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

第六部分 今天还能不能搞贸易保护?

作者:经济类

●就在国内经济学界某些人士竭力排除世界经济大萧条可能性的时候,美国经济学界却开始谈论30年代大萧条的回归。即使大萧条前景真的在格林斯潘先生的“谨慎”判断下得以避免,中国也还是应该有相应的预案

●美国一方面用gatt/wto谈判推动别国开放市场,另一方面又用非关税壁垒、北美自由贸易区和汇率贬值保护本国市场,增强本国工业的竞争力

●看看美国和欧盟斤斤计较到这种地步,我们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中国这次做出的让步令美国和西方惊喜不已了。

●目前所谓的全球化准确地说是少数人的全球化。认为这种会球化进程不可逆转,并且值得全人类热烈欢迎,这只是少数人扶持多数人的意识形态而己

●“资本流动会球化”是对资本主义会球化的进一步限定,因而必然性最弱,被逆转的可能性最大

●单纯就国际经济环境而言,中国不仅完全可以而且必须搞贸易保护主义,而且,越是加入wto,就越要注意寻找适当的贸易保护主义方式,就像美国一样

实施长远的国际竞争战略的基本前提是国家拥有经济主权,能够自主地调节内外经济政策,灵活运用保护和开放政策,以达到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打击敌人的目的。这就必然与自由贸易信条相违背,也与流行的所谓全球化潮流相违背。于是,下一个问题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今天还能不能搞贸易保护?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得睁大眼睛认真地打量一下世纪之交的世界经济现实。事实上,正像“和平与发展”并不是世界的主流一样,“全球化”也并不是什么“不可逆转”的趋势。最值得注意的是,从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资本主义黄金时代的高速增长已经成为昔日黄花,世界经济增速明显放慢,美、日、欧三大经济区域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并由此引发了一轮轮动荡和危机。与本世纪初至30年代大萧条的情况相似,自70年代以来,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各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势力都在不断增强,形成了以经济区域化(集团化)、非关税壁垒和汇率大战为特征的第三次贸易保护主义浪潮,与同时降低关税的gatt/wto谈判形成强烈的反差。学术界和舆论界某些人往往只看到或只愿意看到后者,看不到或不愿意看到前者,因而一厢情愿或自欺欺人地一头扎进“全球化”怀抱,即使老百姓的利益将会受到根本威胁也在所不惜。

让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二战”以后西方世界经济的演进历程,找一找历史方位吧。

世界经济正处在大萧条的前夕

要理解世纪之交世界经济的形势,首先得解开“二战”以后资本主义黄金时代出现及其终结之谜。

“二战”后,美国成为西方经济的火车头,在它的带动下,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经历了长达20多年的繁荣。但从70年代初以来,随着美国经济的相对衰落,西方世界又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低速增长(杂以不断的危机),直至今天。①正确认识这一历史现象是拨开今日世界迷雾和幻象的关键。

①michael tanzer:“以工业化国家作为整体,1950~1973年总产出的年均增长率为4.4%,而1973年以后则仅为2.4%”,《经济全球化》,《每月评论》1995年9月号,第4页。

第一种流行的解释是,以原子能、计算机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推动了经济增长。对这种说法的两个关键性质疑是:第一,战后繁荣主要表现为以汽车、公路、和郊区化建筑投资的需求拉动,而这里的主要技术不是战后才有的,“一战”以前就有了汽车工业,在20年代汽车技术又得到了极大发展,但为什么汽车技术没能推动经济高速增长,反而有1929~1933年的大萧条,而且实际上萧条一直持续到“二战”全面爆发呢?第二,原子能技术的应用并没有成为一个足以影响全局的工业部门。而计算机技术大规模地应用于工商业,成为一大经济部门,以致对社会生活发生全面广泛的影响,主要是在70年代以后。但西方经济恰恰是在这一时期却进入了低速增长和停滞状态,这又是为什么呢?

第二种流行解释说,不仅是技术发展推动了经济增长,更是由于资本主义制度的“自我调节”。战后西方国家为了维持资本主义制度的生存,实行了福利国家政策,使生产过剩的危机得到一定程度的克服,从而有了相当长时期的繁荣。这一解释的确有部分合理性。但是更深层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二战”后能实行福利国家政策,搞人民资本主义,导致长达20多年的高速增长,而在30年代罗斯福的“新政”却只维持了3年左右的短暂复苏呢?又为什么在刀年代以后这福利国家政策却有了显著逆转,以至美国从那时起实际工资水平竞没有提高反而有所下降呢?为什么80年代的里根—撒切尔政策又继承起劫贫济富的传统,以至西方各国的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呢?一句话,为什么西方世界不可以用进一步扩大的福利国家政策来缓解生产过剩的停滞危机呢?

显然,这两种主流解释都没有说到根上。

另一种非主流观点则认为,第三世界的民族解放运动和由此而来的工业化,使战后有了数量丰富而价格低廉的资源、能源、农产品,这一点才是使世界经济长期高速发展的基本原因。我们不否认第三世界工业化进程对战后繁荣的重要意义,但绝非仅仅因为有廉价资源。70年代以后,尤其是70年代末以后,由于西方七国集团及其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利用第三世界债务危机推行结构调整计划,将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资源导向出口部门,从而进一步增加了资源和部分初级产品的供应量,使资源对工业品的比价下降到历史最低点。这样,西方世界可以用更少的工业品去获得更大量更廉价的资源,但这也没有使西方经济走出停滞。

