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

第二部分 各行各业,准备好了吗?

作者:经济类

●中国企业被淘汰是个正在进行时而不是将来对,在某些行业甚至接近完成时。

●一个靠别人的骨骼来支撑自己躯体的人是不健全的,一个靠别国的装备工业装备起来的国民经济体系是依附型的。如果急于放弃国家平预,那么中国装备工业必死无疑。

●应该说,虽然就业优先的农业战略不利于加快农业市场化步伐,不符合市场竞争的原则,但却是对全体中国老百姓的长远利益负责的战略。

●中国电信体现了落后国家“有保护地开放”的理会,给了我们一个“内战内行,外战也内行”的唯一希望。

●腐败是跨国公司在华的天然盟友。正是借助了腐败的力量,跨国公司才有可能夺回它们在1949年对失去的中国。

●不难发现,某一声业被淘汰的程度恰好与该声业的开放程度成正比。而且淘汰的模式过程总是很相似:先淘汰该行业中的名牌企业,占领市场制高点,把中同企业挤到量大利薄的低档商品市场了事。

●那些20年来有所成长的产业则恰好得益于国家保护,而且保护得最强的产业成长得最快。即使如此,这些产业仍未强大到足以与跨国公司单打独斗的地步。

看了第一部分以后,一些读者可能会感到某种危机感;另一些读者却可能会不以为然:中国真的那么落后吗?真的会被全面淘汰吗?你是不是在夸大其辞,危言耸听?照你这么说,引进外资就是挤占中国市场,就是搞垮民族经济,就会造成工人的失业,那我们干脆关起门来得了,还要改革开放干什么?加入wto无非是深化改革开放,健全市场机制,促进中国企业进一步增强竞争力,更好地迎接经济全球化的挑战而已。

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呢?

最少保护的行业最先被淘汰

事实上,中国企业被淘汰是一个正在进行时而不是个将来时,在某些行业甚至接近完成时。为了实践开放理念,中国不断收缩保护的范围,减少保护的程度。总的来说,有关国计民生的行业如农业、重化工业、汽车及家电行业保护程度高一些,而食品加工业和轻工业保护程度低一些。

一般认为,食品加工业和轻工业技术含量较低,实现赶超战略比较容易,与外国同行可以一拼,鲶鱼效应①可以比较明显,符合首批在竞争中求生存、求发展的条件。

①厉以宁先生的得意之喻:从前充氧设备不发达,长途贩运鱼苗常有大量死亡,损失惨重。后来有人在槽中放入鲶鱼,为了避开鲶鱼吞食,所有的鱼苗都本能地快速游戈,这样,它们就能最大限度地吸取氧气,死亡率反而大大降低。“鲶鱼效应”说明,强大的竞争对手,往往能激发出弱者的生存潜力。

