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

附录 《全球化陷阱》书摘

作者:经济类

《全球化陷阱——对民主和福利的进攻》,

作者[德]汉斯·彼得·马丁,哈拉尔特·舒曼,张世鹏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10月出版

韩德强

全球化时代意味着什么?许多学者说,这是技术进步的必然结果,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全球化时代是信息时代,全球化社会是知识经济社会。全球化将是第三世界的挑战和机遇,将是高技术造福全人类的福音。

对此,德国的世界级刊物的两位著名记者提出了不同看法。他们将丰富的第一手材料和深刻的思想融于一体,撰写了《全球化陷阱》一书,生动地描绘了全球化时代的真实图景。对于正在受到全球化浪潮越来越强烈冲击和吸引的中国来说,本书对我们了解全球化时代提出的严峻挑战极富启发性。为此,我们对原书主要观点作了摘引,供读者参考。

全球化和全球分裂化

富人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美国经济的这种彻底的变化,对大公司的高层经理人也是有利的:他们一向很高的收入自1979年以来平均又净增了66%。在1980年,他们的收入大约就相当于他们的普通员工的40倍。今天,这一比例已达到1:120,其中包括例如消费品巨子海因茨公司的首脑安东尼·奥雷里的高额收入,此人每年收入8000万美元,或每小时平均挣得近4万美元。(第162页)

财富分配严重两极化

358名亿万富翁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总计25亿人,即几乎世界一半居民的所有财产。尽管北部国家的政府念经般地反复许诺,保证做出决定性让步,发展中国家的债务还是不断增加。1996年必须偿付的债务上升到1.94兆亿(应该是19400亿,这里是误译——引者注)美元,是10年前的2倍。(第34页)

世界上1/5的最富有国家决定着全世界84.7%的社会总生产,他们的公民所从事的贸易额占世界贸易总额的84.2%,占有着世界各国国内储蓄额的85.5%。(第42页)

发达国家的失业大量增加

西德人的平均净收入近5年来持续下降,联邦共和国高级企业顾问罗兰德·贝格尔预言说,在未来10年内仅在工业中至少将有150万劳动岗位被继续消灭掉。奥地利平均每年有1万个工业劳动岗位被消灭,1997年失业率为8%,几乎是1994年的2倍。经济学家和政治家对于这种衰落现象的普遍解释可以被高度凝缩为一个词汇:全球化。这个不断被重复的命题声称,高科技武装的通讯交往、低廉的运输成本、没有国界的自由贸易正在把整个世界融合为一个唯一的市场。这些都造成了激烈的全球竞争,包括劳动力市场的竞争。(第7页)

世界范围内4万家拥有大规模职工队伍的跨国公司,犹如许多国家,彼此相互比赛。这使得一系列国家及其迄今为止的社会秩序都发生了根本变化。在这一条阵线上,新的资本国际有时在这里,有时在那里,以抽走资本相威胁,迫使政府大幅度减少税收,提供数十亿的补贴,或者无偿提供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全球资本流动的指挥者不断向下压低本公司缴税职工的工资水平。而工资率,即工薪人员的薪金在社会财富中所占比例在世界范围内都在下降。在工资薪金不断下降的时候,交易所和康采恩利润却以两位数的比例直线上升。与此同时,失业率和国家财政预算赤字都在并排增长。(第9~10页)

美国低失业率的真实含义

《纽约时报》这样写道:“如果一个能得到小时工资15美元的制造业工人被解雇,而接着找到的工作只挣得这个数目的一半,那么说什么失业率很低又有什么意思呢?”美国新闻杂志《新闻周刊》用“杀人的资本主义”这一用语来形容美国未来的新的竞争力。(第168页)

失业增加的原因是跨国公司追逐高额利润

德意志银行董事会成员乌尔里希·卡特利里预言“银行将成为90年代的钢铁工业”。据库珀—莱勃兰德经营咨询公司的市场研究家们确证,以上的说法并非言过其实。(第136~137页)银行业和保险业中刚刚发生的事情,却早已席卷了一个所谓的未来型行业部门,这就是计算机软件生产部门。早在十年以前,这类部门的龙头企业如惠普公司、摩托罗拉公司或ibm公司,就从印度以较低薪金招募新的专业人员。它们把这种省钱的办法称之为“购买大脑”。许多公司干脆把它们的数据储存工作的重要部门迁往印度。不几年的工夫,在印度高原的中心班加罗尔,就耸立起一座人口达百万的“电子城”。西门子公司、康柏公司、得克萨斯仪表公司、东芝公司、微软公司和洛图斯公司,也就是说计算机行业的所有全球性大商号都在此设有分支机构或在当地的印度下属机构中拥有研制工作订单。今天,次大陆的计算机软件工业总共雇用了来自马德拉斯、新德里和孟买的12万大学毕业生,他们使这些企业在1995年实现了总计达12亿美元的销售额,占其劳务出口额的2/3。(第138页)

技术咨询和网络设计协会的一位专家卡尔·施米茨认为,数据处理行业中的低酬劳动也只是一种“暂时的现象”。有了新的工具以后,在未来,1名程序编制人员可以完成他的今天的同行100人所完成的工作量。对于在此以前一直作为科学进步前沿阵地上的精英的职业阶层来说,这种前景是有些残酷的。施米茨有理由断言,目前德国软件生产部门中的20万个工作岗位,将来也许只能保留下2000个,不多不少2000个。(第140页)

