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与劝说》

第三篇 关于欧洲复兴方面的建议

作者:经济类

(1919年)

一、和约的修正

如果要修改和约,有没有什么对我们来说易于接受的基本方法呢?威尔逊总统和斯马茨将军认为保证国际联盟盟约的顺利实施可以消除许多由和约带来的弊病。因此,他们建议,为了使欧洲目前差强人意的生活水平获得逐渐的提高,我们必须依靠国际联盟。斯马茨将军在和约上签字时曾写道:“有些关于领土问题的决定将来需要修正。已经制定的一些保证事项是我们大家都希望的,但是,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发现它们与我们过去的敌人现在所形成的爱好和平的脾性和解除武装后的状态极不协调。有些未雨绸缪的惩戒措施,在比较平静的心情下,也许会被人们渐渐遗忘。有些规定了的赔款在要求执行时势必会对欧洲工业的复兴造成危害,如果适当缩减赔款,使之趋于更加温和、适度,那么对各方面都有好处。……如何使欧洲摆脱这次大战所带来的灾难呢?我相信,国际联盟最终会找到一条出路的。”1919年7月初,当威尔逊总统向参议院提交和约时,曾经表示:“……如果没有国际联盟,对德国在下一代才能完成的赔偿任务的长期持续的监督,可能会完全失败;经过重新考虑之后,对和约原来规定的行政安排和某些限制进行了修正,并加以承认,但也许仍然不能顾及长远利益,也不一定完全公平合理,若强制执行的时期过久,实际上也是无法实行的。”

我们能指望国际联盟保证我们的那些利益吗?对此,国际联盟的两位主要发起人认为我们的期望不会落空。与此相关的内容载于盟约的第十九条,叙述如下:

“如果国际联盟的会员国认为和约出现了与实际不相适应的情况,认为考虑到国际形势,如此下去将危及世界和平,可以随时向国际联盟理事会提出建议,请它们重新考虑和约。”

但是很可惜。盟约第五条规定:“除非本盟约内有明确的规定,或是和约现订的条款,否则任何理事会或议事会会议所做的决议,必须经到会的国际联盟会员的一致同意,方能生效。”就和约内任何一项条款需要及时重新考虑这一点来说,这样的规定,难道不是使国际联盟变成了一个仅仅是浪费时间的机构吗?如果和约的参与各方都一致认为需要在某一点上做出修改,那么就根本不需要一个联盟或盟约来执行这个方案。如果只是国际联盟的议事会意见一致,它也只能“建议”那些有关会员国进行重新考虑。

但是,支持此项规定的人却认为,国际联盟能够通过影响世界的公众舆论发挥其作用,因为多数派意见尽管在法律上不产生效力,但在实际过程中将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当然,我们都祈祷事实是这样的。然而,由老练姦滑的欧洲外交家控制的国际联盟,也许会变成一个制造障碍、具有拖沓习性的不称职的工具。关于修改和约的工作,主要不是托付给经常举行会议的理事会,而是由议事会操办的,而它举行会议的次数将越来越少,而且,凡具有参加大型盟国会议的亲身经历者肯定知道,这样的会议往往是庞大而难以控制的,参加会议的各方使用各种不同的语言进行讨论,一些最重要的决议和最好的处理方案,由于那些偏爱现状的人的反对,常常会毫无结果。对于盟约而言,的确存在着两个致命的缺点——一个是盟约第五条,它规定了一致性原则;另一个是广受批评的第十条,根据这一条,“国际联盟各会员国对于一切会员国的领土完整和现有的政治独立保证尊重和维护,反对一切外来侵略”。这两项条款一起以某种方式破坏了把国际联盟看作是一个进步工具的想法,从一开始,它就充斥着一种安于现状的致命偏见。正是这些条款符合了某些最初反对国际联盟的人的意向。现在他们又试图把国际联盟转变成另一个神圣同盟,其目的在于使他们的敌人永远处于经济瘫痪的状态,维持他们之间的力量对比均势,他们相信,通过和约已经建立了这种均势。

关于修正和约这个特殊问题,在实际过程中存在着许多困难。如果我们为了维护“理想主义”而对这些困难视而不见,那将是错误的、愚蠢的。但是无论是谁,都没有理由因此对国际联盟加以指责,也许人类的智慧仍可以将国际联盟改造为维护和平的强大工具,譬如盟约的第十一条到第十七条,就已经取得了巨大而有益的成就。因此,我认为我们应当首先借助于国际联盟而不是其他的任何方式来完成和约的修正;其次,我们希望依靠普遍的舆论力量,如果有必要的话,再通过运用金融压力和金融劝诱的办法来阻止少数顽固分子行使他们的否决权。在一些主要的协约国内,会出现新的政府,对于这些执政者,我们应当充满信心,相信他们会表现出比其前任者更加深远的智谋和更加宽宏的气度。

