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23章:美妙温馨的时刻

作者:经济类

突然掌声雷动,管乐轰鸣,李若龙从冥想中震醒,一座一米多高金字塔式的生日蛋糕,用小车推出来了。宾客们鼓着掌,用中英文齐唱《祝你生辰快乐》的生日歌。方阳晖持刀切蛋糕,他的夫人郭雨荷握着他持刀的手,当她从蛋糕背后扬起头的时候,目光又正好投射在李若龙身上,明眸倏忽轻颤,像星子般隐入柳丝般睫毛的背后,她不敢望李若龙,每次他们目光交投都有触电的感觉。

切蛋糕仪式在欢呼声中结束之后,晚会再掀gāo cháo,舞会开始,乐韵悠扬,宾客们翩翩起舞。方阳晖牵着郭雨荷,旋入舞池,他们娴熟的舞步,默契的舞姿,令人艳羡。一曲终了,人们离场,大厅的中央,舞池空空荡荡,柚木地板闪着晶亮的蜡光。

方阳晖向夫人低语了一句,走向詹森,拽了詹森一把,一面笑容可掬地跟路过身边的宾客点头致意,一面咬牙切齿地对詹森说:“你怎么把那个小子带来了?”

“谁?”詹森懵然地问。

“李若龙。”

“他是我波士女儿的同学。有什么不妥?”

“你真是好事多为!”方阳晖忿忿地说。

乐声再起的时候,李若龙看到郭雨荷立在那里,他向她走去,不顾一切地走去。郭雨荷看着他向她一步步走来,她心跳加速,手脚不知所措。

他走到她跟前,略略颔首躬身,那么潇洒倜傥,那么大方得体,她感到脸庞热得发烫。他邀她共舞,不容她思索,拉着她步入舞池。他们跳着、旋着,郭雨荷的轻纱飘起,李若龙的衣袂飘起,头发飘起来了,身躯飘起来了,宛如腾空而去的天马,以风的姿态奔腾,收缰不住……

他们尽情地舞着,大厅里的人消失了,声音消失了,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他们仿佛离开了喧嚣的世界,所有的声音,流入时空的漩涡,所有的光波,被云一一带走,周围刹那间空空荡荡……

他感到她丰满、富有弹性的胸脯在颤动,她的明眸,她的樱chún,她的笑靥,她的臂弯、腰肢、圆臀、美腿都充满了女人味。女性如果还没有活出女人味来,她还不是真正的女人。虽然郭雨荷的年龄足足大他一轮,已经三十有八,但年龄的障碍在两情相悦时迅即崩溃,在四目交投间荡然无存。李若龙陶醉在芬芳的女人味中,他不理周遭的一切,享受着此刻美妙的温馨。

曲终舞歇,郭雨荷离去了,李若龙顿然若失,他看到郭雨荷回到方阳晖的身边。方阳晖正对她怒目而视,目光里燃烧着可怕的妒火。

李若龙无法再接近郭雨荷,他觉得意兴阑珊,与詹森打了个招呼后,便悄然离场。

方阳晖盯着李若龙的背影,侧身与老管家咬了一通耳朵,老管家匆匆领命而去。郭雨荷从方阳晖和老管家诡秘的神色中,预感到将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李若龙走进君悦酒店地库停车场。偌大的车场,灯光晦暗,巨柱林立,空无一人,一排排熄火停泊的汽车,像伏着的怪兽。轻轻的脚步声,也会像传自深山空谷的震响,空荡、阴森,像一座刚发掘出来的古墓,埋在地底的废墟。

李若龙走近他的车子时,车身后突然蹿出两条黑影。他喝道:“谁?”

那两条大汉,一个手里持着棍球棒,另一个握着一把西瓜刀,凶神恶煞地逼近李若龙。李若龙意识到他们不是一般的盗贼,是来向他寻衅的。李若龙曾拜师习武,别看他像一介白面书生,拳脚功夫却十分了得。

他镇定沉着,喝问:“我与两位无冤无仇,为何要伤害我?”

持棍棒的恶煞说:“讲得不错,你是跟我们无冤无仇,可惜你得罪了我们的大哥。”

“你们大哥是谁?”

“你想知道?让我的棍棒告诉你。”说罢,抡棒扑向李若龙,李若龙一闪避过棒风,顺势将身躯往下一挫,使出一招扫堂腿,那大汉人仰马翻,应声倒地。另一恶煞挥刀劈来,李若龙一面躲闪,一面后退,恶煞持刀狂舞,刀光闪闪,寒刃刺目,李若龙一个急翻身,滚过车头,恶煞砍空,利刀劈落车头盖,火星四溅。倒地恶煞,翻身跃起,从左面袭击,又扑上来,持刀恶煞,跳上车头,居高临下,从右边追来,两名恶煞,左右夹击。李若龙沉着应战,左闪右避,且战且退。退到一条走道上,有了一块可以施展拳脚的空地,他蓄势一蹲,腾空跃起,连环踢出旋风腿,两名恶煞纷纷中招。正当他们“哎哟”连声的时候,怪异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看到李若龙突然捂着胸口,踉踉跄跄地,像喝醉了酒,向后倒退,一直退到一堵墙壁前,身躯挨着墙慢慢地下滑,颓然瘫倒地上。两名恶煞紧跟上前观看,只见李若龙脸色惨白、牙关紧闭,身体不停抖动,嘴角吐出白沫。两名恶煞见状大惊,担心闹出人命,撇下刀棍,落荒而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