。但是,我们当中的大部分对于下一步应当怎样做,以及如何利用我们重新获取的选择自由的问题,还仅仅是一个模糊不清的想法。因此我情愿牢牢地盯住过去,以提醒读者我们是怎样过来的,目前的现象是怎样的,以及过去我们所犯错误的性质。

                    j.m.凯恩斯

                  

                    1931年11月8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预言与劝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