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22章:方阳晖的生日晚会

作者:经济类

詹森到美国芝加哥总行述职回来,见桌上堆了一大摞信件,忙坐下来拆阅。其中一封夹着一张咭,信里说邀请他担任名誉会员,落款是:

四海高尔夫游艇会总经理李若龙。他拿起话筒,给李若龙挂了个电话。

“哈罗,李先生吗?”

“是的。”

“我是詹森。”

“詹森先生您好!”

“收到你的信和名誉会员咭,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见过面吗?”

“很想有机会拜访您。”李若龙曾经在方阳晖的办公室见过他,但他没说出口,因为,那时他是以李雅婷的面目出现的。

“无任欢迎。”詹森说,稍停,问道:“李先生是怎么知道我的?

““詹先生在金融界赫赫有名,谁人不识?哈哈……”李若龙又说:

“我是贵行芝加哥总行汤姆士先生千金的同学。”李若龙临时编了个谎言。

“噢?你是我们总裁女儿伊丽莎的同学?”其实李若龙并不知道汤姆士的女儿叫伊丽莎,詹森说了,他顺势说道:“对,就是伊丽莎,她知道我是香港去的,说有一个‘安可’在香港,时常提起您。”

“喔!她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孩。”

“詹先生,今晚请你光临会所一叙如何?”

“今晚?”他查看了一下秘书为他安排的日程表,说:“对不起,今晚不行,我得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晚会。”

“来日方长,随时欢迎光临。”李若龙说。

“好。拜拜。”

收了线,詹森揭开请柬,竟有两张,上面附着张字条:希望有美相伴,不要孤家寡人。下面署名:方阳晖。

詹森笑了笑,又拿起电话致电李若龙:“李先生,今晚你如果有空,一起参加我朋友的生日晚会如何?”

“好!”李若龙一口答应。

“我一会就让人把请柬给你送去。”

“谢谢!今晚见。”

方阳晖的生日晚会,在香港湾仔的君悦酒店举行。每年生日,方阳晖都会大肆庆祝一番。今年更为隆重。今年的生日,对他而言有双重特殊的意义,一是,今年是他五十大寿;二是他有意晋身政坛,需要扩大影响,因此广发“英雄帖”。晚会上,官盖云集,华服济济,珠光宝气,衣香袭人。管弦乐队演奏着爵士乐,会场摆满了各色鲜花,芬芳四溢。精美点心、名酒饮品,琳琅满目。侍应生托盘穿梭服务。寿星公方阳晖立于厅首,笑容满面,神采飞扬,站在身旁的太太郭雨荷,穿着淡绿低胸轻纱晚礼服,薄如蝉翼,既性感又雍容华贵。他们不时向宾客颔首致意,寒暄问候。但方阳晖的眼神飘忽不定,不时向人群中张望睃巡,似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出现。

詹森端着一杯白兰地,走到方阳晖的面前:“戴维,生日快乐!”

他趁郭雨荷正侧身与一位贵夫人交谈,附在方阳晖的耳畔说:“你在找姬丝汀吗?”

方阳晖急忙把他拉到一旁:“你的那一位呢?”

“一会就到。”

“漂亮吗?”

“等一会你就知道。”

这时一名侍应走过来,告诉詹森他的朋友李若龙先生到了。原来,詹森事先吩咐李若龙到时,通知他一声。

詹森对方阳晖说:“说曹操曹操到,你看他来了。”方阳晖朝门口望去,出现在门口的竟是李若龙,他当场目瞪口呆。

詹森并没有留意方阳晖的表情变化。他向李若龙迎上去,拉着他,走到方阳晖面前,说:“这是我的朋友李若龙先生。”

李若龙落落大方地向方阳晖伸出手去:“方先生,祝你生日快乐!

“众多宾客面前,方阳晖不便发作,他转身拂袖离去。蒙在鼓里的詹森,对方阳晖为何神色骤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李若龙却泰然自若,步入人群。

李若龙外着一套深紫色的西装,内穿米黄荧光衬衫,系着暗绿蝴蝶结领呔。衬衣和领呔,配成翡黄绿翠。颀长的身材,如玉树临风。英气中略带忧郁,刚毅中蕴含柔情。美眸如星,嘴角常露笑意,举手投足,摇曳生姿。他像一块磁石,无形地牵引着四周的目光,人们窃窃私语,互相探询着这位陌生的美男子。而那些淑女名媛,忘记了平日的矜持;

贵妇太太放下了一贯的冷傲,在他走过她们身旁时,都放肆地把目光停留在他脸上,甚至从头盯到脚。几个围在一起的小姐,无端“咭咭”发笑,原来轻声细语突然提高了声调。胆大些的,还故意在他面前走动,步态婀娜,秋波暗送,设法引起他的注意。

李若龙一一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他发觉有一双眼睛始终没离开过他。无论他走到哪里,那双眼睛始终跟着他转,追踪着他。像电波,穿过人墙,穿过重重的氛围,直射到他的身上。蓦然回首,他瞥见那电波发自郭雨荷的双眼,当他们四目相对时,李若龙顿然感到,刹那间,一切都静止下来,音乐停止,笑声停止,谈话声停止……他从来没有为女性动过心,却真正被这女人的目光所灼痛。那眸里的火,掀起团团波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