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与劝说》

第一篇 繁荣之路

作者:经济类

一、问题的性质

如果我们的贫困是源于饥荒、地震或战争——如果我们缺乏物质条件和资源来进行生产,那么,除了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和发明创新外,没有别的通向繁荣的道路。实际上,我们是陷于另一类令人尴尬的困境。我们在头脑中进行无形的设计,作出决定,产生行动的意愿和动机,这些活动都是资源和技术手段发挥作用必不可少的东西,正是由于在这些方面出了问题而造成了我们今天的困境。这就好像两个在公路上相遇的汽车司机,由于双方谁都不清楚交通规则,因而相持不下,不能顺利地错车而过。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自己的膂力没有用武之地,汽车技师也爱莫能助,道路状况再好也同样无济于事。除了一点明确的认识之外,其他什么也不需要、不起作用。

所以,我们的问题不是一个有关人的体力与耐力的问题;不是一个工程问题或农业问题;甚至不是一个企业问题,如果我们的意思是指借助于企业,那些可以使个别企业家发财致富的计算、安排和组织行为。这也不是一个银行业问题,即借助于银行业,可以培养起持久的往来关系,避免不适当托付的那些作出精明判断的原则和方法。相反,在最严格的意义上,这是一个经济问题,或者更好的表述是,作为经济理论与治国艺术的混合,这是一个政治经济学问题。

我提请人们注意这个问题的性质,是因为它可以给我们指明其解决办法的性质。在这种情况下,恰当的解决办法应该来自某种可大致称为“设计”的东西。然而,许多人对设计并不信任,本能地怀疑其功效。有人仍然认为,勤奋工作、忍耐、节俭、改善经营方式、更谨慎的银行业务,以及首要的、避免对事情作任何事先的设计,这些才是摆脱困境的唯一道路。然而,这些人的卡车恐怕永远也不会顺利通过。他们将通宵不眠,雇用更多清醒的司机,装备新的发动机,加宽路面;但他们仍将永远难以通过,除非他们能够停下来想一想,和对面的司机一起商量,作出一个小小的设计,让双方同时靠各自的左边一点行驶。

从现状中,我们可以发现自相矛盾之处。但在下面的建议中,却不存在任何自相矛盾的地方。它只需要进行某种无形的调整,可以说,只需进行某种“纸面上的”改变,就能够创道奇迹。在英国有25万建筑工人失业,而同时修建更多的住房正成为我们最大的物质需要,这真是一件怪事。有人对我们说,如果要始终坚持稳妥的财政政策和政治智慧,就没有办法能让一个人就业而同时又不使另一个人失业。对这种判断我们应该本能地加以怀疑。那些受到失业者支持的政治家告诉我们,如果他安排这些人去修建住房,那么无论是在目前还是将来,都会使他背上沉重的包袱,因为国家对此负担不起。对于这种考虑,我们难以苟同。这类政治家还认为,增加用来供养失业的造船工人的国家财富,要比把这些失业者现在所耗费财富的一部分用来安排他们去建设人类最宏大的工程,更为节约、更为合算。这种想法是否明智,对此我们也抱有疑问。

相反,我认为财富的创造将增加国民收入,在国民收入的任何增长中,很大一部分都将逐渐充实到国库中去;支付失业者的生活费用是国库的最大支出,而其收入则来源于就业者收入的一部分。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对这一观点作了较为详细的阐述。不管读者是否认为这一观点的具体内容值得商榷,我都希望他会发现这正是他所期待的答案——这一答案与他的常识是不谋而合的。

我还认为,税收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损害了它所要实现的目标,而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去收获果实,那么税收的减免将带来比预算平衡的增加更好的机会。对这一观点也不应大惊小怪。因为从相反的角度看,今天的情况就如同一个厂商由于经营发生了亏损而决定提高其产品价格;而当销路每况愈下、亏损日渐扩大时,由于对那种简单算术的正确性执迷不悟,他认为再次提高价格是精明的决定;最后,当他的账本收支两栏都变为零时,他仍然振振有辞地宣称,在已经发生亏损的情况下降价无疑是一种赌博行为。