在这里,我不打算涉及细节问题或逐条逐句地讨论和约的修正问题。我只是准备探讨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赔款、煤和铁、关税,因为由这些方面引发的巨大转变对于欧洲的经济生活而言,都是必要的。

1.赔款问题

如果对赔偿所要求的数额,少于协约国在严格解释和约的基础上有权索取的数额,就没有必要对涉及赔款的每一个项目都加以详述,也毋须听取有关赔款的汇编资料的论证。据此,我建议了以下解决办法:

(1)由德国支付的赔款和外国驻军费用确定在20亿英镑左右。

(2)德国根据和约缴出的商船和海底电缆,根据休战条约缴出的军用物资,放弃的割让领土内的国有财产、以公债形式赔偿这些领土的要求以及德国对其前同盟国债权的要求,这几方面的价值,可以估为5亿英镑,不必逐项加以估计。

(3)其余的15亿英镑,支付时不应再计利息,应当由德国从1923年起,分30年摊付,每年支付5000万英镑。

(4)赔偿委员会应当解散,如果还有一些遗留事务需要它来处理,那可以把它列为国际联盟的一个附属机构,其中应当包括德国与中立国的代表。

(5)德国将以适合的方式自行决定支付每年均摊的赔款额,如果它届时没能履行支付的义务,对它的一切申诉应当向国际联盟提出。这就是说,将不会再没收德国的海外私有财产,除非在协约国和美国已经清算的、或者交由公共保管委员会和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掌握的此类财产的收益,还须用来支付德国私有债权的时候;特别是第二百六十条(规定关于没收德国在公益企业方面收益的事项),应当取消。

(6)不应当向奥地利索取赔偿。

2.煤和铁问题

(1)附加条件第五条中有关协约国对德国煤矿的选择特权的规定应当取消,不过,由于德国曾对法国的矿产有过破坏,它应当继续履行这方面损失的赔偿义务。但是如果公民投票的最终结果决定德国不再拥有上西利西亚的煤矿区,那么这项赔偿义务应当予以解除。

(2)关于萨尔区的协定仍然有效。不过一方面,德国对这些矿产不再拥有任何所有权;另一方面,10年以后,德国将无偿地、无条件地收回这些矿产及地产。同时应当有一个附加条件,在同一时期内,法国应与德国缔结一项条约,规定由洛林供应德国的铁矿,至少是战前数量的50%,作为交换条件,德国应向洛林供应煤矿,其数量在考虑了萨尔区的产量之后,应与战前的供应总量相等。

(3)关于上西利西亚的协定仍然有效。这就是说,应当举行一次公民投票,各主要协约国和联合力量“应当尊重投票的最终结果所表现的居民愿望,此外还应考虑该地区的地理和经济情况。”但是协约国方面应当申明,除非居民所表现出的意愿绝对相反,否则按照协约国方面的判断,认为“经济情况”要求煤矿区在德国境内。

3.关税问题

有关国家应当在国际联盟的资助下共同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同盟,规定同盟内各会员国不得向其他会员国征收保护性关税。德国、波兰、原来构成奥匈和土耳其帝国的现在新成立的国家,以及托管地区应当被强制纳入这个同盟,为期10年,期满以后,由它们自愿选择是否继续加入。其他国家则在自愿的基础上决定参加与否。但是,我们希望,无论如何,英国都应成为此同盟的原始会员。

把德国的赔款数额,适当地确定在其支付能力范围以内,我们就有可能看到德国境内希望和进取心的重新树立,就可以避免由于无法完全履行和约条款而造成的压力和长期的摩擦,就不必使用赔偿委员会的那些令人无法忍受的高压手段。

通过把与煤矿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条款修改得温和一些,并允许以铁矿交换煤矿,我们可以保持德国工业活力的继续存在,使它在生产力方面的损失有一定限度;否则由于政治的划界会对钢铁工业的天然地区分布格局造成干扰,从而会造成生产力方面的巨大损失。

战后,出现了无数新的政治划界以及许多国家主义新政权,它们的特点是贪得无厌、妒忌成性、经验不足,在经济方面存在许多缺陷,因此在组织、经济效率方面会造成损失,如果建议的自由贸易同盟能够成立,则可以使这些方面的损失得到部分补救。只要大片疆土归属于少数几个大帝国,经济上的划分界限还可以容忍;但是当德意志、奥匈、俄罗斯和土耳其这样的大帝国被分割成20个左右的独立政权时,经济划界就无法令人忍受了。一个包括整个中部、东部和东南部欧洲、西伯利亚、土耳其,以及英国(我希望)、埃及和印度的自由贸易同盟,对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会做出与国际联盟一样大的贡献。我们也希望比利时、荷兰、斯堪的纳维亚和瑞士不久也加入这个组织。在友邦的支持和要求下,法国和意大利也非常有希望一起加入。

