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36章:“沈菲卖肉买楼”

作者:经济类

婚礼在九龙的圣公会教堂举行。这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詹森挽着身披洁如白雪、轻若鸿毛、拖着曳地长摆婚纱的王薇,踏着教堂通道的红地毯,在两个花童的前导下,缓缓地走向神坛。詹森悄声地对王薇说:“今天你特别美丽!”王薇嫣然一笑,耳畔仿佛听到仙乐飘飘,觉得自己恍若梦中。

他们伫立在神坛前。牧师悠扬地诵道:“我仅以真主的名义主持婚礼。”他问詹森:“詹森先生,你愿意娶王薇小姐为妻吗?”詹森答:

“我愿意!”牧师又问王薇:“王薇小姐,你愿意嫁给詹森先生为妻吗?”王薇点了点头。詹森提点道:“说愿意。”王薇说:“我愿意。”

牧师再琅琅诵道:“我仅以真主的名义宣布你们俩结为夫妇,无论贫穷、疾病、灾祸都照顾对方,不离不弃,互相厮守。阿门。”一对可爱的花童向他们献上了鲜花。牧师宣布:“现在你们可以互换戒指,亲吻对方了。”

詹森将一枚戒指套在王薇手指上,王薇也为詹森戴上了戒指。之后,詹森俯首亲吻着王薇的樱chún。十几位观礼的嘉宾都立起身来鼓掌祝贺。詹森挽起新娘,缓步走出教堂。在教堂门口的玉阶上,嘉宾们将七彩缤纷的纸屑撒向詹森和王薇,飞舞的纸屑如花雨,飘洒在他们的鬓发和身上。

清水湾影城片场。泳池畔,一部影片正在拍摄之中。片名《舐血红chún》,女主角是沈菲。

由于沈菲“波后”声名鹊起,一夜之间窜红,一位导演灵机一动,以她为噱头,为她度身订造了一部低成本制作的影片。

这场戏拍的是沈菲“芙蓉出水”的镜头。沈菲裹着厚厚的浴巾,在池边接受记者的采访。

“这部片的主要情节是什么?”“这部片子是讲一个三陪女郎以色相为诱饵,引诱过路的司机,然后与同党合伙劫杀的故事。”“你在片中扮演什么角色?”“嘻嘻,当然是三陪小姐。”“有大胆的镜头吗?

““你是指暴露吗?”记者点头。“有,但是只限露背,不露三点。”

“最后三陪小姐的结局如何?”“结局就是这样——”沈菲扮了一个张着大口,翻着白眼的恐怖死相,然后哈哈地笑起来。记者还想再问,听到导演在喊——“埋位,埋位。”

导演陆小冬是一名新派导演,长发披肩,不修边幅。他吆喝灯光、场记和摄影师各就各位后,走过去跟沈菲交待一些细节。他比比划划了一阵,回到摄影机旁,下达开拍指令:“开麦拉”。摄影机“轧轧”地转动起来。照明探射灯射向沈菲。沈菲甩掉浴巾,穿着三点式的比基尼,走到池边,鱼跃入水。

沈菲在水中仰泳,双臂溅起水花,双峰突起水面,白条条的胴体,在绿波中载浮载沉。跃出水面的一刹那,如芙蓉自水中冉冉升起。“停——”陆导演叫停机,他对摄影师说:“用慢镜头、特写,要拍出身上的水泻下来,“唰”的一下,像脱去衣服一样的效果,然后对准她胸部一个大特写,肉色的泳衣裹在身上,像一丝不挂光脱脱的。”摄影师点头,表示明白。

“ok,出水这个镜头重来,准备,开麦拉。”摄影机又“轧轧”地转动,沈菲又下水,撑着池边上跃。一遍、两遍,如此重复七八遍,导演才说:“ok!今天拍到这里为止,明天拍冲凉镜头。”

沈菲冷得嘴chún发紫,披上浴巾浑身仍颤动如筛。记者立即见缝插针,又趋前采访。

“沈小姐,这么冷辛不辛苦?”“当然辛苦,但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的。”“你在水中有什么感觉?”“我感到尴尬。”沈菲的答话,令记者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沈菲面露腼腆之色说:“我今天正好来例假,但是为了不耽误拍摄进度,硬着头皮下水。刚才在水中,把水染红了,不知道镜头有没有拍到,如果出现在银幕上,你说多难堪!”在场的男记者听了啼笑皆非,红着脸回避。沈菲却朝他们一笑,说声“拜拜”向等候的专车走去。一阵引擎声,喷出一股尾气,车子开走了。一名男记者问身边的同行:“这点写不写上去?”同行说:“她都敢说你还不敢写?”

早晨,李若龙路过天桥底报摊时,照例买了一份《明报》。瞥见这期《新周刊》的封面又是沈菲的艳照,标题是《沈菲卖肉买楼》。他莞尔一笑,走上天桥,向中环广场走去。

到了公司,见会籍部的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谈笑。停下一听,原来是在议论沈菲。绰号瘦皮猴的男同事说:“嗳,‘卖肉买楼’我还以为真是为了买楼出卖肉体,其实不然,只不过拍戏瘦了几磅,就说是‘卖肉’,真是牛皮吹过头了。”“那也不是完全没‘料’到,”另一个胖子说:“文章说,她看了毛片又哭又闹,说露三点的镜头没剪掉,导演骗了她,她要告电影公司和导演。”瘦皮猴不以为然:“这你也相信?只不过是电影公司的宣传伎俩罢了。”

有人表示赞成:“她还怕露三点?月经染红水池她都讲出来,生怕没人知道哩。这个女人真不知‘羞耻’二字怎么写。”

胖子嘻皮笑脸地说:“那你去教她写喽。”大家哄堂大笑,忽然发现李若龙站在门口,立即散回座位,噤若寒蝉。李若龙没有训斥他们,转身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