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与劝说》

第七篇 金本位的结束

作者:经济类

(1931年9月27日)

我们终于摆脱了黄金枷锁的束缚,英国人听到这个消息,几乎没有人不欢呼雀跃的。我们感到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一些有理性的事情了。不切实际的浪漫局面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可以实事求是地探讨一下,怎样的政策才算是最佳的选择。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最终给我们带来巨大灾难的金本位,在当初决定实施时,却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拥护。不过惨痛的经历也使我们意识到不能再使用人为手段,强迫通货高出其实际价值,而这一决定对英国的工商业非常有利。

关于这一决定,内部意见过去之所以不能统一,主要是由于各人的观点不一致。难以决定的是有关道义的问题。伦敦当局认为按照已有的币值,已经从国外接受了大量存款,因此负有道义上的责任,应当尽一切力量来维持货币价值,即使由此使英国背上难以承受的重负,也在所不惜。那么我要问,在何种程度上,我们才能名正言顺地把自己的利益摆在第一位呢?这本身就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目前局势的发展已成定局,我们已经摆脱了过去的痛苦磨难,至于满足道义上的要求,根据整个世界的判断,可以说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可以问心无愧。因为我们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废除金本位的。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英格兰银行已经支付了价值2亿英镑的黄金或其等价物,大约相当于伦敦所有国外债权的半数,而此时,伦敦向国外出借的资金则大部分被冻结。我们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相信没有一个银行家能比我们做得更多了。伦敦当局只好在废墟之上重建河山,当然,它的信誉丝毫没有损伤。为了维持信誉,它几乎使英国的商业完全处于停顿状态,这种冒险行为,已经近乎于唐·吉诃德式的充满幻想的、不切实际的、愚蠢的侠义行径。

这就难怪,在解除了金本位的束缚以后,我们看到了一丝经济复苏的曙光,证券交易价格扶摇直上,奄奄一息的工业又活跃了起来。因为英镑汇率的降低——比方说,25%——所产生的效果,就等于以同一比率的关税来限制进口;但关税对出口没有帮助,或许还会产生不利影响。而英镑贬值25%,却等于使出口获得了等量的补助,从而有助于国内生产者抵制进口。

在许多行业中,英国制造商的生产成本,以金衡量时,肯定是目前世界上最低的。我们获得这种有利条件的同时,并没有削减工资,也没有出现劳资纠纷。我们是在一种对社会各个部门绝对公平的方式下取得这一成就的,同时对生活费用也没有任何严重影响。由于我们总消费量的1/4是由进口提供的,因此英镑必须贬值25%以上,才有可能使生活费用提高10%。英镑贬值对任何人都不会造成严重的困难,它只是恢复两年以前的情况。同时它对就业将会产生极大的促进作用。

在此后几天内,至于英镑汇率究竟会降低到何种水平,我不愿加以预测。但一时间也许将出现大幅度的降低,甚至低于冷静的核算者认为体现平衡时的水平。到那时,期望从英镑汇率降低中获利的投机活动,将与另一方面出于恐慌心理下的抛售行为,相互抵消。当局最初容许英镑汇率达到如此高的地步,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因为英镑汇率的未来变动趋势必然是逐步降低,最终达到一个较为真实的水平;但这一下降过程势必将削弱信心,使愚昧无知者产生一种印象,以为下滑趋势将无以挽回。那些对前途过分乐观的人,有可能因此而心虚,从而屈从于过度的悲观主义。但是悲观主义同乐观主义一样,都是没有根据的。英镑的平衡价格同一个月前并无两样。当英镑价格出现过度下降时,自然会有强大的力量来加以支持。根据我的判断,目前没有什么危险因素,会造成英镑价格的灾难性降低。