或许有人会反对这个建议,认为这样的计划实际上趋向于实现过去德国的“中欧计划”梦想。如果某些国家竟如此愚蠢,仍然处于同盟之外,而让德国享受它的所有好处,那么这种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一种可以让每个人都有参与机会,却并没有一个人可以享受特权的经济体系,与以排斥和歧视为目的的拥有特殊利益的、露骨的帝国主义计划,在目标上绝对不一样。对于此项建议的有关批评意见,我们的态度取决于我们对国际关系与世界和平在整个道义上和感情上的反应。假如我们持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至少在未来的一代,不能让德国享受即使是低限度的繁荣,所有近来组成协约国的各国人民都是上帝的宠儿,而所有我们的敌人——德国人、奥地利人、匈牙利人等等都是天生的恶人,因此必须使德国人年复一年地处于贫穷困乏的境地,让他们的子孙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永受折磨,使它处于其敌国的包围之中;那么本章所有的建议都应当摒弃,特别是其中的某些见解,还可能帮助德国部分地恢复以往的物质繁荣,为它某些城市的工业人口解决生计问题。但是如果西欧的民主国家,对各个国家及各国彼此之间的关系,持有本文所主张的观点,再加上美国的财政援助,那么我们大家都会得到上帝的保佑。如果我们处心积虑地以中欧贫困化为目标,则我敢断言,彼此之间的复仇之心将不会淡化。复仇心态的不断加剧,使我们对近来德国所发生的战争的恐惧心理还没有完全消失以前,就会在反动势力与绝望的革命騒动之间最终发生冲突,结果是不论哪一方获取胜利,这场冲突都将毁灭当代的文明和进步。这样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难道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行动建立在更好的预期之上吗?我们应该相信,一个国家的繁荣和幸福,会对其他国家产生相应的促进作用,人类的团结合作并不是一种虚构,国与国之间,还是能够彼此当作同胞来看待的。

我以上所建议的种种修正,对于使欧洲工业人口能够继续维持生计这方面,也许会有一些帮助。但是就这些修正本身而言,还是不够的。特别是,从理论上讲,法国将会有所损失(也仅仅是理论上,因为它目前的要求永远也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满足),要摆脱这种尴尬境地还必须从其他途径加以努力。因此,我认为还应做到以下两点:一个是美国和协约国之间关于赔偿要求的调整;另一个是要有充足的信贷供给,使欧洲能够重新创造它的流动资本存量。

二、协约国之间债务的清算

到此为止,关于建议赔偿条款的修正,我所考虑的仅仅是与德国有联系的方面。但是为公平起见,也需要将协约国各自之间的债务总额大大削减,同时在债务分配方面也必须有所调整。我们的政治家在战争时期的每一次公开场合下的演讲,以及其他方面的意见,都认为,在敌人侵占下受到损害的地区,在接受赔偿方面,当然应该享有优先权。我们说,这一点是我们要争取的最终目标之一,然而,我们所争取的目标中却从来没有包括退役津贴的恢复。因此,我建议我们应该通过自己的行动来表明我们是有诚意的、可以值得信赖的。为了有利于比利时、塞尔维亚和法国,英国应当放弃有关现金支付的一切要求权。这样,德国支付的赔款,全部可以优先用于补偿那些受到敌人实际侵占的国家和地区的物质损害。我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利用的总额达15亿英镑的赔款就足以满足欧洲复兴所需的花费。还有一点,1918年大选后英国代表们所奉行的政策方针使英国对毁约负有主要责任,因此英国只有完全放弃它对现金赔偿的权利要求,才能问心无愧地提出修正和约的要求,才能恢复由于毁约而损害的声誉。

赔偿问题这样澄清之后,就有可能在更为宽松、成功希望更大的情况下,提出另外两个财政方面的建议;当然,这两个建议的实现必须依靠美国慷慨大方的援助。

第一个是各协约国之间(也就是各协约国政府之间)由于这次战争而造成的债务应当全部取消。这一建议在某些地区已经实行。我认为,它对世界未来的繁荣是至关重要的。对于英国和美国这两个主要的强大国家来说,采取这一建议将是一项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举措。这笔债务,以货币计量时,大致如下表所列(数字单位是百万英镑):

借出者

借入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预言与劝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