无论如何,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对采取行动的可能性加以考虑。首先从英国国内事务出发,进而利用世界经济大会所带来的良机施行一项积极的政策,对于这样做所能带来的诸种好处我在此重新作了一番审视。尽管这次大会姗姗来迟,不过它也许仍然可算适得其时。因为这次大会正是在许多国家历经痛苦磨难之后,更加愿意考虑这样一项计划的时候来临的。世界正越来越少地寄希望于“守株待兔”,即相信只要我们袖手旁观,事情就会自然而然地重新走上正轨。

二、国内的扩张

这类方案把发展国内资本作为恢复繁荣的手段,人们不情愿对此加以支持,一般是由于两个原因——一是人们认为一个给定总额的支出所能创造的就业机会是极其有限的,二是因为这类方案通常要求大量的财政补贴,从而会引起国家和地方预算的紧张。这里有许多问题不易予以准确周密的解答。不过,我将努力阐明这一信条,即对以上这两点疑虑的回答要比人们一般所设想的更为令人赞同。

据说,英国在公共工程上,每人一年的工作量所耗费的资本支出大约是500镑。这是根据在工作现场直接雇佣的劳动力数量来计算的。然而,公共工程所需要的物资和运输也创造了就业,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我们把这一点考虑进来,以建筑业为例,每位就业者每年工作量所需要的资本支出,估计是200镑。

然而,如果这种新增的资本支出是追加的,并且不是对其他支出的替代,那么就业的增加将不会到此为止。追加的资本所付出的追加工资和其他收入将花费在追加的购买上,从而顺次地引起进一步的就业。如果该国的资源已得到了充分的利用,那么这些追加的购买将主要地反映在价格的上涨和进口的增加上。不过,在目前的状况下,只有一小部分的追加消费会确实地推动价格上涨和进口增长,因为国内资源存在大量闲置,大部分的追加消费可以在价格不发生显著变化的情况下获得满足;而且,由工人阶级购买力增长而引致的食品需求的增长,既会推动国内外农产品价格的上涨,也会促进其销售量的增加,对此,我们应该报以积极的欢迎。通过增加需求来提高农产品价格要比人为地限制其产量来提价的办法更胜一筹。

不过,我们还没有到达终点。雇佣来生产追加资本品的工人会带来追加的购买,而为满足这些追加购买所雇佣的新增劳动力也会进一步带来追加的购买,从而增加其他行业的就业;以此类推。某些热心者注意到了这种连锁反应的事实,但却过分夸大了其总的结果,甚至认为如此创造出来的新增就业量仅仅受制于收入与支出之间必要的短暂间歇,换句话说,只受货币流通速度的限制。不幸的是,它并非如想像的这般尽善尽美。因为,可以说在这一效应的每一阶段上都存在着一定比例的泄漏。在每一阶段上,都有一定比例的新增收入不再传递到下一阶段的新增就业者手中。在这些泄漏的收入中,一部分将被收入的领受者储蓄起来;一部分会使价格提高,因而缩减在其他方面的消费,除非消费者花费的是其作为生产者而获得的利润;一部分将用于购买进口商品;一部分则只是替代了先前的救济品、私人赈济形式的消费或从个人储蓄中提取的支出;还有一部分收入由于没有对纳税人作同等程度的减免而上缴国库。因此,为了加总这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净就业效应,对于以上述各种方式损失的那部分收入的比例,必须作出合理的假定。如果有读者对这种加总的技术方法感兴趣,我建议他参阅r.f.卡恩先生1931年6月发表在《经济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

