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理论》

弗里德曼访问香港

作者:经济类

证券时报·财经周刊,1999.4.9

摘自杨怀康《两年一度燕归来》

整理:薛兆丰

3月25日,87岁高龄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教授,偕同同是经济学家的夫人露丝,再次访问香港。

弗里德曼非常喜欢香港,多次将香港称为自由经济制度的堡垒,经常向人推荐:“要知道自由经济是如何运作的,你就要去香港看看。”

这次访问香港,弗里德曼夫妇在与友人的畅谈中,分别谈到了他们对如何处置去年香港政府入市所持的巨额股票的意见,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对日本金融危机所开的葯方,以及对香港联系汇率的看法。

一次性卖掉政府持有的股票

去年,香港政府动用1200亿港元,购入大量港股。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表示,以目前的市价计算,香港政府持有的这笔股票帐面已经盈利350多亿,这和香港金融业普遍亏损的情况,形成了强烈对比。

但当时曾大呼“不要买股票”的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院长张五常教授则认为,不真正抛出股票,就无法知道最终是盈是亏,单纯看帐面毫无意义。假如不是担心真正沽货会引发不堪设想的后果,金融管理局会早就获利回吐,根本无须再成立什么管理公司、聘请什么投资顾问了。

不管是否赚了大钱,弗里德曼教授觉得都应该尽快沽掉这批股票。持这些股票,政府成了大公司的大“小股东”,太多利益冲突,极不健康。问题是怎样沽才不碍事。

弗里德曼觉得万全之策,不是分批出售,因为这样做会给股市太大冲击。理想的做法,是拿这批股票当作一个基金看待,一次性卖掉整个基金。他觉得像富达公司那样的投资机构(他们管理的资产超过7万亿港元,而整个外汇基金的净值才只是2400亿港元),应该会有兴趣买这个由蓝筹股组成的基金。

对中国乐观

弗里德曼对中国的经济前景非常乐观。他认为中国已经认识到市场机制的优越所在,只会勇往直前,而不会再后退。

弗里德曼夫妇对中国人一向就是往好处想:“这些年来一大批中国学生到外国留学。回国后,他们会发挥正面、积极的作用的。”露丝说。

“俄罗斯的改革没有中国般的成效,因为俄罗斯没有香港。”米尔顿接腔补充。

日本是关键

谈到目前东南亚的经济衰退,弗里德曼说:“那很视乎日本能否迅速复苏经济。倘若不搞无谓的基建工程,以日本的经济实力,只消增加货币供应量,经济应该可以复苏过来。就算不能直接带动香港,日本好转了,东南亚国家也就有起色,这总会拉香港一把。”

对香港联系汇率的看法

弗里德曼一向支持香港实施的联系汇率制度,认为只要金融管理局拆除新添的调节货币发行量的机制,恢复1983年所设计的货币发行局本来面目,这个汇率制度就能抵抗任何金融风波的冲击,就能“象直布罗陀的磐石一样坚固”。这次他作了两点补充解释。

一、他也不反对香港货币美元化,他相信一旦美元化,港美之间的利率便可以即时扯个平。可惜这个做法在经济理论上没有问题,但政治上却很难行得通。

二、他也不反对港元自由浮动,但必须是真正的自由浮动,而不是像崩溃前的泰国,政府明里暗里干预市场,以图把汇率控制在特定的水平。但是,港元自由浮动,香港就必须成立中央银行来调节港币的发行量,他的担心是,多设一个官僚机构,产生的问题会比解决的问题多得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价格理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