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与劝说》

第六篇 关于节俭

作者:经济类

(1931年)

一、节俭与花费(1931年1月)

当前我们正处于一场灾难之中,商业的萧条、失业的增加、企业的损失,其严重程度是世界近代史上前所未有的。没有一个国家能幸免于难。整个世界数百万的家庭,现在都处于极端贫困和恐慌——有时这一点更为严重——的状态之中。据我估计,世界上三个主要工业国家——英国、德国和美国——的失业工人总数大约有1200万。但是我不敢断定,在世界上主要的农业国家——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南美洲各国中,人类面临的悲惨境遇,是不是更加严重。那里的数以百万计的小农户,由于农产品价格的暴跌,而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以至于陷入破产境地,他们的农产品收入,远远低于所耗费的生产成本。因为世界上一些主要大宗产品,如小麦、羊毛、蔗糖、棉花以及其余绝大多数商品,其价格下跌所带来的后果简直是灾难性的。绝大多数产品的价格现在已低于战前水平;然而众所周知的是,它们的成本却依然远远高于战前水平。据说,一两个星期以前,利物浦的小麦售价,达到了自250年前查理二世统治时代以来的最低价格纪录。在这样的情况下,农民怎么能生活下去呢?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你也许认为——事实上某些头脑简单、冷酷无情的人的确有这种想法——物价的低廉肯定是一个有利条件。因为生产者的所失,也就是消费者的所得。但实际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们这些从事工作的人——居于人类中的大多数——只有当有所生产时,才能有所消费。因此,任何阻碍生产过程的不良因素同时也必然会阻碍消费过程。

这种结果的原因在于,对每一个产品成本和价格产生障碍作用的所有各种因素,对两者的影响程度是相同的。例如,绝大多数制造商的工资成本,实际上与以往没多大差别。下面我们来看一看恶性的发展过程是如何进行的。开始,羊毛和小麦的价格下跌。也许有人觉得,对于购买小麦和毛绒衫的英国消费者来说,这肯定是有利的。但随后,羊毛和小麦的生产者就会发现,他们的产品收入太少了,从而无法再像往常一样地购买英国产品。最终,英国的消费者,同时也是生产这些产品的工人,只好面对失业的现实。东西是便宜了,但收入也在减少,便宜又有什么用呢?

当约翰逊博士游览司开岛时,听到那里1个便士可以买20个鸡蛋,于是他感慨道:“先生,在我看来,并不是这里的鸡蛋特别多,而是在您这个可怜的岛上,便士实在太少了!”

如果物价的低廉是由于生产在效率和技术上的提高,那的确是一件使各方均受益的事情;但如果物价的低廉是以生产者破产为代价换来的,那也许会发生一次最严重的经济灾害。

那种认为我们对目前情况没有加以重视的说法,是不正确的。然而,我们是否有足够的重视,却值得怀疑。在数百万工人被迫失业的情况下,大量的潜在财富损失于无形之中,创造着令人心痛的奇迹。现在处于闲置状态的工人和工厂,原来每天可以生产出价值数百万英镑的产品,那时,工人的心情要愉快得多,处境要好得多。我们应当临危不乱、安定心神,拿出我们在战争期间所具有的那种坚定的气概和不惜一切代价采取行动的精神,去寻求切实可行的补救措施以改善目前的严重事态。然而一种怠惰的气氛似乎在到处弥漫着,压得我们毫无生气。在我看来,当前局势中存在着这样一个特征,即几乎所有提出的补救办法,总要受到一些微词;当然,这些建议有的高明些,有的低劣些。所有这些政策建议在内容上尽管不同,甚至完全对立,但总是可以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东西。然而我们却紧闭大门,一概不予采纳。

