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与劝说》

第一篇 通货膨胀(1919年)

作者:经济类

据说列宁曾经宣称,消灭资本主义制度的最好办法就是损害货币的声誉。政府凭借通货膨胀的连续过程,可以暗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没收其国民的大量财富。它们运用这种方法不但进行没收,而且是随心所慾地没收,在这一过程使许多人陷入贫困时,它实际上使某些人富了。这种任意重置财富的现象不仅影响经济生活的安全,而且使人们对现存财富分配的公平失去了信心。在这一过程中,有些人获得了意外之财,不仅超出了他们应得的份额,而且超出了他们自己的预期和希望,成了“暴发户”。于是这些人便成了中产阶级的仇恨对象,因为通货膨胀给中产阶级带来的损失并不亚于无产阶级。一般而言,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持久稳定的关系是资本主义制度存在的主要基础;而通货膨胀的不断进行使通货的实际价值波动剧烈,从而使这种信用关系完全被打乱,结果是获取财富的整个过程堕落为全凭时运的赌博行为。

列宁当然是正确的。要推翻现存社会基础,没有比损害货币声誉更巧妙更可靠的手段了。这一过程在破坏方面动用了经济规律中的全部隐藏力量,而且是很少有人能够觉察到的。

在战争的后期阶段,所有参战国家,或是出于迫不得已,或是由于实力不足,都在实行布尔什维主义者提出的计划方案。即使现在战争已经结束,这些国家中的多数由于自身难以克服的弱点还在继续实行这类不当的计划。不仅如此,许多欧洲国家的现任政府采取的政策手段既软弱无力又轻率鲁莽,然而他们却把明显是由不良政策所造成的恶果推在所谓的“暴发户”阶级身上,从而引起民众对这个阶级的仇视。概括而言,这些“暴发户”是资本家队伍中的企业家阶级,也就是整个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活跃分子和积极分子。在价格上涨时期中,无论他们期望或希望与否,都必然会迅速暴富起来。如果价格持续上涨,则每一个拥有存货或拥有地产和工厂的商人都将赚取巨额利润。所以,欧洲许多国家的政府蓄意引导民众对这个阶级产生仇恨的心理,而采用的措施却正好是列宁希望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所加以利用的手段。暴发户的产生,是价格上涨的自然结果,不是它的前因。通货膨胀必然剧烈而任意地扰乱契约关系和既定的财富平衡,从而造成对社会安全的冲击,再加上对企业家阶级的仇恨,这些政府已经不可能使19世纪建立起来的社会和经济秩序继续下去。可是他们又必须面对这种状况,因为还没有取代这一秩序的计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预言与劝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