自由贸易区加大了区域内竞争的烈度,增加了失业

布鲁塞尔的欧洲共同体委员会于1988年为论证共同体内部市场方案而提出的长达1000多页的一份研究报告,曾预计可实现以下各点:增加600万新的工作岗位,预算赤字普遍下降两个百分点,经济增长将逐年达到4.5%。北美自由贸易区和世界贸易组织的基础报告也曾做出类似的承诺。实际情况正好相反。这种内部市场变成为真正的“驱人竞争的鞭子”(《时代报》),驱赶着欧洲各国工业投入一场竞争,使得一股前所未见的合理化浪潮席卷整个欧洲大陆。失业数字上升,预算赤字也遭到同样的命运。相反,增长却放慢了。(第155页)

在1979年至1995年间,(美国)有4300万人失去了他们的工作岗位。其中多数人很快又找到了新的工作,但是他们当中2/3的人不得不满足于低得多的报酬和更糟糕的工作条件。(第164页)

福利国家正在迅速消失,富裕沙文主义抬头

“涡轮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的渗透现在似乎已经不可阻挡。它正在摧毁自身存在的基础:即能够发挥职能作用的国家与民主的稳定。迄今为止的社会福利国家正迅速消耗着自身凝聚力的社会资源,其速度比生态资源的消耗还要快。(第12页)

盲目地适应世界市场的压力必将把迄今为止的福利社会引入无法无天的社会反常状态,使社会结构崩溃,而这些社会结构的正常运转本是福利社会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第224页)

越来越多的选民疏远自己传统的代表。就像被看不见的手牵着一样,他们抽回了对中间党派的支持,转而在右翼民众主义者那里寻找安慰。(第242页)

全球化把民主推入陷阱

因为这些政府在所有与生存攸关的未来问题上只是一味地让人们注意跨国经济极其强大的客观强制,把所有政治都变成一种软弱无力的表演,民主国家于是就名存实亡了。全球化把民主推入陷阱。(第13页)

但是围绕最高效益和最低工资所进行的世界竞争却为非理性夺取政权打开了方便之门。并不是真正缺吃少穿的贫困者在进行造反,而是目前社会中问阶层中广泛流行的对即将丧失社会地位的恐惧会爆发出无法预料的政治爆炸力。不是贫困,而是对贫困的恐惧正在威胁着民主。(第15页)

有组织犯罪飞速增长

正如银行和康采恩一样,跨国犯罪集团也从取消经济的法律限制中获得了好处。在所有的工业国,警察当局和司法当局都谈到了有组织的犯罪的飞速增长。有一个国际警察局官员客观地说:“凡是对于自由贸易有利的东西,对于犯罪也有利。”由七个最大的经济强国于1989年组织的专家小组估计,截止到1990年的20年间,国际市场上海洛因的成交量增加了19倍,可卡因的成交量增长了15倍。(第287页)

由专家参与的有组织的犯罪,在今天是世界范围内发展最迅速的经济部门,该部门每年带来的利润为5000亿美元。随着犯罪的资本基本资金的增长,犯罪卡特尔腐蚀或直接收买合法企业或国家机构的力量就越大。国家制度的发展程度越低,这种情况就越具有威胁性。在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哥伦比亚和香港,合法和非法的活动都交织在一起了。谁也无法估计,有哪些国家机构还在维护法律或者是在受到犯罪分子的委托的情况下同犯罪分子的竞争对手作战。意大利在同黑手党的较量中尽管进行了大规模的逮捕但也并未取得胜利。过去的黑手党头头的资本顺利地转到了那些只需要将他们的组织现代化的继承人手里。(第289~290页)

(无组织)犯罪像瘟疫一样流行

与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传统战争相反,今天多数战争不是在各国之间,而是在每个国家内部进行的。在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后一年之内有17000人被暴力活动夺去生命,比长达16年之久的国内战争打死的人还要多。(第36页)

实际上任何一个地方也没有像美国这个资本主义反革命发源国家一样,最终如此清楚地显示出社会衰落:刑事犯罪像瘟疫一样流行。在加利福尼亚州,有世界上排名第七的经济财团,这个州用于监狱的开支已经超过了全部教育预算。已经有2800万美国人,即全国居民总人口的1/10以上住在严密警戒的高楼之中,在住宅区构筑防御工事。美国公民为私有武装保镖所支付的金钱相当于他们的国家支付警察开支的2倍。(第13页)

刺耳的美国噪音统治全球文化

如纽约人、录像艺术家柯特·罗伊斯顿所预言的那样,文化领域的最终产品就是一种无聊的、全球化的统一的美国音调:“刺耳的噪音”。(第23页)

思想和产品都追随剩下的为数不多电影院所上演的电影和音乐风格。它们在适应潮流,而且适应速度之快使土生土长的本国的供货者无法与之竞争。(第25页)

国家向金融集团和跨国公司屈服

全球化不是自然而然的进程,是有意操纵的产物

获胜者,如世界康采恩西门子公司老板海因里希·冯·皮勒尔得意洋洋地说:“竞争已成为一股狂风,我们即将面临真正的风暴。”皮勒尔和其他新全球主义的倡导者的用词是要使人们相信,似乎无论如何这是一种自然产生的过程,是不可遏止的技术与经济进步的结果。这完全是一派胡言。全球经济的紧密联结绝对不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结果,而是由于有意识推行追求既定目标的政策所造成的结果。越来越多的政府和议会,签订一个又一个协定,颁布一个又一个法律,它们的决定消除了妨碍资本和商品跨越国境流通的障碍。从外汇交易的解除约束,到欧洲内部大市场的形成,到世界贸易协定即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组织的不断扩大,西方工业国家执政的政治家们系统地造成了一种连他们自己也无法对付的局面。(第11页)

跨国公司是全球化的动力和核心

生产和资本越是可以无限制地自由地加以支配,那些有一部分可以说是巨人般的组织就越是强大和不可战胜,这些组织使各国政府和它们的选民都感到心惊肉跳和被夺去权利。这种组织就是跨国公司。据联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附录 《全球化陷阱》书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碰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