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12章:恩公危难之中的求助

作者:经济类

第二天,方阳晖果然接到周富贵的电话。

“你是方阳晖吗?”话筒里传来周老大浑厚的声音。

“是,是,我是方阳晖。”方阳晖语调谦恭。

“世侄,今晚你有空吗?”

“世伯,有事吗?”

“你先说有没有空。”

“世伯叫到,哪有没空的?”

“哈,我就喜欢你这个世侄。今晚我想跟你唠唠嗑,就咱爷俩。”

周老大乃山东人氏,居港四五十年,乡音依然未改。

“好,在哪儿?”

“尖东的香宫,七点半,我已经订了房。”

电话挂断后,方阳晖像临进考场的考生,忐忑不安了好一阵子。

夜幕垂空,方阳晖驱车赴约。

香宫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地库,是一家著名的食府。侍应生领着方阳晖走进周老大的包房。周老大已经等候多时。

“让您久等了。”方阳晖趋前,抱拳施礼。

“不,我也刚到。坐,坐。”周老大端坐着答道。

侍应生递上菜谱,周老大掏出老花眼镜戴上,自言自语地说:“老了,不中用了,现在是你们后生仔的世界口罗!”

“世伯,你宝刀未老,龙马精神哩!”

“哪里的话?”周老大嘴里这样否认着,心里却乐滋滋的:“喜欢吃些什么?”

“随意,清淡就好。”

“你可不要替世伯省钱,世伯虽然袋底穿窿,这顿饭还是请得起的。”周老大借题发挥,话中有话。方阳晖当然听出弦外之音,这餐“鸿门宴”,他只好见招拆招,见机行事了。

菜上桌时,方阳晖才发现周老大今晚是大破悭囊,点的尽是美馔珍馐,有官燕炖竹丝鸡、红烧大鲍翅、蟹王莲花球、冬菇海参烩鱼chún和一条清蒸青衣鱼,开了一瓶蓝带xo。

“来,”周老大举起杯,说:“今晚,咱们爷俩一醉方休。”说罢,一饮而尽:“来,起筷,起筷。”

周老大频频劝酒,不一会已经满面酡色。他似乎没有什么要谈,这只是一个纯粹的饭局。他越不开口,方阳晖心里越加不安。

一顿沉闷的饭局。

方阳晖终于憋不住气了,打破缄默问道:“世伯今天约晚辈来,敢问有何见教?”

“喔……”周老大见方阳晖终于点题,放下酒杯,却不正面回答方阳晖的问题,绕了个弯反问道:“世侄,你觉得世伯怎样?”

“世伯的为人有口皆碑,热心公益、奖掖后进、德高望重、为世所钦。”

方阳晖像背书一样说出一串赞美词。

“那么世伯对你呢?”

“关爱有加,恩重如山。”方阳晖不假思索地说。

周老大没接话茬,他显然是对这种空泛的回答不大满意。

善于察言观色的方阳晖,立即补充道:“世伯与晚辈岳父乃莫逆之交,早年岳父生意失败时常得世伯疏财接济才得以渡过难关。想当年,晚辈新婚燕尔,误交损友,堕入歧途,迷恋一个女明星,激怒岳父大人,多亏世伯从中斡旋,多番说项求情,晚辈才免于被逐出家门。晚辈有今天,全赖世伯的厚爱与教诲。”

“你记得就好,都算你有本心。”周老大又痛饮了一杯,感到微醺,想到眼下面临的困境,不禁悲从中来,捂着脸像婴儿一样嘤嘤而泣。

方阳晖没有预料会发生这般情形,惊愕地走到周老大的身旁,却又不知如何劝慰。

哭了一阵,周老大用餐巾抹了抹纵横的老泪,喝下一口茶,略为平复下来。

周老大声音沙哑地说:“不瞒贤侄,大伯我近来周身是蚁,负债累累,债主逼门,银行又落雨收伞,落井下石,眼看一辈子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家业将要毁于一旦!”

“世伯,何以走到如此地步?”

“说来皆因受地产所拖累,这几年,你大伯我大量投资地产,斥资二三十亿购买物业和地皮,想不到近年来,地产市道崩溃,物业市价比前几年高峰期跌去百分之四十几,令我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如果这两天筹不到十亿元,我就完蛋了!”

说罢,周老大用泪眼望着方阳晖。方阳晖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周老大“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紧攥住方阳晖的衣襟,哀求道:“世侄救我!”

方阳晖慌忙扶起他来:“世伯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他倒了一杯茶,递给周老大。周老大紧紧抓住方阳晖的手,像遇溺者抓住一个浮泡。

方阳晖梦呓般说:“我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离开香宫,方阳晖驾着车子,驶过海底隧道,转下天桥进入湾仔的轩尼诗道再向中环的半山住宅区驶去。一路上,断续闪过“富贵珠宝金行”的巨大霓虹灯招牌,玻璃橱柜里,各种珠宝金饰堆金砌玉,闪红烁绿,耀眼夺目。“富贵珠宝金行”拥有三十多家分号,遍布港九。有谁知道,这金光闪闪的背后一股老泪正夺眶涌出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