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

第七部分 美国霸权战略与中国外交空间

作者:经济类

●在美国心目中,近20年来中国虽然一直执行与美友好的外交方针,但这不太可能长久执行下去的。总会遇到中国利益不能让步的权限,而且现在让步越多,将来反弹就越强烈。20世纪的中美交往史就是这样一种历史。

●21世纪可能将是美国称霸和各国反霸的世纪,正是从这个意义上,中国如果坚持以反霸为外交政策的基本取向,恰恰将有最大的回旋余地。

●多年来,中国人已经习惯地把“和平与发展”当成世界潮流了。因此,一谈起“以斗争求团结”,有的人就害怕,害怕到连“落后就要挨打”这出一句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话,都要阐发出一番让你瞠目结舌的新意来。

●我们应该感谢前苏联留下的核武器为世界各国反对美国霸权所开辟的空间。最危险的情况可比发生在俄罗斯的核武库被摘除以后。那时,美国用核武器进行战争就成为可能。

●落后国家走向强大的每一次真诚的努力,也把向社会主义。这正是我们调整心态,变被动为主动的基点。

一个大国的长远战略的设计既需要考虑国际经济环境,更需要考虑国际政治和军事环境。如果后者不允许的话,即使长远战略本身多么完善,多么具有可行性,也将在严峻的国际政治和军事的压力下遭到挫折甚至失败。我们知道,今天这个世界是美国一极独大的世界,它在世界上到处插手,只要谁不服从美国的领导,谁就会被认为是美国的敌人,谁就会遭到美国的“修理”:或者实施经济制裁,或者策动第五纵队颠覆被它视为敌对的政权,或者以民族/宗教事件为借口发动侵略战争,而与这些措施相配合,则是压缩敌对国的外交空间,在国际上孤立敌对国。与此同时,美国还有软的一手,只要敌对国表现出服从的迹象,美国就会适当地给点胡萝卜吃,比如媒体的恭维,比如设下盛宴款待,比如帮你炒作一本新书弄点稿费,比如给一些基金项目,等等,以分化敌对国的内部政治力量,拉拢一批亲美势力。

在这种情况下,要执行自主的国际竞争战略常常是很困难的。但是,是不是就不可能呢?那倒也不见得。这就需要有足够的战略远见和战略意志。让我们先一起来展望一下21世纪的国际政治和军事格局走向吧。

美国的霸权战略

1999年3月下旬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撇开联合国,以制止塞族对科索沃阿族进行种族清洗为名,悍然对南联盟发动了大规模侵略战争。在狂轰滥炸78天以后,在美国的硬打和俄罗斯亲美人士切尔诺梅尔金的软攻下,南联盟终于扯起了白旗。战争虽然暂时告一段落,但它引起的思考却长久地留在人们脑海中:为什么美国要对南联盟这样一个经济并不发达、资源并不丰富、内部冲突不断、国力十分虚弱的国家大打出手?它真的是替天行道,维护人权,制止种族清洗吗?

事实上,美国是从来不尊重弱小国家的利益和人权的。以色列侵占了巴勒斯坦的土地,屠杀了巴勒斯坦人民,按国际法完全构得上种族灭绝罪和战争罪。但是,美国不但没有出兵以色列,反而给以色列巨额的经济和军事援助,把最先进的武器卖给以色列,帮助以色列在阿拉伯国家中挑拨离间,瓦解阿拉伯国家反抗以色列侵略的统一战线。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桥头堡,是美国控制这一石油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的一把战略尖刀。有以色列作美国的战争基地,美国就随时可以对这一地区的任何国家构成直接军事威胁,从而达到控制中东石油资源的战略目的。

更加强烈而直接的对比是,就在美国支持科索沃阿族分裂主义势力的时候,美国却帮助土耳其逮捕了库尔德工人党领袖奥贾兰,支持土耳其镇压库尔德民族主义势力。因为土耳其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另一个重要盟友,是北约的成员国,在侵南战争中还需要土耳其的军事基地和领空。

