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理论》

弗里德曼的货币政策论对我国货币政策启示

作者:经济类

金向荣

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选择上,弗里德曼主张采用货币政策。在目前,我国选用货币政策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经济手段有其现实依据。近年来,我国国家财政收入占gnp的比重急剧下降,从1979年的26.7%降至1995年的10.9%;且中央财政占总财政收入的比重也一路下滑,造成财政尤其是中央财政宏观调控能力日益弱化,财政政策运用的余地很小,因此国家宏观经济调控越来越依赖货币政策来进行,财政政策向货币政策转移。

首先,就货币与物价和通货膨胀的关系而言,我国物价指数与流

通中的货币量m0(t-1)和m0(t-2)高度相关,且m0(t-2)引发的物价上构指数是m0(t-1)的1.5倍,可见流通中的货币对物价指数的滞后影响效果;另外,物价指数与货币净投放量m(t-1)也有很强的相关关系,当年的货币净投放量的增加将引发来年物价指数的上扬;再者,广义货币m2(t)(即货币供应量)与流通中的货币具有高度相关性,总而言之:货币供应量的增加将引发物价指数的上扬,且有滞后影响效应。第二,从货币??经济增长的关系来看,我国每年的名义gdp的实际取决于当年的从业人员数与流通中的货币,且流通中的货币对名义gdp的贡献系数是从业人员数贡献系数的16倍,说明中国经济的发展主要依靠资金的注入,中国经济增长是资金供给支持型的。第三,在货币与经济波动间的关系方面,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货币政策缺乏相对稳定性。但有一点明显可见,即货币政策的紧或松总是生产衰退或扩张的直接决定因素,货币变动总领先于经济波动,这正好说明了货币供给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与经济扩张水平同向变动,体现了货币机能的强化作用。

因此可借鉴他所提倡的货币政策对我国现有货币政策中间目标、货币政策工具及货币政策操作手段进行改革。

1、货币政策中间目标的改革

我们的改革是在条件成熟时把利率、汇率等包括进来形成一个包括多种指标的货币政策中间目标体系,逐渐往发达国家以利率为调控重点的货币政策中间目标方向发展。

2、货币政策工具的改革

在货币政策工具方面,弗里德曼反对准备金政策。目前我国的存款准备金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政策工具,对其改革迫在眉睫。本人认为在它逐渐完善之后可以成为央行操作货币政策的一个支点,这将不仅有利于将来取消贷款限额后对基础货币的控制,还为将来过渡到价格控制、把利率作为调控重点铺平了道路。

同时,除准备金政策这一货币工具外,我们还可发展完善另外两大货币政策工具;再贴现政策与公开市场业务。目前应进一步推广使用商业汇票,扩大票据承兑、贴现与再贴现业务,规范商业票据管理,逐步发展和健全我国票据市场。还应大力发展全国统一的同业拆借市场,发展以政府债券、央行债券、政策金融债券为操作工具的公开市场业务,同时加快利率市场化步伐,强化央行运用市场手段调控基础货币的能力。

3、货币政策操作的改革

在货币政策操作上,弗里德曼主张要主动地平抑经济周期波动,今后中国货币政策仍应继续实行1989年以来的反经济周期运作操作,以保持经济平稳发展。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价格理论》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