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与劝说》

第四篇 劳埃德·乔治办得到吗?

作者:经济类

序言

早在1924年4月,《民族》周刊就开辟了专栏以讨论英国当前的经济形势,在此后的几个月里,这一讨论一直是这家刊物的主要特色。许多当时的权威经济学家和工业家纷纷投稿《民族》周刊,各抒己见,其中包括诸如威廉·贝弗里奇爵士、鲍利教授、r.h.布兰德先生、阿尔弗雷德·蒙德爵士、威尔勋爵、以及已故的博拉尤的蒙塔古勋爵、威廉·阿克沃思爵士等杰出人物。讨论的起点源于当时的一种流行见解,同时也是我们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固有观念,即认为英国战后的经济困难甚至比战后遗留的世界贫困和混乱还要严重得多,因此迫切需要实施一项积极的、切合实际的国家发展政策来解决战后的失业问题。

在我们的大力建议之下,劳埃德·乔治先生首先引发了这次讨论,因为劳埃德·乔治先生那时是一位持有这种观点的杰出公众人物,他曾公开斥责过当时存在的一种乐观主义假定,这一假定认为我们战后的失业问题不久就会自行解决,而无须采取任何的特殊措施。由此他也受到了某些愚蠢无知的谴责,称他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和“失败主义者”。目前对劳埃德·乔治先生的责难之声此起彼伏,认为他的国家发展政策对于竞选目的而言,未免有些过时了。然而劳埃德·乔治先生于1924年4月12日写给《民族》周刊的那封信却完全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而且确凿无疑地证明了这些责难是毫无理由、毫无根据的。

《民族》周刊上的讨论与自由党夏令学校委员会正在考虑的问题不谋而合,于是该委员会与劳埃德·乔治先生一道,共同成立了自由党工业调查委员会。在国内的一些著名经济学家和企业家的协助下,该机构耗时两年,搜集了与问题相关的尽可能详细的资料。他们的调查成果于1928年初发表在“自由党黄皮书”(即《英国工业前景》)上。自由党在“黄皮书”提出的建议的基础上形成了一系列决议,并于1928年3月末,由民族自由党联盟召开了一次特别集会,呼吁与会各方讨论研究这些决议。

《英国工业前景》一书完整、全面地阐述了自由党的行动纲领。最近自由党人士发表了一本名为《我们能够战胜失业》的小册子,它的突出成就在于把问题的抽象本质具体化为若干个简明扼要的提议。这里我们对此补充一些另外的材料,其目的在于专门答复最近以来的有关批评意见。

在劳埃德·乔治先生发表承诺之前,他经过了四年细致周密的准备工作,因而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个承诺是建立在严肃而长久的思考和研究基础之上的。

                j. m.凯恩斯

              

                h. d.亨德森

              

                1929年5月1日

承诺

如果在下次大选中,自由党能有幸博取国民的信任,委以主持政府事务的重任,我们准备立即执行一项公共工程计划,这一工程不仅本身大有裨益,而且对国民福利的增进至关重要。这一工程的实施将在短短的一年内,把目前可怕的失业数字削减至正常水平;而且,当这一过程结束之时,国家的财富和各项设备都会出现相应的提高和改善,从而使国家在国际贸易中与对手竞争时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这项计划不会给政府或地方税收带来一分一厘的负担。

当然,若想实现这一承诺,必须付出大量而艰辛的努力,但在座的各位当中,有一部分人为了国家利益,已经成功地完成了比这一承诺更为艰苦卓绝的任务。

摘自劳埃德·乔治先生对自由党候选人的即席演讲

                1929年3月1日

一、劳埃德·乔治先生的承诺

劳埃德·乔治先生发表的关于削减失业的承诺得到了大多数民众强烈的赞同和热忱的支持。某些人认为这个承诺无疑有些夸大其词了。但是几乎每个人,包括其他各政党,都对这个承诺抱有信心,相信其中终究会有一些实质性内容。