如果从历史上讲,美国就更不是什么尊重人权的典范。美国辽阔的版图是在驱赶、屠杀3000万印第安人的刺刀下形成的。美国是靠镇压当地人民的反抗才夺得了古巴、菲律宾等海外殖民地的。拉丁美洲的历史则是充当美国后院,遭受美国残酷剥削和法西斯代理人统治的历史。美国在亚洲也犯下了累累罪行,我们不会忘记美国是怎样支持蒋介石、南朝鲜李承晚、南越吴庭艳等法西斯独裁政权的,我们更不会忘记美国是怎样在越南实施焦土轰炸,施放化学武器,造成数以百万计的越南人民失去生命的。

即使是美国公民也实际上没有得到充分的人权保障,1992年4月29日爆发的震惊世界的“洛杉矶暴动”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1991年3月,一名失业的黑人建筑工人罗德尼·金因超速驾车遭到四名白人警察长达81分钟的毒打,金的头部严重受伤,胸部、背部、腿部的骨头均被打碎。然而,一年以后,洛杉矶市大陪审团却宣告四名警察无罪。消息传出,全国公众十分震惊,长期以来在社会生活各方面遭受歧视、侮辱、迫害的黑人群众义愤填膺,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于是,美国政府当局出动军警镇压,当天至少有29人被军警枪杀,有450人受伤,400人被捕。至5月2日,在洛杉矶地区的武装力量总人数达到23590人,被打死的人增至40人,受伤者增至2000人,被捕超过6000人,而军警方面只有一人受伤。①

①参见张海涛:《三说美国——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危机》,第466~477页,当代中国出版社,1998年7月。

对于这样一个劣迹昭着的政府,我们怎么能相信它居然是人权的捍卫者呢?事实上,科索沃地区根本就没有什么种族清洗,倒是有科索沃阿族武装分子不断袭击塞族警察的恐怖主义暴行。连美国国务院都承认科索沃阿族解放军是恐怖主义组织。但是一旦塞族警察反击,打死了几个恐怖分子时,美国和西方的新闻媒体就立刻向全世界宣布塞族搞种族清洗。

那么美国为什么要如此仇视南联盟及其总统米洛舍维奇呢?这是由美国的全球战略以及南联盟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位置所决定的。冷战结束后,美国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经天下无敌。问题在于,美国感到这个霸主地位还不稳固,还不能长治久安。更何况还有一个联合国在那里束缚着自己的手脚,还不能随心所慾地号令全球。“美国最伟大的战略思想家”布热津斯基先生就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并且在他的新作《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中为美国统治精英设计了长期称霸全球的总战略。他认为,尽管目前美国的霸权地位已经不容置疑,但是却不能确保这一霸权地位在未来也不受威胁。而能对美国的霸权构成挑战的,只能是欧亚大陆的某种联合。“欧亚国家的力量加在一起远远超过美国。对美国来说,幸运的是欧亚大陆太大,无法在政治上成为一个整体。”①但是仅仅靠幸运是不够的,关键在于如何防止欧亚大陆在政治上成为一个整体。这就决定了美国的“帝国地缘战略的三大任务是:防止附庸国家相互勾结并保持它们在安全方面对帝国的依赖性;保持称臣的国家的顺从并维持向它们提供的保护;防止野蛮民族联合起来。”②

①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第43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2月。

②同上,第54页。

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略需说明的是,附庸国是指加拿大、英国、日本、法国、德国等西方其他发达国家,而所谓附庸国的相互勾结首先是指法国和德国的联合,同时布热津斯基先生也隐隐地担心日本和中国联合,以及法、德与俄国的联合。称臣国很多,除古巴以外的拉丁美洲各国、东南亚诸国、非洲和中东的大部分国家都可算称臣国,它们没有能力构成对美国的挑战,只好俯首称臣。而所谓野蛮民族则是那些不服从美国旨意的国家,即美国统治精英所谓的“无赖国家”,像伊拉克、南斯拉夫、伊朗、北朝鲜等。当然,中国和俄国既不是附庸国,也不是称臣国,在美国人的眼光中更接近于野蛮民族或不可预测的民族。美国与中、俄分别结成所谓伙伴关系,实际上是在一时还无法消化中、俄的时候,稳住中、俄,试图消灭的障眼术。