最糟糕的是,我们为自己的袖手旁观、无所事事准备了一个非常理想的借口,即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如何采取行动来进行补救不在我们的权力范围之内;这个问题是国际性的,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依靠对外贸易的国家来说,即使做得很多,取得的成就也只能是极其有限的。但这并不是我们毫无生气、无所作为的唯一理由,而且也不是充分的理由。有些事情,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是能够办到的。依我之见,另一个主要理由在于,关于何种措施有效、何种措施无效,普遍存在着严重误解。现在有许多人抱有良好的愿望,他们相信,为了改善目前的事态,他们本国以及邻邦所能采取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比往常更勤俭一些。他们相信,如果花费的数额占其收入的比例能比往常下降一些,肯定会有助于就业。他们认为,如果他们是镇议会或州议会的议员,在这个时候应当采取的正确措施是,坚决反对在娱乐设施和公共工程方面的新支出。

诚然,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做法是完全正确的,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很不幸,这种做法则是完全错误的。与事实恰恰相反,这样的举措在指导思想上就是错误的,其结果将是绝对有害的。节俭的目的在于暂停房屋、工厂、公路、机器之类资本品的生产,于是从事于这类资本品生产的工人便无事可做,被闲置起来。但如果可用于这类生产目的的资金,已经有了很大的剩余且没有加以使用,这时进行节俭的结果只是扩大了剩余,从而进一步增加了失业人数。不仅如此,当某个人在这种方式或其他方式下失去工作时,他的支出能力自然会有所减弱,从而进一步造成原来为他提供商品的工人的失业,因为他现在已无力支付了。于是情况越来越恶化,造成恶性循环。

据我所能推测的是,无论什么时候你节省了5先令,你就要使一个人失去一天的工作。节省5先令,可以扩大失业到一人一天的程度,此外可以类推。另一方面,无论什么时候你购买了商品,你就促进了就业——虽然,如果你想要促进英国的就业,就必须购买英国本土制造的商品。说到底,这不过是最简单易懂的常识而已。因为只要你购买商品,肯定会有人为你制造这些商品的。如果你不购买商品,商店里的存货就不能出清,他们就不会再订货,这样肯定会有人要失业了。

因此,爱国的家庭主妇们,明天一早上街就会突然看到,到处都是广告,到处都是大量的甩卖商品。这对你是太有利了,因为东西从来没有如此便宜过,便宜得出乎意料,简直做梦也想不到。到处是堆积如山的衣料、被单和毯子,总之你需要什么就有什么。此外,还有一点让你们高兴的是,你们在购买这些廉价商品的同时,就是在促进就业,在增加国家的财富,为种种有益的活动得以重新开始,为郎克郡、约克郡和贝尔法斯特提供了机会,带来了希望。

这些只不过是一些例子。凡是为了满足你个人和你家庭的切实需要所必须做的,不论什么,都应当尽力去做,力求改善,促进发展。

现在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勒紧裤带过日子,而是一种发展扩张、积极活跃的精神状态,要多干一些实事,多买一些东西,多制造一些商品。当然我所说的这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常识。我们可以看一看极端的情形,假设我们大家把收入全部储蓄起来,完全停止花费。毫无疑问,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失去工作,而且不久我们也不会再有收入以供花费。那时就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得以增加1便士的财富,最终我们全都得饿死。这种惨烈的后果无疑是我们应得的报应,谁叫我们彼此拒绝购买、拒绝互助呢——事实上我们大家正是依靠这些才得以生存的啊!对于地方当局的工作,情形也同样如此,甚至更糟些。因此,现在是时候了,各地方当局应当努力工作、积极行动,争取各方面的切实改进。

对于病人来说,他需要的并不是休息,而是运动。凡事只是退缩不前,只是拒绝签约订货,只是消极被动,这种态度和做法是无法使人重新开始工作的。正相反,要使经济进步和财富生产的车轮重新运转起来,唯一可能的手段就是采取各种形式的积极行动。