我们先来看一看这些行业。

一、饮料工业①

饮料并不是什么具有战略意义的行业,万一发生战争,我们并不会因为缺少可口可乐而不能上前线。但是这个行业在经济上却是很重要的、可以有高利润的行业。三四十岁以上的人还都能记得,80年代,中国饮料行业北京有“北冰洋”,上海有“正广和”,广州则崛起了“健力宝”,四川还出生了“天府可乐”,全国各地差不多都有自己的地方名牌饮料。这些饮料厂为地方和国家财政做出了很大贡献,容纳了大量的职工就业,并且这些企业的高额利润还能使工人的收入和福利不断提高。如原天津市饮料厂,1983年工厂迁址改建,投产当年即实现产值约2400万元,税利达530万元。但是,这个行业命运不佳,不仅没在国家保护之列,而且事实上还被列为开放示范行业,每一轮开放的让步都有饮料行业的份。1981年可口可乐第一家瓶装厂在北京市丰台区落户,打响了世界饮料业巨无霸向中国饮料市场进军的第一枪;1983年,珠海可口可乐灌装厂设立;1986年,上海申美饮料食品有限公司成立;1987年,天津津美饮料有限公司成立,到1992年,可口可乐已建立合资企业13家。1992年以后,可口可乐加快扩张速度,1994年初与原轻工业部签署合作备忘录,可口可乐公司可在今后5年里再发展10家瓶装厂,至1996年,这10家企业已多数建成,从此,可口可乐公司完成了覆盖全国的目标。1996年,可口可乐在中国实际销售饮料150多万吨,占市场份额的1/3,初步实现了对中国饮料市场的占领。在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打击下,各地原来的饮料名牌纷纷落马,有“水淹七军”之称,这被洋水淹掉的七军是:北京北冰洋食品厂,天津山海关汽水厂,上海正广和汽水厂,武汉饮料二厂,广州亚洲汽水厂,沈阳八王寺汽水厂,重庆天府可乐集团公司。1987年,这七大饮料厂加健力宝公司联合向国家请求“保护民族饮料”,国务院也曾下文件规定外国饮料企业不得在中国再建新厂。但是,这并没有阻止民族饮料企业被淘汰的步伐。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开足马力生产,用巨额的广告开支树立品牌形象,不断压缩国产饮料的市场空间和利润空间。在中国饮料企业苦苦挣扎的时候,“两乐”伸出了合资的“援手”,于是这些本国饮料企业纷纷投入到“两乐”的怀抱,中国国内饮料市场成了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之间国际竞争的又一个战场。

①吴越涛、张海涛编着:《外资能否并吞中国》,企业管理出版社,1997年8月第1版;王志乐:《美国企业在中国的投资》,中国经济出版社,1999年1月。

为什么饮料业会如此迅速地沦入他人之手呢?看一看可口可乐在天津的攻势就可以明了事情的底细:“可口可乐与天津津美合资的天津可口可乐,1990年投入运营;1994年产量为80年代的10倍,1990年的2.5倍。可乐的价格比当地杂牌饮料高50%。可是,质量好,推销更不遗余力。1994年天津可乐用900万元推销9万吨产品,平均100万元1万吨。就这份推销功夫,当地雨后春笋式的杂牌饮料就无法望其项背。4年时间,雨过天晴。天津90%的市场被可口可乐占领。”①可口可乐在全球500家最大企业中排名第201位(1998年《财富》杂志),1997年销售额达189亿美元,其中广告费高达50亿美元,利润则为41亿美元,利润排名居第15位。由于可口可乐的存在,饮料业成了进入难度非常大的一个行业。剑桥大学嘉丁管理学院彼得·诺兰教授对此作过精彩的分析:

①王小强:《产业重组,时不我待》,第12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4月。

下面是摩根·斯坦利的数据,表示不同行业需要多少年才能建立起大型企业集团。

行业      年数      行业    年数

航空航天    23       化工     7

仪器      16       宾馆     7

消费品     14       零售     7

纸、包装品   12       汽车     6

葯品、医疗器械 11       交通     7

建筑      10       保险     6

银行、金融机构 9       钢铁     6

电力      9       轮胎     5

能源      9       科研     4

采矿      8       时装     2

大众传播    8       通讯     2

比如时装业,只要有一定的资源,就可能很快实现赶超。在钢铁行业和汽车行业,只要你拥有足够的资源和强大的实力,6年就可以成长起来,实现赶超。化学领域7年左右。煤矿8年。银行和金融服务不能很确定,也可能30~50年。医葯时间更长,因为要开发新产品,提高研究发展能力。纸业和包装业,看起来很容易,实际上赶超起来是非常难的,因为这个行业是资本密集程度很高的,而且需要很高的技术。消费品行业这个现象很奇怪,谁都能造,为什么需要14年时间赶超?我们只要看看娃哈哈、健力宝,他们会告诉你答案,回答就是可口可乐。可口可乐每年花50亿美元来维护自己的形象,用了100年时间。这些公司非常难赶超,因为它占据了我们的头脑,占据了人们心目中的地位。①

