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13章:致命的“背后一刀”

作者:经济类

第二天清早,方阳晖一回到公司就吩咐门口的老女人,凡是周富贵打来的电话一律不听,就推说他不在。方阳晖想只要拖过这两天,富贵珠宝金行就垮了,他与周老大的人情债也就一笔勾销,不必再还了。他现在倒想促使詹森加压,彻底整死周老大。他憎恶周老大的倚老卖老和以恩人自居,无休止的需索。正如詹森所言:“你不要,大把人抢。”

墙倒众人推,鼓破众人擂,他现在是危墙破,怪不到他姓方的头上。与其益别人,毋宁益自己。

方阳晖到办公室一坐下来,就立即给詹森挂电话:“哈口罗!詹兄。”

“您好,方兄,前几天对你说的事想过了吗?”

“ok!一切照你说的办!”

“哈……这才像方阳晖!”

“不过,要办就要坚决彻底,不能让他有喘息之机,更不能让他有东山再起之日。”

“我什么时候做事拖泥带水过?我知道你担心打蛇不死反被咬。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先跟你签一份那块地皮的转让合约。”

“那再好不过了,你现在就把合约做好,尽快送过来。”

“ok!拜拜。”

一个小时后,詹森已经派人将合约送到方阳晖的案头。

三天后,方阳晖上班时刚踏出电梯,就猛然挨了一拳。这一拳击中了他的下颔,击得他满天星斗,嘴角渗血。他定睛一看,却是周老大打上门来。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周老大挥动老拳又扑上来,几名护卫员立即围住他。

周老大不停地咒骂:“姓方的王八蛋,你不帮忙倒也罢了,想不到还在我背后插一刀,你丧尽天良,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

周老大虽然年过花甲,但身材健硕,孔武有力,几名护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把他架进电梯。

方阳晖一直站着,没有还手,也没有还口。直到周老大被架进电梯,他才用眼睛扫了一下围观的职员,职员们立即作鸟兽散。女秘书拿着纸巾跑过来,递给他。他一把推开,径自向办公室走去。

富贵珠宝金行最终难逃清盘命运。港九各地分店,均落闸锁门。往日金碧辉煌的门面,贴上了膏葯般交叉的封条,就像古代囚犯脸上被黥首烙印,站在街头示众,一时成为繁华闹市的一种奇特景观。方阳晖驾车途经时,不敢正视,匆匆离去。

晚上回到家里,方阳晖冲过凉,抹着头发,见太太郭雨荷正在客厅看电视,便也在沙发上坐下。电视正在播放新闻节目,他赫然听到周富贵跳楼自杀的报道,惊愕不已。今天他在外头开了一整天会,无暇读报,竟懵然不知周富贵之死。他一把抓起横几上的报纸,头版头条即是周富贵的报道,现场图片,怵目惊心。周富贵身首异处,蒙着白布,地上血渍斑斑,一支断手飞出几米之外,指节虬成耙状像要抓住什么。方阳晖不敢再看,忙撇下了报纸。他的神智有些恍惚,感到头疼得像针扎一样。他觉得周富贵的死多多少少都与自己有些关系。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山东硬汉会自杀。那血、那白布遮住的躯体和头、那只断手……他感到头颅像要爆裂开般地疼痛难忍。不管怎么说,周富贵是有恩于他的。今天周富贵死了,应当去看一看。

方阳晖驾着车去到事发现场,看到周富贵的伏尸处,已被警察圈起了警戒线,禁止闲人进入。方阳晖走进去,没有受到阻拦,他一步一步走过去,见法医和警长蹲在尸体旁搜证。方阳晖凑上前去,警长与法医交谈了几句后,突然掀开白布。方阳晖看到一个血淋淋的头颅,从脖子处断开,两个眼球突了出来,盯着方阳晖。方阳晖吓得毛骨悚然,冷汗直冒,向后倒退,跌倒在地。他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呕吐,耳边仿佛听到一种绝望的声音——那是周富贵的声音:你会有报应的!你会——

—有——报应的!方阳晖大叫一声,拔腿就跑。他跑着跑着,忽然发觉背后好像有声响,“橐橐,橐橐……”一声紧似一声。他恍惚中回首一瞥,只见一只断手,竖立起来,一跳一跳地追赶着他。“救命!救命!”他一面喊一面跑,断手一路紧追。突然,他被地上一块石头绊倒,跌卧在地,那只断手腾空跃起,铁爪从半空向他插下来……“啊!”方阳晖惨叫一声,弹身而起,醒来,却发现自己正坐在床上。原来是南柯一梦,他禁不住心跳卜卜,惊魂未定,浑身冷汗淋漓。枕边人郭雨荷也惊醒了,管家和女佣闻声也都跑上楼来。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面面相觑。

方阳晖掩饰地说:“没事……没事了,都回去睡吧。”

管家低声地问:“方先生,要上医院吗?”

“去睡吧,不用了。”

一场噩梦,方阳晖像生了一场大病,精神萎靡,身体虚弱。他在家中静养了几天,才恢复上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