由此可见,即使在不愿轻易全面接受乐观主义论调的那些人之中,也有许多人全心全意地支持自由党的政策方针。对于这些人而言,尽管这项政策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才可以正式实施,尽管它会给纳税人带来一些负担,尽管它只能创造仅仅40万或50万个就业机会,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它是一个在正确方向上的行动方案。较之于其他两个政党的“雷声大、雨点小的政策”,它无疑要高明得多。在这个观点上,没有人能像格雷勋爵那样表述得如此清晰,他说:“即使这项政策不能完全实现我们所有的希望,即使这个承诺结果证明是过于乐观了,即使这项政策需要两年或三年、甚至四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我们企盼的所有结果,它也决不是一次失败的举措,它仍旧是一项正确的政策。”

在这本小册子中,我们打算考察一下最近几个星期以来出现的猜疑、犹豫、批评背后的种种原因;同时还准备回答一些有理性的人提出的有关问题。我们不会逃避任何困难,即使对于所需答复的问题,很难用流行的语言来表达。

我们希望通过本文说明自由党的政策方针不仅是一种常识,而且是经过对我们经济形势之基础的一番深入细致的分析之后才得到的正确适宜的补救办法。

承诺是不是有些过于乐观了呢?劳埃德·乔治办得到吗?

要实现这个承诺,需要一定数量的立法,然而这一立法过程会被哪些精心设置的障碍所延误,却没有人能事先说得清。但是如果劳埃德·乔治先生能在毫无耽搁。毫无阻碍的条件下开展他的工作,也就是说,劳埃德·乔治先生在限定时期内实现承诺所假定的条件均已具备,则我们的结论是,他对未来保持乐观的情绪是有道理的。

我们相信,复苏的经济繁荣所产生的累积效果,将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好。或许实践的结果将表明,比《我们能够战胜失业》一书中所提出的框架性计划小一些的计划,就足以使局势重新走上正轨,使国家从萧条走向繁荣,从而改变国家的整体面貌。病人看起来的确有些弱不禁风,但一旦他的病情有所好转,其健康恢复速度之迅速,即使是为他治疗的医生也会万分惊诧。

有些人对劳埃德·乔治先生在限定时期内实践其承诺表示疑惑。据我们调查,他们之所以这样,最充分的理由并不在于创造工作机会的困难或为此提供资金方面的困难,而在于“劳动力转移”问题,即把劳动力从他们总是多余的行业内转移出来,并安置到新的工作岗位这一过程中的困难。

但是这一困难——如果的确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我们延缓耽搁、踌躇不前、胆小怯懦的理由,而应当是鞭策我们加倍努力前进的动力。因为我们延误得越久,“转移”问题就会越严重,而且为那些由于被迫长期失业而形成“失业”习性的闲置人员提供工作的任务也会越困难。

要想真正地解决“转移”问题,首要条件是为失业人员创造就业机会,同时雇主对劳动力有所需求;除此之外,其他的办法都只能是事倍功半。这也正是政府目前在处理“转移”问题上徒劳无功的原因之所在。说到底,“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只有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才可能有劳动力的转移。对于雇主而言,除非劳动力变得易于吸收,比方说,大量效率低下的矿工都可以找到工作,否则,他们不仅不会同意劳动力的流动,而且还会强烈地加以抗拒。

因此,我们预计,在自由党政策实施的初始阶段,许多行业都会明显地出现劳动力短缺的现象。接下来就是大量吸收劳动力的阶段,而这一阶段正是我们全力以赴解决“转移”问题的时候。劳埃德·乔治先生是否能在限定时期内实践其承诺,将主要取决于第二阶段的问题能否迅速地得到解决。

有些人对这项宏大的国家发展计划表示异议,怀疑是否值得这样做,怀疑是否有充足的财政予以支持,并以此为理由延缓计划第一阶段的实施,这种想法是完全错误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希望能给读者一个透彻的说明。