就全国范围来说,我同样希望能看到一些宏大的计划付诸实施。几天前我曾在报上看到一则建议,说要开辟一条新路、一条宽阔的公路,在泰晤士河南岸,与河岸相平行,作为连接威斯敏斯特与城市中心的一条通道。这类想法是非常正确的。但我还想看到比这一工程更宏大的计划项目。例如,我们不妨把从威斯敏斯特到格林尼治的整个伦敦南部,彻底改造一番,在他们工作地点附近的便利地区,新建房屋以容纳比现在更多的居民,建筑应尽量考究些,应具备现代生活所要求的一切便利设施;同时还可以为广场、街道、公园和公共场所留下足够的余地。待将来完工之时,不但给我们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而且将为人民生活创造便利条件,也将为我们这一代留下有价值的永久纪念。如此巨大的工程需不需要人手呢?那当然不用说了,肯定需要!现在人们靠救济津贴来度日,无事可做,生活郁闷,是不是让他们继续处于这样的境地就好些呢?当然不是。

这些就是我现在想让你们特别关注的几点:首先要重视当前局势的极端严重性,劳动人民已经约有1/4处于闲置状态;其次,这次经济灾害是世界性的,我们无法单独依靠自己的力量来摆脱困境;第三,然而我们自己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我们必须具有积极活跃的精神面貌,动手做一些实事,大力提倡消费,使大企业可以重整旗鼓。

最后我还有一个观点要向你们提出。也许有些人会对这个建议感到有些震惊。他们之所以这样,我想是出于一种畏惧心理,认为这是一种过度的浪费举动,而我们实在太贫穷了,根本承担不起。他们认为我们目前很穷,比以往要穷得多,因此首要的任务就是量入为出,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削减消费,自动降低生活水平,多做勤干,节俭度日,只有这样,才可能摆脱困境。但依我之见,这种观点并不符合事实。我们其实并不穷,缺少的只是使用财富的勇气。因此我想为你们提供一些令人欢欣鼓舞的事实,让你们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力量,可以有一个较为详实的了解。

首先我提醒你们注意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现在广大人民的生活水平,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好。我们可雇用的劳动者约有1/4处于闲置状态,但他们依靠失业津贴维持的生活水平,比其他多数有工人的国家的人所能达到的生活水平,还要高些。即使处于这样的困境,国家财富仍然逐年有所增长。我们支付的工资,远远高于(比方说)法国和德国;同时对1/4的失业人员给予津贴支援;对于国内的一些建设,如房屋、道路、电厂等等,仍然在相当大的规模上增加投入;尽管如此,我们仍有一部分剩余资金向国外出借,1929年时,我们向国外出借的贷款额,比世界上任何别的国家可用于此种用途上的剩余资金都要大,即使美国也不例外。

我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悲观主义者认为我们的工作效率非常低下,支出上又毫无节制,于是越来越穷。如果他们的看法果真正确的话,毫无疑问,上述的所有现象,都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些,那只能说明悲观主义者的论调是完全错误的。如果我们能把事态的发展控制得更妥当些,能避免出现现在的困难局面,那么我们肯定会比现在更加富裕。我们并不是毫无效率的,也并不穷,并没有坐吃老本,无所作为。恰恰相反,我们的工人和工厂现在具有的生产力,比过去不知要高出多少倍。我们的国民收入增长也十分迅速。可以说,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才有了上述的那些结果。

下面我向你们提供一些有关数据。我们的人均产出量,即使同1924年这样一个如此接近的时期相比,也提高了约10%。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减少10%就业的情况下,生产出与1924年同样多的财富。与战前相比,人均产出量增长了约20%。在扣除货币价值的影响因素之后,国民收入——即使是在最近的1929年,当时存在着大量的失业人员(当然,现在的情形更加糟糕一些)——每年的增长额约有1亿英镑之多,而且这种增长幅度年复一年地曾持续了好多年。与此同时,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一直在大力实施收入分配政策,其规模之大、范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篇 关于节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预言与劝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