①高粱:《中英大企业重组与发展战略研讨会纪要》,第2页,《产业论坛》1998年第19期。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国家保护,单纯的竞争力量对比就决定了任何国家的饮料企业都无法与可口可乐竞争。

从这个角度看,健力宝公司所取得的业绩就非常可贵,在“两乐”的挤压下,1996年健力宝公司仍能销售70万吨,高于百事可乐的50万吨。但是健力宝公司总裁办公室主任李志强对此并不乐观:我们目前的销售额暂时多于百事可乐,但很快就要落后于它,因为百事可乐在中国投资了许多分厂及基础设施,尚未启动;我个人对中国饮料市场前景不太乐观,国内名牌企业缺乏国家的有力扶持,还长期受资金问题的困扰。1998年健力宝40个亿的产值,按比例应得到10亿元流动资金,但只得到了3000万元。健力宝的海外融资渠道一直受到限制,但目前,健力宝取得了重大的资金突破,法国几家银行联合其他国家10多家银行无任何附加条件贷给健力宝5500万美金。

一个是在中国市场上苦苦挣扎的饮料业鱼苗,“5500万美金”就称得上重大资金突破,另一个是遍布全球的饮料业鲨鱼,每年数十亿美元的广告投入。这分明是一场现代版的乞丐与龙王比宝。结局也许有三种,最好的情况是国家对“两乐”有所限制,对健力宝有所扶持,健力宝还能苦撑危局;其次是健力宝俯首就擒,被可口可乐或百事可乐兼并、控股,改姓可口可乐或百事可乐;第三种情况最惨,健力宝拼死一搏,仍被迫破产。无论如何,都产生不了那位大经济学家所称的“鲶鱼效应”,而只有“鲨鱼效应”。

二、啤酒工业①

和饮料工业一样,啤酒工业也是最先被抛向国际竞争的国内工业,或最先混入鲶鱼的鱼苗箱,而其结局也与饮料工业一样。

①李巧宁:《中国啤酒行业报告》,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联办)研究开发部,1998年11月27日。

啤酒行业是我国整个饮料酒工业中发展最快的,目前其产量在我国饮料酒中占最大比重。经历了80年代以来高速增长的时期后,目前其发展速度正在逐步减慢,预计将来会呈稳步增长态势。到1995年,我国啤酒产量已高达1546万吨,超过德国,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位。应该说,中国啤酒市场的快速成长是中国啤酒厂商不遗余力培养的结果。在我国,啤酒的消费经历了不习惯——习惯——喜欢的过程。面对需求迅速增长的市场,啤酒行业获得了飞速的发展,一时间各地纷纷上马了大大小小的许多啤酒厂,1990~1997年,我国啤酒生产厂家从几十家增加到五六百家,啤酒产量也得到了迅猛增长。然而这也正是问题所在,众多的小规模啤酒企业角逐在庞大的啤酒市场上,一场混战在所难免。更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啤酒业巨头们趁机插足,大有席卷中国啤酒市场之势。在巨头们的猛烈攻势下,国内啤酒厂商纷纷缴械投降。

怎么能不投降呢?1995年我国啤酒生产厂家617家,1996年减少为589家,1997年更降至550家,品牌1500多个,平均产量3.43万吨。1997年产量排在前10位的厂家产量仅占全国产量的17.5%,其市场占有率不足20%,其中产量排名第一的燕京啤酒集团1997年的市场占有率仅是3.86%,品牌、市场都表现出明显的区域化、分割化特征。而国外同行则是另一番景象:美国前7大啤酒生产商市场占有率高达95%,其中第一大公司安赫泽一布希公司就占了48.2%的份额,其生产的百威啤酒1996年全球销量达1060万吨旧本前四大啤酒生产商更是占据了国内99%的市场,其中第一大公司麒麟公司占市场份额的43%,第二大朝日啤酒达34.4%。据荷兰rabltank银行发表的市场研究报告透露:1996年,排名世界前5名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部分 各行各业,准备好了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碰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