因此,我们应当具有在战争时期克服千难万险时的那种必胜的信心、无畏的乐观情绪,奋发向上、精神饱满地面对这项艰巨的任务,争取在预定的时期内,不负重望地实现计划的各项目标。

二、问题之常识

自由党政策是一个浅显易懂的常识。保守党则相信,某种自然法则决定了一部分人必然要处于失业状态;而设法为失业者提供工作的举动则是“轻率的、鲁莽的”;从财政上讲,在大多数时期内把失业人数维持在人口总数的1/10左右是“比较合理的”。然而保守党的这一信条是荒谬的、脱离现实的,没有人会相信,除非他的头脑中多年来一直充斥着愚蠢无聊的想法。

最近以来出现了许多反对意见,但其中大部分并不是由那些有亲身经历的或有实际经验的人提出的,而是由那些依据高度抽象理论的人提出的;然而他们对这些受人尊重、深奥难懂的理论只是一知半解,他们所依据的理论假设恰恰与事实相反。

鲍尔文先生关于这个问题的讲话简直是一派胡言,任何心明眼亮的人,只要对此稍作一番清醒的、未加偏见的思考,都会看出他的讲话是愚蠢之极的。既然有工作可做,且有人愿意做,那么为什么不能把两者结合起来呢?对此鲍尔文先生说道:“是的,两者的确不能结合,高级财政学和经济理论可以告诉我们两者为什么不可能结合,不过其中的理由深奥难懂,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倘若非要使两者结合,则是非常轻率、非常鲁莽的,而且结果也许会导致整个国家的毁灭。有得必有失。如果没有人失业,我们的处境就如同又来了一次战争,而且即使每个人现在都有工作,也无法完全保证他们在此后的三年内就一定不失业。如果我们大力修建房屋,积极发展交通设施,波尽我们土地的潜力,全面保卫我们的海岸,那么还能有什么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去做呢?不!”鲍尔文先生大声呼喊道:“这样的做法太不公平了!我们现在工作得越多,留给后世可做的事情就越少。失业问题是人类无法避免的、命中注定的。我们这代人应当去做我们应做的那份工作,公正地看待现实中存在的问题,而不应当牢騒满腹、愤愤不平。凡事均须适度而行,切记‘慾速则不达’。”

然而事实上,鲍尔文和他的同僚们并不能用经济学来阐明这一问题,就同他们无法解释最近爱因斯坦发表的物理学定理一样。如果他们能像劳埃德·乔治先生那样立足于常识,他们就会少犯些错误,这些常识是得到经济科学多方面支持的。

因此,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要确证读者的直觉,那些乍看起来是合理的其实就是合理的,而那些乍看起来是荒谬的其实就是荒谬的。我们希望通过本文向读者阐明我们的结论:其一,新的就业方式将使更多的人找到工作,这是一目了然的结果,其间并不存在着隐伏的障碍;其二,失业人员重新回到创造财富的工作岗位,意味着国民财富的增加;其三,那种莫名奇妙地认为如果我们以这种方式来改善生活就会在财政上陷入困境的观点,简直是奇谈怪论!

三、失业之事实

这个国家的劳动人民,至少有十分之一,八年以来(中间除1924年在恢复金本位前夕一个短促的复苏时期以外)一直处于失业境地,这种现象在我们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自从1923年劳工部着手统计以来,由于失业而获得失业保险的人数,从来没有低于100万。今天(1929年4月)失业人员总计为114万。

在这样的失业水平下,我们每年必须从失业基金中支出约5000万英镑的现款,而且这一数字还不包括贫民救济。自从1921年以来,我们对失业人员的现款支出已经达到5亿英镑之多,然而此举却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回报。这笔钱可以用来修建100万所房屋,它几乎是邮政储蓄、银行全部储蓄额的两倍,远远超过所有各种矿产价值的总和,足够用来彻底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篇 劳埃德·乔治办得到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预言与劝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