简而言之,以上所述只是在英国发生的影响后果。那么世界其他各国将受到怎样的影响呢?从实际情况来看,影响后果在各地有所不同。让我们先来看一下某些债务国家,英国对这些国家,如澳大利亚、阿根廷和印度,过去曾出借了以英镑计的巨额贷款,其到期利息也是以英镑计的。对于这些国家来说,英镑的贬值就等于我们在债款方面作出了巨大让步。它们此后在偿还以英镑计的债款时,就可以用数量比以前少的商品来偿还。英国来自国外的未付利息,每年大约有1亿英镑。就这一数额而言,英国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位非常通情达理的债权人。鉴于近来商品价格大幅度下跌,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他酌量减少了所要求的债款数额。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其他一些工业国家,英镑贬值对这些国家所发生的影响,相对而言,比较复杂。由于我们现在在与这些国家的竞争中,处于较为有利的地位,因此我预计,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将效仿英国降低它们货币的原有含金量。有迹象表明,已经有许多国家不准备再用高昂代价来维持金平价。最近几天,加拿大、意大利和斯堪的纳维亚已经转向我们。印度、英属殖民地,包括海峡殖民地,已经自动地紧紧钉住英镑。澳大利亚和整个南美洲也已经放弃了维持外汇金平价的努力。德国不久也会紧随我们之后,如果它对此行动迟缓,我将感到十分惊奇。可想而知,荷兰能听任荷届东印度群岛束缚在金平价上,坐视那里的橡胶业和糖业遭到毁灭性打击吗?强烈的动机必将驱使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按照我们的方向行事。尽管由于通货紧缩,使我们遇到了困难,但毕竟还不是很糟。相比之下,大多数国家的困难要严重得多。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我们以及效仿我们的所有国家,将受益于价格的提高。但我们当中,却并没有一个会牺牲别的国家,而从中获取有利的竞争地位。因此在竞争上处于不利境地的,主要是那些依然保持金本位的少数国家,于是米达斯的噩运将降临到它们头上。由于它们出口商品时除黄金外不愿意接受别的交易物,长此以往,其出口业必将逐渐萎缩以至于彻底消亡,最终,它们既不能享有对外贸易的顺差,也无法得到来自国外的存款。由于战争和战争协定的结果,使世界其余各国对这些国家欠下了大量的债务,它们则设置关税壁垒,阻止债务国以商品来偿还债款;同时它们也不愿向债务国出借贷款。它们已经吸纳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剩余黄金,结果,对于世界其余各国来说,要保持清偿债务的能力和自尊的荣誉,从逻辑上讲,只有一条路可走,这就是停止购买这些国家的出口品。只要金本位继续存在——意味着任何地方的国际商品价格必须保持一致——就必然会引起通货紧缩的竞争性活动,我们每个国家都力图使自己的价格下降速度比其他国家快,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失业扩大,企业亏损达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但是一等到金汇兑本位垮台,问题就解决了。由于法国和美国的货币相对于其他国家的货币,增值幅度过高,使得两国的出口商无法向国外出售它们的商品。这两个国家如果继续坚持近来所实施的政策,只会造成出口业的困难局面,而不会产生任何别的结果。它们无意毁灭自己的出口业,解铃还须系铃人,也只有由它们自己采取必要步骤,才能有恢复的希望。此外,通货价值的提高,也必然给它们的银行系统造成严重困难。美国事实上是给世界其余各国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各国要想方设法,寻找一条不依靠它的小麦、铜产、棉花和汽车,而独立发展的道路。它提出的问题,也许只有一个答案,我们已经被迫找到了这个答案。

然而,以上有些过激的表述,实际上与我的本意完全是大相径庭的。我们所被迫采取的解决办法,虽然使我们缓解了燃眉之急,把紧张局面转移到了别的国家,但实际上这个办法对无论哪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不能令人满意的。没有美国商业的复兴,就没有世界经济繁荣的希望。世界各国之间本身就是紧密相连的,和平和信心以及和谐一致的经济平衡,应该是唯一值得争取的目标。

我相信,上周发生的重大事件,在世界货币史上将掀开新的一页。我希望由此可以冲破国际间存在的似乎难以逾越的森严壁垒。我们现在需要共同进行亲切、坦率的协商,为我们的未来事业作出更好的安排。从去年6月起,美国总统似乎进入了睡眠状态。而在此期间,却有许多重大问题值得他关注。然而美国一直保持沉默,无动于衷,这种神秘的气氛笼罩着白宫,到现在似乎还没有消散。是不是我们找到的解决办法总是不够及时,总是来得太迟呢?我们是否可以邀集全世界3/4的地区,包括我们整个帝国的代表,请他们在英国同我们一道,设计一个能使商品价格保持稳定的新通货制度呢?或者,我们不妨考虑再度实施金本位,当然,有关内容必须彻底改革,新订条款必须精确、严密。关于这些条款应当如何考虑、确定,金本位各国是否有研究兴趣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预言与劝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