我认为,以上三种观点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却漏掉了关键性的原因,即国际经济竞争优势的转换。“二战”前,美国、日本、欧洲之间以及欧洲内部英、法、德之间经济竞争十分激烈,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生产过剩的危机长期难以摆脱。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互相用高关税封闭本国市场,互相用货币贬值方法及降低工资等方法提高本国经济竞争力,使各国之间的矛盾以及一国内部的社会矛盾日益加深,最终导致了世界大战的全面爆发。但二战结束后,除美国以外的各垄断资本主义集团均遭重创,美国对欧洲、日本具备了无可匹敌的竞争优势,经济竞争缓和,促成了战后20多年的繁荣;但是,在这20多年的繁荣期内,欧洲和日本的经济逐渐恢复竞争能力,并逐步从竞争劣势转变为竞争优势,而与此相应则是美国经济竞争力的衰落,“三大集团”间的经济竞争重新激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并日渐严重,福利政策难以为继,大量剩余资本找不到出路,造成了70年代以后世界经济的低速增长和停滞动荡。

“二战”后,中国、东欧等大片区域加入社会主义阵营,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对资本主义世界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加之欧洲和日本各国经济萧条,内部矛盾一触即发,大有发生多米诺骨牌式的倾覆危险。对此,西方的战略家和政治家们忧心忡忡,他们充分地意识到了西方阵营内部团结的必要性。“铁幕”一词既是对社会主义阵营的诅咒,也表达了西方统治精英们内心的恐惧和团结的愿望。但是,资本主义世界向来不是由愿望来左右的。团结的必要性必须与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可能性结合,才会结出真正的果实。而“二战”后的西方阵营的力量对比则提供了这种可能性。

战后美国经济具有强大的竞争力,这意味着它可以有限度地单方面提高成本。这使它有可能以高税收政策筹集马歇尔计划的资金及维持不断增长的军费,同时提高工人的工资搞福利国家政策,从而总体上提高美国货的成本,而无损于它的经济竞争力。对美国来说,军费增长和福利国家政策缓和了生产过剩的危机,增加了国内需求,而汽车、高速公路和郊区化运动则为国内需求的增长提供了出路。这就延缓和减轻了经济危机,使美国在相当长时期内成为世界经济持续繁荣的火车头。——当然,这里并不排除周期性的经济危机的轻度发作。

竞争的缓和对欧洲和日本的复兴更是决定性的。战争刚刚结束时,由于美国商人赚钱心切,大量廉价美货潮水般地涌入欧洲和日本市场,使本来已经步履维艰的欧日企业濒临破产,失业率急剧上升,工人运动发展势头十分迅猛,各国政府纷纷向美国军事和行政当局发出求救警报。于是美国鼓励英镑、日元等货币贬值,允许欧洲和日本各国单方面保护本国市场,并且一改逼迫日本等国解散财阀、拆卸军事工业和重工业装备的占领政策,不再强求美国货统吃全球市场。这样,由于美国产品的相对高价位,则给欧洲和日本的成本有限上升提供了空间,提高了需求水平。加以马歇尔计划的援助,加速了战后重建的过程。重建的完成、需求水平的提高反过来又扩大了美国商品的出口市场,这成为战后美国经济繁荣的主要因素之二。

西方三大经济区域内部竞争的缓和使生产过剩危机得到重大缓解,因此经济的重新增长成为可能。但是,如果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以及由此开始的大规模工业化进程不被纳入西方资本、资源和商品的循环,西方世界的战后繁荣就会受到自然资源制约、市场容量制约和投资场所制约,其繁荣期就会大大缩短。也就是说,第三世界各国的工业化进程的展开只是为发达国家的繁荣提供了更充裕的条件。这是很值得注意的现象,民族解放运动最终没能解放自己,反而成了西方战后长期繁荣的第三大支柱。不幸的是,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由于充当了发达国家的资源供应国,他们在跟着西方的繁荣经历了一段没有发展的增长后,又率先成为西方停滞的牺牲品。

竞争的规律是从缓和走向激烈,经过崩溃(危机)后又缓和,复又走向激烈。

事实上,美国的绝对竞争优势没有多久就丧失了。到50年代末,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明显低于欧洲和日本。由于欧洲和日本没有庞大的军费开支,加以要恢复战争创伤,社会对低工资和低工资增长的承受能力较强,因此欧洲和日本的国内需求增长低于美国,而由此导致的生产过剩可通过出口商品、输出资本来解决。这样,欧洲和日本的生产成本就低于美国,从而日益成为美国强劲的经济竞争对手,逐渐将美国从欧洲和日本的庞大市场上挤走,进而对美国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国在内的市场发起进攻。

到60年代末,美国经济竞争力已经不再有总体优势,庞大的美帝国的经济基础在动摇。但这时经济领域的衰落还没有反映到政治和军事领域,美国政界、商界的头面人物还沉浸在霸权顶峰的幻想中,他们一如既往地充当世界警察,到处扑灭反抗的火焰。其中最为典型的是为防止“东南亚多米诺骨牌”坍塌而打的越南战争。越战以美国的失败而告终,这对美国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战争期间急剧膨胀的军费,进一步抬高了美国货的价格,加剧了美国经济竞争力的衰落。

美国经济竞争力的衰落意味着美国货的市场份额缩减,美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下降。美国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1955年为36.3%,1960年为33.7%,1965年为31.3%,1970年为30.2%,1975年为24.5%。①但美国垄断集团是不会甘心于自己的失败的,为了挽回局面,它采取了多种措施来提高竞争力。其一是美元贬值,以1973年为标志,持续至今,其中美元对日元的比价从1:360降低至目前的1:120左右,而其趋势还将进一步发展;其二是逆转福利政策。从70年代至今,美国的实际岗位工资水平没有提高,而失业率上升,并居高不下,半失业和临时工大量增加,中产阶级队伍缩小,因而美国总体工资水平下降。

①杜厚文,朱立南主编:《世界经济学》,第423页,中国人民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部分 今天还能不能搞贸易保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碰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