显而易见,恰当的假定应当根据环境条件的变化而有所不同。如果几乎不存在闲置资源,那么就像我上面提到的那样,增加的支出将大部分耗费在抬高价格和增加进口上(事实上,在新增建设所带来的景气的后期,这是一个规律性的特征)。如果一个人在失业时得到的救济品与他在工作时赚得的工资收入一样多,并且救济品是以借贷的方式来支付的,那么将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的连锁反应。另一方面,目前救济品是用税款而不是贷款来支付的(因此,削减救济品也许可以提高纳税人的购买力),对于这个问题,在此不再做大量的推导。让我们来考虑一下,在目前条件下可能产生的最后结果的某些具体方面。

让我们把由追加的借贷所提供的总支出额称为“初始支出”,把由这笔支出所直接创造的就业称为“初始就业”。我在前面已经根据他人的计算估计出,200镑的原始支出将提供的初始就业量是一年一人。为了说明所涉及问题的重要性而把这一估计作为大致的依据,对此没有理由怀疑其合理的准确性。至于这笔贷款的目的,是为公共工程筹资还是资助私人企业,都无关宏旨。在任何一种情形中,这笔初始支出都将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从而引致可以方便地称为“次级就业”的效应。我们的问题是要把初始和次级就业者加总起来,得出由给定的追加贷款支出所创造的就业量,即要确定关于总就业量和初始就业量之间的乘数。

由贷款提供的100镑初始支出可以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那些由于种种原因而不能够成为英国人手中的新增收入的资金(这一点也同样适用于美国人)。这部分主要由以下几方面构成:(1)在进口物资上的花费;(2)用于购买这类产品的资金,即不是新近生产的、而只是被转手的产品,例如土地,或来自库存(这些库存不再加以补充)的产品;(3)用于购买从其他工作中抽出来的人力、设备等生产性资源的资金;(4)变成工资,并且替代了从用于救济的借贷资金中转移而来的收入。第二部分,是那些在英国人手中成为追加收入的资金,根据是用于储蓄还是开销(开销在本文中包括收入领受者所有直接的支出,包括用于耐用品生产的支出),这部分资金又可分为相应的两块。

为了得出乘数,我们只消简单地估计一下这部分资金的比例,即是说,在代表性的支出中,有多大的比例可以转化为人们的收入;而在这部分收入中,又有多大比例用于开销。把这两个比例相乘,我们就可以得到初始支出流与次级支出流之间的比率,也即初始作用与第一次连锁反应之间的比率。第二次连锁反应与第一次连锁反应之间的比率也同样可以照此推出,以此类推。因此,我们就可以加总出整个系列的连锁反应的效果。

对这一抽象的论证可以用下面的例子来说明。两年前,当时英国的救济是用贷款来补贴的,这一事实,意味着在计算支出中转化为追加收入的比例时,必须作大量的扣除,不过这一点今天已无必要。而两年以后,如果就业状况比现在好得多,那么也许有必要对耗费在仅仅是从其他用途中抽出来的资源上的支出作大量扣除,因为闲置资源的储备越小,就越可能是由于支出的增加而产生的结果。我并不准备在任何时候都对取自库存的物资作大量的扣除,因为库存一般来说都很少,而且被提走的部分很快会得到补充。对由于种种原因而没有使收入增加的支出部分作30%的扣除,剩下70%累积在人们手中作为现时收入,我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估计。

在这部分追加的收入中又有多大比例会转化为追加的支出呢?对于靠工资为生的阶层,可以有把握地设想,这笔收入中的绝大部分会被他们花费掉;而如果这部分收入是增加的利润、薪金、专业技能报酬,那么其中的大部分将被储蓄起来。我们不得不确定一个大致的平均数。例如,在目前状况下,我们可以假定:在增加的收入中,至少有70%会用作开销,而有不超过30%的收入会被储蓄起来。

按照上述假定,第一次连锁反应将是初始作用的49%(因为,7×7=49),或者(大约)1/2;第二次连锁反应将是第一次的1/2,即初始作用的1/4;以此类推。如果读者会小学算术的话,他就可以算出;1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篇 繁荣之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预言与劝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