稍有头脑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一战略实际上是因循了古老的统治术:分而治之。这一策略表面上好像不那么杀气腾腾,但到了实践中就成了进攻性很强的远交近攻、各个击破。因为单纯防止对手结盟是防御性的策略,只有远交近攻这种进攻性的分而治之策略才能确保美国的霸主意图的实现。当然,这里的远近不再像以往那样是地理概念上的远近,而是利益冲突上的远近。从长远来看,西欧和日本必然是美国的战略对手,因而是美国的远敌;但当前对美国构成主要威胁的还是俄罗斯和中国,最主要的还是俄罗斯,这是美国的近敌。在这里,远交近攻就是拉着西欧和日本打俄罗斯和中国。如果没有俄罗斯,即使欧洲、日本、中国都联起手来亦不能对美国霸权构成挑战,因为这个联盟没有强大的核力量。而俄罗斯的政局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从90年代俄国内政治力量的消长来看,继叶利钦上台的必然是一个民族主义色彩强烈的政权,因而必将重新脱离美国设定的轨道,成为国际反美力量的凝聚中心或武力后盾。俄罗斯要强大起来,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可资利用,只有核武器才能为俄罗斯新政权提供在国际国内的立足点。对于这一点,美国的政治家们看得很清楚,美国对俄政策已经作了重大调整,从相信、依靠、利用叶利钦彻底搞垮俄罗斯,到对俄罗斯采取警惕、提防、打拉结合的政策,而从战略上则开始加紧对俄罗斯实行遏制、包围、分解政策。

可以断定,以安抚和制裁两手相结合逐渐消灭俄罗斯的核力量是美国近期的战略重心。为了消灭这个最紧迫的敌人,美国将加紧进行北约东扩,离间独联体其他各国特别是乌克兰及中亚国家与俄罗斯的关系,在外交上缩小俄罗斯的活动空间,同时阻遏日本与俄罗斯交好的步伐,挑拨中俄的战略伙伴关系,同时继续利用俄罗斯的经济困境,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组织加强对俄罗斯经济的控制,吸引俄罗斯的军事科学家脱离祖国,从内部瓦解俄罗斯的军队和核力量。

在俄罗斯的核力量尚存的情况下,英、法、德、日甚至中国均可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一旦俄罗斯核力量被消灭,俄罗斯被进一步肢解,则中国可能成为美国的下一个战略目标。而如果中国也被美国收服,则兔死狐悲,西欧和日本将成为美国的新战略目标。当然,到那时,西欧和日本的反抗性可能会大大收敛,这样,美国就基本达到了对欧亚大陆分而治之的目标,其霸权可能会有一段较长时间的稳定了。

但是,令美国遗憾的是,苏联解体,北约东扩,占便宜的却是欧洲,特别是美国暗加防范的法、德两国。以法德为核心的欧洲国家与苏联、东欧相邻,它们利用这一地理上的优势尽情享受北约东扩的红利。其中德国最实惠,虽然消化东德一时有些困难,但毕竟地盘和实力都大大增强。受此鼓舞,欧洲一体化进程大大加快,1999年初欧元顺利启动,在经济上具备了与美国抗衡的实力。更值得注意的是,欧洲自知在军事上不是美国的对手,因此更是想方设法增强欧洲防务的独立性和提高防务水平。其中一条捷径便是与俄罗斯接近,借助俄罗斯的核力量制衡美国。而俄罗斯则由于经济困难也很需要欧洲的援助。事实上,德国对俄罗斯的经济援助最为积极,德国不像美国那样债台高筑,贸易赤字居高不下,有实力伸出援手。以法德为核心的空中客车公司也正准备拉俄罗斯进来,一方面是利用俄罗斯的航空技术,另一方面则扩大空中客车的未来市场,同时还可以减轻俄罗斯经济的困境。对这些情况,美国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想从中作梗,但法德两国打着西方整体利益的旗帜,借着北约东扩之大势,闪展腾挪,左右逢源,倒让美国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但是,美国政治家们是不甘心眼看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的。为此,美国想到了在欧盟和俄罗斯之间打进一根楔子,明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部分 美国霸权战略与中国外交空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碰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